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不识
    千机阁的核心之处就是机老的居所。这里的地面上、天花板上、墙壁上乃至空气当中都有强大的灵元在流转。王崎一时之间居然生出了一种“自己进入了一个放大很多倍的集成芯片里”的错觉。

    当然,如果收敛起自己的灵识,不去感知这个房间当中无处不在的灵力之“线”的话,那就没什么了。

    图灵真人还是那副削瘦的模样。他眼神望着虚无之处。那里就是某些灵力之“线”交汇的关键点。直到王崎坐在他面前之后,他才点点头,道:“你来了。”

    “前辈,我这次来,就是想要探讨一下关于功法的问题……”

    “你的思路很奇特。”图灵真人首先点点头,肯定了王崎的思路,“让一个人的法力,承载两种,或者更多的思维……这真的是非常厉害的想法。”

    “不过是‘我法如一’这个阶段的思考罢了。”王崎道:“一个人修炼到最终,就是要将自己的所有思维写进法力,达到一丝法力不灭,意识就不会消亡的境地。所以我就在想,写入法力的,能不能是两种意识?”

    若是真阐子回答这个问题,怕是会直接痛斥王崎“异想天开”。

    我法如一这一步的修持,最是讲究“平稳”。很多大乘期修士甚至愿意花上万年的时间,一点点的用水磨功夫磨到最后一步,根本不愿意稍有激进。如果这一步有任何差池,法力反噬灵智,人就会疯。

    又哪里有人敢在这一步玩花样?

    再者,一个人的法力本征式,实际上是固定的,只能在一个较小的范围内调整。那些所谓“复数属性”的功法,实际上也只有一个固定的本征式,然后一次展现出这个本征式的一部分。

    天歌行就包含了电磁光热力多个领域的能力,但是它内核的功法却只有一种。

    王崎切换多种修法的能力也是这样的。他功法天然就包含了那些驳杂功法的变化,只不过限于现在的修为和境界。他也根本没办法全部同时展现出来,所以也只能一次展现一种。

    而我法如一,就是将自己的意识也化入法力的本征式当中,法力的变化就是念头的生灭。

    一个法力当中含有两种意识,岂不是含有两种本征式?

    现在灵气理论告诉王崎,这样做的唯一后果,就是使一个人法力自相矛盾,相互否定,最后有序循环崩溃。

    对于高阶修士来说,这就等于是死。

    图灵真人问道:“你应当知道一魂双心之人的在冲击最后一关时的难度吧?”

    王崎点点头:“双心人----也就是所谓解离性道心魔障【解离性人格障碍/解离性同一性障碍,也就是俗称的双重人格】必定过不了最后一关。虽然一些良性的一魂双心者能够在早期取得惊人成就,可是在元婴期的时候,就会面临功体不稳的症状,分神化念修持也艰难无比。也只有极少数特殊的魔道手段,能够在身外再铸造一个魂魄,将一个心灵转移进去。”

    这个修持,王崎也是做过功课的。

    图灵真人点点头:“既然你明白,那就再好不过了。”

    王崎点点头,又接着补充到:“只不过,最终真正闯过去的一魂双心者也不是没有。我观察过了,后天因魂魄受创而产生的一魂双心,在修炼了中正平和的正道功法之后,是可以走过分神化念的,也有到达我法如一的记录----就是不知道这个人最终有没有飞仙。这说明,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可行的。我对此有几个猜想……”

    图灵真人却抬手打断王崎:“唔,等一等,等一等。王崎,在我们讨论问题之前,现得确定一个前提。你了解意识是什么吗?”

    “是可以运转的灵犀。”王崎斩钉截铁的说道。

    当初艾轻兰在他练气期的时候就对他说过这类话。所谓人的意识,就是有序运作的信息,是一种可处理数据。

    “简单而粗糙的认知,不过,也算是说到点子上了。”图灵真人点点头:“我们甚至还可以将‘负熵’‘灵犀熵’一类的概念冠在这上面。但是,我们不谈这一点。告诉我,你真的理解‘意志’吗?”

    王崎思考:“您说的……”

    “意识的最底层,你能想到的是什么?”

    王崎迟疑道:“神经之间递质物性变化?魂魄之中阴阳二气的流动?还是……”

    “也可以这么说。但是,你能够用这些简单的东西,从无到有的构建一个意志吗?”图灵真人反问道:“你可以笃定的说,意志最根底的就是阴与阳的变化吗?”

