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外狂风大作,似乎注定,就是一个不平凡的夜。

    原本安静的沧州城内,忽然火把四起,到处喊杀一片,除了知府衙门和巡抚衙门,连东厂和羽衣卫也被围了。

    驻守城门的兵马已经被清风帮的人给控制,眼下只要拿下城中的知府,巡抚,以及羽衣卫还有东厂,大功就可成。

    可让清风帮的人想不到的是,羽衣卫和东厂里面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他们扑了个空,便把人手都往知府衙门和巡抚衙门调去。

    知府衙门和巡抚衙门离得并不远,清风帮人数众多,黑压压的人群一片挤满了道路,倒是颇为壮观。

    好在纪宁走的时候早有吩咐,让差役早作准备,当清风帮的人袭击知府衙门时,差役早就在墙上搭起弓箭。

    清风帮的人起初打算速战速决,所以出其不意的袭击城中各大衙门,没想到东厂羽衣卫扑了个空也就罢了,知府衙门和巡抚衙门却比想象的要难攻多了。

    李言亭和杨严都是文官,他们还从未亲眼见识过如此大的场面,听见外面冲天的喊杀声,以及府内墙头上时不时掉落下来的人影,两人不免惊出一身冷汗。

    虽然早有准备,但是对方毕竟人数众多,再这样耗下去,对方迟早会攻进来。

    两人忧心不已的同时,却又不得不佯装淡然的作着指挥。

    “想不到这清风帮真有反意,还好纪大人叫我们早作提防,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杨严难得第一次对纪宁语带赞许。

    李言亭望着天边那一轮明月,不免叹息,“这反贼怕也是做了完全的准备,杨兄与我,都是初来这沧州,人生地不熟不说,手里也没个兵权,若是待会没有人来相救,你我怕是要为国捐躯了。”

    杨严却不像李言亭如此的哀声叹气,他压低声音道,“事已至此,本官也就不瞒李大人了,其实首辅大人一直密切关注沧州之事,自从我来这沧州开始,便几乎每天与首辅大人通密信。昨日首辅大人的密信里就说要我做好准备,这两日沧州恐会生变,本官以为,首辅大人既然如此说,应该也是做了对策。不管怎样,你我都一定要坚持住,等待首辅大人的救援。”

    李言亭听了杨严这话,倒是心安下来不少,若是有首辅大人在,那确实还有一线生机<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6/16370/" target="_blank">鸿蒙圣座</a>。

    不知想到什么,杨言亭又是幽幽一叹,“只是不知,纪大人现在如何,他是巡抚,又惹了清风帮的人,清风帮的人只怕是欲杀之而后快。”

    肃杀紧张的气氛下,杨严为了缓解一下心情,开着玩笑,“李大人好像很关心纪大人,传闻你俩在朝中关系很好,平时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又都没有娶亲,似有那短袖之嫌。”

    “杨大人说的哪里话,这种事岂能随意乱说,我和纪兄,怎么可能会有如此龌龊般的心思。”李言亭拂袖且义正言辞。

    杨言见李言亭平时为人并不死板,方才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倒是没想到李言亭反应会如此激烈。

    “本官无心之言,还望李大人不要生气。”

    李言亭此刻也意识到刚才过了些,脸色有点尴尬道,“是在下多想了,李大人不要介意。”

    外面这时传来大喊声,“里面的人听着,若是你们现在开门投降,我等还会放你们一条生路,假若你们再这样负隅顽抗,就别怪我们冲进来后杀个片甲不留。”

    李言亭看着府中受伤越来越多的差役,以及外面惊天的喊杀声,不免苦笑,“正如刚才杨大人所言,下官至今还未娶亲,今日假若真命丧于此,也是人生一大憾事。”

    “李大人切不可心灰意冷,没到最后一刻,就还会有转机。”

    “那就借杨大人吉言了。”

    忽明忽暗的火光下,李言亭那张年轻俊逸的面孔,以及平时颇有点玩世不恭的模样,此刻却带着股子坚定和肃杀之气。他挽起袖子,捡起地上掉落的刀,一字一句斩钉截铁,“今日跟随本官一同杀敌者,每取敌人首级,赏银一两。”

    这府中的差役和下人,原本在纪宁没来之前都很懒散,自从受到纪宁的恩威并用后,就改了性子,今日杀敌大家之所以如此英勇,一是知道自己没有后路;二也是纪宁放出过话,表现好的都会有重赏。大家之前见过纪宁阔绰的手笔,深知只要跟着他好好混,他便不会亏待大家。于是此刻一个个由原本的贪生怕死之辈,俨然都化身为视死如归之徒,哪怕危险重重,也都没有退缩。

