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真有办法?”夫渠有几分激动。

    白珠点头一笑:“夜谦现在在哪里,快带我过去吧。”

    夫渠正色了几分,立刻就带着白珠去了灵宫。

    白珠惊讶道:“夜谦现在就在灵宫?”

    “对。偿”

    白珠心想有几分难受:“为什么我丝毫没有感觉到夜谦的气息呢。”

    夫渠看白珠的脸色有些难看撄。

    白珠心中叹息,原来是因为快要灰飞烟灭了。

    时隔几百万年再回来,看到熟悉的地点和熟悉的人。

    听到夜谦屋里传来鸾溪呜呜的哭喊声。

    白珠觉得像是做梦一样。

    她跟随夫渠一起进门。

    见到白珠的那一刻,鸾溪惊的都忘记了哭。

    她看向白珠声音发颤:“珠儿姐姐…”

    “鸾溪,好久不久了,长大了,变成熟了呢。”

    鸾溪扑上前紧紧抱住白珠:“珠儿姐姐,你不辞而别之后,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白珠抿唇浅笑:“怎么会呢,我与你叔叔说好的。

    一定会再回来的。

    他答应过要娶我的<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9/39183/" target="_blank">星际求学指南</a>。”

    她的手温柔的拍抚着鸾溪的背,可是视线却落到了床上的夜谦身上。

    看到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夜谦,白珠在心中告诉自己,如果夜谦出事了,她也不能独活。

    夫渠上前拉住鸾溪:“丫头,让开一些,你珠儿姐姐是来救你叔叔的。”

    “珠儿姐姐,你有办法救我叔叔吗?”鸾溪脸上梨花带雨的看向白珠。

    白珠抿唇:“恩,让我先去看看夜谦。”

    她说着已经从鸾溪身边走到了夜谦身边。

    她在床边坐下,手轻轻的落在了夜谦的脸上,眼泪不听话的流了下来。

    “不是说好了的吗。

    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接我。

    为什么要让自己落入危险之中。

    既然这么危险,为什么要赶我走,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看到白珠落泪,鸾溪也在一旁呜呜的哭了起来。

    “珠儿姐姐,是我叔叔不好。

    他当初把你赶走,他自己心里也很不好受。

    可是他真的是为了你好。

    我也没有想到我叔叔竟然会为了那两个混账不惜牺牲自己的命。

    珠儿姐姐,如果你真的有办法的话就救救我叔叔。

    别人都说我叔叔是命数尽了。

    可我不相信,我绝不相信我叔叔会死。

    他可是夜帝啊,夜帝怎么可以就这样死了呢。”

    白珠心中很是感伤。

    这世上人也好,神也好,都有个油尽灯枯之时。

    所以,娘是上神,娘也会死。

    夜谦是夜帝,也会死。

    现在,夜谦是她所有的希望了。

    她已经失去了娘,不能再失去夜谦了。

    白珠擦干眼泪,她得坚强。

    这种时候,夜谦只能依靠她了。

    她弯身在夜谦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后回身看向夫渠。

    “夫渠,你在这里守好夜谦,如果发现他不行了,一定要想办法为他续命。

    只要给我半天的时间就可以了。”

    “你要做什么?”夫渠不知道白珠会用怎样的方式拯救夜谦。

    现在也只能试试了。

    白珠坚定的握拳:“做能救夜谦的事情。”

    她说完便从房间里离开。

    鸾溪要跟去,可夫渠却拦住了她:“鸾溪,别跟去影响白珠<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9/39184/" target="_blank">神武觉醒</a>。”

    “可是白珠姐姐一个人…万一需要人帮忙什么的该怎么办呢。”

    “你帮不了她的。”

    鸾溪郁闷的跺脚重新回到了床边。

    白珠离开灵宫后直接去到当初她封印了茹冰和河谷躯体的地方。

    当年,她帮了河谷之后,河谷说要把躯体保留好,将来好将茹冰重新送回那具躯体中,让她做她该做之事。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发生了那么多变故。

