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内,纪宁大刺刺坐在案牍后,底下两边,则分别坐着知府杨严和同知李言亭,再边上,则坐着书吏。

    大堂两边,是拿着水火棍的差役,站的笔挺,气势撼人。

    纪宁并没有审案的经历,不过她想起曾在大理寺坐牢时,朝中那几位大官审她的情景。

    拿起惊堂木重重往桌上一拍,厉声大喝,“堂下何人,大胆,见了本官还不跪下!”

    她明知道这些人是来闹事的,所以故意这样就是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削削他们的气势。

    这些人被纪宁这么一斥,果然被吓得有几分胆寒,立即齐刷刷跪倒在地。

    纪宁脸上此刻却又挂着如沐春风的笑意,“你们方才不是说有冤情要伸,要本官为你们讨个公道吗?来,就让本官为你们断断,看怎么为诸位讨个公道。”

    众人先是被纪宁一惊一吓,现在又被他面带微笑的安抚,心里早已七上八下,摸不透他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

    好在为首男子来时就做了准备,倒也不慌不忙的叩头道,“大人,草民名为李龙,昨日申时,草民胞弟在街上被人杀了,如今尸体都下落不明。草民听说草民的胞弟,是被巡抚大人所杀,所以今日前来是想向巡抚大人问明,草民胞弟到底所犯何事,何故丢了性命。”

    为首男子话音刚落,后面几个百姓也接二道,“草民的堂弟昨日也死了,听说也是被巡抚大人所杀,草民那亲戚为人忠厚老实……”

    “草民表哥同样也是如此,就算得罪了大人,也应该罪不至死,为何大人说杀就杀,这还有没有王法……”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声音渐渐大了起来,后面的人跟着起哄,大家越说越激愤,纪宁在众人口中,俨然就是那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场面一下子失控。

    纪宁从始至终,依旧笑眯眯的看着底下。

    倒是底下坐着的李言亭面上浮现一丝担忧的神色。

    这要是再不压制,怕是会引起民愤,激发反意,本来这沧州情势就混乱,若是再出什么乱子,这可如何是好<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7/17212/" target="_blank">重生漫画之神</a>。

    陈虎险恶用心就在此,纪宁是新上任的官员,在这沧州根本就没有自己的势力,一旦惹起民怨,再加上清风帮的挑拨,这沧州想不乱都不行。到时候纪宁焦头烂额,怕是顾不上其它,他们在浑水摸鱼,里应外合,一举拿下沧州。

    纪宁手中不知何时多了盏茶,她慢悠悠抿了一口后,这才朝众人压压手,“安静安静,公堂之上,大声喧哗者,按律拖下去重打十大板,来人……”

    她懒洋洋的话音刚落,立在一边的众差役拿着水火棍上前,一脸的凶神恶煞,宛若门神。

    方才还吵吵闹闹的众人,一听要挨板子,立即噤了声,整个大堂陡然安静下来。

    纪宁满意的搁下茶杯,“有话好好说,争争吵吵的成何体统。一个个来,李龙是吧,你这名字取的不错,就是长得浪费了些。你说你兄弟昨日被本官所杀,这个没错,人是本官杀的,尸体呢,本官带回衙门正在让仵作检验。昨日本官忙,差点把此事给忘了,今天你来的正好,本官正想为自己讨个公道。”

    她这话一出,众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这唱的是哪一出,明明是别人来向她讨公道,她倒好,还为自己讨公道。

    “来人,传万宝楼的刘掌柜。”

    早在出门之前,纪宁就猜到是个什么情景,已经吩咐下去寻人。

    刘掌柜已经等候在外面,听见有人传话,立即走了进去,“草民刘胜见过巡抚大人。”

    “现在有人污蔑本官草菅人命,刘掌柜,你来把昨日发生的情况,当着众人的面,给大家说说。”

    “是,大人。昨日清风帮的人来本店讨要份子钱,因之前给过一次,草民觉得不合情理,就多说了两句,哪知对方当时就抽出刀来威胁草民。大人当时刚好在店内,觉得对方不讲理就替草民多说了几句话,对方却对大人恶语相向,还要伤大人,大人出于自保,就不小心误杀了对方。草民所说句句属实,若有半分虚言,定遭天打雷劈。”

    纪宁轻飘飘扫了眼在下众人,“事情经过就是如此,你们来给本官评评理,有人要杀本官,难道本官还要仰着脖子乖乖凑上前去给人砍不成。李龙,你的兄弟意图对朝廷命官不轨,按照律法,理应处斩,并且还要纠察背后同党。你们既然是兄弟,想来也有所牵连,来人,先行收押,本官待会再去审问。”

