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玄幻小说 拒再嫁,我的神秘鬼相公 第250章 如果你不嫌弃我的话,留在我身边吧

第250章 如果你不嫌弃我的话,留在我身边吧

    白珠看着他浅笑,会这样问,只能证明他在动摇。

    她不是个傻子,也不愿意装傻。

    所以当然也不愿意错过任何机会。

    “害怕是一定会有的,这世上没有人不怕死的。

    可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问我会不会恨你悦<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0/504/" target="_blank">难得爱浓</a>。

    人的生死是自己的命。

    为什么要怪罪在另一个人身上呢搀。

    世间的人时常会说是甲君害死了乙君。

    可我一直都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要把乙君的死归咎到甲君的身上呢。

    人各有命,乙君生来就注定要这样死去,为何要埋怨无辜的甲君呢。

    夜谦,我们都是活了平凡人想想不到的几百辈子的人了。

    有些问题,我们应该比他们更能看通透。

    所以我实在想不通你为什么会问我这种无聊的问题。

    即便有一天我真的死了,也绝不会是因为你。

    只是因为我的命数尽了。

    还有,我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我娘为我算过的,起码未来的几百万年间我不会死。”

    白珠不想让他担心,所以她现在宁可骗他。

    几百万年算什么,必要的时候,她会骗他还能再活一千万年。

    “还有,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选择的任何一条路。

    因为我相信我自己是个明智的女人。

    我的回答,你可还满意?”

    白珠看着他浅笑,不必他告诉她了。

    只是看他的表情她也知道,他很满意。

    夜谦点头:“你果然是个很不一样的女人,走吧。”

    他说完后转身离开,白珠急了:“诶你怎么说走就走了。

    这么严肃的话题,都不需要结尾一下的吗?”

    “不需要。”

    白珠无奈,她这么认真的回答他的问题,他都不心动吗?

    好吧,跟这样的男人聊天,她认栽。

    接下来的日子,对于白珠来说是有几分小幸福的。

    夜谦虽然不接受她。

    但却也再也不明摆着拒绝她了。

    她每天都找借口去见他,他也从来都不会说些什么。

    甚至那日,她与鸾溪偷偷的潜进他的房里,想要捉弄他。

    结果两人有冲进去发现他竟然在洗澡。

    她激动的转过身失声尖叫。

    鸾溪更是吓的直接跑了出去,因为怕被罚。

    “叔叔,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可千万不要罚我呀。”

    而鸾溪离开后,夜谦却只是悠哉的从浴桶中出来穿上了衣服湿漉漉的来到她的面前。

    “被看光的人是我,你尖叫什么?

    我看你是真的被鸾溪那个丫头带坏了吧<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0/497/" target="_blank">叶程</a>。”

    白珠咽了咽口水:“对不起,你不要责怪鸾溪,这都是我一个人的主意。

    你也看到了,她…她刚刚也被吓的不轻,你不会责罚她的对吧。”

    “不责罚她,就只能责罚你了。”

    夜谦看着她懊恼的表情浅笑。

    白珠一直低垂着个脑袋。

    这种时候,她哪里敢看眼前这个英俊的浑身滴水的男人吗。

    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扑倒他。

    “要罚就罚吧。”

    “这么不情愿呀。”夜谦往前一步。

    白珠心想要克制,她连忙后退一步。

    “没有不情愿。”

    夜谦直接将她一把搂进了怀里圈住她:“既然没有不情愿,那你现在是要去哪里?”

    白珠咽了下口水,此刻,她的脑袋就在她的肩头。

    她刚想着要不要直接伸手抱住他的时候。

    夜谦已经从后面按住了她的后脑勺,直接将她的头往上推了一下。

    接着,他的唇顺势落下,紧紧的咬住了她的唇。

    白珠愣了,没错,是咬。

    她吃痛的往后缩了一下伸手掩唇躲开了他的吻:“唔,好痛。”

    “你不是要我惩罚你吗。

    这世上哪有不受皮肉之苦的惩罚。”

    “你…”白珠脸上一片绯红。

    她的心里是高兴的,可是,哪有男人这么坦然的咬女人的唇的吗。

    这个家伙是故意的装傻呢吧。

    “怎么,因为不是吻很失望?”

