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玄幻小说 拒再嫁,我的神秘鬼相公 第9章 因为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令人厌恶的

第9章 因为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令人厌恶的

    黄瓷说完冷哼一声就走。

    雨滴不服气,她本来心情很好的。

    可现在却全被黄瓷搞砸了。

    她上前再次展开双臂拦住黄瓷。

    “你等一下,你给我把话说清楚偿。

    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你这样生气撄。

    你为什么要总是针对我。

    你说的对,师傅和大师兄现在都不在,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师傅和大师兄在不在有什么重要的。

    即便他们不在,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你还不是一样会告诉他们。

    雨滴,你这样欺负人的行为是不对的。

    师傅现在是我的师傅,所以他让我不许伤害你,我便无可奈何。

    如果我真的离开了太都,那么再见的时候我不是师兄,你不是师妹,我就绝不会再迁就你了。”

    “谁需要你迁就了,我现在也不需要你迁就。

    你的意思是我在师傅和师兄面前告你的状是吗?

    那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证据,你凭什么这样污蔑我。”

    雨滴气的紧紧握住拳头。

    师傅说过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能随便与人动武。

    同门之间要相互关爱,而不是彼此伤害。

    她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压制自己的怒气。

    “当年,我从外面给师傅带回来的礼物。

    打碎它的明明就是你,可你却告诉了大师兄。

    大师兄心疼你,所以自然会出来帮你背黑锅。

    我被你打的差点丢了仙骨,可师傅却只罚你抄经书。

    其中有大半都是白瓷帮你抄的,没错吧。”

    提起白瓷帮自己抄经书的事情,雨滴的确觉得有些心虚。

    可是…“那个礼物真的不是我打碎的。

    我当时打你,只是因为我气不过啊。

    你冤枉了我,我受了委屈,当然要为自己报仇啊。”

    “那个太都殿平日里师傅不在的时候只有你能随意出入。

    如果不是你,还会有谁。”

    “我怎么会知道会是谁,反正就不是我,不是我。”

    雨滴气闷的大吼:“是我做的事情,我认,不是我做的,我不认。”

    “好,撇开这个不说。

    那次,我奉命去取寒冰,回来的路上也遇到过袭击<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9/19036/" target="_blank">四喜临朕</a>。

    我受了重伤,他们去找师傅来救我。

    可是,你却拦着师傅,让师傅陪你一起画画。

    师傅最终不顾我的性命一直陪你玩儿到尽兴才来救我。

    有没有这回事。”

    “那次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受了重伤。

    当时去叫师傅的人跟师傅说了些什么我并没有听到。

    我是在院落里看到师傅要走,所以拦下了师傅的。

    如果我知道你受了伤,我不会那么不懂事儿的。”

    “反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

    我的命保住了,我也没有心情跟你再理论这件事儿。”

    雨滴凝眉:“你不理论是因为你不讲道理。”

    “我不讲道理?”黄瓷伸手点着自己的脸:“好,远的不说,我就跟你说昨日你跟紫沁之间发生的事情。

    吵架的时候是不是你们两个人对吵的。”

    雨滴冷哼一声:“没错啊。”

    “那为什么受罚的却只有紫沁一个人?

    当年,你差点把我的仙骨都废了。

    师傅却只罚你抄经书。

    可现在,紫沁不过是说了几句难听的话而已。

    师傅却竟让她受了六十六道鞭刑。

    一个女孩子,去承受这样的刑罚。

    你知道有多可怜吗?

    我也不喜欢紫沁,但看到她这样儿,我都觉得可怜。

    师傅总说同门之间要互相关爱。

    可是为什么只要与你有关的事情,我们就永远都只有忍让的地步。

    雨滴我告诉你,我就是讨厌你。

    师傅和大师兄越是偏袒你,我就越是讨厌你,你给我记住了。”

    黄瓷说完抬手推开她的手大步流星的离去。

    雨滴转身嘟嘴看向黄瓷离去的背影。

    她咬牙委屈的嘟囔:“哼,你讨厌我,我也讨厌你。”

    好心情都被黄瓷给毁了。

    黄瓷来到太都殿门口,他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迈步走了进去。

    来到师傅的房门口,他谨慎道:“师傅,弟子黄瓷奉命前来拜见。”

    “进来吧。”

    黄瓷推开了书房的门走了进了:“师傅。”

    他来到夫渠的桌前跪下神。

    正在看书的夫渠看了他一眼:“起来坐吧<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9/19037/" target="_blank">萌妃难养:太子欺上身</a>。”

    “是。”

    黄瓷有些纳闷儿,师傅的声音听来很平静,难道是暴风雨的前兆。

    “伤好一点儿了没有?”

