纪宁是虚云和尚徒弟这件事,除了皇帝,再就是她那师兄,几乎无人知晓。毕竟纪宁是郡主,又是陛下所封的公主,身份高贵,认个和尚当师傅,传出去难免会招来微词,所以此事没有声张。

    虚云和尚是拾掇当今天子造反之人,在世人间虽褒贬不一,可名声再怎么不好,他的厉害之处,世人却是佩服的,不然也不会有“黑衣宰相”之称<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6/16925/" target="_blank">领先四十年</a>。

    虚云和尚在世时,可以说是陛下身边第一红人,以及第一功臣,哪怕当今陛下如此多疑,对虚云和尚的话,却深信不疑。也正是因为如此,当今陛下才会在当初造反时的困难重重,始终坚信虚云和尚的话,才有如今的登顶天下,俯瞰众生。

    施墨初入翰林时,见过虚云和尚几次,深知那老和尚是个有大智慧的人,其思想境地,远非常人所能理解。

    而他的妻子,竟然就是这样一个厉害之人的徒弟。

    哪怕施墨心里早就知道纪宁的身份绝对不简单,可也难以置信竟然不简单到这般程度。

    虚云和尚曾是当今陛下最为信任之人,而身为虚云和尚从不曾听说过的徒弟,其在陛下心中的地位可想而知。也就是说,他的妻子,绝对不是皇帝单单派来监视自己如此简单,也不单单只是表面上的翰林院编修。

    翰林院编修,只是她的一个幌子,她的真实身份,所掌握的权力,怕是连他这个首辅都要忌惮。

    以前他还以为她是因为有陛下和自己在背后撑腰,才会做事如此大胆不计后果,现在想来,她所做的每一件看似胆大妄为的事,都是带有极强的目的性,要么就是陛下暗中授意,要么就是她在为陛下铲除某种障碍。

    呵,也难怪沧州之事,她如论如何也要去,身为陛下身边的大红人,这么重要的事,她不去怎么行。

    司无颜见施墨脸色很是难看,醉人的桃花眼里笑意更甚,“大人,草民无心之言,若是冲撞了大人,还希望大人不要和草民一般计较。”

    施墨眼神微眯,冷瞧着司无颜,一字一句,“除了她是你师妹,你还知道她什么身份。”

    司无颜微叹口气,“不是草民不想告诉大人,实在草民那师妹的性子太过凶残,昨晚她拿着刀差点将草民杀了,草民现在都惊魂未定,哪里还敢再招惹她。而且,她昨日也警告过草民,说若是草民敢对首辅大人你吐露半句,便叫草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这些话说的很是包藏祸心,表面上是在对施墨诉苦,实则却是在告诉施墨,他妻子来头很大,远远不只是虚云和尚徒弟那么简单,不然为什么会如此紧张要警告他不许告诉施墨。

    果然如司无颜所想,施墨神色变得愈发冷了,周身更是散发出一种极为迫人的气场。

    “你的意思是本官夫人,还有另外一层身份?”他语气极淡,没有起伏,让人听不出喜乐。

    “大人,这可是你说的,草民可没说。”

    施墨缓缓走到司无颜面前,近距离盯着那张足矣颠倒众生的魅惑面孔,不紧不慢的吐出一个字,“说。”

    就是如此简单的一个字,却不由让人心生胆意。

    “大人,草民要是说了,性命怕是有危险。”

    施墨冷笑,“你现在要是不说,性命就不是怕有危险,而是一定有危险。”

    司无颜微叹口气,“要草民说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草民想喝首辅大人做个交易,毕竟是冒着生命危险的大事,想必首辅大人也能理解。”

    “除了放你出去这一条交易,其余一概免谈。”

    司无颜无奈道,“好吧,谁叫草民现在是粘板上的肉,任人宰割,早知如此,就应该早点离去不该趟这趟浑水。”

    施墨眼睛微眯,“你故意留下来要本官替你讨回公道,不就是想让本官来寻你好问清楚本官夫人的事。你不要在本官面前故弄玄虚,速速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不然若是拖延的久了,本官若是改变主意,你这辈子怕是都得呆在这暗无天日的牢房<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6/16922/" target="_blank">刀行长空</a>。”

    “大人有话好好说,何必动不动就威胁草民,草民好歹也是大人您夫人的师兄,按理来说大人您见了草民也该叫我一声师兄……”

    施墨轻瞟他一眼。

    司无颜咳嗽一声,“咳……那草民就说了,施大人您听了可别告诉我那师妹是草民说的,她要是知道,肯定会……好好,草民不废话,草民这就说,草民那师妹,真实身份其实是郡主,宁王想必大人听说过吧,草莓牛师妹就是宁王一脉唯一留下来的郡主,同时也是宫中封的安宁公主。”

