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言情小说 我家夫君是首辅 第42章 宫闱秘事
    越是和她师兄待的久了,纪宁便越是觉得她这个师兄,整个人都透着股不知名的危险。

    一身素白长袍的司无颜,长身玉立,气度不凡。特别是那似带了三分笑意的眼睛,如若一颗黑曜石,让人忍不住沉沦。

    他缓缓走进纪宁,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眼里笑意更甚,“这件事,有关师妹你的身世。”

    身世?

    纪宁脸色微变,眼神急剧收紧。

    关于她的身世,一直是她心底的逆鳞,她很不愿被人提起,也不愿想起那段过往。

    这些年,顶着另外一个身份生活,似乎也让她逐渐忘了那些痛楚。

    “师妹,你可知晓,你的父王当时在府里*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不就是先皇废要削藩,她的父王性子激烈,不忍受辱,所以*于王府,宁死不屈。

    “你什么意思。”

    司无颜唇畔微勾,“这件事,若不是师父他老人家临时告与我,只怕师妹要一辈子被瞒在骨里。哎,本来师父说最好不要告诉你,省的让你更加痛苦,只是师兄实在是不忍你认贼作父,所以如今也只好违背师父他老人家的意愿,好让师妹你知晓真相。”

    认贼作父?纪宁听出来司无颜的话不对劲,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惨白。

    司无颜继续道,“师妹,难道你不觉得你父王母后死的有些蹊跷,这些年就没有想要调查过你父王死的真正原因?你父王宁王,和先皇乃一母所生,且性子温和和先皇关系也算融洽,威望甚高,就算先皇为了集中皇权而削藩,也要考虑名声,不会对你父王下太大狠手,至少一辈子的衣食无忧荣华富贵是有的。可你父王,却如此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其中理由,怕是有些说不过去吧。”

    其实当时宁王*于王府,这件事有争议,也有人觉得蹊跷,不过当时因为很多皇室宗亲都会先皇削藩不满,且人人自危,最大的舆论便是宁王气节高雅,不愿受辱。后来当今天子登基后,也向天下人赞许宁王的高节,因此宁王的这等英勇事迹,在民间流传开来,世间之人也都一致认为真相便是如此。

    纪宁当时还小,事情发生时在外面,而且先皇削藩一事,确实引起了宗亲的恐慌,多少原本锦衣玉食良田万倾养尊处优的王爷,一夜之间被贬为庶民,甚至还有的被先皇圈在封地,派人严加看守,不得随意出入<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3/33605/" target="_blank">神级农民系统</a>。

    按照当时的情形,宁王*于府邸,最好的理由的确是不愿受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父王母后乃至整个王府所有人的惨死,一直是纪宁不愿回首的往事,起初她唯一活下去的动力,就是报仇雪恨,终于报完仇后,她便努力让自己去忘记。

    现在听司无颜这么一说,她忽然觉得有些无力。司无颜口中的认贼作父,难道指的就是当今天子?可……怎么可能,王府里出来的老人,也都说是她父亲确实不愿受辱才*,别人或许会骗她,可是香姨和张叔,又为什么要骗她。

    “师兄,你现在莫不是穷图匕现,所以想用这种可笑的理由来挑拨我和当今天子,乃至我和我夫君之间的关系。”纪宁自然不会如此轻易的就信了司无颜所说的话。

    司无颜微叹口气,“师妹,你怎么能这么想师兄呢。师妹你这么聪明,师兄怎么能骗得了你。罢,不管你信不信,师兄还是要把真相告诉你。这件事关有关宫闱秘事,师妹身为羽衣卫的指挥使,若是想查,也不是什么难事。”

    纪宁心里一惊,他……竟然连自己这层身份都知道。

    羽衣卫,乃是天子亲兵,监管天下文武百官,只听命于当今天子,其所掌握的情报众多,又手段狠厉,不知让多少人闻风丧胆。她这个羽衣卫指挥使,身份隐秘的只有一些头目知道,连她夫君,只怕都想不到她还有这么一层身份。

    可……她这才见了没多久的师兄,竟然把她的这层身份都知晓的一清二楚,怎能不让她心惊。

    也就是说,羽衣卫里,也有她师兄的眼线?

