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府正牌夫人要回府的消息很快就在施府里传开来。

    王小姐案子了解后,她的冤屈虽然洗刷,可人们却并不相信事实的真相,或者可以说,他们只相信他们心中的真相。

    令人遐想无限八卦的三角恋,肯定比没什么看头的单恋要让人感兴趣的多。

    反正纪宁她这个首辅夫人的名声,已经烂的不能再烂,百姓们一提起她,便一副纪宁杀了他们全家的模样,痛心疾首愤懑不已。那些人家生怕自己的女儿嫁人后变成她这番,于是她光荣的成为几乎所有未出阁少女的反面教材。

    这次回府,一向不怎么注意外表的纪宁,决定不闪瞎那些施府里美人的眼睛誓不罢休。

    她在京师做了诸多生意,其中就有成衣铺子和胭脂铺,最新潮的衣服款式最好的胭脂水粉,她当然能第一个享用<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42/42720/" target="_blank">侯爷当心,毒妻不好惹</a>。

    她的思想一向比较大胆,开成衣铺子时,款式都设计的比别的成衣铺子要新奇。虽说起初很多人还不敢穿也不敢买,怕被别人笑话,但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后,看着人家穿的美美的又与众不同,不出多久就流行起来。

    别的成衣铺子见情况不对,然后也纷纷效仿设计她店里卖的类似大胆款式的服装,穿的人多了,大家的审美也就被带着扭曲,再看见那种款式出奇的衣服,大家也都见怪不怪,接受能力明显增强。

    店里,掌柜的把最贵最新式的衣服毕恭毕敬的送到纪宁面前。

    本来纪宁的到临,掌柜还想让店员在门口守着不许旁人进来打搅纪宁,不过纪宁觉得无妨就给制止了。

    纪宁正支手托着腮若有所思的挑选衣服时,一个模样俊俏的少女昂首挺胸走了进来,少女身后跟着一个丫鬟和两个小厮。

    小厮守在店外,丫鬟则跟着少女走进来。

    少女蹙眉在店里张望一番后,撅着小嘴不满对掌柜道,“不是说这几日就上新式样,怎么还是以前那些货,你们这大名鼎鼎的《翠茵阁》怎么还敌不上巷尾的那不知名的小店。”

    掌柜连忙上前去安抚,要那姑娘再看看别的款式。

    少女张望一下四周,瞧着纪宁面前正摆着好几件五颜六色式样新奇的衣服,纤手往纪宁面前一指,“掌柜,你把她面前的衣服拿过来给我看看。”

    《翠茵阁》走的是高档路线,每件式样都只有一件,一是仿品太多,二是她衣服的款式本就另类,价格也昂贵,买的人无非都是那些大户人家的小姐,而这种小姐也不喜欢跟人家穿一样的衣服,越是独特才越显得身份不一般。这种方法做生意,积累的就是忠实顾客,专坑有钱人……额专做有钱人的生意。

    掌柜露出为难之色,“姑娘,不好意思,这些衣服都已经被这位夫人给买了。”

    这姑娘是《翠茵阁》的老主顾,以往每次有新的式样都会买一两件回去,今日特地来逛,跑了一空不说,又见这掌柜的态度不一样,心里便很是不痛快。

    “都被买了?你们这明摆着欺负人,哪有开门这样做生意的。”姑娘只手叉着腰不满的嚷嚷起来,指着纪宁的背影,“她出多少钱,本小姐双倍。”

    纪宁这见钱眼开的家伙,一听人家出双倍,眼里立即带了几分贼兮兮的笑意。她转了转眼珠,笑盈盈起身朝这姑娘道,“这买东西就是讲究个先来后到,姑娘也不能仗着自己有钱就欺负人。话说千金来买心头好,双倍?呵,也未免太瞧不起人了。”

