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百二十七章 王崎的“方法”
    【盟主加更5/10】

    冯落衣的本意,就是王崎少揣着那种恐怖的玩意到处跑,最好老老实实的待在安全的地方。他问道:“问什么要去神京?”

    “弟子还有一些想法,想要去找神京的‘一些人’验证一二。”王崎将自己在千机阁与机老讨论的一些内容说了。

    在这方面,冯落衣其实也是大师一流的人物。他和图灵真人是最先想到用极简结构模拟生灵的人。

    只不过,他关注的是“繁衍”或者说“复制”这一个子类,而图灵真人关注的则是“意志”的生成。

    这就是算家的思路了,和探求天物流转之道的波动天君有所不同。

    冯落衣脸色变了几下。他最先听到王崎和图灵真人一开始说的那几个构想的时候,脸上也露出了惊色。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了一点事情,摇摇头,道:“你这几个构想……其实你自己也没指望能够被实现吧?你只不过是想自己后面那些设想看起来不是那么惊人而已。”

    冯落衣比机老图灵更加熟悉王崎,因此也能够判断出一些王崎的思维。

    王崎真正的目的,说穿了其实就是一个“让法力不再限制自己的思维”。而让“在我法如一阶段,让思维不成为法力之中的唯一,不被法力限制,必要时候可以随意填入新的思维”也是一个思路。王崎没必要在一开始的时候,将话题完全围绕在这方面。

    他实际上还有一些相对来说不是那么过分的构思。

    比如说,用虚相功法代替实相功法,承载意志。

    这个时候,意志就不是铭刻在法力本身之内,而是记录在法力的宏观结构之上。

    这种方式,也有几分接近海神类了。

    只不过,这种方式也有它的代价。

    最简单的,就是“转劫”的能力,

    只有自我与法力融合一体的时候,转劫才能成立。仙人的一点法力才能带着意识,进入其他生灵内部。

    就算没有生灵,也可以慢慢汇聚灵体。

    但是用虚相功法承载意识就不一样了。

    因为,这个时候,意识就不是存在于法力本身之中,而是存在于法力流转的整体结构之中。

    如果将“意识”比作一个特定的几何体,那么这种手段,就是将法力塑造成表现这种几何体的“雕塑”。

    这样当然非常适合修改。但是“雕塑”一旦遭到破坏,关于“几何体”的信息就会不可避免的丢失,而且很难还原。

    而传统的我法如一,就等若是将信息储存在这个“雕塑”当中的“分子结构”上,只要还有一个分子在,就绝对不会丢失。

    法力的流转一旦中断,修士的意识也就停止了。

    这就是失去了一个非常强大的能力。

    即使是对于今法修来说,“活下去”也是一个相当重要的能力,尤其是在这样一个诡异变态的宇宙当中。

    而如果两法同修,那也存在问题。这相当于又回到了“人为制造一魂双心”的难关上。

    这个时候,“我”究竟是“我法如一”当中的“受限制的我”,还是“虚相功法”之中“无限但是脆弱的我”?又或者,那两个“我”都只是从属于一个更大的意识,而这个“更大的意识”才是修士的“自我”?

    对于这个问题,就算是王崎也要挠头一番。

    自我意识,也就关系到他日后的道路。他也不能拿这个开玩笑。

    对于这个问题,冯落衣也不敢回答。

    他看了王崎一眼:“你是想要见见那些曾经被你坑过的古法高阶修士?问一下他们在分神化念、我法如一阶段的修行?”

    王崎点点头。

    “那去吧。”冯落衣警告道:“绝对不可乱用极微兽机关。我会一直盯着你,一直到万法门的。”

    “对了,在我离开的时候,图灵真人还说了一个非常了不得的猜想。”王崎打算将图灵真人那个“始源功法”的事情说出来。

    冯落衣摆摆手:“我已经知道了。”

    “这个题目,我实在是做不了。”王崎道:“想要解开这个谜题的话,就需要足够多的、‘来自不同地区’的古法修法,还有不计代价投入人力、计算力。这些条件我都没有,所以……”

    “仙盟会投入一部分资源做这个题目的,不过也不要抱太大希望。”冯落衣摇头:“生灵之道依靠经验的部分非常多,古生灵之道就是积累资料然后猜测了。我们研究了几百年的始新妖族,结果最近接触才知晓,始新妖族的模样和我们想象当中简直南辕北辙,更近的更新妖族也是一堆谜题没有解开。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应该抱有希望。”

    王崎点点头,心中暗暗思考:“信息量很大啊,这句话。这是不是就承认了仙盟真的有很多‘不同地区的古法’?元婴法真的是仙人传授?”

