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百一十五章 安定
    宗务司位置比较偏僻,竟是建在一座山峰之上,一条宽阔的花岗岩阶梯一路从山脚修到半山宗务司在的地方。只不过,这宗务司建的虽然高了些,可本身却较为低矮,院舍占地颇大,却不见奢华之气,只有几座假山、小小水池,就连赏玩用的仙鹤都只是刚刚开灵的的小家伙。整个大殿时刻散发出一种“心中业物”的寒酸感觉。

    ----好吧,这地方的职能也确实是物业中心……

    此处虽然显得稍微寒酸了一些,但来往的人也不算少。要知今法修行,直到元神天关之前都几乎不存阻碍。万法门家大业大,一年总有成千上万的低阶弟子晋升。另外,按照仙院的入学时间和一般人的修炼速度,这些晋升有多集中在春夏,所以现在晋升之后来更换洞府的人并不少。

    那个刚刚晋升结丹期的弟子也是以为王崎刚刚晋升,就带他过来,却忘了想一想,一般的万法门弟子至少会在练气期筑基期来宗务司两次,怎么也不至于结丹期了还不知道路。

    不止如此,他甚至也没有问王崎的名字,连同自己的名字也没有介绍。

    两人很快就到了宗务司的门口。这个时候,宗务司门口就已经排起了长队。

    那个陌生的弟子道:“这位兄弟,换洞府在这边。”

    王崎摇摇头:“看这队还排得有点长,我还有其他手续要办,等回头再来这边好了。”

    陈由嘉倒是提醒过他,在领取洞府之前,先得去做入门登记。这一步一般会在仙院结业之后就完成。不过,这里也有一个常设案台,用来对那些半路出家的弟子做登记。

    “哦,那就回头再见……咦,人呢?”那个不知名的万法门弟子正要道别,却发现自己面前已经空无一人。他吓了一跳:“什么时候走的?都是结丹期,他的身法居然强我这么多?”

    王崎却已经来到了另外一间屋子。这间屋子里只有一个筑基期的女弟子坐着,看起来正在温书。王崎走过去,敲了敲她面前的案几:“这位道友,我来做入门登记的。”

    “嗯!”那个女弟子已经,快飞的收好自己的书。这个来这个地方多等级的多半都是半路出家,在算学上有了了不得成就的人----说白了就是作为“客卿”的元神期修士,她哪里敢无礼?

    ----就算眼前这个前辈气息只有结丹初期,可万一人家是一个低调的人呢?

    “帮忙做下入门登记。”王崎递出了自己的仙籍珮。

    女孩子将仙籍珮放在案几上的一张铜镜面前。铜镜放出濛濛清光,仙籍珮立即共鸣。随后,仙籍珮发出光亮,铜镜立刻映照出王崎的面容。那个女孩子在确认无误之后,立刻取出一枚玉简,道:“还请前辈留下一道法力。”

    这却是记录法力之中的个人特征了。

    王崎此时反倒不敢留下自己全部的法力了。他现在法力包含的灵犀远远高过同阶,若是贸然放出,怕是能够让普通算器直接宕机。他只是留下自己的部分气息。这也足够了。在比对结束之后,铜镜清光如水荡漾,这才显出王崎的姓名。

    女子一面看着王崎那些信息,一面以指代刀,在玉简上刻下名姓:“王崎……三横一竖……山奇崎……王崎?王崎!”

    那个女子立刻就意识到自己面前之人究竟是谁。她站了起来,表情肃穆:“可是本门真传,王崎师兄当面?”

    “万法门的真传弟子,目前应该就只有我一个叫做王崎吧?”虽然被人围着还挺麻烦,但王崎就这性子,听着有人恭维就忍不住乐呵。

    那个女孩子立刻一脸肃穆,长长一揖,行礼道:“恭迎师兄回山!”

    “三个月前就有师兄将要回山的风声,那个时候掌门人还有诸位前辈就就已经吩咐下来。师兄后面的事情已经一应办妥,就等您亲自来选择洞府。”

    ----掌门人?陈掌门这算是道歉?还是其他什么?

    王崎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是,那个女孩子已经站了起来,脸上带着执行什么除魔大计的光荣神情,道:“待我领师兄前去!”

    …………………………………………………………………………………………………………

    “啧啧,你是不知道啊,当时知道我真实身份之后,那些年轻人,那身子骨挺得,那声音奇得,‘恭迎师兄回山’那声音响得!”

