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玄幻小说 拒再嫁,我的神秘鬼相公 第31章 相爱的人为什么要顾忌那么多呢

第31章 相爱的人为什么要顾忌那么多呢

    “就是你所听到的这么一回事。”夫渠往门口走去,边走边道:“走吧,去冰室。”

    雨滴转身搂着夫渠的手一起走。

    边走边道:“师傅,你别想敷衍我。

    我可不是个傻瓜。

    那个灵姝现在还喜欢你呢撄。

    你喜不喜欢她呀。”

    夫渠叹口气:“雨滴,感情这件事儿呢,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偿。

    我喜欢灵姝,所以,你大可以不必为了灵姝的事情费太多的心里。

    至于她现在喜不喜欢我这件事儿呢,我也不是很在意。”

    雨滴努嘴:“那是不是徒儿喜不喜欢师傅,师傅也不是很在意呀。”

    这问题倒着实把夫渠给问到了。

    他的内心的确很矛盾。

    他喜欢雨滴喜欢他,但不要是爱慕的这种喜欢。

    “雨滴,再问这样的问题,师傅可就要生气了。”

    雨滴撇嘴:“师傅还会生雨滴的气啊,我才不信呢。”

    两人说着走进了冰室。

    雨滴开始脱衣服。

    脱到一半,她想起了那天看到醇恭和莹儿两人做的事情。

    她咬唇回头望向夫渠,夫渠纳闷:“怎么了?”

    “师傅,我们…”

    想了想,雨滴还是觉得有些难为情。

    “吞吞吐吐的可是不是你的作风。

    说吧,怎么了。”

    “师傅,我们今天中午吃什么呀。”

    夫渠扬唇一笑:“你想吃什么,一会儿去嘱咐司膳殿帮你做便是了。”

    “哦。”雨滴点了点头将衣服扔到一旁躺到了冰床上。

    夫渠开始帮她修炼,雨滴躺在那里道:“师傅,玉帝这个人有什么缺点或者有什么特别的喜好吗?”

    “玉帝?你是说天宫中的玉帝?”

    “恩,不是我。”

    “怎么想起来问他了。”

    “我看那醇恭着实可怜,一届蛇王却要被人关押在东郡国。

    我想要帮帮他。”

    夫渠凝眉:“醇恭的事情你好像很上心。”

    “不是上心,是师傅说的啊,他不是一个坏人。

    我这人偏偏就是不喜欢看到不坏的人受到惩罚。

    明明是天上的神仙对蛇族带着偏见,为什么要这样针对醇恭呢<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2/12619/" target="_blank">君已断肠</a>。

    师傅和我爹当年不也是因为看他可怜才要帮他的吗。

    为什么师傅可以帮,我却不可以呢?”

    “为师没有说不让你帮。

    只是…这件事情很难做到。

    因为难度太大。”

    雨滴抿唇:“我尽力不就好了吗?”

    夫渠想了想道:“玉帝为人不算太和蔼。”

    “万物皆有灵,有灵就有困扰。

    我不相信我找不到玉帝的缺陷。”

    “即便你找到了也没有用。

    今年之内,你不可以再离开太都岛了。

    这是为你好。

    你也答应过师傅了,熬过今年,你就自由了。”

    “那我就能够自由行动的时候再说好了。

    师傅,你一定要帮我留意那个玉帝,看他身边到底有没有空子可以钻。”

    “好,你呀,真是爱操闲心。

    看来以后得少带你出门。

    省得你惹出太多的麻烦。”

    “师傅,我可不是什么麻烦精哦。

    我做的都是好事儿,这你得承认吧。

    对了,我还有件好事儿想请师傅帮忙。”

    “我猜…是铃音的事情。”

    “哎呀师傅,你怎么如此了解我啊。”

    雨滴撒着娇笑了起来。

    “是白瓷告诉你这件事儿的吗?”

    “是仙贝,她因为伤了铃音很自责。

    所以来求我帮铃音。”

    “师傅你能帮到铃音吗?

    仙贝师姐也不是故意的。

    铃音也很可怜。

    她们两个我都很喜欢。

    所以师傅你不要责罚仙贝师姐,也不要不管铃音好不好。”

    “我可以帮铃音。

    可是铃音的伤在腿上。

    会耽误几天的修炼。”

    “那没关系。”雨滴爽朗了几分:“耽误几天补回来就是了。”

    “雨滴,铃音不是你,她没有那么强大的自愈力。

    而且…铃音资质平庸,的确不适合跃龙门。

    现在她身上有腿伤,对她来说反倒是件好事儿<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2/12622/" target="_blank">爷请自重:逼良为夫</a>。

    因为腿上而耽误了跃龙门,没有人会看不起她。

    但如果是因为她自己的能力不足而在跃龙门中失败。

    她就会成为旁人一辈子的笑柄。”

    “师傅,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

    人靠自己的努力做一件事情。

    即便失败了,也付出过努力。

    总比什么也不做,以后后悔强吧。”

    夫渠叹口气。

    “我知道,你嫌师傅这样说不对,太不积极。

    可是雨滴,你知道跃龙门这件事儿有多大的难度吗?

    对于铃音来说,跃龙门比登天还难。

    做鱼类不见得就是坏事。

    成为龙族也不见得就是好事儿。

    铃音现在之所以一定要跃龙门。

    她只是希望自己能够配得起某一个人。

    可是,爱情的动力即便再强大,也不足以让她的法力在顷刻间变强。

    你听说过她姐姐的事情吗?

    当年,她姐姐跃龙门失去了双腿,轰动了整个神仙界。

    别人的确都很佩服她姐姐的勇气。

    可是,过了几年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提起那个人了。

    为了证明给别人看,而牺牲自己的一双腿,并不划算。

    她的姐姐是鱼类中的佼佼者,天生资质超群。

    可还不是一样失败了吗。”

    “那难道…铃音就要这样一辈子了吗?”

