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宁见施墨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语气让人捉摸不透,她也不知道他夫君生气没有。

    她讪讪道,“其实夫君应该换个角度想才对,人家这也是在为夫君试探那些美人的真心,以后的日子还那么长,要是现在连这点诱/惑都抵抗不了,那日后就更不必说。夫君刚才还答应人家说府里的事情都由人家做主,现在就又变卦了……”说到后面,她的语气变得极为委屈起来。

    论耍无赖,这世间怕是没有人是他家娘子的敌手。

    施墨无奈微叹口气……

    晚上用膳,府里的那几位美人也都一起上桌。

    纪宁和施墨自然是坐在为首的位置,其余四人则分两边而坐。

    菜上来后,纪宁首先对众人笑道,“以后咱们姐妹们都是一家人,别客气,来来,都多吃一点。”说着,她还特地为施墨夹了一点菜,“夫君你平日忙,更要多吃一点。”

    以往两人虽然恩爱,但都是施墨主动给她夹菜,她还不曾主动给他夹过,说是肉麻。

    施墨不动声色,虽然明知道她是当着大家的面才这样做,不过口里吃着她夹的菜,还是觉得别有一番滋味。

    食不言寝不语,往日一向话多的纪宁,此刻倒是难得安安静静,一本正经的端坐在那里,不知道,还真觉得她是个极为温婉贤淑的女子。

    晚上早早入睡,第二日,纪宁便早早起来梳妆打扮。

    以往跟在陛下身边南征北战,她基本就没涂过胭脂水粉,嫁给施墨后,也只是偶尔为之,再加上后来男扮女装的多,就更加显少打扮。

    难得见她如此盛装,施墨眼里不免闪过些许惊艳。

    施墨也褪去了朝服,穿了一件墨色墨色十样锦圆领袍,腰间绑着一根玄青色连勾雷纹革带,一头墨黑色的长发,身形修长,当真是神采英拔风度翩翩。

    两人站在一起,男才女貌,当真是般配极了。

    国公府离施府并不算近,坐马车要将近一个时辰。

    因去的地方就在城内,这次出行的阵仗比上次去白马寺要小很多,也没有如上次一般引起如此大的轰动。

    这次去见婆婆,纪宁一路上也是忐忑不安,时不时就问施墨她看起来有没有什么不妥,发饰乱不乱。

    施墨见她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不免有些感慨。

    如果他娘要是知道自己娶的是一位郡主,不知道是对她更为不喜呢,还是有所改观。

    “待会娘要是对你说什么,你可千万不要放在心上<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6/36390/" target="_blank">蹭吃蹭喝蹭被窝</a>。”施墨语重心长道。

    “人家毕竟是个女子,心眼肯定有些小,不过夫君放心,我也不是个不知道轻重的人。”

    虽说纪宁平日爱胡闹,但这种大是大非上,她还是识大体,以往每次施墨母亲对她冷言冷语,她都轻巧的避开,倒也让施墨母亲拿她无可奈何。

    看着近在咫尺那张明艳动人的面孔,施墨心里隐隐有些难安。

    总觉得她就像一阵风,让人抓不住。

    “其实,娘对你也没什么别的不满,就是咱们成亲这么久,也没生下个孩子而一直忧虑。”施墨注视着她那双晶莹剔透的眼睛,“之前娘子说过两年在生孩子,为夫后来想想有些觉得不妥。为夫和娘子如今岁数都不算小,再加上朝中诸事繁多,趁着现在,娘子生下孩子后,等孩子长大,为夫还能抽出精力帮忙管教,若是再等个几年,咱们要是想多生几个孩子,怕就再没精力。”

    其实纪宁又何尝不想和他夫君有自己的孩子,她虽说是爱闹又贪玩的性子,也不敢想象生孩子时的痛楚,更怕自己生了孩子后变老变丑,以及跟那些三姑六婆一样,爱唠叨爱说别人家的闲话。不过毕竟是自己喜欢的人,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别说生孩子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值得。而且,没有孩子,她心里也总觉得空落落不安稳。特别是现在,府里又进了别的女人,还有什么劳什子的表妹都虎视眈眈着。

    要是真等别人有了机会,怀了她夫君的孩子,她虽说是正妻,可这多年来都没子嗣也于礼不合,施墨家里又是国公,地位不小,难免会让那些女子母凭子贵的让她地位不保。

    哎,想她一个堂堂公主,沦落到和别人争宠也实在是悲哀。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眼下自己刚立了大功,虽说安王还是有隐患,不过有她夫君在,倒是能让她不那么操心。

