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滴生气的瞪着两个大眼看向紫沁。

    白瓷伸手拉住紫沁的手腕就往外走:“你跟我出来。”

    “大师兄,我还没有说完呢。”

    “闭嘴。”白瓷冷冷的瞪向她。

    看到这眼神,紫沁终于是不再说话了偿。

    雨滴站在院落里愣了好一会儿,她看向一旁正在洗菜的仙娥问道:“紫沁说的是真的吗?我跟我大师兄搂着胳膊是贱女人才做的事情吗?”

    仙娥连连摇头,不敢应话撄。

    “你说话啊。”

    “雨滴小姐,小仙也不懂。”

    雨滴甩开握着的仙娥的手臂看向有些尴尬的站在门口的重禄。

    “重禄你说,我搂着大师兄的胳膊是下贱的女人吗?”

    重禄尴尬的咧了咧嘴:“雨滴,八师姐说话有些太严重了,你别往心里去<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44/44138/" target="_blank">甜死个人了</a>。

    她只是有些心情不好而已,你是个大人了,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好不好?”

    雨滴吐口气嘟嘴垂头,讨厌的紫沁,她都没有心情吃东西了。

    “不好,我凭什么要让着她。”

    她飞身而起就往屋顶方向飞去离开了。

    重禄叹口气,紫沁师姐怎么也不忍着点儿呢。

    白瓷将紫沁拉出去甩到了一旁。

    紫沁吼道:“大师兄,你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她哪里还有点儿女人的样子。”

    “你呢?你又有什么资格说雨滴呢。

    雨滴没有心计,她本来没有把这些事情当成事儿。

    可你偏要计较。

    作为一个师姐,你连这点度量也没有吗?

    亏我前几天还以为你变了。

    现在看来是我错了。

    你记住,以后在雨滴面前休得放肆。

    她可是夜帝的女儿,是莽荒的公主殿下。

    你只是一介小仙,最好尊重一些。

    今天我就放过你一马,再有下次,我不会饶了你。”

    白瓷说完冷哼一声转身就回了司膳殿。

    紫沁站在原地咬唇哭着看着白瓷远去的背影。

    她抬手擦去倔强的眼泪。

    她真是恨死那个雨滴了。

    她既然是个公主,为什么不回夜帝身边去,偏偏要留在东郡太都岛。

    讨厌,讨厌死了。

    白瓷回到院落里发现雨滴不见了。

    他往屋里边走边唤道:“雨滴?”

    重禄道:“大师兄,雨滴小师妹刚刚飞走了。”

    “你怎么不拦着她点儿。”白瓷不悦呵斥一句后便离开了。

    他打听着一路回到了太都殿。

    他刚进入殿里就看到走出来的夫渠。

    见到夫渠,他连忙恭敬躬身:“师傅。”

    “怎么又回来了?”

    “徒儿…徒儿是回来找雨滴的。”

    “雨滴不会已经出去疯玩儿了吗?”

    白瓷有些难为情,不知道该如何说:“发生了点事情,雨滴可能已经回来了。”

    “可能?”听白瓷这样说,夫渠也转身往南一所走去<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44/44139/" target="_blank">重生穿越的五好家庭</a>。

    两人来到雨滴房门外就听到里面有在扔东西的声音。

    白瓷松了口气,好在雨滴回来了。

    “雨滴,是我,大师兄,我可以进来吗?”

    “门没锁。”雨滴高昂的声音响起。

    白瓷轻轻的推了一下门,夫渠先迈步走了进去。

    两人站在门边,就看到被雨滴扔了一地的书。

    夫渠凝眉:“雨滴,你这是做什么?”

    雨滴从书架边回头望向夫渠惊喜:“师傅你也来了。”

    “为师问你话呢,你在做什么,为什么把屋子里弄的一团乱。”

    “我要找书来看。”

    “看书?”夫渠无奈,真是想起一出是一出跟,刚刚还闹着要去玩儿呢。

    “恩,我要看看男女授受不亲是什么意思。

    如果紫沁骗我,那我这次一定要揍她的。”

    “你跟紫沁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刚刚我挽着白瓷师兄的胳膊啃凤爪。

    紫沁跟我说男女授受不亲就是男人和女人不能有身体接触,不然就是贱女人。

    师傅,你说,我是贱女人吗?”