    “我不是不让她跃龙门。

    她现在的能力我是看过的。

    连仙贝都打不过,如何跃龙门?

    她的父王北海龙王当年也是人到中年,跃过三次才跳过了龙门。

    她现在的功利心太强,目的性太明显。

    极有可能会得不偿失。

    现在,不是她最好的跃龙门时机。

    这次她的腿伤兴许可以作为一个让她逃避别人嘲讽目光的契机。

    再等一千年并不是消磨了光阴。

    而是增强了一千年的法力。

    到那时她再跃龙门兴许还有胜算。”

    雨滴叹口气:“可是…铃音喜欢龙战。

    如果她成不了龙的话,她会觉得自己配不上龙战。

    那…岂不是可惜了吗<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2/12620/" target="_blank">暴宠狂后之夫狼太腹黑</a>。”

    “你看不出来吗?龙战根本就不喜欢铃音。

    即便她现在是一条货真价实的龙也没有办法改变这个事实。

    与其让她惦记着永远得不到的爱人。

    还不如让她早点儿死心,好寻找自己的真爱。

    龙战有自己的想法,他想要借力,而不是被踩。

    好了,今天的修炼到此为止,起来穿衣吧。”

    雨滴急问道:“师傅,你这番话是说给我听的吗?”

    夫渠笑了起来:“怎么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套。”

    “是因为师傅说的这些好像跟我有关啊。”

    “那是你想太多了。

    你的事情不要与铃音想提并论。

    龙战不喜欢铃音,甚至是厌恶铃音。

    但为师喜爱你,你是为师最宝贝的徒儿呀。”

    听师傅这样说,雨滴唇角勾起一阵笑意。

    “那么师傅,铃音我们是帮还是不帮了啊。”

    师傅的话她总是觉得特别有道理。

    她知道,师傅这样说也是为了铃音好,所以她打算听师傅的。

    “这件事全在铃音自己的决定。

    她需要我帮,我自然是要帮的。

    她若不需要,那就顺水推舟。

    我们无权决定别人的人生,懂吗?”

    雨滴用力的点了点头:“知道了,都听师傅的。”

    夫渠温柔的笑着拍了拍她的肩:“你穿衣服吧。

    为师先出去了。

    铃音的事情你不必再过问,为师会亲自去找铃音谈的。”

    “是,徒儿知道了。”

    雨滴穿好衣服后坐在冰床上,她微微扬眉叹了口气双手交握在一起。

    人活着真的要做好多的抉择呢。

    铃音一定很纠结吧。

    师傅的话很有道理,但愿铃音能够理智的选择适合自己的路。

    当天下午,夫渠亲自去探望了铃音。

    雨滴不知道师傅到底都跟铃音说了些什么。

    反正,从铃音那里回来后,他告诉正在抄心经的雨滴,铃音放弃跃龙门了。

    雨滴将心经合上,师傅说过,看的时候认真看,不看的时候也要认真对待。

    “师傅,你怎么跟她说的啊。

    铃音之前态度一直很坚定的<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2/12621/" target="_blank">光明女神蝶</a>。

    她想要跃龙门的啊。”

    “我给了她半个时辰的时间让她考虑。

    是要让我帮她治疗腿伤,让她在三个月后顺利参加鱼跃龙门,面临只有可能会失败的尝试。

    还是要借着腿伤的理由躲过这次跃龙门的机会,然后好好的在太都岛修炼一千年,以全新的面貌,成为海龙宫唯一一个一次性成功鱼跃龙门的公主。

    她没有用半个时辰的时间就给了我答案。

    她说,她想要稳稳的胜,她愿意再蛰伏一千年。”

    雨滴崇拜的望着夫渠:“师傅,你怎么会这样厉害啊。”

    “不是师傅厉害,而是铃音很理智。

    我想,这些日子她自己应该早就做好了再过一千年重新来过的准备。

    所以,我一出面来说这件事情,她立刻就欣然同意了。

    想来,铃音也明白以自己的实力想要一次性跃过龙门有多大的危险性。

    与其失败后一直面对别人的指指点点。

    倒不如像她现在这般利用这次机会摆脱流言蜚语。

    人吗,都是为自己而活的。

    铃音虽然看起来很爱龙战。

    可她很有自知之明,她从小就知道自己是配不上龙战的。

    喜欢归喜欢,她从来没有对龙战动过歪念头。

    所以,放弃他也是很容易的事情。”

    雨滴纳闷的走近他:“可是师傅,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哪有那样容易放弃啊。

    我喜欢师傅,我就怎么也放弃不了。

    好多人都跟我说,师徒之间是不可以成亲的。

    即便没有血缘亲情,可是,师徒之情也是不可逾越的。

    可我真的不懂,相爱的人为什么要顾忌那么多呢。

    白瓷与我说,师傅与我爹是好友。

    如果师傅娶了我,我爹会生气。

    可我就更想不明白了。

    我爹可以娶我娘,为什么师傅不能娶我。

    我的人生难道不该由我自己做主吗。

    为什么我爹要因为我嫁给师傅而生师傅的气呢?

    这分明就是没有道理的。

    当年我外婆不也不让我娘嫁给我爹吗。

    可我娘还不是照样儿嫁了。

    他能违背我外婆的意思娶我娘。

    为什么你就不能不理我爹的反对娶我呢?”

    ---题外话---今天有加更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正牌辅助装置  难道我是神  牧神记  超武穿梭  学霸  寒门娇宠  无敌剑神  剑巫纪  怼死这帮穿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