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玄幻小说 拒再嫁,我的神秘鬼相公 第108章 徽雨灵杉VS夜煞
    男子看着她也是愣住了,两人四目相对,都久久未能动弹。

    一股冷风飘过,男子率先回过神,他望向她:“姑娘,你…还好吗?”

    “我没事,没事。”她说着站起身,可身子却是轻飘飘的。

    她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鬼体居然从身体中弹出来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檎。

    “我的身体为什么…难道我已经死了?”

    男子看着她的尸体弯身,他用手捏住她尸体的手腕:“奇怪…魍”

    “怎么了?”她蹲在他身前:“是有哪里不对劲呢?”

    “这明明不是尸体该有的温度。”男子看着尸体红润的脸色,这也不是尸体该有的模样。

    男子道:“姑娘,你先躺回去。”

    “为什么?”

    “我猜测你只是鬼魂离体,我试试看能不能帮你。”

    她连忙躺回棺材中,可登时,一股暖流从身下流过<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9/9098/" target="_blank">紫灵大陆</a>。

    男子施阵,用一道八卦将她包裹住,她像是被一股旋风卷住塞进了身体中一般。

    不一会儿,她再坐起身的时候惊奇的发现,她居然回到了身体中。

    “成了,成了啊,谢谢你。”她坐在粗糙的棺材中仰头看着他浅笑。

    男子看着她的笑容怔愣了片刻,很快,他发觉自己失态,连忙站起身往后退开两步:“姑娘,在下夜煞,下山捉鬼途径此处,敢问姑娘…芳名。”

    她浅浅一笑:“我叫徽雨灵杉,你可以叫我灵杉。”

    她从棺材中站起身,可因为这身体在棺材中僵硬的时间太久。

    突然站起身,她的腿一软,差点重新跌回棺材中。

    幸得夜煞弯身及时搀扶住了她。

    此刻,两人紧紧贴在一起。

    她脸色一红,夜煞松开抱住她的手:“在下失礼。”

    徽雨灵杉不好意思的垂眸,双手搅着衣衫:“多谢夜煞公子。”

    “姑娘客气了。”

    两人这样沉默着站了片刻,夜煞将她搀扶出了棺材。

    徽雨灵杉四下打量:“公子刚才经过这里的时候,可有见过我的丫鬟鱼都?”

    “并没有。”夜煞丫头:“我途径此处,这里空无一人。

    我隐约听到有人在唤救命,循着声音找了很久才发现这里有个土丘。”

    徽雨灵杉蹙眉叹气:“想来,该是鱼都以为我已经死了,所以将我下葬后自己离开了。”

    夜煞打量着徽雨灵杉,她刚刚鬼体离身,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样,的确应该算是死了吧。

    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已经死了的人鬼体还能回到身体中呢。

    “接下来姑娘有什么打算?”

    徽雨灵杉看向夜煞,久久后,她咬唇有些羞涩的问道:“夜煞公子如果方便的话,可否带上我?

    我家里出了事,现在…我的丫鬟也不见了,我已经没有地方去了。”

    徽雨灵杉说着眼眶红了几分。

    她咬唇看着他,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夜煞见她着实可怜,加上天色已经快要黑了,如果只留这一个女子在这里的确不够安全。

    “好,那你便跟我一起离开吧。”

    徽雨灵杉心下一喜:“当真?夜煞公子愿意带上我?”

