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百一十一章 征夷征天
    “极端情绪化是极端理性化选择的结果?有意思。”冯落衣点点头:“我可以听一听依据吗?”

    “仙盟对于王崎此人有着非常深入的情报收集。这主要来自于三个方面。”马忠尚道:“首先,早期的监控是对一个谪仙的标准配置。然后,就是对天才弟子的道心评估----这主要是在他提出了完备律之后。第三点就是针对即将成就元神之人的例行评估----这项评估是对每一个即将突破到元神的人都要进行的。只是王崎现在的实际境界才结丹初期,本月才显露出元神法域的能力,所以这个评估并没有进行多久。”

    仙盟自创建以来,就一直处于战争状态----和整个宇宙、几百亿年的战争。

    所以,现在的仙盟一直小心翼翼。

    对于每一个潜在的敌人以及潜在的“自己人”,仙盟都是万分谨慎,不敢有丝毫疏漏。

    王崎不知道,其实自己离开仙院之后,就一直处于最严密的监控之下。这种监控当然不是派一个元神期的宗师全程追踪,而是通过有限的监控法阵、每一次万仙幻境的使用记录、王崎其他熟人的言谈等等,从多个方面、最细节处构建模型,反推王崎的心灵。

    这反而只需要一些结丹期以下的人就可以完成。

    而王崎离开神州,在西海寻觅月落琉璃的时间里,他也始终处于冯落衣的视线之下。

    王崎在灵凰岛的所作所为,则由他自己报告给仙盟。

    这十年,仙盟知晓的关于王崎的一切信息都成为了暗部某个机构的资料,用于对王崎进行彻头彻尾的分析。

    “我之前提到过,王崎曾经有研究生灵之道的经历。这一份经历对他的影响也非常深。”马忠尚道:“在神京,阳神阁弟子辰风书房里的书籍当中,有几本留有王崎写下的随笔、眉批。我们曾在一本书中发现过这样的批注----‘感性生理性,理性依感性而存’、‘如果没有感性,理性就会失去动力,甚至走向自毁’。而辰风的学术理论当中,呈现着明显的类似倾向。辰风的未婚妻艾轻兰也有类似的言论‘理性是演化而成的一种生存能力,而感性才是生物的本能’。”

    “结合王崎的种种行为,我们可以认为,王崎本人是非常相信这个理论的。所以,在一切不涉及原则问题的场合下,他都完全遵从自己的本能,想到什么就是什么,绝不让自己感到一丝的不快。”

    “自己选择?”冯落衣再次困惑了:“你之前也说过,王崎情绪化的一面,在刚刚进入我们视野的时候就有了。那个时候,他还不认识任何天灵岭的弟子。”

    “这一点我刚才也提到过了,成长。”马忠尚道:“王崎其人,在进入仙院的时候是处于一种非常缺乏理性、横冲直撞的状态----甚至还有渴求力量,同时修炼太多功法,结果自己差点废掉的记录。只是从仙院开始,他就逐渐有所改变,并开始在学术上有所追求。我们猜测,应该是逐渐有了对求索大道的兴趣吧。”

    冯落衣点点头:“你继续。”

    “王崎之所以表现得情绪化,是因为他认为,保持自身感性就是保持理性有序运行的方法。他看似癫狂,实际上只是如同一个小心翼翼的匠师,维护自己理性长久运转。只不过,他做的程度有点过,好像对于‘失去感性、理性无所依托’这件事存在恐惧----简单来说,他就好像曾经处于生无可恋的状态一般。这一点我们很难理解。”

    “而王崎此人的道德观也是这样。他对于一般人的道德观有着正确的认识,也通晓法律条文。只不过,这些对他的约束性并不是很强。他之所以在平日里遵纪守法,是因为他也相信自己曾经做过的另外一个证明----‘做好人能够保证长期利益’。”

    “由于‘做好人’就是‘利益’所在,并且他又存在正常的道德观与价值取向,所以他在大多数时候都会顺应这种价值观,表现得乐于助人。但是,如果真的存在‘无法同化的敌人’,他就会呈现完全相反的态度----比如,灵凰岛之战。王崎如果确认一个古法修对他而言还无价值,或者负面价值大于正面价值,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将之杀死,并且不会因此产生丝毫魔念。”

    冯落衣问道:“你们觉得,他存在好杀的魔障吗?”