    之所以这些人敢来闹,一是仗着自己人多势众,二是因为这纪宁新上任,人生地不熟,而且他们也把后路想好,毕竟纪宁一再杀人,经过挑拨和添油加醋,已经引起了百姓们的恐慌,若是纪宁再作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清风帮的人这么一煽动,整个沧州怕是要反了。

    李龙被带下去时,倒也不是很慌张,毕竟这巡抚既然敢杀人,就料定断然不是个软柿子任由他们拿捏。

    清风帮的帮主陈虎怕的就是纪宁做了缩头乌龟,她越是举止激愤,正好落了陈虎的套,陈虎就越好煽动人心。

    李龙被带下去后,纪宁依旧微笑道,“你们刚才说的话,本官也都听见了,这次来,想必大家都是受到清风帮的指使,本官念你们是初犯,且受人挑拨,就不予计较。倘若你们再一味的助纣为虐,就别怪本官不客气,要是谁还敢再此久留,一并收押关进牢房。”

    领头的都被抓了,其余人又听了刚才纪宁那一番话,自身也没多少底气,本来这些来讨公道的人,只是昨天被纪宁所杀那几个差役的远房亲戚,要真算起来,也没多大关系。死者的家人,早就被纪宁用银子给安抚好了,跟着来本就有些心虚,刚才已经被纪宁吓过两次,现在再这么一吓,哪里还敢待,都赶紧起身仓皇而出,生怕走慢一步就被抓起来。

    下了堂,纪宁便一脸严肃的起身去了牢房,她深知李龙就是清风帮的人,之所以收押,就是想严刑拷问好探得清风帮的老巢,至于其余那些人,她懒得再费时间,便匆匆打发掉了<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7/17211/" target="_blank">无限推倒系统</a>。

    李言亭和杨言则还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就这样完了?

    ……

    安王府中,不仅灯火通明,而且莺歌燕舞的好不热闹。

    那些跳舞的舞姬,各个都堪称绝色,多半都是异域风情,眼大鼻挺,比中原女子更多了几分味道。

    府里正在宴请一位贵客,此贵客就是日月教教主司无颜。

    安王当初便是助当今天子一臂之力,才有了天子的今天,本来没造反之前,安王在诸多王爷中也拥有很高的实力,只不过没有当今天子那般的胆大罢了。天子造反时,为了拉拢安王,提出的条件是和安王共拥天下,可登基后,那誓言不仅没有兑现,反而还怕安王势力太大而想打压。

    安王表面上对皇帝俯首称臣,哪里咽的下这口气,心想你赵祁洛能当皇帝,难道他就不行,于是便起了造反的心思。本来心思是心思,做不做就是另外一回事。司无颜看出安王有反意,只需稍加那么一游说,两人就打算携手共图大业。

    “教主能来王府,当真是让府中蓬荜生辉。”安王朝坐在对面的男子举杯大笑。

    年轻男子就是司无颜,他一袭白衣,坐的随意,举手投间自带一股风流韵致,惹得那些在大厅中跳舞的女子都纷纷忍不住抛着媚眼。

    而司无颜唇边挂着一抹清浅又魅惑的笑意,对于面前这众多美女,却视之无物。

    他拿着酒杯慢悠悠在唇边抿了一口,并不放下,拿在手中摇晃两下,盯着酒杯里透明的液体,似笑非笑道,“不知王爷这边准备的如何?”

    安王原本威严的仪态,在司无颜面前,却多了几分讨好的意味。

    “一切都听从教主的安排准备好了,只要教主一声令下,便可发兵,直取京师。”

    “那就好,王爷的十五万大军,再加上本教潜伏多年的数万教众暗中协助,里应外合,到时只需一声令下,大功便可成。”

    安王愉悦的大笑起来,“有教主这句话,本王就放心了。”说到这里,安王又不知想起什么来,笑容微凝,“只是大军北下的必经之地沧州,眼下还没到手,听说皇帝派了一位利害的人物过去,就怕沧州会生变。”

    司无颜面上笑意更甚,“王爷尽管放心,此事本教主已做好谋划,驻守太城内的镇守太监和羽衣卫人手本就不多,在加上双方彼此也不对付,介时就算出了大乱,两边也只会争相邀功。而那知府衙门和新上任的巡抚,手中就更没多少人,沧州兵备道已经是我教中之人,再加上沧州城内潜伏的教众,明晚我们的人一发起进攻,便可一举拿下沧州。”