    雨滴说这话的时候气势汹汹的。

    如果不是师傅跟她说过无缘无故不可以欺负人的话。

    她刚刚才不会那么饶了紫沁呢。

    白瓷连忙垂首。

    果然,夫渠在这时回头将目光扫向白瓷。

    “但是你就在身边?”

    “是,师傅。”

    “既然你在,怎么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徒儿知错。”白瓷连忙跪下身。

    “知错还不去领罚?”

    “是。”白瓷站起身要走。

    雨滴喊道:“等等。”

    她走到白瓷身边拉住白瓷的手:“师傅,为什么要罚白瓷,白瓷做错了什么呢?”

    “他没有阻止你们师姐妹之间发生争执。

    这是他作为大师兄的失职之处。”

    “可我并没有跟紫沁争吵啊。

    我当时就怕与紫沁吵了架会连累白瓷,所以才忍了那个紫沁的。

    如果师傅现在要罚紫沁,那我现在就去揍紫沁了。”

    夫渠看向她拉着白瓷的手凝眉。

    “雨滴,过来<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44/44140/" target="_blank">溺宠之绝色毒医</a>。”

    “我不,师傅你先说不罚白瓷才行。”

    “你这么怕师傅罚白瓷?”

    雨滴嘟嘴:“白瓷没有做错事就不能罚。”

    “雨滴,你别说了。”白瓷拦着雨滴:“师傅,这件事情是徒儿不好,徒儿这就去领罚。”

    白瓷硬是将手从雨滴的手中扯出:“你乖乖在这里听师傅的话,我先走了。”

    “不行。”雨滴又固执的上前拉住了白瓷的手腕:“师傅,求你了,别罚白瓷了。

    我不去打紫沁了,我当贱女人就是了。”

    夫渠优雅的别在身后的手握拳,脸色有些冷凝:“白瓷,你去把紫沁找来。”

    “是,师傅。”

    一听师傅不让白瓷去领罚了,雨滴这才开心的松开了我这白瓷的手。

    白瓷离开后,夫渠对雨滴招手:“过来。”

    雨滴开心的走近夫渠。

    夫渠伸手抱住了她,雨滴头挪动了一下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倚靠。

    “为什么那么担心白瓷?”

    “师傅,在这岛上,除了师傅之外就是白瓷对我最好了。

    我不要连累白瓷因为我而受苦。

    而且,今天我没有犯错,所以白瓷不必为我挨罚。”

    “今天你的确没有做错。

    你忍耐的很好,师傅为你感到骄傲。”

    雨滴嘟嘴:“当时我差点就打她了,因为太生气。

    可是师傅,我真的是下贱女人吗?”

    “你当然不是。

    雨滴,男女授受不亲这个词是用在普通男女关系之间的。

    你跟师傅,你跟白瓷,与普通的男女关系不同。

    我是你的师傅,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所以,我们像是父女一样的存在。

    我抱你,就像你爹抱你是一样的。

    至于白瓷,不是有个词叫长兄如父吗。

    他对你是哥哥对妹妹的感情。

    妹妹搂着哥哥的胳膊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只是…你与白瓷毕竟不是亲兄妹。

    所以除了搂胳膊之外的其余动作就不要再有了。”

    “这么说我不是贱女人对不对。

    那我是不是可以去找紫沁算账了。”雨滴欣喜了一下。

    “当然,只是这件事儿你就不要再追究了。

    因为紫沁的话也没有完全说错<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44/44141/" target="_blank">邪神旌旗</a>。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确不能有肌肤之亲。

    所以你日后与别的男人之间要保持一些距离,懂吗?”

    “恩。”雨滴点头。

    “那么现在你该做些什么了呢?”

    夫渠松开抱着他的手臂回身指向了房间。

    雨滴叹口气:“都怪那个紫沁,害我还要自己收拾房间。”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去吧。”

    夫渠揉了揉她的头将她轻轻推进了房间:“收拾完差不多就可以去参加欢迎宴了。”

    雨滴点头。

    夫渠转身离开的一瞬间,脸色也冷了几分。

    他回到太都殿,姿态随意的坐在正位上喝茶。

    不多会儿白瓷就将紫沁带来了。

    两人一起来到夫渠面前跪下。

    “师傅,紫沁带到。”

    “师傅。”紫沁低垂着头,神色间甚是冷静。

    “白瓷你起来吧。”

    “是,师傅。”白瓷起身退到一旁。

    夫渠什么也不说,只是慢悠悠的喝着茶。

    紫沁跪了好一会儿,这才鼓起胆量问道:“师傅…”

    夫渠眉心一扬看向她:“白瓷,掌嘴。”

    白瓷愣了一下:“师傅。”

    夫渠冷冷的望向他:“怎么,为师的话你也不听了?”