    这具躯体也就一直没能用上。

    她抬手将封印扫去,茹冰和河谷的躯体落地。

    白珠扬眉,抬手对着躯体施法。

    原本冰冷的躯体开始一点点的变暖。

    接着,无数的星星点点开始凝聚回这具躯体中。

    这样过了足足有半个时辰。

    那具躯体一颤,猛然睁开眼睛坐起身。

    睁开眼睛的躯体转头看向白珠吃惊道:“白珠。”

    话音一落,躯体立刻幻化成了河谷的样子。

    白珠抬手将躯体封印。

    河谷惊道:“我是在做梦吗?我不是应该已经灰飞烟灭了吗。”

    “你是已经死了,不过还没有完全灰飞烟灭。”

    如果他完全灰飞烟灭了的话,夜谦现在早就已经死了。

    就因为看到夜谦还剩下一丝魂魄。

    她才很确定的知道,河谷和茹冰的魂魄还没有完全消失,有残存。

    “又是你救了我?”

    “我只是利用这具躯体召集自然中的精华蓄积出了你的魂魄而已。”

    白珠看着他,双眸中不含一丝感情。

    河谷看着这样的白珠只觉得有些不对劲:“你为何这样看着我。”

    “我救了你并不求你回报,可你为什么要害夜谦。

    既然已经成了神,为什么还要继续跟茹冰同流合污。”

    “夜帝还好吗?”

    “他当然不好,如果他好,我也不会来这里召集你的魂魄。”

    “白珠,你不懂,在那个古老世界里生活了几百万年,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牢狱之灾。

    我费力的成神不是为了在那里虚度一生的。

    只要茹冰不死,夜谦是绝不可能打开古老世界的通道的。

    我真的在那里受够了。

    与其一生被困死。

    不如我做些改变。

    我与茹冰本来就是一体的,我们可以通过眼神做交流<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9/39185/" target="_blank">全能武帝</a>。

    是她主动找我合作的。

    她说她的目的很简单,只是想要离开这里。

    她保证离开了古老世界后不会再为非作歹。

    因为她已经受够了那个世界,她也知道自己错了。

    是我错信了她,才会跟她联手。

    我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因此而害死龙女。

    更没有想到,她竟然还差点害死夜谦。”

    白珠神情淡然:“是吗。”

    “时隔几百万年,你似乎一点儿变化也没有。”

    白珠冷清的望向他:“你错了,我变的更强了。

    如果是几百万年前的我,根本就做不到用这种方式召集残存于自然之中的你的魂魄。

    但现在的我能够轻而易举的做到这一切。”

    “还有一点变化,你对人的态度似乎也冷漠了许多。”

    “河谷,你很清楚,我这个人对你从来就没有什么好印象。

    当年帮你的事情,是你主动找到了我。

    我看你着实可怜,所以才会帮你的。”

    “我知道。”河谷点头:“白珠,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不必这样拐弯抹角。”

    “夜谦因为灭了你们两个而受到了惩罚。

    因为你们是天地自然的产物。

    即便你们该死,可这件事情不该由夜谦来做。”

    白珠的眼神中充满了坚定。

    河谷凝眉望向她:“所以呢?”

    “所以,我要唤醒你,然后杀死你,将这份孽债转嫁到我的身上。”

    河谷侧头冷漠一笑:“这就是你的目的?”

    白珠眼神深沉:“河谷,记住了,你的一生是被茹冰毁的。

    你的命是我救的。

    现在我又救了你一次,所以杀你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你要恨我也好,怨我也罢,我并不在意。

    我要救夜谦,这世上,只有我能救他了。”

    “你救不了他的。”河谷眼神坚定:“即便你帮他转嫁了一部分的孽债。

    可是这也无法改变他杀了我和茹冰的事实。

    这世上,能够杀死我和茹冰的只有我们彼此。

    除此之外任何人都不行。

    即便是夜帝,也难逃被天地自然惩罚的下场。

    他终究还是会死的<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9/39186/" target="_blank">星辰剑神</a>。”

    白珠怒喝:“闭嘴。”

    她站起身冷冷的望向河谷:“那就是我的事情了。

    我会用我全部的力量来救他的。”

    “哪怕要害死你也无妨?”

