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百一十三 守墓者,净土,悲歌
    陈由嘉并没有随王崎进入陵园。

    虽说当年李子夜朋友不少,但是他也不可能认识万法门内所有人。陈由嘉和李子夜之也有一面之缘,本身就没有特别身后的交情。另外,祭拜陵园的申请也着实难批,陈由嘉并没有尝试。

    更重要的是……

    ----王崎那家伙,臭屁程度天下少有,应当不会希望有人看见他难过的样子吧……

    她估摸着,就算王崎没什么要说的,起码也得一刻钟才能出来。在等他的同时,是打坐入定呢,还是泡杯茶呢……

    她正想着,肩膀就被人轻轻拍了拍:“喂,由嘉。”

    陈由嘉吓了一跳。她一回头,发现王崎就站在他身后。她迟疑道:“忘了……忘了拿贡品?”

    “说什么呢,已经祭拜完了,走吧。”

    陈由嘉疑惑的眨眨眼:“这么……快……”

    “能不快吗?”王崎摇摇头:“本来就没什么要做的。”

    “没什么……要做的……”陈由嘉不解:“那你都快十年了还坚持要来……”

    “十年前我想说什么,现在还是那几句话----顶了天多几句。”王崎背负双手,慢慢朝山下走去:“还有什么?”

    要说的话本就不多。

    因为王崎和李子夜认识也就一天多一点。所以,除了“护安使”这个身份之外,王崎对于李子夜几乎一无所知。

    想到这里,王崎都觉得有些可悲了。因为职责所在,所以就要做到这个地步吗?

    陈由嘉见王崎真的是要离开了,这才反应过来,跟了上去:“喂,你……真的要走?”

    “嗯?你觉得我有要留下来的意思?”

    “这也,太草率了吧?”陈由嘉道:“扫墓这件事……”

    “由嘉,你觉得扫墓究竟是扫给谁看的?”王崎突然发问;。

    “嗯?”陈由嘉很快就明白了王崎的意思。

    扫墓终究是给活人看的。

    “礼仪是用来表示对他者的尊重,是为了让自己与他者能够交流下去。但是,丧葬的礼仪却是不一样的。它不是为了联系生者与亡者,而是为了安慰生者。你无论在亡者的墓前做什么,对于亡者而言都不会有影响的。真正会受到影响的,只有生者。”

    “或许存在那么一个无穷小的可能性,我们的意识载体崩溃之后----大脑、肉身、魂魄法力全部崩溃之后,意识的信息会被另一个‘世界’接纳。但是,这终究是一个无穷小的可能性。而且,也没有证据表明有可能存在的‘死后世界’会对现世造成影响,所以,我们基本可以排除这种可能性。”

    “我终究只是在安慰我自己----道谢,然后提醒一下自己,我这辈子的价值不应该只有这一点。”

    陈由嘉道:“其实,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这一点’?如果你也只是‘这一点’的话,万法门的绝大多数弟子岂不是只能去死了?”

    ----李子夜师兄,若是知道,想必也能含笑九泉……

    “哈哈哈,这话我爱听。”王崎遥望西下的夕阳:“可是,这依旧只是‘一点’啊----和天地比,又算得了什么?”

    我现在做的,只不过是重复地球上那些先贤的成果罢了----至少我是在知晓了“目的地”之后努力的。

    而我今生,不应该只有这“一点”价值。

    在走入市区之后,王崎道:“今天准备上哪儿吃饭?贵点也没关系哦,就当时我谢你。”

    “谢我?”

    “你不跟我进去,大概就是因为不想看到我难过的样子?”王崎拍了拍陈由嘉的背:“虽然你觉得我会哭这一点让我很寒心,但是心意还是挺好的嘛!”

    “哼,你的哭脸难看得要命,看了都嫌辣眼睛。”

    “那你这辈子都别让我哭不就好了?”

    …………………………………………………………………………

    那个看守陵园的宗师一直目送王崎而然远去。过了片刻,另一个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你觉得那个家伙怎么样?”

    “真是冷酷的家伙。”守墓的元神期宗师道:“他也就在前些年下葬的那个孩子墓前表现出了一些情绪,应当是……哀悼混合着昂扬?真是奇怪。另外,他离去的时候说的话也是真的----他确实是不信死后的世界,无论是理智上还是情感上。所以我才说,这个小家伙真的冷酷得可以。”

    人本性都是怕死的。地球上,就算是无神论者,情感上也会有这种倾向。但是王崎完全没有。

    马忠尚做出记录:“很,记下了。****叔,谢谢你了。”

    那个看守陵园的原始我拿起宗师看了马忠尚一眼:“不过是一个元神晋升评估而已,居然要你亲自做?你在攘夷使里的地位跌到这种程度了?”