    傍晚,在自己的新洞府旁,王崎一遍对苏君宇说着,一边大笑不止。

    苏君宇摇摇头:“你如今在算门的地位,也当得起这种待遇。听说掌门人倒是有心给你补一场入门式,但是最后谈不拢,所以没搞成。”

    王崎奇道:“怎了?”

    “入门式上总有一个前辈说法、勉励后辈的仪式,一般情况下一个元神期也足够了。但是你风头太劲,等闲炼虚期在算学还没有你强,元神期见了你心里估计还有点发憷。接着……若是请逍遥,怕当场就打起来。”苏君宇啜了一口酒:“现在驻世的逍遥,不是连宗就是离宗,不是连宗也不是离宗的倒少了。歌庭派不愿意在你面前讲,少黎派见了你怕是也不开心。”

    “我还以为白泽神君肯定会自告奋勇……”王崎语气当中挺遗憾的。

    ----吗哒,要是万人山呼“恭迎师兄回山”,那才算威风啊!

    “师祖他老人家是有这个念头来着。”苏君宇道:“但是你也知道,师祖他身处的老黎派和少黎派关系同样不好,最近算君又抛出了三周天混沌法,所以他最近觉得无颜见人----说这些干嘛,咱们接着打牌啊,来。”

    王崎手上捏着一把无定牌。这是一把特制的牌,每一张都用特制的涂料涂抹过,灵识不侵,一般修士也没办法偷看牌。另外背面还附带穿空符篆----这种一般是用来逃命的法篆刻在卡牌背面之后,就能在洗牌的过程当中不确定的激发出来,上移或者下移,而且还有一定的发动失败率。这种完全没法应付的方式也就杜绝了记牌的可能。

    也就是说,这完全就是一种靠运气的游戏。

    实际上,这种游戏才是修士比较偏好的。纯粹依靠计算的游戏,在修士面前基本上没有可玩性,比如各种棋类,那完全就是万法门修法对其他修法的碾压,还有高阶对低阶的碾压;而骰子之类能够靠技巧的游戏,对于练气期修士来说都没什么难度。无定牌这种很大程度上靠运气,而且还需要一定思考的游戏,在修士当中还是比较受欢迎的。

    ----只不过,为了打牌像苏君宇这样整这么大一套的,也就他一个了。

    “全部的十二点法力,元磁极光剑。”王崎扔了手里的牌:“这把又是我赢了。”

    “哈哈哈,得,有点长进。”苏君宇收起自己的牌,站起身,望向下方:“不愧是元神期修士的宅子,在这杵着都是舒服!”

    王崎看着山下如同天元棋坪的万法门,也表示点头:“确实”

    这里就是王崎的居所。它是建在万法门诸多山峰之一的靠上位置,平均海拔就比其他房屋高了近一千米,看山下真有种如跃出人间的感觉。

    这间宅子也非同一般,依山而立,但门前却是筑起魏阙高台,填出平地,用作日常演武。这与大门平齐的高台乃是汉白玉雕琢,上面又布置了许多阵法,就算是元神法域也承受得住。宅子的不远处也有灵禁,能够吸收元神期修士斗法的余波。屋宅本身也极尽华美之能,勾心斗角,飞檐翼然,只是看着,就有一种飞扬之感。

    万法门也是如同其他宗门一般规矩。结丹期与结丹期住一块、筑基期与筑基期住一块、练气期与练气期住一块。而王崎这座宅子,则是元神期修士才能选择的常驻之地。

    再往后,除非王崎自己晋升逍遥,不然就不会获得新的住处了。而就算是成就逍遥,门派也不会收回房屋,而是作为修士自己的私产。

    “歌庭斋”最初就是歌庭初祖算王的私产。

    王崎已经显露出半步元神的修为。虽然这个修为不入官方评价,但是却是默认的“破天关”。再加上王崎本人在算学上的成就,这件宅子倒也衬得上他的地位。

    苏君宇看了看下面:“距离我住的地方也尽,以后来往倒也方便。”

    王崎看着自己的宅子,却有种不爽的感觉:“这么大地方,一个人住真不舒服。”

    “这个也是一般元神期住宅的标准----据说焚金谷的元神期修士,宅子里就自带一个私人的实证部,所以占得大。只是咱们万法门对实证没要求罢了。”苏君宇道:“听说一些天灵岭和归一盟的修士每年都在要求扩大这个住宅标准呢。”

    ----他们不会是想要在家里布置大型强子对撞机吧……可恶,我也好想……

    “你若真是嫌大了,不妨布置成书斋,然后找一帮志同道合的人一起研究算学?”苏君宇眼神之中闪动着奇异的光芒:“很多学派就是这么来的,如今以你的地位,说不定可以……试一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