    马忠尚摇摇头:“完全没有。甚至相反,王崎此人非但不喜欢杀戮,反而在一定程度上会选择尽量避免杀戮。只是在需要杀戮的时候,他大开杀戒也不会产生负面念头----这么说吧,如果杀一救百是成立的,那么王崎执行起来不会有丝毫犹豫。”

    “还真是……”冯落衣道:“一个怪人。”

    “由于王崎故乡已经毁灭,所以他童年的痕迹已经消失----兴许在逃的不准道人多少知道一点。对于王崎的童年,我们只能如此推测。”马忠尚道:“他是一个天生的求道种子,只是幼年就表现出了过于缜密的思维能力,导致周围无法理解他。因此,他也与他者有了巨大的疏离感。只是,在进入仙院之后,他才发现自己不是怪异之人,世界上真的有如此多志同道合之辈,所以他才有所改变。”

    马忠尚再如何厉害,也不可能想到“穿越”这么荒唐的事情。尤其是王崎这种越过两个宇宙的穿越。

    但是除此之外,他说得简直分毫不差。就算王崎本人在这里,也难免会觉得一阵恐惧。

    仙盟对于王崎的分析,确实是称得上细致入微。

    “总而言之……”在洋洋洒洒数万字的评估之后,马忠尚最后做出总结:“王崎此人,绝对可以作为自己人。他在心性的稳定上甚至超过了其他暗部修士。关于他成就元神的相关申请也没有问题。但是,他遵从自身本能的做法是在是太过癫狂,难以掌控,因此并不建议他担任‘攘夷使’和‘清道夫’。征夷使和征天使比较适合他。”

    冯落衣一怔:“征夷使或者征天使?”

    “从灵凰岛一战来看,这对他而言是再适合不过了……”

    苍生国手猛地站了起来:“在你们眼里,他就属于‘好用的疯狗’?”

    “我们并没有这种主观评价。”马忠尚脸色不变:“另外,冯先生,注意您的倾向性。征夷使和和征天使虽然汇聚了许多激进派的修士,但是却依旧是仙盟的部分,甚至可以说是骨干部分。另外,您也是主张对外强硬的一派----当初许可使用‘近空广域法术冲击’【轨道轰炸】的法令,都是您推动的。”

    “你们这群操弄肉糜的家伙根本就没明白王崎的价值。”冯落衣道:“这不是路线问题,而是大道之事。他的天赋,不应该用在杀敌上!”

    “王崎此人在法术事情上是绝对的激进者。”马忠尚道:“他深信只要法门足够精妙,就可以解决一切事情。可这并不能为一般人所接受。所以,无需有所顾忌的征夷使或者征天使最为适合他。让他一个人自己发展,兴许会更好。”

    “如果您是担心他会沉溺与暴力、杀戮,道心蒙尘,那完全不必。”马忠尚道:“这一点我们可以保证。王崎本人没有一点沉溺与暴力的可能性。他个人倾向是排斥暴力与杀戮的。在他看来,战斗只是在一定程度上排解主观情绪的非必要手段。”

    “并不是因为这个。”冯落衣看了马忠尚一眼:“我说过,你们这些操弄一团肉的家伙不会明白这个天才的价值。”

    “我确实不是万法门的修士。”马忠尚依旧直言:“但是我对算学的历史也有基本的了结。王崎很厉害,但是再强也不会强过算君的吧?算君在百年前也是做过征天使的。”

    “再者,这件事也需得等王崎成就元神期之后才行。现在距离王崎元神,至少还有数年时间。”

    冯落衣点点头:“我明白了。稍后我会亲自与他确认的。”

    “最后,最近的妖族事务,也可以让王崎、艾轻兰、薛不凡三人参与其中,当做历练。”马忠尚又说了最后一条建议,然后微微鞠躬,转身离去。

    冯落衣沉默片刻,然后,这个小小的幻境崩溃,化作无数数据,淹没在万仙幻境那恐怖的运算当中。

    ……………………………………………………………………………………………………

    数日之后,王崎收到了自己等待很久的东西----重炼完成的仙器级数法器,承天印、璇光尺。

    得到了这两件仙器之后,让他的战斗力还要再上一个台阶。

    王崎双手在上面一抹,往两件法器之中各自注入一道法力。数据化修法最大的优势在于“善假于物”,对于这一类法器的炼化天人就有优势。呼吸之间,王崎就完成了初步炼化。

    然后,贾维斯入驻。

    这个时候,王崎微微一愣。

    陈由嘉问道:“怎么了?”

    王崎摇摇头:“没什么。由嘉,随我回万法门一趟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