    马忠尚笑笑:“毕竟是重要的天才,还是我顶头上司中意的学生。多跑跑总没错。”

    “你是要拉他进入暗部吗?攘夷使?清道夫?”看守陵园的元神期宗师似乎另有身份,很是知道一些内情:“总不能是征夷使吧?”

    “抱歉,老叔,我是发了心魔誓言的,这个可不能说。”马忠尚笑了笑:“就算您是护安司的副司主也不行。”

    仙盟各大机构的最高长官都是逍遥期修士。但是,这些逍遥期平日里大多是忙各自的事情,很少管事。实际做决策的,多是副司主。

    护安司,维护四方稳定的机构,其副司主修为其实并不高----甚至不如很多一线的护安使。这不难理解。想要做调度工作,本身不需要什么强大的战力,只是需要付出时间,进行决策。而副司主的权威来自于仙盟还有司主,和自身关系不大。因此,这个位置不需要多高的修为。

    对于护安司这个维护日常安宁的机构,外出巡视远比居中调度轻松。对于那些平日里还需要时间探索大道的修士来说,护安司的副司主本身就是一个虚耗时间收入也不高的辛苦活儿。

    所以,一个元神期的副司主,对于护安使来说是足够了----只要这个司主心性足够可靠。

    而作为仙盟的实际管理者,平日工作就难免接触一些暗部的事情。所以,对于仙盟的处境,那些高阶修士也都是知晓的。

    看守陵园的元神期宗师----艾副司主哼到:“长进了。看起来攘夷司的大人物,已经不必理会我这种小人物了。”

    “老长官啊,我们真的有纪律。暗部具体的人员调动,我也不能说。”马忠尚陪着笑,摇摇头。

    “算了。不过啊,我还是那个意思。对于元神期以下的年轻人,就不要去接触宇宙的恐怖。”副司主摇摇头:“当年你结丹期进入攘夷使的时候,还有李子夜那个小鬼受到‘预先培养’的时候,我都是不赞成的。”

    “修为总会提高,年轻人总会长大。”马忠尚道:“他们总有一天会踏破天关,甚至修炼到足以飞仙的境界。我们总不能那个时候再告诉他。”

    副司主摇头,看了看自己身后:“我想,我们身后这些同袍,还有月球之上长眠的烈士,都是为了更多人可以不必接触这些,才甘愿如此的。”

    马忠尚道:“距离王崎元神,其实也没几年。几年的时间而已……”

    “感觉得到。破天关而未入……虽然这只是一重荣誉,但也说明了此人不凡啊。”护安司的老者道:“若是这个宇宙不是如此可怕,他说不定能一心求道,直至终极的。”

    “说不定他自己知道了,都会求着加入呢。”

    “你们暗部的,越是‘暗’就越是激进。”元神期宗师摇头。

    “这可不是激进的说法。”马忠尚思考了一下,发现了一点可以说的东西,道:“您应当看过护安使李子夜生前最后一份报告。”

    “是……我大约记得,和王崎有关。”

    “王崎此人,天分高到不正常的地步。那一份报告甚至指出,王崎幼时甚至自创了一套低等算符----仅仅是因为缺乏与他人的交流,所以他就寂寞到了这个地步。”马忠尚道:“当时出于对今法修的不信任,与王崎在一起的古法修残魂说了另一种说法----大约是古法修明哲保身,不希望显露异状的生存哲学。但是我们后来查证,这是一个错误的说法。那种报告当中的算符与神州已知的算符并不符合。在排除谪仙的可能性之后,我们可以断定,这是自创的----寂寞到自己根据民间的古老算经,推演低等算符,这又是怎样的境界?他本就是算君一般的人物,常人不能理解,在征夷使的位置才能发挥自己的全部……”

    “你想说的,无非就是‘那个家伙本身就非比寻常,让他提前加入暗部有害无利’。你不必说服我。我如今已经不是你的司主了,你也没义务对我说明。”护安司的副司主挥了挥手:“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元神期修士,也只是站在我的同袍面前,说一说我的看法罢了。你自取忙吧。”

    马忠尚微微鞠了个躬----尽管他如今无论身份地位还是修为,都比自己以前的长官强了。他依旧道:“若是我们还在襁褓之中,或许您是对的吧。但是襁褓已经裹不住我们了。”

    元神期宗师摇摇头,背对马忠尚走了过去:“我知道宇宙是什么样----所以更想留下一片净土。就算是奇葩也自能绽放的净土。”

    “没有人天生就是尖锐的利器,也没有人生来就该是盾牌。”

    他的身影,与五百年来积累的护安使之墓碑,无比和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