    “我是罗武门的入室大弟子,此次是奉师门之命下来擒拿恶鬼的。

    如果你不害怕的话,可以暂时跟在我身边。”

    “我不怕。”徽雨灵杉看着他笑。

    莫名其妙的,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她觉得心里很放松,很安定。

    这种感觉可是从前从未有过的呢<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9/9097/" target="_blank">温馨如昨</a>。

    “眼看着天就要黑了,我们现在必须要赶紧赶路了。

    再耽误一会儿的话,只怕今晚就要在这树林里夜宿了。”

    “恩。”她跟在夜煞身边,他走一步她跟一步。

    不问前程,不问去向。

    这种把自己完全托付给一个男人的经历,对于她来说是第一次。

    夜煞话不多,她不说话的时候,他也不会开口。

    所以为了两人赶路不要太尴尬,徽雨灵杉就一路碎碎念着说着想要找到鱼都的事情。

    “啊…”可能是说的太忘我了,在快要爬上山坡的时候,她脚下一滑,身子顺着山坡往下滚去。

    夜煞翻滚着腾空打个跟斗在她脚下的位置停住,直接将她护进了怀里。

    徽雨灵杉心里松了一口气,抬眼望着他俊美的脸庞:“我…是不是给你添了很多的麻烦。”

    夜煞笑着摇头:“不会,带你一个女孩子走这样的山路,的确是我考虑不周。”

    眼看着天色已经快要暗下来了,夜煞望着她:“今晚可能要在这里夜宿了,你会害怕吗?”

    徽雨灵杉摇头:“有你在这里我当然不会害怕,今天如果不是你救了我,我可能要永远的躺在这片土地里夜宿了呢。”

    听着她的话,夜煞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这个女孩儿活的倒着实坦然。

    鲜少看到这样的女子呢。

    “那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捡拾一些干柴枝生火。”他将徽雨灵杉搀扶到山坡上,让她坐在树边等她。

    徽雨灵杉背靠大树,看着他在周围捡柴枝,不一会儿,他点起了小火堆,两人围坐在火堆旁烤火。

    徽雨灵杉问他:“夜煞公子,你的话一向都这样少吗?”

    夜煞抿唇:“只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我们随便聊聊吗,”她边说着边折着干支扔进了火焰中:“你今年多大了呢?”

    “二十有二。”

    徽雨灵杉点头:“从你的样貌上丝毫看不出你已经年过二十了呢。

    如果你不说,我还以为你只有十六七岁。”

    “你倒是会说话。”

    “是真的。”徽雨灵杉眨巴着大眼睛信誓旦旦:“你…有孩子了吗?”

    “呵。”夜煞摇头笑了起来。

    “怎么?我的问题很可笑吗?”

    “不,只是我还没有婚配,何来子嗣呢?”夜煞望着她:“你呢,你可已经许配了人家?”

    “我?”徽雨灵杉神色有些失落:“我原是许了人家的,只是…家族发生了灭门之灾,我的婚事也未能成形。”

    她笑着望向他:“我似乎是个不吉之人呢,把我带在身边你会怕吗?”

    “这世上没有什么人是不吉利的,别想那么多了<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9/9096/" target="_blank">重生之老妖精别闹</a>。”

    徽雨灵杉隔着火焰望向对面的夜煞,好奇怪,好奇怪的感觉。

    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徽雨灵杉的头倚靠在树边,神思飘向了远方。

    “你的姓氏…似乎很少见,你应该不是本地人吧。”

    徽雨灵杉点了点头:“恩,我不是本地人。”

    “那你之前生过什么旧疾吗?”

    徽雨灵杉看他:“为什么这样问?”

    “哦,你别多想,我只是看你被人安葬了,我以为…”

    “我家族发生了灭门之灾,我是逃出来的,逃出来之前,我受了很重的伤,我的丫鬟大概以为我死了,所以才匆匆将我埋葬了。”

    夜煞看着她:“你受了很重的伤?”

    “恩。”

    “可现在似乎一点也看不出来你受过伤。”

    徽雨灵杉将双手摊开在自己面前:“是啊,我也觉得很神奇。

    之前,我真的觉得痛的快要死了。

    可是当我醒来的时候,一切似乎都变了。

    我身上的伤痛全都不见了呢。

    夜煞公子,你说…我这不会是在做梦吧。

    可是不对啊,如果是做梦,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梦境中呢?

