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百三十二章 讲道
    真阳如血。

    兴许是因为湿度与云层的原因,渐渐西沉的太阳在空中折射出一层红色的光。而王崎的宅子,或许是因为朝向的原因,此时渐渐沉入山的阴影当中,看起来竟是有几分肃杀。

    但是,其他的修士却没有一丝不耐。

    此时,王崎家门口已经聚集了许多修士。除了少数早就等着的结丹期修士之外,大多都是元神期修士,甚至还有少量的炼虚期修士。原本有半个足球场大小的平台也容纳不下这么多人,许多人都只好飞在半空当中,等待王崎出现。

    这些修士面朝王崎,沉静的如同即将冲锋的勇士。

    “老薄啊,你也来了?”

    “王崎那个小子也是狂得不行,早半个月就说要与我们讲道,我倒要听听,他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

    “还真别说,这小子,当真有些水平啊。”

    “就连老门主都……都被他弄倒了。”

    “哼,竖子。”

    “拓扑向来是我连宗的自留地,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讲些什么……”

    “我反倒是觉得很奇怪。这个王崎如果真的有了不得的发现,为何不去找他的师长?”

    “这也真是有些奇怪,他之前的几篇论文……唔,《论可计算数及其在判定问题上的应用》、还有《试论<万法算藏>卷一算术篇中形式上不可判定之陈述及相关系统》,都是顶厉害的论文了,不也都是先同姑婆冯落衣小范围流传开去,再公开发表的?”

    “少年气盛,想要绕过冯落衣?”

    “倒也未必。再者,像二十三问那么有份量的问题,哪里是那么容易就出现的?拓扑领域的……算君的庞氏猜想?”

    “不可能的,他怎么可能解得出来?他之前在拓扑的领域可没有任何建树。”

    “说起来,算主退场之前,曾经说过什么……‘既然有你在。那便不用担心什么了’,倒是有几分将他培养成离宗新一代领袖的意思?”

    “算主?故步自封的家伙,他自己未必肯承认王崎,歌庭派就肯认?”

    “那倒是,歌庭派就算是散了,那也是离宗的领军----嘿嘿,想起这个,我就开心。离宗那群家伙横了这么多年,如今终于……终于算是溃不成军了。”

    连宗的、离宗的、善意的、恶意的……种种言语就在这小小的地方激荡。

    苏君宇有些不快的看着门外:“你要讲的东西,靠谱吗?”

    王崎的宅子是按照元神期修士的标准修建的,能够屏蔽宗师一流的灵识搜查,也能让人看见外面。

    “纠正,我本意就不是‘宣讲’,而是‘交流’。”王崎神色轻松。他现在已经准备充分了。

    唯一遗憾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陈由嘉居然不愿意出现在这种场合。

    ----害羞?

    王崎摇摇头,对苏君宇道:“你就放一百个心就好。”

    “现在外面谣言已经传开了,我觉得你要是真的讲了什么……不大好的,人家也不会管你原意是什么。”苏君宇摇摇头:“小心。”

    王崎推开了大门。

    见到王崎出来,所有修士都齐刷刷地将注意力集中过来。

    有些修士甚至暗暗紧张起来。

    就算他们语言上如何轻视王崎,也不敢真正小视这个年轻人做出来的成就。

    仅仅之前的两篇论文,就让王崎产生离开一种无形的威严。

    “哦哦,想不到真的有这么多同门愿意和我交流啊,真是不胜荣幸。”王崎先是向着四方一礼,感慨了一句,接着道:“我最近打算在往代数拓扑这个方面研究。由于我在这个领域还是一个新人,所以想要找一些道友讨论讨论……唔,这么多人,反而有些不方便啊?”

    王崎这句话,在人群当中引发了一阵小小的躁动。

    “他原话原来是这样的?”

    但是,来者都是修行有成的人物,倒也没人惊呼或者质疑。有人道:“你就直接讲一讲自己的见解吧,若是有问题,我们自然会和你说的。”

    王崎很无辜的笑了笑,似乎是在说----“说好的交流,怎么就变成了带提问环节的讲座了呢?”

    而他的内心实际上已经乐开花了。

    “关注的人确实很多啊。”

    他席地而坐,随手幻化出种种幻象,权作ppt:“那我就说一说好了。我最近在研究代数拓扑,主要就是歌庭派若澈仙子的一些思路顺着往下研究……”

    王崎说得不快,但是却说得很细。

    他基本上就是讲自己这些日子的思考一点点的说出来了。

    “到底是什么问题?”

