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言情小说 我家夫君是首辅 第45章 撕破脸
    眼看施墨拉着纪宁就要走,看呆了的众人才反应过来。

    本来大家来是做好一副看好戏的姿态,结果还没开始,竟然就结束了,最为关键的是,陷入漩涡中的女主人公,丝毫没有点被人捉/奸在床的自觉,还在众人面前好吃好喝,滋润极了,简直宛若度假一般。

    这也就罢了,就算这家伙没脸没皮,等首辅大人来了,还不是一样有好戏瞧。

    结果呢!

    众人再次傻眼。

    自家娘子被人当场抓住□□,作为丈夫,还是当朝首辅的施墨,没有一句责问,竟还为了包庇自家娘子和母亲都闹翻了。

    施刘氏本来就不喜纪宁,这些年来她一直没能生孩子不说,名声也不好听,而且施墨还为了她,一直没有纳妾,这让身为母亲的施刘氏怎能容忍自己儿子被一个女人这么糟蹋。这几年一直都有想让施墨休她的心思,可无奈施墨宠她宠的不行,始终不能如愿。如今,终于好不容易早到可以让纪宁滚蛋的把柄,施刘氏岂能如此轻易放过。

    就算和儿子闹翻,那也只是一时,母子哪有隔日仇,可若是让这么个媳妇留在府里,只怕会毁了儿子的一辈子,她绝对不能再让她继续祸害下去。

    “且慢,事情没弄清楚之前,她还不能走。”施刘氏面色威严。

    施刘氏身为国公府的主母,架子气势肯定是有的,这时发话,所有人都屏着呼吸,不敢作声。

    施墨带着纪宁却并不停步,仿若没有听见他母亲的话。他心里再清楚不过,如果他现在不带纪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那么纪宁绝对会受到牵连,他和她之间的夫妻感情,只怕也会到此为止。

    他绝对不能容许此事发生。

    被施墨拉着的纪宁,见自家丈夫如此包庇自己,心里自然感动不已,可她……也很难受,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关系,而让施墨和自己的父母亲闹翻,让他夹在中间为难。

    她停住脚步,“既然婆婆想把事情弄清楚,好,那就弄清楚。”

    施墨见她如此说,面色深沉无比,这种事本来就洗不清,纪宁若真的被冠上个勾搭奸夫的帽子,事情就严重了。在西周,对于妇人来说,勾搭奸夫可是其罪当诛,夫家这边想怎么处罚都不为过。

    他正欲开口,纪宁却已经挣脱开她被拉着的手,朝施刘氏道,“婆婆想怎么审,今儿个当着大家的面,儿媳就配合怎么审。不过儿媳话说在前头,凡是得讲究个真凭实据,若是没有证据就污蔑儿媳,儿媳也不是好惹的。”

    纪宁这句话,威胁意味十足。

    施刘氏更是被她气得脸色发青,好啊,这丫头竟然还敢当众叫起板来!

    想她施刘氏什么身份,这丫头是个什么身份,当初要不是她儿子硬是要娶过来,给她提鞋都不配<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45/45158/" target="_blank">穿成总裁文女主怎么破</a>。

    施刘氏哪里能容纪宁此般嚣张,厉声道,“好,有你这句话就好,来人,把她那个奸夫带过来。”

    一直在边上看好戏的司无颜,此刻终于从人群里风度翩翩的走了出来。

    一身白衣下的他身长玉立,风流俊逸,特别是那双勾人的桃花眼,似乎永远都带着三分的笑意,惹得在场一些女子都不禁红了脸,暗叹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好看的男子,甚至可以和当朝首辅相之并论。

    施刘氏之前也不是没注意到司无颜,看见他时还以为他也是来围观,毕竟像他这般的男子,气质高贵出尘的宛若不染尘世的仙人,实在很难让人联想到什么奸夫。

    而且,施刘氏前些日子夜里总是发梦,且头痛欲裂,请了宫里的御医都没治好,可司无颜只来了三日,开了几剂药房,她的头痛就好很多,简直华佗在世。不仅如此,还有她家老爷多年的顽疾,也有明显改善。

    施刘氏把司无颜可谓近乎当神仙一样的供着,还特地让他留下来参加自己的生宴。

    “在下司无颜,就是夫人口中的奸夫。”司无颜彬彬有礼道。

    施刘氏面色不免露出几分尴尬以及不可置信,可一想到自家儿子被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给祸害,她又板着脸道,“先生可否解释一下,为何会私下和她在这里相会,若是认识,何不光明正大的见面,还要偷偷摸摸的在房里,你们之间是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施刘氏连儿媳都不想叫了,直接用她来代替。

    纪宁对施刘氏称司无颜为先生,心里有些吃惊,看样子,施刘氏是认识司无颜的?

    原来这家伙不是偷偷摸摸进的施府,而是从大门走进来的。

    想到这里,纪宁心里有些担忧,这司无颜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若是偷偷摸摸进来还好,无非就是翻墙越院之类的,可堂而皇之的走进来,说明肯定使了什么手段,以及绝非不只是就为了跟她“偷个情”那么简单。

    “夫人,这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无论在下怎么解释,怕也是解释不清了。”司无颜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样。

    纪宁就猜到他会这样,暗暗把他狠狠腹诽了一番。

    施刘氏冷言,“所以先生这是承认了?”