    “可……怕就怕,新来的那位巡抚早有准备,求助于南昌的兵马,那边有两万大军驻守,若是……”

    “这就更不必担心,那位巡抚在沧州的一举一动,本教主了若指掌。而南昌那边的兵马,亦有本教中之人,且就算真有增援,没个七八个时辰,南昌那边的兵马也过不来,而这七八个时辰内,我们早已拿下了沧州。”

    司无颜说到这里,收起脸上的笑意,颇有些玩味的道,“还有安王最为担心的那位首辅大人,此刻想必也没多少精力顾得上沧州之事,不知王爷可否听闻,咱们当朝首辅的妻子,不仅犯下杀人案,还畏罪潜逃,下落至今为明。只怕那位英明神武的首辅大人,正为此焦头烂额,茶饭不思。”

    安王终于又大笑起来,“哈哈,原来一切早已在教主的谋划之中,来来,本王敬教主一杯<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7/17210/" target="_blank">拯救武侠美眉</a>。日后若是事成,教主便是第一功臣,到时自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司无颜举杯,“那在下就提前恭贺王爷。”

    ……

    纪宁这两天眼皮直跳,总感觉有大事发生。

    陛下的密旨说安王造反,这沧州是安王举兵到京师的必经之地,所以安王那边的人一定会夺下沧州。可造反的时间,纪宁一直摸不准,如果就这么冒然行事,打草惊蛇不说,而且没有证据,到时候被安王反咬一口,那就不好了。

    朝中两名朝廷命官的死,她还是有点想不通,既然要造反,为何关键时刻又引起朝廷的注意?安王应该不会那么蠢。

    她来到沧州时,尸体已经有腐烂的迹象,所以也查看不了,不过当时一听说此事,她就让羽衣卫的人查了尸体,她手下说看起来是自杀。

    自杀……纪宁想应该是歹徒做的一个假象。

    “公主,京师那边传来的消息,说……”映月说到这里,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纪宁,有些犹豫了。

    映月很少这样吞吞吐吐,纪宁微微皱了皱眉,“有什么话你说就是,难道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是。”映月这才道,“消息说,最近首辅大人府中,又有很多人来送美人,而首辅大人不再像以前那样送一个退一个,而是收了几个美人在府中。”

    纪宁听了这话,心里一时五味陈杂,倒是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吃醋是有,可她也知道是自己做的不对,惹她夫君生气了,她夫君才会如此。

    这些年来她没能为施墨生下个一儿半女,让他受外人议论不说,同时也是大不孝,对此,纪宁一直觉得内疚又亏欠。

    她虽然不想让施墨纳妾,可施墨若真要纳,她也没有立场去阻止。

    罢,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

    映月见纪宁不说话,试探的问道,“公主需不需要做点什么?比如……”

    “比如暗中让人吓退那些美人?”纪宁苦笑,“人心一旦生变,越是阻止,只会愈发产生逆反心理,而且这种方法,只是治标不治本。况且,本宫要的,不是那浮于表面的人,而是他的心。”

    映月跟在纪宁身边多年,从未见纪宁露出如此无奈又黯然的神色。

    以往不管遇见什么大事,纪宁都是一副处变不惊淡然自若的模样,而且平时总是笑眯眯,在映月看来,纪宁似乎是没有烦恼的。

    是啊出身那样高贵的郡主,又受到当今天子的恩宠,拥有滔天的权利,这世间,只要她想,便是没有什么得不到的。

    可映月却发现,自从郡主嫁给那位首辅大人后,郡主有的时候就像变了一个人。

    正待映月胡思乱想时,耳边却传来一个激动的声音。

    纪宁忽的站起身来,在房中来回踱步,“我知道怎么回事了,我知道为什么那两个官员会死了,原来是这样……快传我的命令,通知羽衣卫还有东厂的人,这两日沧州恐怕就要生变,叫他们一定要严加防范,一旦发现反常,不要犹豫直接拿人。还有,今夜我会秘密出城去调兵,你找个人来装成我的样子,不要让人知晓我出城。若是兵临城下我人还没赶回来,你们一定要保护好李大人和杨大人的安全。”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国际制造商  重生军工子弟  文娱万岁  神奇牧场  黑科技研发中心  重生之奔腾年代  神级美食主播  史上最牛道长  制霸娱乐圈的神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