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玄幻小说 拒再嫁,我的神秘鬼相公 第123章 想要扳倒一个人,就从他的弱点开始

第123章 想要扳倒一个人,就从他的弱点开始

    “小姐,你想什么呢?”鱼都凑到了她面前,看着她的笑容有些不对劲。

    晏明珠扬眉笑着摇了摇头:“没事,我今天有些累了,要先休息。

    鱼都,你也回去休息吧。”

    “好。”鱼都起身离开。

    晏明珠当真是有些累了,可人躺在床上却精神的很檎。

    丝毫没有睡意。

    她躺了半响后坐起身,抬眼就看到文谦的鬼影坐在一旁的桌上魍。

    她被吓了一跳轻声惊呼道:“你怎么来了。”

    “想你了,只可惜,你现在才发现我。”文谦说着已经飘到了他的身边。

    “你什么时候来的?”晏明珠扬眸看向他:“怎么也不叫我一声。”

    “我以为你睡着了,可是看你翻来覆去的样子才知道是我想错了。”

    文谦说着伸手抱住了她:“刚刚想什么呢,这么翻来覆去的。”

    晏明珠叹口气心下有些郁闷:“我在想要如何对付四王爷。”

    “他得罪你了?”文谦扬眉。

    晏明珠摇头:“你忘了啊,我不是说过吗,要帮三王爷夺得皇位。”

    晏明珠将他推开几分:“你别靠我这样近,难受。”

    文谦看她:“我是想你才来的。

    你就算不让我跟你亲热,也总要让我抱抱你吧?”

    晏明珠将身子往后移动了几分:“愿意跟你重新开始,跟原谅你过去的所做作为是两码子事儿。

    等你把你的女人关系处理干净了再说吧。”

    文谦郁闷的叹口气:“我都不知道茵茵和曼青她们到底去了哪里,如何处理?”

    “你不知道?”晏明珠惊讶的看他:“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你们不是一伙儿的吗?”

    文谦伸手捂住她的嘴:“什么一伙儿的,这种说法太难听了,我跟曼青那种恶鬼怎么会是一伙儿的。”

    “那你跟苏茵茵呢?”晏明珠扬眉。

    文谦与夜煞的确是不同的<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7/7216/" target="_blank">女配仙铃</a>。

    相比夜煞的沉稳,文谦算是性子活泼的。

    前世的夜煞,总是会用温柔的目光看着她,听她喋喋不休的说话。

    而文谦则与她互动的更多。

    两种性格的他都是各有利弊的。

    “你还不懂我吗,现在的我对茵茵只是想要帮助而已。

    她毕竟是因我而死。

    我想将她妥妥的送走,也算是对她的一种还报。”

    晏明珠抿唇一笑:“你紧张什么。”

    “我没有紧张。”

    “口气明明就是有问题。”晏明珠扬眉向里侧坐了几分正面面对他。

    “文谦,你好歹是做过状元的人。

    官场上的事情我不甚很懂。

    你能帮我出个主意吗?

    我要怎样才能将四王爷给除掉。”

    “除掉?”文谦扬眉看她:“要他死?”

    “我只想让他无法再威胁三王爷,不要跟三王爷抢皇位。

    如果不到迫不得已,我不想让他死。

    毕竟也是条人命。

    能够托生在帝王家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文谦身子向后倚靠在床幔边:“你呀,就是能瞎操心。

    我想,郎世儒应该早就把郎世然视为劲敌了。

    他不可能对自己的亲弟弟不做任何防范。

    之所以这么多年没能除掉郎世然,就证明郎世然的政治手腕并不浅。”

    “所以,你的意思是,想要除掉四王爷很难?”

    文谦扬眉:“是会很难,不过只要我们想做,这世上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你这人说话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倒是真的把我说糊涂了。”

    “想要扳倒一个人,就从他的弱点开始。

    郎世然最大的弱点是什么?

    所有人都知道,他好女色。

    可是我们能想到的事情,难道郎世儒就想不到吗?”

    晏明珠点了点头:“所以,三王爷既然知道四王爷的弱点,为什么一直没有做什么呢?”

    文谦扬眉,神情狡黠:“你又如何知道郎世儒没有做什么呢?