    “师妹,你不要用这种吓人的眼神看着师兄,师兄此番来,也是好心提醒你,不想让你一直这样被人欺瞒下去,认贼作父了也不自知。”

    不管真的假的,毕竟有关自己父母的死因,她还是想弄清楚,朝司无颜冷冷道,“你快说,要是敢骗我,我就把你舌头割了,叫你以后再也说不了话。”

    每次见面不说几句,纪宁总是要威胁他几句,司无颜也算是见怪不怪。

    他风度翩翩的走到桌边,把这当自己家里一样优哉游哉的坐了下来,环顾一下四周后,叹道,“不愧是国公府,果然气派讲究,单这金丝楠木桌椅,价值都不菲。”

    纪宁冷眼瞧着他,看他到底还想玩什么把戏。

    “哎,只是可惜,你的父王,却不能亲眼看见师妹你嫁了如此好的婆家。”感叹一番后,司无颜这才道,“师妹,师兄先给你讲个故事,这个故事,是这样。”

    “从前,有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嫁给了一位王爷,两人也算是情投意合恩爱有加,过不久,这位王爷的皇弟,来府里做客,对他这位嫂嫂一见钟情,难以忘怀,之后便常到他皇兄的府里做客,时间久了,王爷的王妃便和自己的小叔子产生了禁忌之情。再后来,天子要削藩,皇弟便劝他的皇哥一起造反,那王爷性子温和,岂能做这种谋反的事情便拒绝。之后再不久,皇弟造反的兵马被困,王爷的王妃于心难忍,便屡次劝王爷出兵相救,王爷因此起了疑心,发现两人之间的奸/情,但是又不愿这等事传出去被世人所耻笑.于是一气之下,便*于府邸,这个秘密,便再也没人知道。”

    纪宁脸色苍白无比,几乎颤抖的指着司无颜,“你,你胡说八道!”

    司无颜整了整理衣衫,缓缓站起来走到纪宁面前,“师妹可还记得你母亲的长相?师妹若是不信,可以去后宫查看,如果不是当今天子一直对你母亲念念难忘,为何后宫里,会有一位和你母亲长得如此像的妃子,那位妃子,正是兰妃,你母亲尤爱兰花,这些,难道就单纯的只是巧合?”

    纪宁身子一怔,如果说刚才她还抱着司无颜是故意在挑拨的心思,可是在听见兰妃时,她便不得不信了几分<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3/33606/" target="_blank">小金乌与大道祖(洪荒)</a>。

    以前跟随当今天子南征北战时,便和当时的王妃也就是如今的皇后感情深厚,等陛下登基后,也还会时不时进宫去看望皇后。那位兰妃,纪宁是听说过的,有时入宫,也会偶尔听皇后提起过,好像陛下对兰妃尤为宠爱。只是兰妃性子娴静,虽说受宠,却从不骄纵,为人低调。

    她脑子很乱,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这些年来,她所谓的报仇,就显得那样可笑,明明杀父仇人就在眼前,她却认贼作父这么多年……

    “这些,都是师父告诉你的?那为何师父既然想瞒着我不告诉我,为何又要和你说。”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司无颜摊手,“这你得问师父他老人家,可能,是师父不想带着秘密孤身离去,便告知与我。”

    ……

    纪宁和司无颜说话的时间有些久,应酬完的施墨不放心去寻她时,得知她被泼了一身水来换衣服,便往两人所住的院落走来。

    院子里有打扫的下人,施墨问道,“夫人可在里面。”

    下人回,“应该在的,小的好像没看见夫人从里面出来。”

    听见外面的说话声,纪宁揉了揉站的有些发麻的腿,面上强挤出一丝笑容,这才匆匆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见纪宁时,施墨这才微松了口气,“方才听说你弄湿了衣服,为夫还在担心,怎么忽然那么不小心?是不是母亲又为难你了?”

    此刻纪宁满脑子都在想着司无颜刚才所说的话,施墨说了什么,她也没有仔细听,只是敷衍着应了两句。

    细心的施墨发现她整个人魂不守舍,面色惨白,眉心微蹙,“是否发生了什么事?”

    “啊?没,没……”

    正在这时,忽然从她走出来的屋子里传出一个响声,似乎是开窗的声音。

    很快有人大叫,“你是何人?!鬼鬼祟祟在这里干什么?快,有可疑之人,把他抓住!”

    纪宁心里一个咯噔,这个司无颜,他到底想做什么?!

    她可没傻到会天真的认为,她师兄这种身手又精明的人,会那么“不小心”的被人发现。

    可是若被人发现,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她立马想到正站在她面前的夫君,难道……

    果然,她抬头时,便看见施墨正讳莫如深的瞧着她,“娘子,刚才屋里还有别人?”

    纪宁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若说是,大白天的她和一个陌生男人关在屋子里做什么,难免不惹人遐想;可若说不是,那声音明显就是从她屋子里发出来的,而且还有下人看见,难道她在里面待了那么久连个大活人都没发现?

    她这番犹豫,不用回答,施墨也知道答案是什么了。

    “夫君,这件事……”她正欲开口解释,两个下人压着被“抓住”的司无颜走了过来。

    “世子,夫人,刚才就是他鬼鬼祟祟的从屋子里面跳了出来,您看这怎么处理?”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国际制造商  重生军工子弟  文娱万岁  神奇牧场  黑科技研发中心  重生之奔腾年代  神级美食主播  史上最牛道长  制霸娱乐圈的神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