    施墨身子一怔,原本冷淡的神色,顷刻间瞬息万变,种种复杂得表情在脸上一闪而过。

    安宁公主……她……竟然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安宁公主。

    纪宁虽然名声不好,但她真实身份,安宁公主,在民间口碑却是不错。一方面时她公主的高贵身份,另一方面就是她可以说悲惨得身世让人心生恻隐之心。再加上她从小跟在陛下身边,参加过诸多大战,立下不少汗马功劳。这样一个身世悲惨却又高贵以及还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自然让世人心生敬意。

    施墨回想起初认识她以及这些年来的种种,不免黯然苦笑,一瞬间,这些年来所有的疑团都解开了。

    怎么会是公主,怎么能够是公主,他猜测了她无数种身份,却万万想不到,她会是陛下最受宠爱的公主。

    是啊,早该想到的,她若不是那从小便征战沙场的安宁公主,又怎会在第一次见自己时,那般高傲的语气和自己说话;如果不是公主,又怎会连当今太子都敢打;如果不是公主,岂敢如此胆大的把满朝文武都不放在眼里。

    难怪,难怪她在走之前要劝他娶那位所谓的公主,她自己就是真正身份高贵的公主,自然不会因为一个假公主而威胁到地位;也难怪还曾对自己说出那样一番大道理,她那时就在为日后身份被揭穿做准备,好让自己好接受。

    他家那位娘子,当真是心智过人厉害极了。

    施墨手心握紧,随即又无力的松开,面色晦暗苍凉。

    他原以为他这个首辅,执掌天下,世间之事皆在他的掌控之内,所以他放纵她,任由她胡闹,只要她开心便随她去。眼下,尽管事情的发展出乎他的预料,但只要有他在背后替她谋划,沧州那种凶险之地,他也能为她摆平。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她的身份,竟然是公主,还是一位上过战场立功无数帮陛下打下江山的公主。

    他是怀疑过她的身份,心里早有打算,不管她身份如何,他都会依旧宠她依旧。可如今,她的身份已经大到让他都心惊的地步,让他不得不重新审度,这些年来她对自己的感情,是不是也都在算计之内。

    如果要她在自己和江山之间做选择,她会选择谁?

    一瞬间,他忽然觉得自己这个自以为权倾天下的首辅当的真是可笑,连自己的妻子都掌控不了,又何来的执掌天下。

    司无颜见施墨脸色难看,倒也识趣,站在一边不再多言语。

    施墨在牢里驻足良久,冷笑一声后,终拂袖而去。

    司无颜依旧笑意黯然,望着窗户轻叹,“师妹,谁叫你找的那夫君太聪明,师兄也是没办法,你可别怪师兄。”

    顺天府衙内后院一间收拾雅致的厢房里,纪宁坐在窗边,只手拿着笔,似很有闲情雅致的在上面作着画。

    她身边,立着一个身穿黄色罗裙的妙龄女子<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6/16923/" target="_blank">仙卡</a>。

    女子虽做丫鬟打扮,可眉眼间并不像一般的丫鬟那样青涩,带着些许清冷。

    “公主,施大人他……好像查出些什么来了。”

    纪宁眉眼未动,这些她也已经预料到,经过这一连串的事,若他夫君还不去查她,对她未免也太放心了些。

    “我知道了。”

    “王小姐一案,我们的人说,昨晚在寺里盯梢,并未发现可疑人员,那把刀确实是司无颜给那王小姐不错,可司无颜走时,王小姐并没有死。而那一晚,司无颜也再没有从自己房间里出来过,所以王小姐不是司无颜所杀。”

    纪宁眉头微蹙,这倒是让她不懂了,如果王小姐不是司无颜所杀,又没什么可疑人员,难不成那王小姐是自杀?或者,是被她身边那丫鬟所杀?可无论是自杀还是丫鬟所杀,她都找不到一个很好的动机。

    “有没有派人去检查过王小姐的尸体?发现什么端倪没有?”

    黄衣女子点头,“叶峰已经潜进去看了,据他办案多年的经验,从王小姐的伤口判断,认为王小姐应该是自杀。他说王小姐颈边有两条血痕,若是老手,应该一刀致命,不会有两条划痕,而且从刀口的划痕看,是生手所致,且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而王小姐若是她杀,既然对方是个手无缚鸡的之力的弱女子,王小姐不可能不会挣扎,可死去的王小姐面色平静,衣衫整洁,并无拉扯痕迹,房中也无打斗迹象。”

    叶峰虽然只是个羽衣卫百户,却经验老道,是纪宁手底下一员得力干将。

    他如果说是自杀,那应该□□不离十。

    可……既然他的手下看了尸体都能得出结论,她不相信她的夫君会看不出来。

    若是她夫君看出来了,又为何不结案,还要把寺里的可疑人员都抓起来,甚至她入狱,他也一言不发?