    她就是故意起的激将法,瞧这姑娘绫罗绸缎气焰嚣张,来头定然是不小。她就是这种性子,别人要是在她面前摆架子作威作福,她自然要还回去。

    那姑娘果然中了她的计,上下打量着纪宁,鼻孔朝天的哼哼,“本姑娘就是有钱怎么了?双倍你觉得少了?那好,本姑娘就出这个数。”说着,这姑娘伸出五根手指。

    “五十倍?”纪宁惊讶睁大眼,伸出大拇指连连道,“姑娘好气魄,好,这衣服就转给你了,来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套衣服是五两银子,这里五套就是二十五两,再一翻五十倍,一千二百五十两纹银。没现银,打欠条也可以……”

    纪宁不仅说话的速度快,算账也算的很快,把那姑娘都给说懵了。

    那姑娘红着脸结结巴巴道,“我什么时候说五十倍了,我的意思是五倍,五倍。五倍多少银子来着……一套衣服是五两,五套二十五两,五倍……五倍……”

    姑娘掰着手指想了半天,也没算出来,脸就更红了,看纪宁的眼神,又是不满又是好奇<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42/42719/" target="_blank">娇宠</a>。心想她是怎么算的,一下子就算出来了……

    掌柜巴巴跟在纪宁拿着个算盘道,“一百二十五两纹银。”

    在一旁的纪宁看着拨着算盘拨的叮当响的掌柜,以及支支吾吾半天的富家姑娘,便觉无语。

    “原来姑娘的意思是五倍啊……”纪宁一副很为难的模样。

    姑娘生怕她不答应,立马吩咐身边的丫鬟,“快快,快拿银票。”

    丫鬟搜出来两张银票递给纪宁,纪宁瞧着颇有些嫌弃道,“现在银票贬值的厉害,两百两银子不知道还能不能换一百两,姑娘,你最好还是兑银子给我。”

    纪宁倒也是不是瞎说,物价飞涨的厉害,这银票越印越多,于是也越来越不值钱,不过两百两兑一百两倒是她夸张了些。

    姑娘见纪宁那看似天真可亲的笑容实则透着奸诈,怕她又反悔,赶紧让丫鬟又掏出来一张银票,没好气塞的往纪宁怀里一塞,“现在总行了吧。”

    纪宁满意的看了看手中的银票,“哎,谁叫本夫人为人豪爽,就当做好事了。”

    得了便宜还卖乖,姑娘冷哼一声,也不试了,让掌柜包好衣服后,转身就带着丫鬟离开。

    走到门口,她脑子一个机灵,忽然想起什么来,朝还站在店里选衣服的纪宁咬牙切齿道,“你诓我,刚才你明明还在试衣服根本就没买,我的意思,花五倍的价钱给老板买你选的衣服,你凭什么要我把银票给你。”说着就朝纪宁扑了过去,要抢她手中的银票。

    纪宁眼疾手快的闪到一边,心说这姑娘倒也不算笨。

    纪宁抽出一张银票递给在一旁表情颇为微妙的掌柜,笑眯眯朝这姑娘道,“我现在给了银子,衣服就相当于我先买,再不属于店里,而是属于我,你那银票不给我给谁。姑娘,做人要厚道,不能如此蛮不讲理,刚才我好心好意把衣服让与给你,你倒好,不念我的好也就罢了,反过来还倒打一耙,哎……”说着,她还不断地摇头叹息,仿佛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这围观的掌柜见状,也不免暗叹东家的厚颜无耻。

    其他群众也总觉得哪里不对,可就是无言以对。

    那姑娘被纪宁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俏脸一拉,甩袖就气呼呼的走了。

    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暗骂,哼,还自称夫人,也不知道哪个倒霉催的,娶了你这么个阴险奸诈小人。