    皇帝那边……如果皇帝因为自己怀了孩子,而想找别人接管她的权利,她就只能使点手段了,要么让皇帝选的人是自己的心腹,要么,就让羽衣卫内乱让皇帝知晓他怎么都离不开她。

    反正羽衣卫指挥使的权利她是不能轻易放弃,羽衣卫是天子亲兵,有监管文武大臣,和东厂抗衡的能力。她夫君是文臣,没有实在的兵权,虽说如今是首辅身处高位,但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假若哪一天不当那个首辅了,难免不会被一些以前得罪过的人伺机报复,特别是那些没卵子的东厂番子。以往就不是没有这种例子,好多被贬的官员,就遭到羽衣卫以及东厂的报复,手段残忍令人发指。

    纪宁一向认定,嘴皮子解决不了的问题就动武,武力完了就是银子。

    银子她多得是,武力当然也不能落下。只要掌管着羽衣卫,再加上她以前跟随陛下南征北战,和各方将领结下来的交情,以及她郡主的身份,就算以后她夫君不当首辅,也有能力自保和保她夫君。

    沉吟良久,纪宁终于下定决心点头,“那就依夫君。”

    再怎么样,她也还是个女人,哪怕这天下治理的再好,她没了夫君,也不会过得开心,还是先把她自己的家事处理好再说。

    施墨本来刚才那番话只是试探,毕竟他让那些美人进府,都没能按照预想的把她留在府里,以为她还会再推脱一番。

    见她如此快的答应,倒是出乎了他的预料,心里的一块石头也终于落下来。

    只要她有生孩子的心思,那就说明她还是向着他的,以后做事,也再不会向上次那样胡来让他担心,有了孩子后,她的玩心,怕也会收敛不少。

    “娘子能够答应,为夫很开心。”施墨伸手把她轻揽在怀里,手指滑过她的小腹,“我们多生几个好不好?”

    纪宁撇嘴,“生那么多干什么,人家又不是猪<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6/36389/" target="_blank">情同陌路,拒爱总裁大人</a>。”

    “你不是爱折腾么,多生几个才好陪你玩,你想,老大就让他去学武当将军,专门保护你;老二就让他经商,赚钱给你花;老三就让他跟夫君一样在朝里当大官,一旦你惹事就好给你擦屁股;还有一个,你就把毕生的所学传授给他,让他继承你的衣钵,这样才圆满是不是?”

    纪宁想了一想,竟然觉得好有道理。

    不愧是她夫君,想的就是周到。

    “可……要是生了女孩,怎么去当将军当大官。”

    施墨亲昵的刮了一下她小巧的鼻尖,“这还不简单,要是女孩子,就让她们嫁给当将军大官的人。”

    “她们要是不喜欢当将军大官的男子那可怎么办?”

    施墨循循善诱,“娘子问的是,咱们可以这样,在孩子小的时候,就物色好以后能当将军大官的人选,多选一些,让他们朝夕相处日久生情,总归有几个能成。”

    纪宁若有所思的点头,“夫君说的是,还是夫君聪明。”

    “所以娘子是答应为夫多生几个了?”

    纪宁红着脸娇嗔,“真是的,故意把人家带沟里。”

    “既然娘子答应了,那么从今天晚上开始,就要做好准备。”

    纪宁脸更红了,小声嘀咕,“说得好像哪天晚上没做好准备似的。”

    两人你侬我侬,时间不知不觉过得飞快。

    到了国公府,施墨亲自扶着纪宁下了马车。

    国公府自然是气派的很,高门朱漆,门口的石狮子威严无比。

    门口已经陆续停了不少马车,都是自家亲戚,热闹的很。

    大家看见施墨时,均笑脸相迎的走过来搭话,就是族里的长辈,对他也是热忱的很。

    纪宁这种场面见得不少,倒也游刃有余落落大方。

    被簇拥着进了府,她很快就见到了从不待见她的公公婆婆。

    施墨父母都保养的很好,看起来很显年轻。

    特别是她的婆婆,虽然今天过的是五十大寿,但皮肤白皙,身材曼妙,气质高贵典雅,标准的大美人一个。

    反正纪宁脸皮厚,尽管她公公婆婆看见她时,原本还带着笑意的脸色都沉了几分,她就是假装没看见,笑脸盈盈的行礼,“见过公公婆婆。”说着,示意跟在身后的下人把礼品打开,“这是心妍特地吩咐人从西域带来的香料,还有蚕丝,以及从别国带来的些奇珍异品,也不知婆婆喜不喜欢。”

    纪宁是她在朝中当官的假名,心妍是她首辅妻子的名字。

    纪宁想着以她婆婆的身份,什么样的稀罕物没见过,为了讨她婆婆欢心,她就专门从别国购一些西周没有的东西。

    果然,她婆婆原本还冷着的脸色,在看见她送来的一些从未听过见过的礼物后,不免稍微变得柔和些。

    心想这孩子,也不完全是那么的一无是处。

    不过,再怎么讨欢心,施墨母亲刘氏也还是看她不痛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国际制造商  重生军工子弟  文娱万岁  神奇牧场  黑科技研发中心  重生之奔腾年代  神级美食主播  史上最牛道长  制霸娱乐圈的神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