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九十一章 恋爱也需要科学的思维

第一百九十一章 恋爱也需要科学的思维

    王崎的身形在街道上一闪而逝。除了刚刚在他身边的人之外,几乎无人看到他的出现。只几个闪身,他就离开了城市的主干道。

    想起朗德分坛里那些人,他就不禁微微摇头。

    “我最近的名声都怎么样了啊?为什么莫名就有一种‘可止小儿夜哭’的感觉?”

    “你也不想想你今天的威名是怎么来的!”真阐子嗤笑:“踩着他人上位的家伙,也就只能有一身凶名啊。”

    “那也不该怪我啊,算学自有自在,我只不过发现了算学的性质。”王崎道:“再说了,那些家伙简直就像失去了理智一样。”

    算学其实一直在发展当中。即使是在神州,每年有用、有效的重要公式----包括并不限于方程式、恒等式、具体公式----数目也是在不断增加。

    当然,公式的“常用”两个字和常规意义上有些不一样。对于一个特定领域的公式来说,只要有一小撮人反复使用,就可以算得上“常用”了。这类公式通常是不会写入课本----尤其不会写入连高等数学都不是的初等课本当中。

    如果以地球的水平比喻的话,****高中数学学习的内容,其实多半还是十七世纪之前就有的东西,大学高数才算进入十八世纪----当然,形式上,现在的大学高数课本比十八世纪的数学简单且规范许多

    最前沿的内容,很多人是没机会接触的。

    常用公式是在以每年超过五十个的速度递增的。

    可是,这些公式当中,都简捷吗?令人吃惊吗?能够造成重大影响吗?可以像混沌理论、不完备定理那样带来神话一般的震撼吗?

    恐怕很难。

    那种等级的重大突破,不可能是说有就有的。

    实际上,地球上就有数学家做出悲观的预测----正如地理学家会发现完所有大陆一样,数学家也迟早有一天会发现完所有的公式。

    所幸哥德尔不完备定理多少提醒着人们,人类距离认知的极限还有很远。所以,绝大多数数学家还沉得下气来。

    “不过是去交个论文而已,居然搞得这么声势浩大。”王崎摇摇头:“接下来要不要换个地方住呢?总觉得会被人打搅。”

    “是先跟其他朋友打个招呼?辰风和艾师姐应该还在附近吧,然后给由嘉发一封报平安的信……”

    瞬间,王崎就想到了一个绝妙的点子。

    “对了,写什么信啊!我直接去万法门嘛!”

    “以我现在的遁速,一天不到就可以到万法门。那个时候,只怕我在西疆现身的消息都还没有传开……或者刚刚传开?”

    “到时候,我就做出一副‘啊,我刚刚结束了苦修,交了成果就来找你了’的样子……啧啧啧,由嘉那个单纯的家伙会不会感动坏呢?绝对会吧!绝对会的!”

    “嗯嗯,这就不能去拜访辰风他们了,得做出‘我谁都不管第一时间来找你’的效果。”

    “然后……嗯我想想啊。”王崎的妄想到了这一步就开始失控暴走:“这种剧情,一定会有人出来棒打鸳鸯?啧啧,她爹?到时候我就直接开元神法域。如果是普通的元神期修士?万法门那种满是算器、而且还在发开新算器的环境,最适合我发挥了。我就拉着她的小手,在元神期宗师的追杀下,来一场盛大的私奔……嗯嗯,剧情而已。这戏码绝对会感动很多女孩子的,尤其是由嘉那种连话本都没看过多少的单细胞,绝对会被感动的……”

    王崎都被自己安排【妄想】的剧情感动到了。

    “如果蹦出来的是一些结丹期的杂鱼,那就是另一个故事线路了。嗯嗯,普通的万法门金丹,就是被我开无双的结果啊!”

    “到时候,打翻万法门所有的结丹期修士,我就可以做出那种‘踏着五彩祥云来娶你’的姿态。”

    王崎自鸣得意的想法并没有瞒着真阐子。真阐子叹了口气,到:“小子,你是不是说过,一个求道者,最重要的素质就是不要相信自己的假设是真的,并且尝试寻找其他假设吗?”

    王崎点点头,然后不耐烦的说道:“老头,我告诉你啊,我现在正在策划很重要的事情,没空教你求道者的原则----话说你在这方面是不是很懂啊?作为一个长者传授我一点这方面的人生经验啊!我在搞了一个大新闻之后,是直接求婚呢,还是求欢呢?”