    我们从前并不认识呢。”

    夜煞笑了:“这不是梦,是真实的,我可以保证。”

    徽雨灵杉扬唇浅笑:“我就说吗,如果是梦的话,那也太真实了。

    我刚刚还在担心,万一我睡着了一觉醒来发现你不在了,该怎么办呢。”

    “怪不得你一直不睡,你放心吧,我不会不辞而别的。

    睡吧,我在这里守着你。”

    徽雨灵杉不好意思的绞着衣袖:“夜煞公子,我能去你身边睡吗?”

    夜煞愣了一下,直直的打量着她。

    “哦,你别误会,我只是…一个人坐在这个地方觉得有些害怕。

    我想,如果靠在你身边的话,会比较有安全感。”

    夜煞站起身走到她身边坐下:“睡吧。”

    徽雨灵杉看着他浅笑,她的头轻轻依靠在他肩头闭目。

    夜煞扬眉,头微微侧向她,垂眸望着她的睡颜。

    谁能想到呢,从来不与女子有过多往来的他今日竟会与一个陌生女子如此相处。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女子的双眸,她的一切要求他都不忍心拒绝。

    今天,当他第一次看到棺材中的她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情愫就开始在体内流淌<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9/9095/" target="_blank">化身仙界</a>。

    这是从前从未有过的感觉,他已经二十二岁了,不是小孩子了。

    他当然懂那种悸动的感觉是怎样的情愫。

    所以,当这个女子说要跟着他的时候,本该拒绝的他却满口答应了。

    师傅曾经说过,他这一生注定要毁在女人手中。

    为了不让师傅的预言成真,他一直都洁身自好,从未让自己流连花丛。

    即便有女子想要靠近他,他也总是避而远之。

    可唯独对这个女子,他真的做不到。

    有一种奇怪的缘分叫情不由己,他似乎明白这种感觉了。

    当年,他对师傅信誓旦旦的保证,自己绝对不会栽在女人身上。

    师傅当时告诉他,‘有一种情,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你想避也避不开。’

    当时,他觉得师傅的话说的太悬了。

    如果他有心回避,怎会避不开。

    可现在看来,真的避不开呢。

    他将视线从徽雨灵杉身上移开落到了熊熊燃烧的烈火上。

    他想不明白,这样一个女子,因何会毁了他呢?

    “阿爹…阿爹…不要,不要啊…阿爹。”

    枕在他肩头的徽雨灵杉似乎做了很不安分的梦,她摇头,伸出右手到处乱抓:“阿爹,不要啊,求求你…不要丢下我。”

    夜煞伸手握住她乱挥舞的手,另一只手从她后背圈住了她。

    徽雨灵杉感觉到了一股温暖从手心流淌进了心里。

    她心中的恐惧被慢慢拂去,缓缓睁开眼,接着就看到了身前的火堆。

    看到自己的手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握着,她扬眉,这才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

    她已经不是火鹤一族高高在上的公主了。

    她被阿御悔婚背叛,非但如此,阿御还为了得到火鹤一族的力量而带人毁了火鹤一族。

    爹爹为了救她牺牲了自己,而她为了救族民,散尽了一身的修为封印了火鹤一族后被鱼都带出了族里。

    之后,在逃亡的路上终于不支…

    她…的确是死了。

    想到这里,心中的悲伤无法抑制,她想握紧身边的这根救命稻草的手,可她用力的时候,自己的手却从身体中蹿了出来。

    接着,她的鬼体轻飘飘的离开了身体。

    她站起回身望向依然坐在那里的夜煞。

    此刻,夜煞也在望着她,满目的惊讶。

    ---题外话---~~今天继续加更哦,上午还有一更。这几天就写前生的故事,许多谜题都在前生的故事里解开。

    另外嘞,今天光光又埋了伏笔哦,阿御…想知道他是谁不?才不告诉你们,吼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正牌辅助装置  难道我是神  牧神记  超武穿梭  学霸  寒门娇宠  无敌剑神  剑巫纪  怼死这帮穿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