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休息了几日,纪宁终于上朝。

    家事要忙,公事也不能耽搁。

    以往朝中的那些大臣每每看见她便觉痛心疾首,不热血沸腾的大骂一番好像显示不出自己道德的高尚,可自从她养面首的消息传得京师满城风雨后,大家便避之如瘟疫,生怕会引起她的注意被她多看一眼,会和她牵扯上什么关系。

    特别是那些年轻的御史们,弹劾她的奏疏一夜之间少了很多。

    府里来了美男,她也没再回过施府,施墨自然也不会再堂而皇之的过来。

    两人不知不觉,已有数日未见。

    在朝上,已经升官的纪宁所站的位置和以往有所不同,现在能混到中间的位置,离施墨近了很多。

    她眼睛时不时扫向自家夫君,不免感叹,简直光是一个背影就让人欲/罢不能啊……

    下了朝,回到翰林院,虽说升了巡抚,但巡抚只是兼任,跟那太子洗马一样,平时她还是要到翰林院当差。

    李言亭不在,翰林院基本就没人和她搭话,别的同僚都有事要忙,她一个人坐在自己的位置百无聊赖的翻着书。想她纪宁是谁,谁吃饱撑的敢吩咐她这种大爷做事。

    “纪大人,首辅大人有事要您过去说话。”来传话的,是施墨身边的一个书吏。

    这书吏看纪宁的眼神,比以往多了些热忱。

    也难怪如此,自从纪宁入了这翰林,便相当于孤家寡人一个,而施墨身为首辅,日理万机的,哪里有闲工夫去搭理她。

    可是如今,施墨竟然亲自让人叫纪宁进去说话,这就不免让很多人遐想了。

    若说是训斥,以往纪宁那般作妖,大家也从没见首辅大人当面和纪宁翻过脸,更别说如今纪宁刚立了大功回来。虽说有个养面首的污点,可这是人家的私事,首辅大人还不至于拿这点来说。

    既然不是训斥,那就是商议事情?

    这也不无可能,大家都知道沧州之事,是首辅大人亲自赶过去解决的,本来沧州之事虽然不小,可首辅大人权倾天下,还不至于为这等事亲自出马。

    如此一琢磨,大家又觉得这首辅大人和纪宁的关系,似乎不那么简单。

    可哪里不简单,大家也没个头绪。按理来说,这一世清明的首辅大人,怎么都不可能和那种不知廉耻的奸佞之徒扯上什么关系……

    纪宁来翰林院这么久,也还从未曾当众被施墨单独叫进值房去说话,心里不免疑惑。

    她夫君这般等不及的叫她过去,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反正无聊,又许久没见她夫君,纪宁想想还是有点小激动,当即搁下书就站起来,跟着那书吏的身后,往施墨值房走去<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42/42729/" target="_blank">绝世风华,废柴狂妃惹不起</a>。

    虽说是首辅,但这值房,却颇为简陋,不大,并无华丽的摆设,桌子和书架上,几乎都被公文和书籍给堆满。

    纪宁进来后,见她夫君不知道是否因为忙于公务,脸色憔悴很多,心里一阵心疼。

    哎,这夫君啊,本事太大了也不是什么好事,这天下间一有难事,就得她夫君来操心处理,长时间这样下去,也不知身体吃不吃得消。不过一想自己平时在朝中还能帮他夫君排忧解难一下,倒是又为自己的身份找借口安慰很多。

    关了门,值房里只剩下两人,纪宁忍不住好奇问道,“大人找下官来不知有何事”

    施墨漆黑的眉眼注视着她,见她神色如常,丝毫没有什么异样,心口不禁堵得慌。

    自己每日想她想的茶饭不思的,她倒好,风流快活的很。她府里的那些美男,施墨已经都摸清楚,虽说出身不怎么好,可模样都是千里挑一,还各有特色。一想到那么多男人整日围在她娘子身边,这几日更是朝夕相处,他就很不是滋味。

    “这里没人,就不要大人大人的叫。”他许是觉得自己语气重了些,又柔声道,“坐吧。”

    纪宁见她夫君脸色阴晴不定,心里也有点虚,她端坐在他面前讪笑,“夫君,什么事啊?”

    施墨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这几日娘子府上,似乎热闹的很呐……”

    纪宁小声嘀咕,“施府里还不是一样。”

    见她那一副幽怨的小眼神,施墨又觉无语又觉好笑。

    以前说是不介意自己纳妾,但还时不时又当着自己面说什么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女人多了会让他分心这种旁敲侧击的话。现在自己真在府里养了别的女人,按理来说,以她的性子,要么就直接跟他说她不喜欢府里有别的女人,要么就在府里待着想尽办法巩固自己的地位。

    结果,她却想了个惊世骇俗还自损三千的办法。

    如果,让自己真以为她养面首怎么办?还是,她太相信自己不会误会她?