    “都不要啊,小子。”真阐子一本正经的回答:“老夫作为长者能够给你的经验,其实和你以前给老夫讲过的那些求道者的道理是相通的。”

    “相通的是指……”

    “你刚才那一系列妄想,全部都建立在‘那个丫头在万法门呆了一年’这个前提上。”真阐子道:“作为一个绝对冷静的求道者,你应该在这之前提出另外一个假设----‘如果陈由嘉不再万法门而在其他地方’,并以这个假设来设计自己今后的行动。”

    “怎么可能,你说什么呢,由嘉有什么理由不在万法门?”王崎嗤笑:“她现在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也在推演虚实两相功法。除了万法门她还能……她还能……”

    ----娘的,由嘉她……她好像还真的有地方可去啊……

    ----我最初得到数据化修法的灵感,是因为艾轻兰艾师姐,而且其中参考了很多天演图录的“积累”“变化”之思路……

    ----由嘉研究这一路修法,还有可能是去找辰风或者艾轻兰了。而这两货,就在……西疆……

    一道如风一般的冷冽灵识一扫而过。

    熟悉的气息,但是其中掺杂着凛凛杀意。

    这几天的种种细节再次浮现在王崎的脑海。他如今已经是结丹期,又有我法如一的修持,记忆力极为强大。很多当时他没有意识到的信息也记住了。新鲜的纸张、一尘不染的房间、高矮不合的椅子……这些细节纷纷浮上他意识表面。在经过一番思考之后,王崎得出了结论。

    王崎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戒指:“老头,你算计我。”

    紧接着,他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转过头去,张开双臂,仿佛准备来一个大大的拥抱。

    然后,他就被双臂对折,反剪到背后、身体被一下子掼到墙上。巨大的冲力甚至激发了墙壁上的自动防御灵禁。

    这屋子的户主是个结丹期女子。她还以为有人攻击,急急忙忙飞了出来,就就看见一男一女抱着挤在她家墙上。她脸一红,立刻蹿了回去。然后,陈由嘉和王崎听到一声柔柔的传音入密:“那个……这里好歹算是我家门口,请不要太过……太过……”

    ----你想多了姐们,就算我们两个真的准备当街行那事儿,也得是我在后面才对……

    王崎脸贴着墙,心底还不忘吐槽。

    他低声道:“由嘉……”

    “嗯。”陈由嘉似乎是有些害羞,直接将脑袋埋在王崎背后。

    ----真希望你娇羞的时候能够不要只有“羞”,还能够“娇”一点……

    王崎在心里这么嘀咕,却不敢说出来,只是赔笑:“这几天你住在哪儿啊?”

    “兰姐的实证部。兰姐每天都跟我一起看玄思体样本看到很晚。”

    ----啊啊啊啊啊!我干了什么?本来我几天之前就应该过上身心舒爽的日子了啊!

    “啊哈哈哈哈,辰风那小子晚上肯定会觉得不习惯……”王崎还没说完就感到后颈痒痒的。陈由嘉似乎踮起脚,凑近了他的头。

    王崎居然有点心慌。

    ----喂喂,这一次立场为什么反过来了,为什么是我慌啊……

    “平日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叫门。”真阐子用灵识传音嘀咕:“想要道歉就不要撇开话题啊”

    王崎咽了口唾沫,艰难地转过脑袋,正好看到了陈由嘉清澈如水的眼眸。

    陈由嘉道:“兰姐前几天跟我说了一些闺蜜的话题,就谈到‘要不要孩子’这种事。”

    “啊哈哈哈哈,辰风那小子真是……想必每天晚上都要干辛苦的体力活?”

    陈由嘉看着王崎:“我和辰风明明是同年结业的……”

    “这种事不是看哪一年从仙院结业的吧……你比他小几岁来着……”

    陈由嘉声音当中带了一丝委屈:“这一年你死哪儿去了……”

    “抱歉抱歉,这个真不能说。你就当我是接受逍遥期修士的特训就可以了。”

    “为什么不联系?”

    “闭关?”

    “哼。”

    然后,两个人就都沉默了下来。

    王崎脑袋抵住墙壁,道:“由嘉。”

    “嗯?”

    “我觉得这个时候我无论说什么都很苍白?”

    “你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在这里。”陈由嘉语气当中是带有一丝怨气的。

    “这回答,牛头不对马嘴啊……算了,我大概明白了。所以,我决定直接用行动表达了。”王崎深吸一口气:“所以,等下你不要被吓到,也不要发脾气。”

    “你……”

    陈由嘉心中一惊,刚要说什么。可是她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周遭引力异化。她不知道自己身处哪个位置、面向哪个方向。更重要的是,她钳制王崎的力量突然改变方向。这种突然的变动完全破坏了她的姿态。她想要停住,可这种情况下她甚至找不到“静止”的参照物!

    然后,一双手搂住她的腰。再然后,她嘴唇就被堵住了。

    元神天关后与未破关,是两个概念。王崎使出元神法域的手段,陈由嘉居然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片刻之后……

    “咱们回家继续?我顺便说一说我能说的?”

    “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