    “徒儿的伤并不碍事儿,倒是六师弟受伤比较严重。”

    “恩,刚刚我已经给他疗过伤了。

    他的确伤的比较重。

    那日你们去取寒冰之时,有没有闻到妖气或者是看到有什么奇怪的人在周围行动?”

    黄瓷抬眼看向夫渠,奇怪,为什么师傅没有说昨晚的事情。

    “因为当时是天黑,所以徒儿并没有仔细查看。

    不过徒儿很确定。

    当时取寒冰时,那里并没有很重的妖气。

    所以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想明白。

    我跟六师弟是取寒冰的时候就被盯上了,还是离开的时候中途正好遇上了厉害的妖。”

    夫渠点了点头:“好,为师知道了,你回去吧。”

    黄瓷诧异的看向夫渠,回去?

    “师傅是让徒儿…回去吗?”

    夫渠望向黄瓷:“怎么,你还有事?”

    “没…没有,徒儿告退。”

    黄瓷躬身行礼后退了出来。

    他纳闷的走到太都殿门口的时候,白瓷来了。

    见到他,白瓷不悦的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便要进太都殿。

    黄瓷见状连忙叫道:“大师兄。”

    白瓷站定却并没有回头:“有事?”

    “昨晚的事,师傅并不知道吗?”

    “难道你希望师傅知道?”白瓷回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以后做事不要这样冲动,还有,我再说一遍,雨滴只是小孩子心性。

    她不懂事儿,所以我拜托你快点成熟起来吧。

    你要跟雨滴这样的小孩子置气到什么时候。”

    黄瓷有些惊诧。

    大师兄没有说,小师妹也没有说吗?

    怎么会这样呢?

    这不像是小师妹的个性呀。

    白瓷进了太都殿后,黄瓷也转身离开。

    一路上,他满心诧异。

    此刻不到修炼时间,所以师弟妹们都比较闲散。

    仙贝正在花园里闲坐,见到黄瓷,她招了招手。

    黄瓷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

    “二师兄,脸色不太好呀,怎么了,伤口还不舒服吗?”

    “别跟我假惺惺的<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9/19040/" target="_blank">(仙侠gl)豪迈仙生</a>。”黄瓷在她身侧不远的地方坐下。

    “为什么你总觉得所有人都对你图谋不轨呢?”

    黄瓷抱怀:“别人我不敢说,但仙贝你…绝对有问题。”

    仙贝掩唇哈哈笑了起来:“二师兄,你是认识我一天两天了吗。

    现在才说这种话,不觉得晚了吗?

    亏我昨天还找雨滴帮你说情,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

    “你找雨滴帮我说什么情?”

    仙贝扬眉:“我请雨滴不要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师傅啊。”

    黄瓷凝眉,怪不得今天早上师傅没有惩罚自己。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对你不是没有任何好处吗?”

    “难道所有事情都要有好处才能做吗?

    二师兄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别以为我帮了你一次就是要从你身上得到些什么。

    你的想法太狭隘了。

    我只是觉得你在这岛上才会更有意思而已。

    不然这寂寂寥寥的日子可要如何度过呢?”

    “说的倒是好听。”

    “啧啧,真是偏激。

    别人说什么你都觉得有问题的对吧。

    师傅不是说了吗,同门之间要互相关爱。

    我是在关爱你,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吗?”

    “别说笑了,仙贝,你等着瞧吧,总有一天我会把你的狐狸尾巴给扯出来的。”

    仙贝扬唇:“那就请师兄到时候顾念旧情,扯的轻一点哟。”

    黄瓷冷冷的望向她。

    仙贝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他是不是对她了解的太少了呢。

    今天冰室训练的时候,雨滴表现的不是很积极。

    一进冰室的时候夫渠就看到了她的不对劲。

    只是他却并没有说什么,他在等着雨滴自己跟自己坦白。

    可是自始至终,雨滴只是眉心带着淡淡的愁云,却什么也没有说。

    修炼完,雨滴在穿衣服,夫渠没有离开,反而先开口问道:“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儿呀?”

    雨滴看向他,刚要说的时候就想起了黄瓷的话。

    这些事儿如果告诉师傅的话,只怕黄瓷又要受罚了吧。。

    她摇了摇头:“没事。”

    夫渠上前定定的看着雨滴:“怎么,你也开始跟师傅有小秘密了?”

    雨滴看着师傅脸上失望的神色,她真的好想跟师傅倾诉一番呢<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9/19038/" target="_blank">穿越成了太监</a>。

    “师傅,是不是所有人都不喜欢我?”

