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百一十章 王崎其人
    “这一批适合加入暗部的年轻人,一共三百二十人。”

    “这么少?”冯落衣眉毛微微挑起。

    “毕竟往年选择的人有点多。十五年前、十年前、五年前这三个批次尤甚。”马忠尚是负责这一块的,所以对这些很是了解:“前几个批次选中的修士大多还没有踏破天关,更没有加入暗部的资格。他们不会重复参加评估,所以这一次就显得少了一些。但是,甲类的年轻人,比往年都要多。”

    许多加入暗部的修士,在结丹期就会得到仙盟的评估,并给予一定的资源培养,这也是一种制度了。

    当然,这些修士并不是暗部成员的唯一来源,甚至不是主要来源。

    有很多暗部的修士,都是在踏破天关以后才和暗部接触并加入其中的。

    只是,仙盟会选择一些结丹期修士,有意识的进行培养。

    其中,这种评估也分了三类。

    丙类评估并不看重修士的天赋,而更加看重他的心性。丙型的修士,不管天赋怎么样,都有一颗古道热肠的心,能够推己及人。仗义疏财和乐善好施是具体表现。除此之外。这一类型的修士也必须要拥有无双的勇气。

    因为,想要加入暗部,就必须直面这个宇宙的终极图景,直面永恒阶级,直面仙道的灰暗前程。

    面对这种选择的时候,其实修士还不如凡人可靠。诚然,修炼有所成就的话,一个修士就必然会拥有远超凡人千百倍的坚毅。但是,长生后修士的寿元又何止是凡人的亿万倍?

    面对苦难的选择,凡人可以咬牙坚持一辈子,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不用永远的忍下去----凡人能够想象出的“永远”,最多也不会超过一百年。这一点仙人反而很难做到。

    能够直视这个宇宙的恐惧还坚持道心,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因此,对于这一类未来暗部的基础,仙盟也不会要求他有多高的天赋。

    当年的李子夜,其实就是这一类暗部后补。

    而乙类则与丙类完全相反。他们心性或许并不出色,但是思维能力强大,能够从种种迹象当中推测或者猜测出这个宇宙的一些事情。

    这个宇宙始终是通过一整套规律联系在一起。部分研究只要程度深了,就必然会涉及这一方面。

    精通弈天算的万法门修士、研究生态或演化的天灵岭修士、研究引力与光的归一盟修士,最容易出现乙类评估的修士。

    另外,玄星观全体都是这一类评估。

    而甲类评估的获得者,则同时包含“心性”与“天分”两个方面。

    “丙类评估两百五十七人,乙类评估五十六人,甲类评估七人。”

    “其中,获得丙类评估者,有八十人被天剑宫相中,准备安排天剑问心之试炼。需要您的批准。”

    “乙类评估者,多来自于玄星观。其中,玄星观修士多达三十九人,余下十七人为其他门派……”

    这份名单当中,居然还出现了陈由嘉的名字。

    “甲类评估者,包括了天灵岭三人,归一盟两人,万法门一人,玄星观一人。”

    “艾轻兰,薛不凡、辰风、艾长元、杨峥、王崎、程长明这七人。”

    “其中,有一点需要特别注明,甲类评估之中的辰风、乙类评估之中的陈由嘉两人都属于特殊情况。他们都是在数年之前的神京事件当中,被动接触了‘特殊项目’。因此,对于这两个人,应该还需要特别考虑----他们主观上或许并不希望接触这个暗面。”

    马忠尚为冯落衣逐条解释这些评估,其中还包括对每一个人心性的评价。

    冯落衣则根据这些评价,写下了数百份文件,并在上面留下了自己的烙印,表示这代表着仙盟的意见。

    “将这些文件分别送到他们有接触到暗部的直系师长那里。”冯落衣思考了一下:“如果他们的师长当中没有这类人的话,就让常务司的重新拟一份不涉及机密的送过去。”

    紧接着,冯落衣身前的所有文件就都消失不见。

    然后,冯落衣抬头:“最后还有王崎。”

    马忠尚一愣:“按照记录显示,王崎从未去过万法门,并没有师长,他的直系亲属也全部去世了,按照规矩,暗部会与他直接接触。”

    “说与我听就行了。”冯落衣笑道:“我会去找他本人商议的。”

    马忠尚也笑了:“冯先生您可不能算是他义理上的‘师长’。”

    神州人族尊师重道虽然不如妖族那般,将师长视作生身父母,但也是极为敬重的。在仙盟治下,师生关系和养父子关系一样,都是受仙盟律保护的。但是反过来,也只有登记过的师徒才算是真正的师徒。