    白珠脸红了一下:“我什么时候这样说了。”

    “你的脸色出卖了你。”

    白珠抬脚就跺了他的脚背一下,转身就要跑。

    可夜谦并没有打算这样放过她。

    他伸手一拉她的手腕,将她直接拉进了自己的怀里再次吻住了她的唇。

    这次,是吻。

    白珠一开始还有几分惊愣。

    可不过一瞬的功夫,她立刻就反应过来,他在吻自己。

    想到这里,她的一颗心都在颤栗。

    她闭上眼睛,一动不动的任由他吻着自己,之后也门慢的配合了起来。

    也是到这时候她才明白,原来这才是接吻啊。

    之前她偷袭他的那个,只能叫亲亲而已<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0/499/" target="_blank">我赌你爱我</a>。

    有那么一瞬,她觉得两人就是情投意合的相爱的人。

    许久后,夜谦才缓缓松开她,两人四目相对,眼神中都带着几分暧昧不清的情绪。

    白珠咬唇,脸颊绯红。

    “怎么脸这么红?”夜谦说着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

    白珠倔道:“哪有。”

    “还不承认,分明就有,是不是…想要对我做些什么?

    我可是个很自爱的人。”

    白珠更加窘迫了,他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呢。

    不过,即便是她真的想了,也绝不会让他看出自己的情绪。

    她用力推开他:“你这身子我刚刚也看过了。

    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看的好吗?”

    说完,她对他做了个鬼脸转身撒腿就跑。

    夜谦看着她逃跑的背影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真是个有意思的女人呢。

    那日之后,白珠连躲了他两日。

    到第三天的时候,她实在是太想见他了。

    所以就贱兮兮的又跟鸾溪去找他了。

    而他倒好,看到她坦然的就好像那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白珠心里着实有几分郁闷。

    这算是什么呢。

    暧昧过后又装蒜?

    “鸾溪,你不好好练功,又跟白珠上神乱晃什么。

    白珠上神无所事事,是因为她有一身好本领能保护自己。

    你呢,一无是处还敢跟着浪费时间。

    去,修炼去。”

    鸾溪嘟嘴盯着自己的亲叔叔,只有这么说自己的侄女儿的吗。

    一无是处都用上了。

    “叔叔,我刚刚修炼过一会儿了,我这是…”

    “是吗?看来你对你自己的修炼成果很满意。

    怎么,要我考考你吗?

    如果你做的不好的话,我可就要罚你了。”

    “不,不要。”鸾溪连忙摆了摆手:“我出去,出去还不行吗。”

    鸾溪说着看了白珠一眼后一溜烟的跑走了。

    白珠站在桌子对面瞅着夜谦。

    鸾溪被他赶走了,那她怎么办。

    是走呢,还是留下呢。

    按照她的个性,应该是要走的。

    可是,他这么挑衅的看着自己,如果真走了,那不是太耸了吗<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0/503/" target="_blank">锦帷香浓</a>。

    白珠心里的鼓声大震,可是面上却很是平静。

    “你这几天为什么不来找我。”

    “找你做什么?”夜谦坦然的看她。

    做什么?白珠心里的火苗子有些蹿高了。

    亲了她却不闻不问的,这算是怎么个事儿呢。

    “你…你都不用给我个交代的吗?”

    “交代?哦,那个吻。”

    “废话,不然还能是因为什么啊。

    你是男人,亲了我,起码要来主动找我吗。

    现在可倒好,还要我…要我厚着脸皮来找你。”

    “如果你今天不来,我一会儿忙完了会去找你的。”

    白珠愣了一下:“胡说,你骗人。

    如果你真想去找我的话早就去了。”

    夜谦抿唇不语。

    白珠郁闷,看吧,就知道他是骗人的。

    她走到桌角处的椅子边坐下:“你那天为什么吻我。”

    “因为你看了我的身子,占了我的便宜。

    我堂堂夜帝,总不能白白被人占了便宜,你说呢。”