    不过出了《翠茵阁》,她一想到明日就要穿着美美的衣服去见自己表哥,心情就愉悦起来。

    表哥的夫人犯了杀人的命案,还几年也未有子嗣,姨母早就有不满,前不久还特地在私下跟自己说过,说一定想办法让自己进施府。

    虽说只是做妾,但姨母说了,来日方才,只要提前生下孩子,就会让自己做正妻。

    不过……只要能每日见到表哥,做妾她也愿意。

    转眼就赚了两百两银子,纪宁心里也不甚愉悦,她一边哼着小曲,一边选着衣服。

    这两百两虽然对她来说实在不值一提,不过她享受的是赚钱过程中的乐趣。

    “夫人,要不连夜让人再送几件新式样过来给夫人。”掌柜恭敬道。

    纪宁不以为意的挥手,“不用了,我看这里有几件还不错。”她挑了一件蓝色鸢尾百褶裙,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觉得还行,拿着衣服往里间的试衣房走去<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42/42718/" target="_blank">我情缘是生活代练(剑三)</a>。

    既然《翠茵阁》定位高档,这里面的设施也都很完备,试衣房有两间,*性好,还设计的很是雅致。

    纪宁换了衣服,在试一房里将近一人高的铜镜前前前后后打量一番后,觉得很好,这才走了出来。

    巧笑倩盈,亭亭玉立,宛若出水芙蓉,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透着几分少女般的纯净和狡黠,丝毫看不出她已嫁做人妇。

    “夫人,还需要再看看别的吗?”

    纪宁挥手,“不了,我今儿个一个人出门没带丫鬟,拿着也不方便,方才我换下的衣服,你待会找人送我府中。”

    “是,夫人。”

    出了《翠茵阁》,她便再打算去附近的胭脂铺看看。

    难得换做女装,也没蒙面的走在大街上,她确实有点不自在。

    特别是周遭的那些人,各种打量着她然后在底下窃窃私语。

    “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长得可真好看。”

    “她身上的衣服也好看,我要是有一件就好了。”

    “你啊别想了,她身上那衣服可是《翠茵阁》的,随便一件都要好几两银子呢。”

    ……

    纪宁难得慢悠悠在街上颇有雅兴的晃悠着,东瞧瞧西看看,老远飞奔而来一辆马车引起了她的注意。

    以纪宁的反应,她当然能很快的闪到一边。不过她瞧见前面不远有个杵着拐杖的老婆婆,按照那马车的速度以及老婆婆的行走步伐,假若那马车不适时的停下来,只怕就要撞到人。

    纪宁虽说不是那种有事没事没事就做做好人的白莲花,不过当面看着人被撞,还是一位老婆婆,她也看不过。

    这大街上的人,似乎都还没反应过来不远处马车就要撞到人的危险,也是,平常普通人的反应哪能和她这种自幼习武之人相比。

    她加快步伐往老婆婆那小跑过去,赶紧扶着老婆婆走到一边以免被撞。

    不过,那辆马车也似乎注意到这位老婆婆,冲撞的在两人身侧不远处停了下来。

    虽说没撞到人,但马车扬起地面的灰尘扑了纪宁一脸一身。本来她就见不得这等嚣张之徒,刚换的新衣服又沾了灰,自己嘴巴似乎也吃了一口灰,心情就不爽起来,忍不住在一边嘀嘀咕咕的骂骂咧咧,“跑这么快去投胎啊。”

    不过不爽归不爽,当街惹事也是她的作风,只是她现在穿着女装不方便,要是她以纪宁的身份,估计此刻就叫人把马车给拆了。

    “什么事?”马车里传来一个声音。

    车夫回道,“少爷,刚才差点撞到一个老太太,不过被一个姑娘给救了。”

    车帘拉开,从马车里缓缓走下来一个身穿华服贵气逼人的公子哥。

    纪宁听那说话声也没听得太清楚,只觉得有点耳熟,她才懒得理,转身就要走。

    背后响起一个清润如风的声音,“姑娘留步,刚才是姑娘救了人吧,在下在这里给姑娘道声谢。”

    纪宁身子一怔……这,还真是熟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国际制造商  重生军工子弟  文娱万岁  神奇牧场  黑科技研发中心  重生之奔腾年代  神级美食主播  史上最牛道长  制霸娱乐圈的神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