    纪宁连忙道,“婆婆这话何意,方才他只是说解释不清,可并未承认,婆婆可别误会。”

    “好,那你说说,你们孤男寡女的在房间里做些什么?”

    “如果我说,就只是在谈天说地,婆婆会信吗?”

    “呵,你当大家都是三岁小孩,随意让你糊弄。”

    纪宁摊手,“这就是呢,既然我说的话,婆婆又不信,那婆婆还想怎么办?”

    施刘氏冷笑,“是我在问你,还是你在问我。”

    “总之,儿媳没做过的事,就是没做过,婆婆信也好,不信也罢,事实就是如此。”

    “你当真是伶牙利嘴的很,大白天的和一个男人躲在房间里将近一炷香的时间,还大言不惭的说自己什么也没做。好,就算你说你们之间什么都没做,可你也是私下和男子幽会,单凭这一点,就是不守妇道。你成亲这些年,从未生下个一儿半女,就已经犯了七出中的一条,再加上方才你和我顶嘴,就是不顺父母,这是第二条;善妒,这是其三<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45/45157/" target="_blank">阿嫣</a>。就算不算上你和男人私通的大罪,你就已经犯了七出中的三条,别说凭这三点,就是其中一点,墨儿就有足够的理由休了你。这些,你认与不认。”

    施刘氏不喜纪宁很久,以前就想拿这些理由让施墨休了她,另娶他人。以他施墨的身份条件,这天下间的女子,还不是任由他儿子挑选,哪怕闭着眼睛选,都比现在这位要强。只是施墨态度强硬,施刘氏也不好硬逼,如今当着众人的面,终于把压在心中很久的话说出来,也算是消了心头那积压许久的恶气。

    最后那句认与不认,就是在诛心。纪宁若说不认,可单凭无子这件铁板上钉的事实,让她狡辩都狡辩不得,后面的不顺父母和善妒,确实也有理可依;可纪宁若说认了,岂不就是当众承认施墨是应该休了她。

    而且若是纪宁只犯了七出中的一条,或许还让人觉得心生怜悯,可施刘氏,一下子数出了纪宁的好几样的大忌,就让人觉得她简直十恶不赦无可救药,首辅大人不休她,简直天理难容。

    众人一听,脸上均浮现一抹鄙夷不屑之色。

    出身卑微也就罢了,人品还是如此的败坏,就这样的姑娘,也配得上首辅大人?

    听了这些,再扫一眼众人看她那羡慕嫉妒恨的复杂表情,纪宁只是淡淡一笑,“方才婆婆说的话,儿媳认了。”

    施刘氏原本冷着脸终于浮现一抹得意之色,而施墨闻言,眉心又是一皱,心想他家娘子忽然怎么如此顺从,按照以往的性子,怎么都不会如此轻易就承认。

    无子虽然没办法狡辩,可不顺父母和善妒这两点,她完全可以否定。而且,无子也只是暂时无子,只要他这时说,是他不想要孩子,她母亲也不能再拿这点来做理由休她。

    施墨此刻心里虽然忧心如焚,特别是看见纪宁被这么多人看笑话,就恨不得立马拉着她走了一了百了。可他深知纪宁向来不按常理出牌,也就只好持观望态度,打算看她到底想怎么做。

    “好,既然你认了,那就没什么话好说,从今以后,你就不再是我施家的儿媳,与我家儿子也再无瓜葛,希望你自己好自为之。”

    施刘氏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在场众人顿觉一阵神清气爽,看了那么久的戏,终于等的这一句。

    特别是施墨那两位表妹,大家闺秀的矜持都没了,当着众人面,脸上也不免露出几分得意之色。

    这时施刘氏也想好了,就凭着纪宁的那三样大罪,哪怕施墨坚决不同意,可也扭不过世俗礼仪。

    施墨身为当朝首辅,百官之首,除了能力,最重要的就是德行。德行,是西周评价一个官员的标准,哪怕你在当官期间混混度日,什么功劳也没有,只要德行没什么大的问题,也还能在官场混下去。可倘若你德行有污,那些个整天没事做也要找事的御史,就会隔山岔五的弹劾,以及受到士林清议的抨击。

    如果纪宁真的犯了七出,施墨家里按理休她,而施墨却还要护着纪宁的话,只怕会被世人骂之不孝。不孝,乃是官员最忌讳的污点,并且伴随一生的污点,会遭到所有人的不齿。

    纪宁闻言,面上倒是依旧没什么变化,只是淡淡道,“休与不休这件事,怕是婆婆也做不了主。”

    施刘氏听了这么句大逆不道的话,差点没被气个半死。

    反了,简直要反了天了。

    一直没说话的施墨父亲施玄这时也忍不住拉着脸开口,“哦?那你说说看,谁能做主?”

    纪宁轻飘飘开口,“这世间,唯一能做主的,便是当今天子。”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国际制造商  重生军工子弟  文娱万岁  神奇牧场  黑科技研发中心  重生之奔腾年代  神级美食主播  史上最牛道长  制霸娱乐圈的神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