    “徒儿不敢。”白瓷走到紫沁面前看向紫沁。

    他慢悠悠的抬起手,紫沁闭目。

    正在白瓷的手要落下的时候,夫渠忽然开口:“重重的打,不要让我发现你在留后手。”

    白瓷本以为师傅要拦住他的,没想到…

    师命他从来不敢违背,只能抬手重重的挥了下去。

    紫沁伸手捂着被白瓷打了的脸颊看向夫渠落泪,满心委屈。

    “紫沁,记住两点。

    第一,打你的人不是你师兄,是为师。

    你师兄只是执行命令的人,为师的命令,他不能违抗。

    第二,在为师面前,为师没有让你说话时,就把你的嘴巴闭的牢牢的,一个字也不要说。”

    紫沁吸了吸鼻子:“徒儿知错。”

    “知道为师为什么把你叫来吗。”他慢悠悠的又开始喝起了茶。

    “是…雨滴告状了吗?”

    “贱女人这样的词语,你认为用在你师妹的身上合适吗?”

    夫渠目光中带着一抹森寒<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44/44142/" target="_blank">宝井</a>。

    这是平日里温婉的师傅所不可能会有的表情。

    “我只是…想要告诉她,让她懂事一些。”

    “你只是她的师姐,不是她的师傅。

    所以教她什么这件事不需要你来管。”

    如果是在白瓷面前,她还能狡辩上三分。

    但是在师傅面前,她只能老老实实的垂头听训。

    “徒儿知错。”

    即便她心里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错在哪里?”夫渠扬眉望向她。

    “徒儿…不该与师妹发生争执。”

    “素日里你们发生一些口角我向来不过问。

    不过问是因为你们之间的矛盾只是一些小争执。

    谁能够先懂事儿,谁就会懂得对对方让步。

    但是这一次,我为什么要管?

    白瓷,你告诉你紫沁。”

    夫渠的视线落到白瓷的身上。

    白瓷垂眸转头看向紫沁:“师傅责罚你,不是因为你不该与师妹发生争执。

    而是因为你的话语已经伤害了对方。

    这不会争执的问题,是在用言语攻击彼此。

    与动武没有什么分别。”

    紫沁愣了一下,原来如此。

    “你用那样的话羞辱你的同门师妹时你开心吗?”夫渠起身漫步走到紫沁的面前。

    紫沁咬唇不语。

    夫渠点头:“看来很是开心,因为你觉得你说了别人都没有胆量说的话对吗?

    在你看来,让你师妹痛苦是见很开心的事情吗?”

    “师傅,对不起。”

    “以后不走心的道歉为师不接受。

    为师收你为徒不是为了让你变邪性的。

    紫沁,为师的话你回去好好想想。

    如果你觉得自己还能接收为师的理念,那你就主动去刑山上领罚。

    如果你觉得为师说错了,你很委屈,东郡太都岛的大门随时可以为你打开,欢迎你离开。

    “师傅,紫沁错了,紫沁真的知错了。

    以后紫沁一定会收敛的。

    紫沁这就去领罚。”

    紫沁重重的给夫渠磕头。

    如果她离开了这里,岂不是会成为整个修仙界的笑柄吗?

