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玄幻小说 拒再嫁,我的神秘鬼相公 第222章 文谦说,他爱你
    晏明珠看着他递上来的短刀,整个心都在愤怒的颤抖。

    她抬眼死死的盯着郎世儒。

    她怎么能想到他会这样对她呢。

    她以为,起码他是真心把自己当成朋友的。

    心里的愤怒在喧嚣,她一把拽住他递来的短刀指向他的心脏。

    “你是不是以为我不会杀你茶?

    郎世儒,你别太小看我了。

    我之所以对你好,是因为珍惜你,把你当成朋友<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2/12807/" target="_blank">血色梅花玦</a>。

    现在既然你已经威胁到了我最在意的朋友和亲人。

    我为什么还要继续迁就你呢。

    你想死是吗,我杀了你你也不会有怨言是吗?

    好,我成全你。”

    她抬起刀狠狠的往他心口刺去。

    可是他并不躲避,只是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晏明珠看着他的样子,心中的愤慨蔓延。

    可是,她真的下不了手,所以刀尖儿抵着他的衣服停下。

    他睁开眼看向她:“看吧,你对我,终究还是有情的。”

    她将刀扔在地上往后退了两步与他保持距离。

    “郎世儒,你真的是好狠的心。

    你明知道我不会对你动手还这样对我。

    好,好。

    我倒要看看,走到最后我们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

    勉强不会有幸福,可是却能有悲剧。

    你走吧。”

    郎世儒沉声垂头,之后他什么也没有说。

    只是站在原地凝视而来她许久后转身离开。

    晏明珠走回到窗边,她轻轻一跳跳到了床上侧坐着看向窗外。

    这里…竟然变成了她的牢笼呢。

    多可笑。

    她怎么也没想到终有一日,她跟郎世儒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不过…也无所谓了。

    既然已经开始了,她就没有回头路了。

    只是文谦现在怎么样了呢。

    她真的不知道。

    只是分开了这一小会儿而已。

    她却已经想念他想念到要发疯的地步。

    真不知道当初被困古楼的那三个月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呢。

    她自嘲的笑了起来。

    这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

    当初费劲巴拉的帮郎世儒。

    谁能想到,最后困住她的也是郎世儒呢。

    第二天,她虽然人在明月轩。

    可是送皇上如皇陵的钟声即便在房间里却也能听的清清楚楚。

    不管怎么说,这一任皇上是明君。

    他在位期间没有任何大的过失,百姓安居乐业,幸福美满。

    战争不多,几乎都是小打小闹<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2/12803/" target="_blank">语化成仙</a>。

    虽然或许在某些方面做的也不尽如人意。

    可做到这样已经真的不错了。

    而她也相信,郎世儒会比他做的更好。

    如果,郎世儒能放他离开的话。

    那他这个新君就真的完美了。

    “明珠。”钟声结束之后,晏明珠隐约听到了很远很远之外的地方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那声音…是欧阳莫离没错。

    她想要答应,可她知道,声音的距离很远。

    她现在即便答应对方也听不到。

    “明珠,我知道你在听。

    我是你大师兄。

    今日趁着给皇上送行,我偷溜到王府边上与你说几句话就走。

    小雪他们现在都很安全,你放心。

    文谦昨夜硬闯明月轩受伤了。

    他是鬼,所以他的声音无法穿透明月轩的仙术封印。

    不过你不要担心,现在文谦已经被我师傅照顾了起来。

    相信他很快就会没事的。

    还有…他让我给他带了几句话。

    这话…吭,由我来说还当真是有几分尴尬呢。

    文谦说,他爱你,让你等着他。

    他一定会救你出来的,让你不要害怕。

    他还说让你自己保重,好好吃饭。

    吃饱了喝足了,才有力气想对策。

    时间有限,为了不引人注意,我现在必须要走了。

    你一个人好好的。”

    说完声音就消失了,晏明珠心情很是激动。

    文谦受伤了?

    真的伤的不重吗。

    过几天真的会没事吗?

    为什么他还是觉得好不安心呢。

    这明月轩的仙术封印到底是谁做的。

    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呢,居然能只凭一个封印就伤害了文谦。

    看来还真是不简单呢。

    仙术封印?

    对了,她不是修仙之人吗。

    那她一定可以利用穿梭术离开这里的。

    晏明珠心下一阵高兴。

    她拍手一阵小开心后就地结印施展仙术旋转身形要离开<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2/12806/" target="_blank">被嫌弃的妹妹</a>。

    可是,她最终却并没能抵达她想去的地方。

    而是…到了一片白雾茫茫的地方。

    这里的白雾就像是没有尽头一般。

    任凭她在里面怎么转就是找不到路。

    最终无奈,她只能尝试着回到了明月轩。

    除了明月轩,她哪儿都去不了呢。

    多可笑呢。

    晏明珠咬牙,心中隐隐有些怒火在蔓延。

    别让她知道封印这里的人是谁。

    一旦她知道了,她一定要想办法超越这个人后撕碎他。

    气死她了。

    晌午,她的房门再次被打开。

    这一次来人不是郎世儒,而是皇宫中的禁卫军。

    禁卫军成排结对的,他们看到她通通跪地行礼。

    “臣等叩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晏明珠后退两步,终究,事情还是弄成了这副样子。

    她沉默了好久后问道:“三王爷登基大典结束了?”

