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一十三章 说戏戏说,罗浮仙宫

第一百一十三章 说戏戏说,罗浮仙宫

    【以及迟来的请假条】

    “‘哎呀,前辈,这么巧,你也是轮回者’‘是啊,这么巧’……啧啧啧,这种‘宗门多少事,尽付尴尬中’的窘境,实在是太……太好笑了!”

    幻境之中王崎笑得直打跌。周围的人很快就用看疯子的眼神看他。王崎这才想起,自己身边还有其他人在。而这些人和自己不一样,并没有这种全知视角,可以看到幻境当中的每一个细节。

    于是,他站起来,清清嗓子,道:“诸位前辈!今日我叫你们来的目的,诸位想必也很清楚。这位……”他指了指自己手边的真阐子“是我小时候捡到的一个戒指老爷爷。他就是旧时代最后一个大乘期修士,真阐子。这位戒指老爷爷身残志坚——噗,抱歉,明明没有身体了,是我不严谨。吭吭。他明明没有身体了,依旧坚持做杂工,自愿充当实证生灵,攒够了复活身体的功值。这还不算完。最近,他又攒出一笔钱,就是为了拍这一部蜃戏,展现罗浮玄清宫最后的辉煌,让自身被铭记——尤其是他被人打成狗的样子。励不励志?”

    王崎每多说一句话,真阐子的脸就更黑一些。此时,他已经显化出了身形,是一个身穿黑色道袍的老者。

    而周围,则有一大群或身穿罗浮玄清宫道袍、或身穿皇极裂天道官服衮服的虚拟形象——自然,里面都是有今法元神修士在扮演。

    而他们所在的位置,就是罗浮玄清宫的主殿“中神宫”。

    王崎嘴里跑火车,已经越来越离谱。现在,他已经说到“真阐子道友这种为艺术献身的精神,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所以,我们应该配合好他,演好这场戏!今天,我们都是罗浮玄清宫人!”

    更可怕的是,好像有不少元神宗师都很吃这一套,甚至还有些人已经默默洒下同情之泪,开始用鼓励的眼神看向真阐子了。

    有那么一瞬间,真阐子只觉得心累。

    有一个知晓这一场戏真实目的的暗部元神宗师低声道:“老先生,心里不好受吧……”

    真阐子难过的点点头:“嗯,就算是幻境我也不能暴揍皇极裂天道……”

    这位暗部宗师顿时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柔软的东西喂了狗<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6/36810/" target="_blank">宫殇红颜</a>。真阐子咧嘴一笑:“若是连这一点都无法看开,那老夫也算枉度过万年了。”

    “额,这个……好像是老先生您被人打死的一幕吧?而且,王崎这家伙……是打算拿您祖传的功法去当诱饵吧……”

    真阐子语气轻松:“就算我觉得不痛快,我也不能改变什么不是?

    “您心真大……看这自己再被别人打死一次……”

    “几年之前老夫就明白了,心不大的人迟早会疯——尤其是在你们这些人开创的时代……”

    这个时候,王崎已经伸手招呼:“喂,老头,过来,给这些家伙说说戏!记住,我们这是历史正剧!要严肃!”

    “这儿就你这小子一个不严肃的东西,其他物什都足够庄严。”真阐子摇摇头,将王崎赶开:“你自个儿找个地方逛逛吧。”

    ——嘿,这当了导演就一把将制片推开的丑恶嘴脸!

    王崎失笑,背着手自个到周围转悠去了。

    这里虽然只是幻境,但是每一个细节都力求真实,完美还原了当年罗浮玄清宫的景象,倒也有几分观赏的价值。

    真阐子则根据自己记忆,仔细地说明当年罗浮玄清宫毁灭一战的每一个细节。

    …………………………………………………………………………………………………

    浓雾散去之后,古法修众人全部出现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当中。这间房间看起来好像是某一座塔的某一层,宽阔无比,足以容纳三百多人。这间房间呈一个正十六边形,无门无窗,全靠天花板上几颗明珠照明。

    而此时,一股诡异的尴尬感正弥漫在这小小的房间之内。

    “嗯……”范中兴依旧跪在地上。而另一面,一心老道正恨铁不成钢的教训自家弟子:“如意一气关联的乃是先天太素之道,太素者,有质而无形!你刚才那一套法篆,是硬要分出阴阳之形,再组合成形形色色之神通!你用这个法篆是要练什么?太极吗?”