    “可是…可是…你侄女儿也看了你的身子呀。”白珠说完就有些后悔了,这是什么话吗。

    “她是我侄女儿,是我自己的骨肉,跟你当然不同。”

    白珠起身:“你的意思是,我是外人呗。”

    “这是事实。”

    白珠哼的一声有些不高兴了:“好,我是外人,外人行了吧。”

    她说完转身就要走,夜谦忽的出现在她面前挡住她的去路:“去哪里。”

    “我这个外人走,可以了吧。”

    “坐下,我给你带了好看的书。”

    他说着拉着她的手走回到椅子边让她坐下:“这是我这两日去人间特地帮你挑选的书籍。”

    “你这两日去人间了?”白珠惊讶了一下。

    “是,有些事情去处理了一下。”

    “所以你才没有及时去见我的?”

    夜谦点头:“恩。”

    白珠欣喜,他没有骗自己,是自己想太多了。

    早知道这几天应该出来见鸾溪的。

    那样,也就不会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两日我不在,可想过我?”

    “当然想过<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0/500/" target="_blank">历史名人上我身</a>。”她很是坦然的往前靠了靠:“一直在想,你呢,有想我吗?”

    “没有时间想。”

    白珠郁闷的撇了撇嘴,他总是这样,在她兴致勃勃的时候给她泼凉水。

    “看书吧,我积攒了好多事情需要忙。”

    白珠笑:“你们这里的神仙办事效率可真是低。

    既然要明确分工,那就应该抓紧啊。

    为什么知道现在,你要处理的事情还是那样的多呢?”

    “改革不是一朝一夕之事,总要有个时间来适应的。

    就像适应一个人一样。”

    白珠看他,他是意有所指。

    “所以,你现在是适应我了呢,还是…依然没有适应?”

    “那个吻难道你还感觉不到什么吗?”

    白珠愣了一下:“你的意思是…你要接受我吗?”

    夜谦笑:“看书。”

    “喂,每次说到重点的时候你都这样。

    这样很讨厌的你知不知道。”

    夜谦摊开手心递到她面前。

    白珠看着他的手心,以为他会变出什么东西。

    结果他却并没有,只是声音淡然的道:“把手给我。”

    白珠将手放进了他的手心,脸上带着诧异。

    夜谦缓缓将手握紧:“这些日子,我想了很多。”

    白珠凝神看着他。

    “想我有没有资格站在你身边,与你一起并肩而行。

    一开始,我的确很担心你会被我连累。

    可是有些事情,想来想去也都没有个结果。

    我害怕你会因为我而受伤害。

    可我一直在做的不断拒绝你,不也是对你的一种伤害吗。

    我害怕你会因我而死。

    可是,人终有一死。

    如果你真的因为我而出了什么事情。

    了不起…我们一起死就时候了。

    我才明白,这个世间能够有你这样一个女人出现,对于我来说是怎样的幸运。

    白珠,我想好了。

    如果你不嫌弃我的话,留在我身边吧,好吗?”

    白珠已经完全呆住了。

    这番话,绝对是她想都没想过的。

    幸福来的这样突然,让她一时间竟有些不敢接受了呢。

    白珠不再有丝毫犹豫的直接起身扑到他身上紧紧的抱住了他<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0/502/" target="_blank">擦身而过</a>。

    夜谦温柔的笑着,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发。

    “现在,你已经是我的了,你没有机会反悔咯。”白珠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夜谦笑出了声音:“你的话说法了,应该说,现在你是我的了,还有…”

    他轻轻松开她,将她从自己怀里拉开几分,仰头就吻住了她。

    两人紧紧的抱着,如胶似漆的拥吻。

    他的手蔓延在她的发上。

    白珠喜欢这种感觉。

    真希望这一天都能与他拥吻,不要分开。

    可是,不现实。

    两人的吻结束后,夜谦看着她严肃道:“我定力很好,可即便如此,在你面前也忍的辛苦。

    所以,以后不要轻易撩拨我,因为我会很不客气的。”

    “怎么个不客气法儿?”