    “回皇后娘娘,皇上的登基大典已经结束。

    皇上拍微臣等人来护送皇后娘娘进宫。”

    进宫,呵。

    她叹口气,好,反正已经躲不过了。

    那就正面迎击好了。

    最坏的打算,做不过就是死在皇宫里。

    活着她都不怕,难道还怕死吗。

    晏明珠起身往门外走去:“都平身走吧。”

    她是个能够随遇而安的人。

    既然横竖都是要进宫的。

    那她何不痛痛快快的在那宫里做最有权力的女人呢。

    总也好过唯唯诺诺的要受人摆布的好。

    再次进宫,她的心态已经完全不同了。

    既然老天爷注定让她走近这四方天井。

    那她就觉得好好发挥自己的权利。

    原本急着逃跑是想要重新开始。

    可现在既然已经走不掉了。

    那她为何不把本来就该报的仇报完呢。

    大概是老天爷也觉得文谦死的太冤枉了。

    所以要让她回来为他出气吧。

    既然郎世儒这样对她。

    那她…就把他的后宫搅个天翻地覆如何呢?

    他不让她痛快,她又何必让他舒心<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2/12805/" target="_blank">铁血特种兵</a>。

    他不顾念过去的情分,她又何必非要尊重那份感情呢?

    她被安排进了安和宫。

    主子奴才一大群。

    不管走到哪里,总有人跟着自己。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被完全监督起来一般。

    根本就没有自由可言。

    皇宫是有封印的,所以文谦根本就不可能进来。

    她即便再想念他都是没有用的。

    而且,文谦现在身上有伤,她要给他好好养伤的时间才行。

    郎世儒来见她的时候是穿着龙袍进来的。

    看着他穿着这身衣服,晏明珠觉得很是不适应。

    也有种不真实感。

    所有宫人看到他都连忙跪下行礼。

    只有她安静的坐在那里,像是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一般。

    宫里的人都为她捏了一把冷汗。

    可皇上却丝毫没有生气的走到她身边嘘寒问暖了起来。

    “怎么样,在宫里还算适应吗?

    这里住的习惯吗?”

    “如果我说不喜欢,你会把我撵出宫吗?”

    “不会,我会帮你习惯。”郎世儒神态自若的坐下道:“准备午膳吧,朕要与皇后一起用膳。”

    晏明珠看着他带着丝嘲讽的扬唇:“看来你对新角色适应的很好呢。”

    “因为等这一天很久了。”

    晏明珠扬眉,他倒诚实。

    “这里有什么不适应的你就只管告诉我。”

    “皇后按照位份应该住在哪里?”

    “宁安宫。”郎世儒如是回答。

    晏明珠点头:“我是皇后没错吧。”

    “这是自然,朕今日已经下过诏书昭告天下了。”

    “那为何我却住在这小小的安和宫?

    我要搬去宁安宫住。

    宁安宫那位不是你的妻子吧,所以让她腾地方吧。”

    郎世儒看她:“宁安宫里住的是太后…”

    “那是你的事情,你不是说让我有什么不习惯的就告诉你吗。”

    晏明珠正色的看他:“不会是我说了你听听就算完事儿吧。

    难道以你现在的权利,将前任皇后搬出后宫都是件难事儿吗?”

    “好,这件事朕为你做<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2/12804/" target="_blank">炕上撒欢,大叔悠着点</a>。”

    晏明珠看着他扬眉。

    “怎么,还有什么要说的吗?一次性说完吧。”

    郎世儒觉得她对他有要求总比不理他的好。

    晏明珠平静道:“你打算什么时候把敏儿接进宫。

    你是真打算让敏儿自己在外面自生自灭吗?”

    郎世儒沉静了片刻:“她自己不愿意回来,难道要我去求她吗?”

    “做出了事情祈求对方的原谅又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

    当初文谦做错了,不就是回来求我原谅我才回头的吗?”

    “别跟我提那个鬼,我跟他不一样。”

    “恩,的确不一样。”晏明珠冷哼一声:“起码他不会勉强别人。”

    “明珠,我们聊天一定要这样含枪夹棒的吗。

    难道,我们就不能再像从前那样心平气和的聊天了吗?”

    晏明珠没有说话,将视线淡然的从他脸上移开。

    郎世儒沉默片刻后道:“关于兰敏儿的事儿,你现在已经是后宫之主,你完全可以自己做主。

    你想接她进宫来便接进来吧。

    我的本意是想让她留在宫外。

    因为我的孩子是可能会伤害你的人。”

    “你这辈子不会只有这一个子嗣的。

    说不定是你后宫里别的女人的孩子想要杀我呢。

    敏儿的孩子会唤我一声母后,我会对他好的,他不会杀我。”

    “那你便自己做主吧。

    你若想让她回宫,下诏即可。

    为了她的家族,她不敢抗旨不尊的。”

    晏明珠感叹,女人呀,明明在家族里永远不如男子受宠。

    可却要处处为了家族做牺牲,做让步。

    她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吗?

    “那这件事儿我就自己做主了。

    还有一件事…你可否让我见一见帮你抓住阴阳双煞的那个人。”

    “见他做什么?”

    “我想知道,到底是多厉害的人竟然能够将阴阳双煞都轻易制服。”

    “呵,原来如此,这个人你认识。”

    “我认识?”晏明珠凝眉:“谁?”

    不是师傅,不是欧阳,那还有谁会做这种事情呢?

    “那个神通广大的乌云。”

    ---题外话---我也没想过我居然是这种勤奋的女人,连续加更三天,我给自己点个赞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正牌辅助装置  难道我是神  牧神记  超武穿梭  学霸  寒门娇宠  无敌剑神  剑巫纪  怼死这帮穿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