    他没有跟你说,不代表他没有做。

    你信不信,郎世然王府后院的众多女人中,一定有郎世儒的人。”

    晏明珠惊看他:“你就这样确定?”

    文谦抿唇:“我爹与郎世儒关系一向交好<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7/7217/" target="_blank">骸骨灰烬</a>。

    我死的那一年,隐约记得我爹在府中训练了很多个绝色女子。

    我爹这人从不好女色,你觉得,他培养女子是为了做什么呢?”

    晏明珠嗔目结舌的看向文谦:“你的意思是,从那时候开始,三王爷就已经在四王爷身边安放自己的人了?”

    “放长线才能钓大鱼。”

    晏明珠点头,可随即就想到什么似的道:“我在问你要如何对付四王爷。

    被你这样一说,我倒是帮不上忙了?”

    “不见得,郎世儒这么多年都没有动手,那就证明他始终还没有握到能掐住郎世然命脉的有利证据。

    如果你能比郎世儒更早的掐住郎世然的喉咙。

    那你就成功了。”

    晏明珠叹口气:“文谦,我觉得你现在似乎知道些什么办法。

    但你故意跟我兜圈子呢是吗?”

    文谦抬手点了一下她的额头:“你呀,有些事情即便知道了也别说出来吗。”

    “所以你是故意逗我玩儿呢?”晏明珠瞪他。

    文谦扬唇一笑:“怎会,你就真的看不出来吗?

    我是在故意耽误时间,好能够跟你多呆一会儿。”

    晏明珠愣了一下,脸色红润了些:“你心机可真够深沉的。”

    “如果你说我情深,我会更高兴的。”

    “情深不深可不是用嘴说出来的。”晏明珠扬眉:“我现在正焦头烂额呢,别跟我贫嘴,快告诉我你有什么办法。”

    文谦叹口气:“如果不是因为我足够的了解你,我会以为你爱上那个男人了。”

    “我懂的分辨恩情与爱情。

    如果不是你给了三王爷这样的机会,我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不是吗?”

    “好好好。”文谦举手投降:“为了让你不要再将事情绕回到我身上。

    我决定老老实实的告诉你我的想法。

    是这样,每一个皇族子嗣想要成为皇位继承人人选。

    首先最需要具备的基本能力就是号召力。

    郎世儒在这方面并不比郎世然做的好。

    男人吗,多半都是对女人没有抗力的。

    而郎世然正好也有这方面的爱好,所以他时常会利用女人来拉拢跟他臭味相投的官员。

    可是官员好色不代表他不作为。

    只是作为男人,多少都有那么点不能自已的时候。

    所以因为这点小兴趣,郎世然拉拢了不少追随他的官员。

    而郎世儒与之比起来,就真的差了几分八面玲珑的圆滑。

    郎世儒虽然在战场上屡次立下了赫赫战功<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7/7218/" target="_blank">末世之萝莉养成记</a>。

    可是在朝为官,靠的不是战功就能站住脚的。”

    晏明珠点头:“你说的这些有道理,可是具体办法呢?”

    “你太心急了。”

    “我在意的只是结果。”

    “郎世然手下的官员,不可能全都由郎世然一人管理。

    他们有些人见过郎世然一面就算是不错了。

    大部分人都由郎世然的亲信在领头管理。

    这些官员们信的往往不是郎世然,而是郎世然的亲信。

    所以,如果你能把郎世然的亲信拉拢到郎世儒这边的话。

    那你就成功了。”

    晏明珠无语一笑:“你在玩儿我吗?”

    文谦扬眉:“怎么,你觉得我说的不对?”

    “按照你所说,三王爷十年前就已经懂得放长线钓大鱼了。

    那他会连刚刚你说的这些事都没有想到吗?

    说不定三王爷早就去拉拢过了,只是没有成功。”

    “他当然去过,没有成功也是事实。”文谦笑:“但是我有办法,可以让你成功。”

    “真的?”她心里瞬间来了精神。

    “郎世然的得力手下叫林宽,北凉国右相,今年不到六十岁。

    在官场他已经是根老油条了。

    狡诈,阴狠,毒辣,他一样都不差。

    重要的是他还有很多的门生。

    这些门生中不乏朝廷中的主力。

    若是将来郎世然真的能顺利登基为帝,那这一定与林宽的辅助脱不了干系。”

    晏明珠撇嘴:“六十多了还好色?现在的男人都是怎么了?”