    虽然不甘心,可她别无选择<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44/44143/" target="_blank">神话位面</a>。

    紫沁离开后,白瓷一个人贵在殿中,整个大殿里静悄悄的,他心里有些不安稳。

    “白瓷。”

    “是,师傅。”

    夫渠转身慢悠悠的往大殿外走去:“以后适当的与你师妹保持几分距离。

    她不懂事儿,但是你懂。

    不要平白让人瞧不起她。

    今日紫沁口中说出的这番话,为师不想再听到第二次。”

    “是。”

    “你下去吧。”

    “是。”白瓷恭敬的对着夫渠的背影磕头。

    夫渠离开后,白瓷还是跪在厅中,眼神有些哀伤。

    小师妹长大了,他不能再随心所欲的对待她了。

    夜幕降临,雨滴早早的就从房间溜走了。

    房间里的书籍她没有整理完,而是交给了仙娥帮忙整理。

    来到前殿,她的师哥师姐们几乎都到齐了。

    她一进门就看到了十几个桌子对立而排。

    居中正位上摆放着师傅的桌子。

    她一进来就到处寻找白瓷的身影。

    白瓷正在一旁与六师兄西谈说着什么。

    她小跑过去,手拍了白瓷的肩膀一下:“白瓷,西谈,你们在说什么啊。”

    白瓷抬手想揉揉她的头,可手却悬在她头顶停住了。

    因为他想起了师傅的话。

    “我们在说一会儿师傅不来的事情。”

    “师傅不来啊。”雨滴有几分失落。

    “恩,师傅说让我们玩儿的开心一点。”

    雨滴嘟了嘟嘴看向身侧包扎着手臂的西谈:“西谈,你的伤还好吗?”

    “我没事小师妹,放心吧。”

    “下次再遇到打不过的妖怪时你要逃跑,不要傻乎乎的被人弄伤。”

    西谈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小师妹,谁教给你这样说的?”

    师傅肯定不会这样教育她的。

    “我娘啊,我娘说这世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我觉得自己法力高强,可就有可能遇到一个人是我的天敌。

    如果遇到了这样的人,我就跑。

    硬碰硬的都是傻瓜。”

    “夜后真是…”西谈想了半天这才笑道:“英明。”

    雨滴四下里望去:“今天这欢迎宴不是为铃音准备的吗<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44/44144/" target="_blank">精灵农场</a>。

    我怎么没有见到铃音啊。

    好像紫沁也不在呢。”

    除了三师兄青宁与四师姐元樱乃是护法童子不能到场之外。

    好像就只剩下铃音和紫沁没来了。

    “别心急,兴许一会儿就来了。”西谈刚说着,铃音就在引路仙娥的指引下来到了宴会场。

    白瓷道:“人到齐了,都落座吧。”

    雨滴拉着白瓷的手腕轻声问道:“紫沁还没来呢。”

    “她…不来了。”

    “不来?这么难得的机会,她不会还在生气吧?

    我都不生气了,她有什么好生气的呢。”

    不远处黄瓷不悦的冷哼一声抱怀:“生气?与你斗气,谁敢生气。

    下场会有多惨我们又不是不知道。”

    白瓷冷冷的望向黄瓷:“二师弟,你也想挨罚吗?”

    黄瓷耸肩撇嘴:“我又没说什么。”

    “白瓷,黄瓷的话是什么意思呀。”

    白瓷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什么,去坐吧。”

    雨滴噘嘴,分明就有什么的啊。

    欢迎宴最令人开心的除了有歌舞表演之外,就是有美食了。

    雨滴最喜欢这样敞开了肚皮大口吃肉的感觉。

    因为师傅没来,所以她就跟白瓷坐在一起。

    席间,她不停的到处看。

    每次看到铃音的时候,都看不到她脸上有任何笑容。

    雨滴往白瓷身边凑了凑道:“铃音好像不喜欢我们给她准备的欢迎宴呢。”

    白瓷的目光落到铃音的身上。

    的确如此,雨滴没有说错。

    看来铃音也并不喜欢这么吵闹的环境呢。

    铃音似乎是感受到了两人的注视,将目光移了过来。

    见两人都在注视自己,她淡淡的扬唇轻笑。

    白瓷也礼貌的对铃音点头。

    雨滴倒是比较开心的对她招了招手。

    看到雨滴,铃音的笑容扬的更开了。

    她不知道,世界上怎么会有生活的这么快乐的人呢。

    而她身侧,黄瓷正一口一口的大口喝着酒。

    他喝的醉歪歪的趴在桌子上,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不公平,本来就没有公平可言,这世界,本来就是偏心的。”

    ---题外话---明天有加更,亲们,番外你们在看吗,都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喜欢留个脚印给光光吧,一杯咖啡都好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正牌辅助装置  难道我是神  牧神记  超武穿梭  学霸  寒门娇宠  无敌剑神  剑巫纪  怼死这帮穿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