    再加上有杨严和李言亭的坐镇,尽管双方实力悬殊,府中伤亡不小,大家也都没有退缩。

    夜,愈发深了……

    清风帮里,帮主陈虎坐在黑炎堂,面色阴沉。

    本来今夜发难,清风帮做了万全的准备,此事暗中筹划已有数月,各方面的关系也都打点好,按理来说,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可是一个一个不好的消息传来时,陈虎心里有些慌了。

    先是羽衣卫和东厂扑了个空,现在又是知府衙门和巡抚衙门久攻不下。

    想他们清风帮多少人,那新上任的知府和巡抚,手下又有多少人,本来按理来说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对决,可结果,却完全出乎意料。

    难道……他们早有预料?

    就算早有预料,光靠羽衣卫和东厂的人也不是清风帮的对手,再加上兵备道又被他们给收买,除非去借兵,否则,事情就不会有转机。

    借兵,最近的兵马赶过来也要六七个时辰,而且教主也暗中作了安排,借兵也不会那么顺利。

    想到这里,陈虎又心安不少。

    呵,纵使他们有三头六臂,也别想逃出他的手心<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6/16371/" target="_blank">[黑篮]皮卡丘,这是禁止再卖萌卡!</a>。

    “帮主,不好了帮主,有人杀进来了。”属下屁滚尿流的从外面跑进来。

    陈虎闻言脸色大变,“杀进来?谁杀进来了?”

    他话音刚落,只见两队人马来势汹汹,一队是飞羽服,羽衣卫的服饰;一队戴尖帽子穿白靴,是东厂的服饰。

    “来人,拿下。”一声厉喝在空气中响起。

    陈虎想跑,此刻已经来不及,清风帮的人几乎都出去攻击,老巢只剩下为数不多的人手。

    “你,你们怎么知道这里。”陈虎睁大眼睛,不敢置信。

    羽衣卫千户凌冽的一笑,“尔等雕虫小技,岂能瞒得过我们指挥使大人,逆贼,今日你大限已到,还不束手就擒。”说着,羽衣卫千户朝一旁的东厂公公道,“赵公公,你看这功劳……”

    羽衣卫和东厂都是陛下的私卫,是陛下的耳目,只听命于天子,是用来监视各方以及朝中大臣的利器。

    两者权柄相同,自然就会产生很多冲突,为了更受陛下信任,双方平时没少明争暗斗,为了利益而整个你死我活。

    本来这赵公公也不愿眼看这到手的功劳就被羽衣卫的人夺了去,可他也不是个不识时务的,之所以在清风帮的人来围剿时,东厂能全身而退,都是羽衣卫的提醒。听说此事是羽衣卫指挥使一手谋划,传说中那位神秘的指挥使大人,手腕狠厉,就连东厂厂工都畏惧几分,他可没那个胆子在虎口夺食。

    “千户大人说的哪里话,杂家岂敢和千户大人争功。”

    “赵公公谦虚了。”

    ……

    沧州城有五处城门,没处城门的守卫都被已被收买,有异心的都已被铲除,并且还有清风帮的人把守,可谓固若金汤。

    正东门处,忽然传来一阵急切的马蹄声。

    城门的守将定眼一瞧,之间夜色下,城下黑影滚滚,快速往城门方向移动。

    “不好,有人来袭,大家一定要守住城门。”

    “弓箭手就位,听我号令,准备射击。”

    就在城墙上一片混乱时,那越来越近的马蹄声停止,底下传来一个嘹亮的声音,“上面的人听着,本官奉陛下密旨,前来剿贼,念你们是初犯,且受人挑拨,可以从轻发落,让你们戴罪立功。倘若你们不知悔改,可就是灭九族的大罪。”

    说话的就是纪宁,她来沧州之前,陛下就暗中授了圣旨,给她节制兵马的权柄。

    她并没有如司无颜所说,从南昌那借兵,而是绕了远路,从青州借兵。青州兵马没有南昌那么多,但调个几千的精兵过来,再加上羽衣卫和东厂的人手,也足够应付沧州之乱。

    原本要两天的路程,她一路披星戴月马不停蹄,一天一夜便赶到。

    日月教本来就最会蛊惑人心,这些守卫的将领,有不少已经成了日月教的人,一旦入了教,基本就相当于被洗脑。

    纪宁的喊话,并没有起到作用。

    只听守门将领一声下令,“射!”

    顿时,如雨般的箭,从天而降朝她们袭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国际制造商  重生军工子弟  文娱万岁  神奇牧场  黑科技研发中心  重生之奔腾年代  神级美食主播  史上最牛道长  制霸娱乐圈的神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