    纪宁不由苦笑,他……之所以要把大家都抓起来,是已经怀疑自己的身份,好找司无颜去求证,只怕眼下,他已经从司无颜口中探得一切。

    又或者,他不想自己去沧州,便故意以这个理由好把自己困在京师,若是案子一日不结,自己便一日都要留在这顺天府,哪怕只要拖上个十天半个月,陛下按捺不住,便会另派他人前往。

    她家夫君不愧是权倾天下的首辅,心思缜密手段了得。

    “公主,沧州那边的情势已经愈发严峻,如果公主再不前去掌控局势,怕是难以控制。”

    纪宁此刻却已经没多少心情再去理会沧州,她眼下最担心的是自己夫君的反应,是原谅她,继续像以前那样装糊涂,任由自己随意胡闹;还是说对自己产生的嫌隙和厌恶,貌和神离。

    “你先下去,本宫自有打算。”纪宁淡淡道。

    黄衣女子恭敬的点头,道了声“是”便退了出去。

    黄衣女子走后,纪宁又拿起笔作画起来,每当心神不宁的时候,便用画画来平静心情。

    很快,宣纸上便出现一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男子站在桃花树底下,虽面无表情,可眼底,却流露出三分宠溺的笑意。

    她微叹口气,不知何时,她和自家夫君,才能入画中这般逍遥自在。

    刚把画收起来,房门开了,很快一道阴影便压了过来。

    纪宁抬眼,只见他夫君逆着光而进,身影模糊,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她立即收起心中的思绪,像往常一样笑脸盈盈的迎上前道,“夫君忙完了吗?”

    施墨面色深沉的看着那张与往日并无什么两样的面孔,心口却发着凉<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6/16924/" target="_blank">花都炼金术</a>。

    是啊,她总是这样作出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好似什么都不知道,又什么都知道。

    他喉咙动了动,明明来时有很多想问他的话,可此刻,却又如鲠在喉,问不出口。

    他宠她,只要她留在他身边,他便什么都依她,可她堂堂公主的身份,有朝一日她若是想走,自己又如何能留得住。

    纪宁从施墨进来起,就已经发现他看自己的眼神跟以往不一样,心里虽觉苦涩,面上倒依旧挂着浅浅的笑意。

    她主动倒着茶,款款道,“夫君脸色不太好,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施墨凝视着她,想从她那张总是带着笑的面孔看出什么,可让他失望的是,她仿若带了面具一般,神色始终如一,永远让人猜不透心里在想些什么。这让他不得不怀疑,她以前的嬉笑怒骂,似否也都是一张面具。

    他拉住她的胳膊,手中力气极大,二话不说就把她拽入怀中,低头狠狠压上她的唇。

    他的吻很是霸道,几乎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像是在极力压抑些什么。

    尽管胳膊处被他拽的生疼,纪宁却依旧一动也不动,任由他宛如发泄的吻着。

    吻了好一会,他又觉得许是不够,抱着她大步走向床边,欺身把她压在身下,近距离的盯着那张终于没有了笑意的面孔。

    “我问你,如果在我和陛下之间,只能选一个,你会选择谁。”他一字一句,脸色骇人。

    从成亲至今,纪宁从未见施墨对她如此冷漠的语气,以及这般失态。

    她轻轻抽了抽还被他用力拽住的胳膊,苦笑道,“夫君,你抓痛我了。”

    施墨眼底沉了沉,拽住她胳膊的手终于松了些。

    “回答我。”

    纪宁轻咬了一下刚才被他霸道的吻着还有些灼热的嘴唇,“夫君,能不能以后再讨论这个问题,现在不是时候。”

    她虽然很想对他说,她当然是选择他了。

    可她不能说,她的周围,还有皇帝的眼线,她眼下万不能承担这种风险,失去陛下对她的信任。

    施墨神色愈发黯然和苍凉,他冷笑一声,“好,我知道答案了。”

    说完,起身拂袖便要离开。

    听着他那生冷陌生的语气,纪宁心口一阵阵的刺痛,见他要走,赶紧伸手从背后抱住他,哽咽,“难道夫君你怀疑我对你的感情也是假的吗?”

    施墨身子一怔,低头看了一眼她抱住自己腰间的手,沉默片刻后把她的手从自己腰间拉开。

    “我从来就看不透你。”

    丢下这句话,他头也不回大步离开。

    听着越来越远的脚步声,纪宁眼角也越来越痛。

    终于当眼前的身影消失时,两滴泪滴在素白如玉的手上,还未晕开,又掉下来第三滴,第四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国际制造商  重生军工子弟  文娱万岁  神奇牧场  黑科技研发中心  重生之奔腾年代  神级美食主播  史上最牛道长  制霸娱乐圈的神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