    夜谦唇角一勾邪魅的看着她,他直接抱着她起身,将她放到了桌子的一角。

    接着,他将桌上的折子往旁侧一推,将她彻底放在桌子上:“就这样。”

    接着,他纵身跃到了她的身上,再次匍匐下身吻住了她。

    吻过之后他觉得并不满足,还想要更进一步。

    而她也并不拒绝和反抗。

    两人本来可以水到渠成就这样合二为一的。

    可是,门口却不适时的出现了仙娥的声音。

    “夜帝,茹冰神女求见。”

    两人都愣了一下,脸上的***未褪却,白珠一听到茹冰这个名字的时候,立刻用力推了他一下。

    “我差点都忘记了,你可是个有很多人爱的夜帝呢。”

    夜帝压在她身上笑:“误会,我是个无情的夜帝。

    你是唯一一个被我看上的女人。”

    他说着从她身上下来理了理衣服。

    白珠起身有些郁闷的叹口气:“只怕是郎无情妹有意呢。”

    “与我无关。”他说着轻轻的揉了揉她的脸颊:“只是…你不会介意吧,我刚刚那样对你。”

    白珠侧头一笑:“我又不是个小孩子了。”

    “哎,实在是可惜了,未能尽兴。”他说着在她额头上又亲吻了一下:“不过今天只能到这里了,你在我身边看你的书吧。”

    “恩。”白珠点头,现在她可是被夜谦喜欢的女人,自然不会像上次一样就那么先走掉了。

    茹冰进来的时候,白珠手中的书才刚打开。

    她看了看两人,随即走到桌前:“白珠上神也在呀。”

    “恩,茹冰神女,好久不见。”

    茹冰对白珠点头一笑:“夜帝,我有话想要跟你说,跟我出去走走吧<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0/501/" target="_blank">名门纪事</a>。”

    “我现在很忙,有事儿的话就在这里说吧。”

    夜帝双手压在几本书上看向她。

    “在这里?”茹冰有些介意的看向白珠:“可是,白珠上神还在呢。”

    白珠抬眼看向茹冰,这是光明正大的在赶她呢。

    可是她现在可是被夜谦证儿八经认可的女人。

    想要她走,不可能。

    她就是要在这里听听,这个女人要跟夜谦说什么。

    在她想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茹冰神女要说的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话吗?”

    “白珠上神哪里的话,只是,我要说的是莽荒的事情。

    白珠上神在这里听着似乎并不好。

    既然夜帝不愿意随我出去,不如,就请白珠上神先稍微出去透会儿气如何?”

    夜谦抿唇浅笑,想要看看白珠会如何反应。

    是生气呢,还是告诉茹冰他们的关系。

    他喜欢看她这份从容不迫的样子。

    “我是夜帝请来的客人,夜帝不发话,我就这样走了,实在是不礼貌呢。”

    “可是我现在有话要与夜帝说。

    白珠上神不觉得你在这里听着更加不礼貌吗?”

    白珠坦然摊开双手:“茹冰神女,你好像搞错了吧。

    我才是先来到这里的那一个。

    你觉得,你这样赶我离开,到底是谁更没有礼貌呢?”

    白珠的话音一落,茹冰的脸色都冷了几分。

    可是白珠却依然坦然,笑脸相迎。

    夜谦心中为白珠鼓掌,是白珠赢了没错。

    “夜帝,你真的决定让我在这里说是吗?”

    “正如白珠上神所说,我们要谈的事情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为什么要避着她呢,说吧,到底什么事儿。”

    茹冰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可实际上却气闷至极,拳心紧握。

    “好,既然你不避讳,我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是这样的,我刚刚从下面上来。

    大家都在问我白珠上神什么时候才离开。

    这里毕竟是莽荒,不是白珠上神的家。

    想来,大家也希望这位客人能够进退得宜吧。”

    白珠愣了一下,怎么,这里的神仙都不待见她?

    “还有,有几位神仙问我们的婚事到底要什么时候办。”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正牌辅助装置  难道我是神  牧神记  超武穿梭  学霸  寒门娇宠  无敌剑神  剑巫纪  怼死这帮穿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