    “错,郎世然手下只出了林宽一个洁身自好的男人。

    他没有妻子,没有孩子,至今孑然一身。”

    “他是老男人?没有成过婚?那他还能与郎世然同流合污?”

    “他是成过婚的,不过他的妻子在成婚后不久便去世了。

    之后他就一直都一个人了。”

    晏明珠吐舌:“哦,原来是个多情胚子啊。”

    “明珠,你是不是想跟我多呆一会儿?

    你放心,我会满足你这个要求的。”

    文谦忽然深情款款的说这种话,晏明珠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什么时候这样说过?

    你转移话题转移的也太快了吧<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7/7221/" target="_blank">力压众神</a>。”

    晏明珠瞪他。

    “如果不是的话,你为何总是打断我的话?”

    “我…”晏明珠想了想,他有吗?没有吧。

    文谦伸手握住她的手:“听我说完,我在这里陪你直到你睡着。”

    “我不需要,你快说啦,我不打扰你了。”

    晏明珠往旁边缩了缩,决定什么也不说了,以免文谦又嘲笑她。

    “呵。”文谦忍不住摇头一笑,他喜欢逗她,看到她这副样子,他总是觉得赏心悦目的。

    “林宽的多情并不是因为他的妻子,而是因为另一个女人。

    据我所知,林宽十几岁的时候曾经喜欢过他身边的一个丫鬟。

    两人情投意合,感情一直都很好。

    可是他的爹娘知道此事后并不同意,即便是娶那个女孩儿做妾,他的爹娘也不同意。

    在有权有势的人眼里,丫鬟都不能称之为人,只是家里的奴隶而已。

    他们的儿子那么高高在上,怎么可以跟一个丫鬟在一起呢?

    林宽的父母很是生气,将那个丫鬟给锁了起来,不许两人见面。

    不久之后,他们便让林宽娶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小姐。

    林宽成婚后成日里郁郁寡欢的,他妻子一直想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直到有一次,有人告诉了她林宽有了喜欢的女人之事。

    知道自己的丈夫居然看上了一个奴隶,他妻子很是生气。

    所以便从公婆那里找到了那个丫鬟被关的地方。

    她见到那丫鬟后,看那丫鬟竟还真有几分姿色。

    便一气之下将那丫鬟给推进了井里淹死了。

    待林宽知道后赶来救人的时候已经晚了。

    林宽想要追究,但是他的父母不许,他终究斗不过自己的父母,最终只得认命。

    可他也因此而跟他的妻子有了嫌隙。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妻子竟然在不久后莫名其妙的中邪投湖死了。

    而他的家里也频频出现怪事儿。

    不是有丫鬟投湖自杀,就是有人见鬼。

    他找到当时的司正来家里看了一圈儿,那司正说是因为后院女鬼作祟。

    听说后院井里有女鬼,林宽很是激动,请求司正一定要帮他见那女鬼一面。

    可任由那司正如何去与那女鬼说,那女鬼就是不肯见他。

    前一任司正与现在的梵音相比很是不同。

    他比梵音更有恻隐之心。

    与那女鬼谈过之后,女鬼说自己可以放弃报复,但有条件,她的条件就是让林宽一家人从此搬离那处宅院<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7/7219/" target="_blank">唐砖</a>。

    司正与林宽协商后,林宽愿意带家人离开。

    自此以后,两家人相安无事。

    可林宽也从此再也没有娶过亲,更没有见过那女鬼。”

    晏明珠点了点头:“恩,听起来这故事跟你和苏茵茵的故事有些相似呢。”

    “除了两个女人的死法一样之外,还有相似之处呢?”

    “都是遭父母反对,要你们娶别人呀。”

    文谦摇头一笑:“当年我父母是允许我在娶了郎月之后将茵茵纳入府中做小的。

    只是后来两人才因为我的执着而反悔,坚决不许茵茵进门。

    而我自始至终也没有想过要同时娶进两个女人。”

    晏明珠撇嘴:“算了算了,别跟我说你和苏茵茵的那点儿事儿,生气。”

    “这不是你先提起来的吗?