    “他到底在研究什么?”

    心急的人们想要从王崎的言语中寻找到答案。

    “同调?这个是雪国一派之前在研究的吗?”

    “同伦?难道是同伦?雪国派新晋的逍遥就是因为与何外尔一起奠定的同调论的基础,最终堪破那一关的……”

    “单形……研究形吗?这个领域可是算君一手创立的啊。”

    随着王崎的讲述,他们越发觉得,自己好像有点理解这个年轻人的思路,却又觉得愈发迷惘。

    这个家伙,到底是想要往哪个方向研究?

    完全感觉不出他在研究什么具体的问题啊?

    在王崎的讲述声当中,太阳逐渐落山。天完全黑下去之后,王崎站起身,道:“今天我要讲的,就只有这么多了。有兴趣跟下去的道友,还请明日同一时刻再来。”

    那些元神期的大宗师顿时有一种抓耳挠腮的感觉。

    王崎思路清晰,思维的过程称得上不蔓不枝,显然是有目的的前行。但是就目前已经说出来的部分,根本就看不住他想要研究什么。

    第二日,同一时间,更多的修士聚集到了王崎家门口。

    王崎依旧是不紧不慢的坐到门口,讲述自己思考的过程。等到天黑之后,他依旧是一句:“我今天要讲的,就是这么多了。有兴趣继续听的道友,还请明日再来。”

    其他的听众依旧是一脸疑惑:“这个家伙,究竟打算讲些什么?”

    王崎讲的东西,代数拓扑,正海是当前研究的热潮。算君的回归带动了连宗研究拓扑的热情。而若澈仙子作为算主最为优秀的弟子之一,其代表的代数拓扑,也成为了离宗弟子所剩不多的方向。

    但是,这个家伙,好像根本就没有深入的意思。

    第三日,同一时间,王崎再一次开始复述自己思维的过程。

    如果说,前两天这个家伙只是在讲述自己学习时的心路历程,那么今日开始,他就在其中加入了自己的思考。

    这让许多连宗的算家皱起眉头。

    “离宗的东西。”他们低声交流。

    “玄学一般。”

    “臭不可闻。”

    这一天开始,终于有人陆续的离场了。

    对此,王崎不以为意。

    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现代离宗和连宗的分歧,大约就在于“概念代替一切”。在离宗这里,算学不再是围绕“计算”存在,而在于对“概念”、“性质”、“结构”的研究。尤其是“结构”,几乎就是离宗算学的核心了。天集论是其存在的基础,算主公理化的理想就是它发展的大方向。

    这也是绕不过去的。在地球的历史上,这种思路甚至可以追溯到高斯的继承人狄利克雷。哥廷根学派延续了狄利克雷的理念,而布尔巴基学派则是哥廷根学派精神上的继承者。有些数学史在讲述布尔巴基学派学派的时候,同样会讲述哥廷根学派的部分。

    王崎只要觉得布尔巴基学派的数学成就有用,那他就只能当个离宗。

    很不巧,布尔巴基学派的数学理论确实很有用----至少,王崎觉得在这个宇宙依旧能够解释很多事情的弦论,需要布尔巴基学派的数学成就。

    同样,统一场、凝聚态之类想要真正在这个世界发扬光大,也需要布尔巴基学派的数学。

    所以,对于这些连宗听众的退场,王崎确实是有预料的。

    第四日,第五日,第六日……

    失望的人越来越多了。

    他们发现,王崎确实是在讲一个成体系的东西,但是他讲述的内容,真的非常平庸。

    现在万法门到处都有讨论类似问题的人,他们又何必来听这么一个初出茅庐者讲?

    第七日的时候,终于有人按捺不住性子,直接问道:“王道友,你最近有什么……打算研究的方向吗?”

    “方向?代数拓扑,具体一点就是单形代数拓扑,可能涉及变分法、同调、同伦……”王崎仔细思考自己最近打算研究的东西。

    发问之人问道:“您有什么……更加具体的问题吗?”

    王崎无比认真的说出了一句日后将要载入史册的话:“具体?不,我现在对更加一般化的东西更感兴趣。”

    但是,跟他对话的人却显得有些失望。

    ----这真的只是一个初学者啊……

    众人纷纷失望的离去。

    苏君宇有些不解:“我说,你暗中推波助澜,总不至于将这些修士聚集过来,听你讲那些……浅显的道理,然后看这些家伙失望离去的样子吧?”

    “我没那么无聊。”王崎胸有成竹:“你明天且再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