    “太极”乃是先天五太当中的最后一道,乃是天地已成,有形有质之相。太极之属,最基本的“形”之变化便是“阴阳”二字。

    范中兴不敢顶嘴,只是小声道:“先天太极之道,好歹也是先天五太之一,与先天太素之道齐名……”

    一心老道气不过,凝聚掌力,几欲毙了这宗门叛徒。但是,茹天弃拦住了他:“莫要冲动,这里可是轮回世界……”

    茹天弃这句话落到一心老道耳中,自然就是“我们性命还在别人手中捏着”。他们落尘剑宫的人知晓王崎培养这些轮回者,定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若是乱杀人,说不定就要被记恨上。而落到那些低阶弟子耳中,这却成了“不要杀己方之人,以免扣分。”

    吴祈感叹:“果然经验丰富……”

    一心老道愤愤不平的住了手。他本质上并非是这么冲动的人。只不过,前些日子他被一个金丹期修士击败,被破了大半辈子的坚持与骄傲,又被心魔大咒入侵,心中执念放大,心魔放大,所以才有了那般恶念。在茹天弃的暗示下,他总算想起这是在什么地方了。

    ——这些小兔崽子,都不知道自己视若性命的东西,其实全都是别人故意放出来的饵啊……

    一心老道摇摇头,平息了怒火<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6/36809/" target="_blank">我的老公是怪物</a>。他对范中兴道:“起来吧。人各有志,老道我也不强求。我一直视你作宗门下任接掌者,一时气急。其实在这轮回世界,莫说修外道了,就算是修魔道又怎样?现在外道气运正强,气势滔天,你投过去也是有个好出身……只是你以后莫要忘了如意道门就好……”

    范中兴不知晓一向严厉而顽固的师祖今日是吃错什么药了,但还是叩首道:“谢太师父……”

    范中兴很快就回到人群当中。

    这个时候,一些宗门弟子有意无意的向着自己宗门的长老靠拢,如意道门、心魔幻宗、落尘剑宫的弟子隐隐都有脱离轮回小队的意思。这让雷宵宗、武极天宗、无双剑宗等其他几个宗门的轮回者脸色有些难看。

    “现在人心都不齐了。”肖继宗很是不满。

    此时,范中兴脸色已经恢复如常:“这也不是坏事。至少这些宗门长老的号召力不弱,能够将我们这些低阶修士凝成一股绳。”

    陆泷成说话阴阳怪气:“怕就怕那些长老就拿我们这些非是他们宗门的轮回者当炮灰。”

    范中兴摇摇头:“这倒不必担心。若是他们真的在乎自己宗门弟子的性命,就一定不会让自己宗门弟子的队友去冒险——失去队友的轮回者,很难闯过轮回界主人的一次次试炼。”

    范中兴的这话,倒是让不少人安心下来。

    这个时候,梅思成开口道:“那个如意道门的小辈,是叫范中兴是吗?我看你也有些智计。过来,说一说你对这个局面的看法吧。”

    范忠信快步走过去,态度不卑不亢,将自己对破局之法的见解说了一遍,和刚才大同小异。这让梅思成有些诧异:“咦?为何我们这些分神期修士行动的方略和你们这些金丹期修士是一样?”

    范中兴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实际上,我以为这一次会出现合体期轮回者。也只有合体期轮回者,才真正有资格撬动罗浮道主与裂天道主这两位大乘期修士的战斗。现在看来,这一次任务对于几位前辈也是死亡任务吧?既然是死亡任务,那我便认为,还是要以安全为上。”

    “虽然死亡任务的种种规则,看似是轮回界主人让我们刷分的。可是,这死亡任务,也远比一般任务要危险得多。”

    梅思成点点头,转过头来去和其他几位分神期修士商量。虽然他们是答应要配合王崎演戏,但是,谁知道那个疯子会不会为了“贵在真实”而让他们几个“跪在真实”?所以,自己这些人,也应该尽可能远离那些会被高阶修士战斗波及的区域。

    所以,及时打昏一个人,然后带出去,就成为众人首选的计划。

    就在几个分神期修士定计的时候,吴祈突然叫道:“墙上……你们快看墙上!”

    这房间的陈设非常简单,十六面墙,每一面墙上都有繁复壁画,似云图,似龙纹。而十六面强跟前,各有两派书架。每两排书架之后,又是一张长桌。这里好像就是一个封闭的书斋。

    但是,仔细移开,不难发现,那十六面墙上的云纹,都好像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好像能够将人的魂儿都吸进去一般。

    这分明就是真意传承的效果。有人以强大意境,无上功力,硬是将一门功法的种种真意,通过云纹的转折表现了出来。

    “这难道是……”浣纱夫人也是一个见多识广的。她隐约听说过罗浮玄清宫的旧事。

    “这是……《阴阳混洞凌霄录》的真意传承!”(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