    如果不是你先提及,我才不会说这些事情。”文谦捏了捏她的脸:“好了,别吃醋了。”

    “谁吃醋了,我才没有,说正事吧。

    你跟我讲了这么大一个故事,我算是听明白你的意思了。

    林宽的心结就是他年轻时喜欢的女鬼。

    如果能找到那女鬼,说不定可以拿下林宽,对吗?”

    文谦点头:“就是如此了。”

    “你这话说着简单,做起来得有多难呢?

    林宽的故事一定不是什么秘密。

    难道别人就没有找过那个女鬼吗?”

    文谦笑了:“那女鬼既然有心躲着林宽,怎么会轻易见他呢?”

    “这么多年都过去了,说不定那女鬼早就已经转世投胎了呢。

    你给我支的这招儿实在是太为难我了。

    我总不能满世界的去找那个女鬼。

    找到了就问你是不是认识林宽吧。

    如果她真有意要避开林宽,那我即便找到了,她也不会承认的。”

    “别人或许找不到,但你认识那个女鬼。

    我相信,这就是你比别人有优势的地方。

    这可是郎世儒费劲一生心机都做不到的。”

    “我认识?”晏明珠凝眉想了半天:“我认识的女鬼是谁呀?”

    她仔细回忆了一下,她认识的女鬼只有鱼都,苏茵茵,曼青,阴煞。

    很显然,这四个都不是文谦说的那个女鬼。

    等等,这里面只有鱼都死了四十年了。

    难道…鱼都在埋了她之后又发生了其他什么事情才被泷非抓到的?

    不,不对呀,若鱼都真在被泷非找到之前发生过什么事儿的话,泷非找到她的时候,她也已经是鬼了<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7/7220/" target="_blank">遥仙</a>。

    那她被泷非杀死这件事儿就不成立了。

    晏明珠沉默着叹气摇了摇头。

    文谦靠近她:“明珠,你在想什么呢?头摇来摇去的。”

    “我在想你说的那个女鬼是谁,一定不是鱼都对吧。”

    文谦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当然不是鱼都,怎么会是鱼都呢。

    不过想来…你跟鱼都都认识她,鱼都比你更早认识她。”

    晏明珠脑子灵光一闪,一下子就想起了生活在井底的凝香。

    凝香是四十年前死的,凝香死的时候就是被人推下井淹死的。

    她说她本来是冤死鬼,是恶鬼来着。

    后来因为当年那个司正的帮助,让她心中的怨念消除了。

    所以她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女鬼而已。

    晏明珠一下子就欣喜了起来,她激动的抓着文谦的袖口:“是凝香,是凝香对吗?”

    文谦抿唇一笑:“不然你以为呢?”

    “怎么会是凝香呢?太不可思议了。

    我怎么也想不到会是她啊。

    如果真是她的话,那拉拢林宽这事儿说不定还真的是有可能的。

    即便我出马不行,但鱼都一定可以。

    因为鱼都在井底跟凝香和周寒一起生活了很多很多年。”

    看到她欢喜的样子,文谦心里也觉得很是开心。

    看着被她紧紧抓着的袖口,文谦顺势握住了她的手。

    “现在你可以不用忧愁的好好睡个好觉了,对不对?”

    晏明珠抿唇:“恩,一会儿我一定要好好的睡个好觉。

    天亮后我就找鱼都说这件事儿。

    但愿凝香能够听鱼都的话。

    不过,即便凝香不愿意,我们也已经比别人占据了更有利的信息,对吗?”

    文谦顺手将她搂进怀里:“好,你能睡个好觉我也就安心了。

    我在这里守着你,乖,睡吧。”

    文谦的声音忽然变的温柔了许多。

    晏明珠心里暖了一下,抬眸望向他。

    他垂眸在她脸颊上亲吻了一下:“怎么了?”

    “凝香是林宽喜欢的女子这种事儿你怎么会知道的?”

    有的时候觉得他真的很神通广大。

    她很好奇,他是如何找到这种消息的。

    ---题外话---准备准备后天的稿子,后天又要加更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正牌辅助装置  难道我是神  牧神记  超武穿梭  学霸  寒门娇宠  无敌剑神  剑巫纪  怼死这帮穿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