    “想什么呢?”冯落衣问道。

    王崎摇摇头:“我只是在可惜罢了。本方天地,已知的元婴古法全部都是来自于魔帝和古龙皇----我们甚至都没有见过真正‘仙人’。根据月落琉璃的描述,十亿年前构筑仙路的仙人无比强大,而魔帝……能够被古龙皇封在‘魔狱’,也未必能有多强。而魔帝又只是始新妖族的一员,如果魔帝真的拥有始源功法,直接推广开来,始新妖族也不用故步自封。”

    “你怀疑魔帝的古法也只是‘始源功法’的劣化?”冯落衣摇摇头:“或许不存在元婴法的‘始源’,也是有可能的。我们只不过是推定,存在一种知性远超人族的远古仙人。在真正得到确切证据之前,不可下定论。”

    王崎点点头,起身道:“那我就先行离开了。”

    冯落衣点点头,挥退了王崎。

    ……………………………………………………………………………………………………………………

    范中兴走在路上,手里还拿着一本书,不停的翻阅。

    他倒不是不想飞。只是神京城严禁高空飞遁【主要是害怕修士飞的过高,会让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心魔咒力传播得过远】,而偏生这里的修士又实在是过多,每到统一下工、放学的时间,空中总是特别拥挤。

    范中兴这辈子都没想过,能有这么多修士聚集在这座城市里。这种繁华一度让他战栗。

    但是,他反而很不喜欢这种“繁华”。在这个时候,他宁可在车水马龙里穿流,看一看书。

    这本书,名叫《********》,作为一种科普读物流行起来的。它的前身就是王崎当初写给那个谪仙苟大宝的“读书笔记”。在王崎交给其他人代笔润色之后,就被冠以《********》这个名号出版了。

    ----算学如大音,希声而难闻,只有知其趣味者方可品读。

    嗯,这也是这本书的广告词。

    王崎自己几乎都忘了有这茬了。

    但是对于范中兴来说,现在这本书反而是如同“精神支柱”一般,支持他不断学习的东西。

    “知其趣方可知其妙……我现在功底还很浅,还不足以领会算学的奥妙,但是至少我不能放弃,要知晓其中的趣味,保持自己的动力。”

    他这样给自己打气。

    不多时,他就走到了自己的住处----依旧是他们这些“归化民”的集体宿舍。

    他收起书,准备进屋。这个时候,他眼角的余光看见了一个人正站在不远处的房顶上。

    修士都有身法,这不罕见。

    但是,范中兴却本能的后退一步。

    ----王崎!

    ----这个杀神,为什么……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个时候,王崎显然也发现了范中兴。他对着范中兴挥挥手,由衷的笑道:“哦,是你啊,好久不见。那什么……”他一个闪身,就站到的范中兴面前,问道:“最近学习怎么样啊?修炼情况怎么样?学习上有什么困难?修炼遇到瓶颈,要记得及时跟学府的教习反应呀……”

    非常官方和正式。

    范中兴此时精神还处在懵逼的状态,先是冷冷的回答了几个问题,然后才想起要拉开距离。他后退几步问道:“你这次又想做什么?”

    “关心一下同学们的学习嘛。”王崎点点头:“听你的回答,最近似乎过得不错啊。就这样,我走了。”

    “你这算……同情我们?”范中兴感觉自己再一次被侮辱了。

    “有那么一点,不过考虑到你们在灵凰岛上做得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觉得你现在已经不亏了。”王崎轻轻一跃,跃上半空:“硬要说的话,就是……一种责任感吧。”

    这些家伙这是同时心魔大咒和神瘟咒法的受害者。王崎这一次就是想要知晓这些人的情况,收集一下数据,看一看自己“特化版虚相修法”会不会对这些低阶修士造成知见障一类的负面影响。

    由于这些灵凰岛修士组成的人道系统已经并入神京,而神京的系统是当年王崎和艾轻兰两个人联手写下的,所以他很自然的黑进了这个公共系统,直接用灵凰岛一般的手法,得到了数据。

    然后,他又随机问了几个修士同样的问题。

    接下来,他就要去取那些高阶修士的数据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