    “生命对于我来说的意义就是为了要爱夜谦的。

    夜谦都死了,我还要命有什么用。”

    “你是疯了吧。”

    白珠冷笑一声:“对,我疯了,因为你和茹冰毁了我原本该有的幸福。

    现在的我已经疯了。

    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听任何一个世界的支配。

    我只听从我自己心里的声音。

    河谷,永别了。”

    她抬手紧紧的捏住了封印一抓。

    封印中的躯体瞬间散成了灰烬。

    而原本成型的河谷的魂魄也重归自然之中。

    天空中雷声大作,瞬间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白珠仰天喝道:“看看你幻化出的灵神都像是些什么样子。

    你还有脸反抗吗。”

    雨下的更大了。

    白珠哈哈大笑伸手指着天空:“等着瞧吧。

    我不会向你们屈服的。

    有本事你们就连我一起毁了。

    否则你们休想从我手中将夜谦带走。”

    白珠说完转身要走。

    一道闪电击中她的身体。

    她用力一跺脚,闪电被弹开:“别开玩笑了。

    你是管天的,我也是管天的。

    你以为我会怕你吗。”

    白珠边走着,攻击她的雷电愈加猛烈了。

    一开始白珠还有几分耐性,可到后来。

    她直接抬手开始对着没有边际的天空攻击。

    她心中的怒火依然升腾至头顶。

    她没有办法继续忍耐了。

    再忍下去只怕会疯的。

    都是因为这个不明事理的天公毁了夜谦。

    她现在恨不得将这天空撕成两半。

    她的攻击使得整个天空呈现一片耀眼的橙红色。

    远处的神仙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以为天下要乱了<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9/39187/" target="_blank">气御阴阳</a>。

    而此刻,白珠乱攻击一通后,天空中的云层竟然缓缓散了去。

    可她心中的怒气并未完全消除。

    她指着天空道:“你等着瞧吧,如果夜谦真的灰飞烟灭了,我白珠与你永远都势不两立。”

    白珠刚要动,雷鸣再次开始攻击她。

    她烦躁不已,再次投入战争。

    她知道这天公打的什么主意,它想要累死她。

    可她偏偏不会让它得逞。

    就这样,白珠在这里耗费了整整一上午的时间。

    就在她想着要不要打通六道所空间召唤出乌云彘宽和乌云擎他们来帮忙的时候。

    远处一道攻击冲向天际。

    白珠回头一看,就见虚弱的夜谦在夫渠和鸾溪的搀扶下一起赶来了。

    白珠飞身来到夜谦身边,夜谦一把将她抱紧了怀里。

    “我还没有去接你,你怎么回来了。

    为什么回来。”

    白珠伸手抱住他,眼中的泪如雨滴。

    “我若再不回来,这辈子不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吗。

    夜谦,你是打算对我言而无信吗。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当初我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你的。

    你不知道这些年我有多想你。

    不是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是几百万年啊。

    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对不起。”夜谦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他的确觉得对不起白珠。

    “我每天都在等你。

    为了能够不让自己被思念折磨成疯子。

    我每天都发奋图强的做事。

    我娘走了,我升到了天外天做起了挂闲职的上神。

    在六道所,我能做的事情已经全都做了,可我还是想你。

    我以为,你把我忘了,你不要我了。

    可我怎么也没想到,这些年你竟然过的这样苦。”

    “珠儿,我不苦,我每天都在思念你中度过的,怎么会苦呢。

    想到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觉得很幸福。

    只是我每天都在后悔,你离开的前一晚的心愿,我该帮你满足的。”

    想到那晚自己说过的想要做他的女人的事情。

    白珠抱他抱的更紧了。

    他明明很不舒服,可却为了让她不要那么难受还会跟自己开玩笑<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9/39188/" target="_blank">原始战神</a>。

    她好难过:“夜谦,我绝对不会允许你出事的。

    你放心,我会救你的。”

    “傻丫头,你刚刚做了什么,为什么会激怒天公。”

    夜谦松开她几分为她拭泪,刚刚攻击天空的那份力量已经是他现在所能使用的全部力量了。

    “我利用我控制自然的能力召集回了河谷的魂魄后又杀了他。

    现在,我把天公记在你身上的那份债分担了一部分。”

    “你…”夜谦无奈的看向她:“你怎么敢这样做。

    怪不得天公会这样无休无止的攻击你。”

    “我也总算是明白了你为什么会变成那副样子了。

    这样的攻击你应付了多久?”