    仙院讲师和学生那一种,就不属于这种意义上的师徒关系。

    冯落衣也只是王崎的“老师”,而不是真正的师父。

    不过,这几年实际上是怎样,许多人心里都有数。

    马忠尚重新拿起评估报告,道:“王崎这个人一直是您亲自跟踪的,他的行事您也应该很清楚,所以我这里也只做一点分析。”说着,他又摇头苦笑:“这个小家伙实在是不同寻常,还没有元神,身上就有许多机密,密级甚至比一般的暗部元神期修士还要高……”

    冯落衣点点头:“一点分析就足够了。”

    “王崎其人,应当算是仙盟最近百年以来天分最高的修士了。这一点,万法门的诸多同道应该比我清楚。”马忠尚道:“而他的个性也非常特别。他最大的特质就是极端的情绪化与极端的理性化。”

    “极端的情绪化和极端的理性化?”冯落衣皱眉:“我记得这好像是一种会影响道心的心病……是叫做……嗯……”

    “您说的是‘边缘型道心魔障’吗?”马忠尚摇摇头:“不。虽然王崎有一点类似的表现,但是不完全是。”

    边缘型道心魔障,地球上的叫法就是“边缘型人格障碍”。此类人格障碍患者在自我形象,心境,行为和人际交往中表现不稳定,其心境常常发生戏剧性改变,对世界,对自身以及对他人看法的也往往随之彻底转变----从黑到白,从恨到爱。反之亦然。

    “虽然这种魔障之中包含了个性的两极分化,但是并不意味着所有两极分化的个性都是这种魔障。”马忠尚解释道。考虑到冯落衣原本是万法门出身,专业领域和阳神阁最不对付,所以采用了非常“不专业”的说法:“最主要的,这类心障的患者不能融合内心的阴面和阳面,但是王崎却没有这个问题。而且,王崎对他者的态度确实存在改变,但是这种改变都是有迹可循的,不存在突然的、无理由的改变。”

    冯落衣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王崎第一次出现在仙盟的视野当中,是因为不准道人一案。后来,他故乡意外被古法修摧毁,而他本人则进入仙院学习。在这一个阶段,我们认为,他就是表现出了自身情绪化的一面。而在这一时期,我们也只观察到了他情绪化的一面。”

    “而王崎的个性,按照一般的道德观念来看,是非常……偏向负面的。极度自大,自我意识过于强烈,同情心淡泊,早期还有偏向自闭的现象。另外,他也很容易脑子一热就去做什么事情,对于后果缺乏考虑----或者他有考虑,但是对自己的掌控力过于自信,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充足的防范,能够解决一切问题。”

    冯落衣摇摇头,苦笑:“真是一个恶棍啊。”

    “最后一点上倒是有所好转,但是我们当中还有人怀疑,这并不是因为他知道收敛了,而是因为他的能力越来越强,对世界了解更深,行动力更强,所以真的驾驭得住自己做出的事情,没有捅出娄子。”

    冯落衣感叹:“突然觉得,人族没有没灭在他手里真是一种运气----那么你们是怎么看的?他适合作为元神期修士,担任仙盟的要务吗?”

    “适合。”马忠尚毫不犹豫的说道。

    “哦?你们的评级如此负面。”

    马忠尚道:“因为正面的部分足以抵消负面的部分。王崎此人除了极端情绪化之外,还有极端理性化的一面。他思维缜密,在理论上非常冷静。虽然有使用未验证猜想的经历,但是事后证明,他才是对的----或许是因为他已经意识到了正确的路线?或者他对自己的学术直觉非常自信?但总的来说,这并不是负面因素。”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对自身的评价,还有对自身理论的认知从来就没有改变。在学术领域,他的目的性非常强。这一点也可以体现出他对世界的好奇、对大道的追求。在学术领域,他情绪化的一面并不构成任何负面影响----我们所提倡的‘真我如一,初心不易’八个字,他做得很好。”

    “另外,这种理性化也体现在他的行事方面。他和阳神阁弟子辰风曾经联手进行研究,证明‘做一个好人可以保证长期利益’。他自身是笃信这一点的。而且,他也具有通常意义上的道德观----这就使得他行为始终符合他人利益,没有太过偏离道德,很少出现对自己人心狠手辣的事情。”

    “甚至他极端的自信也是源自他理性的判断----在他的认知当中,‘我很强’是一种客观事实。而实际上也确实如此。仙盟的结丹期中,已经没有人是他的对手。而在面对实力超过自身的敌人时,他也没有被自身的自大影响判断。”

    “综合以上几点,我们之中有人做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现阶段,王崎极端情绪化的表现,是他自身理性选择的结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