    对于天下事从来都是淡定从容的施墨,在他家这位娘子面前,却时常有种无可奈何之感。

    “这个月中旬是娘的五十大寿,你我很久都没回去,娘一直惦记的很,这次娘大寿,切不可敷衍。”

    对于施墨的父母,也就是公公婆婆,身为媳妇的纪宁心里还是怕的,毕竟成亲这几年都没能给他生下个一儿半女,这要谁当父母,怕都是对她这个媳妇不满。要不是她夫君意志坚定,且护她心重,只怕她早就在施家待不下去。

    本来纪宁当初进施府时很落魄,又是个丫鬟身份,施墨这般出身高贵又位居高位的首辅大人,当初娶她时,受了各方不少阻力。她的公公婆婆就极为反对,对她也是不喜,认为她配不上施墨。

    每次和施墨回去,她婆婆正眼都不瞧她,在施墨面前还勉强表现的敷衍,要是施墨不在,就难免会冷眼冷眼几句。

    这些委屈,纪宁没和施墨说,起初是她本来就怀有目的的进府,无所谓施墨父母对她的看法,后来则越是喜欢施墨,便越不想他为这种事伤神。清官难断家务事,偏颇谁都不好,反正纪宁还看得开,一年都回去不了几次,忍忍就过了。

    不过在听见施墨说要回去时,一想起她的公公婆婆,此刻难免心生不安<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42/42728/" target="_blank">我的鬼胎老公</a>。

    以前就不喜欢她,这次再加上她又是陷入杀人传闻,还四年没生孩子,岂不是更加看她不爽。可不回去,显然更加不行。

    哎……

    纪宁神色不宁,“娘的生辰,以往都是夫君准备礼物的,我一向没什么经验,夫君安排就好。”

    施墨深看她一眼,他岂会不知她的苦处,可有些事情,他也不便插手,若是太替他家娘子说话,只怕惹得他父母对纪宁更加反感。

    “礼物之事,为夫自然会准备妥当,只是有些事情,为夫要提前给娘子提个醒。这次娘的大寿,去的人会很多,你平时回去的少,可能会看见很多以往没见过的人。”顿了顿,施墨缓缓开口,“比如……为夫的一些表妹。”

    表妹?还一些……

    纪宁这种人精,自然很快就听出她夫君的言下之意。

    在西周表兄妹结婚已是常事,像施墨这种风度翩翩还才气逼人的世家公子,试问天下能有几个女子能不喜欢,表妹就更不必说。

    纪宁进施府之前就把施墨调查的一清二楚,他的一切,纪宁差不多都知道。施墨身边的那些表妹,纪宁以前倒是没有做重点去调查,只是有个大概了解,因为施墨以往和她们走的并不近。

    施墨的母亲出身名门,他那些表妹,身份自然也是尊贵,其中有几个,还是京师排的上号的美人。

    防了京师第一美人又兼才女的王小姐,又要想办法去赶走施府里送去的女子,现在还又有那些个劳什子表妹,纪宁真觉心累。

    施墨这次特地叫她进来说这些,只怕是施母,她的婆婆知道她犯了错,施府里如今又进了美人,就想着借此机会,也好让她夫君的那些表妹上位。

    呵,她夫君身边的桃花一堆,反观她呢,别说桃花,就是梨花杏花百合花都没有。

    “夫君的表妹好看吗?”纪宁酸溜溜问道。

    虽说以前没查出来她家夫君和哪个表妹关系不错有暧昧,但毕竟是亲戚,逢年过节的走动可不少。

    一想到他夫君看别的女人,她心里就堵的紧。

    施墨听出她语带醋意,面上虽不动声色,心里却是舒畅,这连日来的郁闷,消散许多。

    只有看见她吃醋,他才感觉自己在她心中的分量。

    “好看。”

    纪宁眼里醋意更浓,呵,就知道。

    她皮笑肉不笑,“夫君这次回去,看来可要一饱眼福了呵呵。”

    施墨深看她一眼,见她那笑僵硬的很,话锋一转,“不过,都没娘子好看。”

    纪宁脸色这才好看很多,不过随即又拉下来,“这次回去,婆婆肯定会要夫君在那些表妹中挑选一两个进府里,只怕到时候夫君更加忙不过来了。”

    表妹毕竟和施墨关系不一般,可不比那些别人送的美人,找人勾引的难度明显增大。而且到时候要是在府里受了什么委屈,还指不定跑她婆婆那怎么告她的状呢。

    一想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纪宁头就痛了几分。

    这时她真想恢复她郡主的身份,到时候看还有谁敢和她抢夫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国际制造商  重生军工子弟  文娱万岁  神奇牧场  黑科技研发中心  重生之奔腾年代  神级美食主播  史上最牛道长  制霸娱乐圈的神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