    “为什么这样问。”

    雨滴只是将衣服挂在身上却没有系扣子。

    她转身跳到冰床上坐下,双腿垂在一旁。

    “我觉得,大家好像都很恐惧我一样。。

    是不是因为只要跟我沾惹上了什么关系,就总要受罚的原因呢?

    师傅,以后你可不可以不要因为我而惩罚师兄师姐他们呢?”

    夫渠上前揉了揉她的头:“师傅惩罚他们不是因为你。”

    “可是,别人却都觉得就是因为我啊。

    因为我的存在,才让你这么小心翼翼的维护。

    而你越是保护我,大家也就越是讨厌我。

    因为一旦伤害到了我,他们都会被你罚的很惨。

    就像昨天的紫沁一样。”

    夫渠不悦:“谁把紫沁的事情告诉你的。”

    “看吧,师傅,如果你知道是谁告诉我的,是不是又要罚人家了?”

    夫渠背过身:“为师也有为师的目的。”

    “不是任何人告诉我的。

    昨天我去参加欢迎宴的时候发现紫沁不在。

    所以我就偷偷溜到了北九所,结果我自己看到了。”

    雨滴说完跳下来伸手拉着夫渠的手:“师傅,以后你可不可以不要因为我而惩罚大家了。

    我不希望别人都讨厌我。”

    雨滴可怜兮兮的看向夫渠,夫渠看着她的样子,禁不住她的祈求,只好点头:“好吧。”

    “那师傅你答应我了对吗?”

    “恩,如果你实在担心你师姐就去看看她。”

    夫渠从怀里掏出一瓶白色的玉露:“把这个当成礼物送给她吧。”

    “这是什么啊?”雨滴接过瓷瓶看了两眼八开瓶塞闻了闻:“好香呀。”

    “这是玉露,对恢复伤口非常有用的补药。

    喝了这个,可以加快她伤口的恢复。”

    “谢谢师傅。”雨滴开心的闻了闻瓶子:“我这就去找紫沁和好去。”

    她说完转身就往外跑去。

    夫渠道:“等一下。”

    雨滴回头看他:“师傅,你不会是改变主意了吧。

    这个东西我是不会还给你的哦。”

    “衣服。”

    雨滴垂眸一看,原来是她刚刚忘记把衣服系好了<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9/19039/" target="_blank">穿越之带着全城一起富</a>。

    实在是太丢脸了。

    她快速将衣服系好后就跑了出去。

    夫渠心中微微有几分担心。

    她这样诚心待人却得不到别人的回应。

    长此以往下去,只怕她的心会受伤的吧。

    到底是谁又在雨滴面前多嘴多舌了呢?实在是该死。

    雨滴来到北九所门口踟蹰了好一会儿,就是下不了决心进去。

    直到遇到来探望的重禄,她才不得不跟着一起进门。

    重禄给紫沁带了吃的。

    他先进门,一开始见到重禄时,紫沁脸上的表情是平静的。

    可接着看到走进来的是雨滴时,她的表情立刻冷了几分。

    “今天这里不接待客人,重禄师弟,你回去吧。”

    “我是来给师姐送饭的。”

    “不必了,我不饿,不吃。”

    重禄侧头看了一眼雨滴,他知道紫沁不吃饭是因为雨滴来了的缘故。

    今天早上他来给紫沁送饭,紫沁不过把饭菜都吃完了,还跟他道了谢。

    他叹口气将饭菜放下后转身离开。

    重禄一走,房间里就只剩下了紫沁和雨滴。

    紫沁趴在床上装过头去背对雨滴。

    雨滴站在门口有些尴尬。

    可是来都来了,有什么好退缩的。

    她慢悠悠的走到了床边鼓足勇气道:“我是来看你的。”

    “不必。”紫沁口气是阴冷的。

    雨滴嘟嘴:“我知道你很生我的气。

    可是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明明是你骂人在先,你怎么还不理人了呢。”

    “出去,我要休息。”

    雨滴冷哼一声:“那你说吗,你要怎样才能跟我和好。”

    “雨滴,你给我听好了。

    这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和好这回事。

    我因为你所受的屈辱永远都不会消失。

    我与你之间隔着的恩怨永远都不可能化解。

    除非你离开太都,离开师傅和大师兄,否则我永远不可能原谅你。

    非但是我,别人也会一直都讨厌你的。

    因为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令人厌恶的。”

    紫沁说话间已经转过头看向她眼神里充满了哀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正牌辅助装置  难道我是神  牧神记  超武穿梭  学霸  寒门娇宠  无敌剑神  剑巫纪  怼死这帮穿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