    王崎谨慎的说道:“我希望如此,但是也不能肯定----虽然有证据从侧面指出这一点,但是并没有正面的……”

    “所谓的‘侧面证据’,就是你在灵凰岛上推演到登峰造极的神瘟咒法吗?”图灵真人摇摇头,笑道:“几百年之前,我们就懂得利用雷法和氮磷钾之类的简单物质,根据团聚学说得到最简单的生灵源质。但是啊,我们真的懂了什么是‘生灵源质’吗?”

    王崎语塞。

    地球上,根本就没有一个关于生物的物理性模型。还没有人能够运用物理理论为生命科学建立起一个足够强大的系统。因此,基因学之类的学科,还需要大量名为“试错”的经验操作。

    这只是依靠主体通过间断地或连续地改变黑箱系统的参量,试验黑箱所作出的应答,以寻求达到目标的途径,而不是真正的将黑箱打开。

    神州在生灵之道上,实际上已经超过了地球。但是这方面也是一样的。

    现在,人们也只能在虚拟的空间里,打造出一个简化的生命系统,在极理想的条件下进行粗糙的实验。最底层的物质层面,对于研究者来说依旧深不见底。

    而生灵的“物质底层”距离“生命”有多远,“零和一”距离“意识”就有多远。

    按照“现在的水平”,王崎确实从未认识到“意志”这个东西。

    神瘟咒法也是类似的。它还达不到真正操控人心的地步。王崎只不过是解析了魂魄操纵法力的过程,夺取了敌人法力的控制权罢了。洗掉记忆也是。他并不能精密的破坏指定记忆,而是破坏与某一种“刺激”相互关联的记忆。

    他每次都是对着别人喊“王崎”,看看那些家伙魂魄与脑海当中哪些部分起反应,然后着重攻击罢了。

    图灵真人看着王崎:“或许是薛先生的《生灵何本书》影响力太大了,或许是你在灵凰岛的所作所为让你有了一些认知上的误差----你其实是有些轻视了意识这个命题。”

    王崎点点头:“或许我确实是有些轻视了。但是,我认为这一步也是必须要走的。”

    图灵真人道:“说说吧,你的看法。”

    “我们被自己的修法限制了自己的思想。”王崎道:“诚然,长生不老让我们当中的许多人都有了看到‘大道’被求得的那一日的机会。但是,这也限制了我们的思维----我们的思维依旧被限制在这丝丝缕缕的法力当中,不能与法力的运转相违背。这在短期来看,固然是好事,但是当有朝一日,我们需要否定自己所学的时候,就成了相当大的绊脚石。”

    法力坚定意志,对于一般人来说非但不是坏处,反而是好处。因为这能够让他们道心极度稳固,没有精神衰败的危险。

    科学是需要否定的。它不断的否定理论,并通过这种“否定”,不断的站在更高的基础上。

    而当这种“否定”涉及到这些高阶修士自身的根底时,这种“坚定”就会化成障碍。

    这也是许多古老的强大修士最后渐渐跟不上的原因。

    “知见障”固然是这种现象的直接原因。但是,功法的因素却放大了这种知见障。

    “‘长生’‘逍遥’与‘道’之间的取舍……”图灵真人也是叹了口气。

    王崎却道:“晚辈却是一个贪心不足的,长生和大道都想要。所以,我就在想,究竟有没有一种方法,能够在思维与法力相对独立的前提之下证得长生果位?或者,至少保证了一个思维的相对自由?”

    王崎虽然之前作出了“法力编译器”,植入他者的魂魄,让他者的意识并不能直接指挥法力,从而剥夺对方对法力的控制,但是这终究不是“意识与法力相分离”,也不能阻止功法对于意识的影响。

    他想做的就是更进一步,彻底改变“我法如一”这一步,将一切都改变。

    图灵真人看着他,摇了摇头:“你还是没有弄明白啊……也好。你的老师确实没有说错,这一步的确非常重要。”

    这就是彻底摆脱思维的枷锁了。

    地球的科学家常常感叹,人体的极限真的很小。人类才刚刚到达飞出地球的时代,“知识”就已经需要一个人倾尽前半生去学习。

    人类孱弱的脑,或许不足以支撑更进一步。

    在这个宇宙,也是一样的道理。法力给了那些强者悠长的寿命,也使得他们困陷在自己最巅顶的思维方式当中。

    功法,终究是人开发出来的,还远远比不得造物的鬼斧神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