    夜谦叹口气:“将近四天,之后的攻击会越来越厉害的。

    白珠,这样的攻击谁也躲不过的。

    这是来自于自然的愤怒。”

    白珠伸手握住他的手:“躲不过就不躲,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什么也不怕。”

    “可我怕,我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就是让你因为我而出事。

    我把你送回六道所的目的就是想要让你避开这份劫难。

    可是怎么转来转去,我终究还是把你给牵扯进来了。”

    白珠笑的灿烂了:“能够跟你牵扯在一起,你不知道我心里现在有多开心呢。”

    夫渠走上前道:“白珠,对不起,刚刚夜谦埋怨了我一路。

    他说我不该把你牵扯进这件事情中来。”

    白珠对夫渠坦然一笑:“夫渠,谢谢你把我带到这里来。

    不要听夜谦的,他这人根本就不知道看着心爱的人受苦比自己受苦更难受。

    如果我没有来,将来却无端听到了他已经不在人世的消息。

    我这辈子可能都会痛苦的不能自已的。”

    白珠说着走到了夜谦身边:“夜谦,你听好了。

    我白珠不是那种只能有福同享不能有难同当的女人。

    任何时候,我都可以为了你去死。

    这就是我爱你的勇气和决心。”

    “珠儿…”夜谦感动的望向白珠伸手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

    两人这样四目相对,温暖的情愫在两人之间流窜。

    “好,今天,即便是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

    白珠抿唇点头笑着:“恩。”

    夫渠无奈的叹息,“白珠,我是想把你请来解决问题的。

    没想到倒真的害了你。”

    白珠坦然的笑了起来,“无妨<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9/39189/" target="_blank">1836向美洲进军</a>。”

    鸾溪在后面伤心的哭了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真的恨死天公,恨死河谷和茹冰了。

    他们简直就是莽荒的扫把星。

    叔叔,我不要你死,珠儿姐姐,你不是说有办法的吗。

    为什么现在却要跟我叔叔一起去死。

    求你们了,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吓唬我。

    我不想失去你们,我不要一个人生活在这里。。”

    夜谦沉沉的叹息:“好了鸾溪,现在可不是你说这种话的时候。

    我若不在了,这莽荒就全都交给你了。

    有什么不懂的事情,记得多去问夫渠。

    一定要好好的继承我们家族的意志,守护好莽荒。”

    “这个鬼地方都害死了你,我为什么还要守护它。

    为什么我偏偏是个神仙。

    现在我倒宁可自己只是一个凡人了。

    这样一来,我就不必承受这份痛苦了。”

    “凡人?”白珠头脑一转:“等一下,我还有办法。”

    三个人全都将目光落到了白珠身上。

    白珠动情的望向夜谦:“夜谦,我不会让你死的。

    你这一丝神魂我会帮你守护好的。”

    夫渠不解:“白珠,你还有什么办法?”

    “我是专司自然的上神啊。

    我可以将夜谦的最后一丝神魂从他的身体中拉出后分散于自然当中。

    让他重新投胎。

    这样就可以守护他的最后一丝神魂了。”

    “那你呢?”夜谦看向她,如果不是两个人一起活,他便绝不独活。

    白珠眉心微微一蹙。她?

    她就只能与这天公斗到最后气绝了吧。

    咚的一声巨响从耳中炸裂开来。

    床上的文谦猛然睁开眼睛坐起身。

    鸾溪惊喜一声:“文公子你醒啦。”

    床边的晏明珠和雨滴也围了上来。

    雨滴一把搂住文谦:“爹,你可算是醒了,你吓死我和我娘了,对不起,都是我贪玩害了你。”

    文谦缓缓抬眸望向眼前关怀的看着他的晏明珠。

    他想起来了,全都想起来了。

    ---题外话---终于把天上的事情写完了,这几天写的我好烦躁,看来我果然不适合写回忆,太浪费脑细胞了~争取抓紧结局啦亲们~~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正牌辅助装置  难道我是神  牧神记  超武穿梭  学霸  寒门娇宠  无敌剑神  剑巫纪  怼死这帮穿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