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是你的风格
    陈由嘉是在第八日上午的时候来看王崎的。

    她看着王崎,摇了摇头:“我还是觉得,你太过……很难跟你说你到底做了什么。”

    “我知道嘛,连宗离宗其实都不喜欢我,现在他们也只是觉得自己信了虚假广告,对我的不满又加深了一些。”王崎还是无所谓的样子:“如果恶感可以量化,这次他们对我增加的恶感充其量也就是一,而他们之前对我的恶感就已经达到三位数了----也不差这一点嘛。”

    陈由嘉深深地看着王崎:“这件事,对你来说,很急吗?”

    王崎沉思:“嗯……还真是很急。我对一些事情还是很感兴趣的。”

    苏君宇在一旁搭腔:“这事我也觉得你想差了……你若是真的想要在新的领域闯出一片天,最好是培养出一批学生。就算想要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也不应该采用这样的方式。”

    王崎耸耸肩。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数学逻辑这个领域,他已经将之推上了高峰,就快要到头了。虽然这个“快要”往往是以十年、百年为单位进行的,但是相对于修士的寿元来说,还是不长的时间。

    可预期的未来,除了“力迫法”,再很少有像“不完备”这般激动人心的成就了。

    考虑到他推迟成就元神的想法,或许走完了地球上能够走的路之后,王崎可能还是没有踏破天关。

    这个时候,一些其他领域的研究对他来说就意义非凡了。

    仙盟在某些方面也是理性得可怕。只有王崎保持自己“高产”的天才光环,他许多想法才能够在这里顺利实施。

    而且,他如果想要在物理领域完成实相元神的突破,那么这布尔巴基学派理论仍然有一些必要。

    最初导致这个星球与地球历史关联得诡异的那一种神秘现象,就在“梅歌牧的前身【即‘洪天大君’】”出现之后逐渐变弱,而那之前或者之后理应出现的一些顶尖学者的同位体并没有出现。

    就比如说布尔巴基学派早期的领军人物嘉当父子,他们就没有出现。而嘉当早期的一些成果,就是由歌庭派完成的。比如说在地球叫做“爱因斯坦·嘉当理论”的、引进时空挠率概念的重要理论,就是由歌庭派提出的。在这个世界被称作非简黎氏挠宇论的理论,在洞天相形尺等一系列法术当中,都有相当的应用。

    但是,布尔巴基学派和歌庭派终究是不一样的。两个学派在思维上的差异很明显。指望歌庭派能够接受王崎现在需要的观点,非常困难。

    布尔巴基学派是一群思维上自由而严谨的人,在一个类似的思想下聚到一起发展起来的。他们每一个人都从自己的思路,为这一座“数学的建筑”献上自己的砖瓦。这个理论的体系没有什么特别的标志、特殊的问题,有的,则是相对于个人来说繁复而严密过头的整体。

    而歌庭派当中,每个人都是算主的学生。

    王崎只有自己来。

    只是,这并不简单。

    如果王崎是一个元神期修士,或者有机会真正意义上去教一些弟子,那么他很简单就能够找到那些能够顺着他的思路的弟子,与他一起构筑这个伟大的整体。

    可他偏偏没有。

    就像地球上有“教师资格证”这种东西一样,仙盟也有类似的制度。

    也正如教师资格证有严格的学历要求一样,仙盟死规定,不入元神者不得正式执教【私下里教授某些人一些东西当然没有问题,但是不允许向入门者传播任何未经仙盟认可的非主流理论。】

    也就是说,不成元神,终究是没办法通过这种“弟子门人”的方式壮大自己的队伍。

    至于同门……切不说王崎还不能算冯落衣的正式弟子,就算是吧,冯落衣自己就不擅长教弟子,手底下也没有几个在明面上活跃的弟子,同样帮不到王崎。

    所以,王崎就只好通过这种“宣讲”的模式,将自己的想法广泛地传播出去。

    而在这两天的宣讲当中,他着重表现的,就是自己在论文当中很难表现出来的东西。

    也就是思考的过程。

    能够被这个思考的过程吸引的人,也必定是他所希望的“志同道合的人”。

    第八天的时候,按时来王崎家门口的人少很多了。至少比起最初的那高台都站不下的“盛况”要少很多。

    王崎不仅没有失望,反而觉得蛮高兴的。

    或许等到人数少他的家都站得下的时候,也就是他可以正式开始的时候?

    由于人数少了许多,留下来的人提问也更加方便,王崎与前来讨论者的交流比着前两天反而更多了一些。

    这里面,依旧有一些怀着别样念头的人,试图通过这种形式的交流指出王崎的问题,看看王崎会如何反应。由于王崎此时水平已然称得上“不凡”,所以这些问题他大多都回答得上。

    但也有一些问题,确实让他感到有一些棘手。而有一些,则让他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对于这些问题,王崎一一虚心接受。

    这却让其他人“看到”了一个信号。

    ----这确实是一个初学者,而且确实想要在这个方向努力。

    这个观念一旦形成之后,原本一些有心看看王崎在干什么、打算跟在后面分润点研究热点的家伙打起了退堂鼓。

    他们本来是对王崎之前扳倒算主、险险动摇整个歌庭派的传奇经历抱有幻想才来的。可王崎在这个领域自己也是初学者……

    算了算了,他们还没有那种将似锦前程压在一个初学者身上的勇气。

    第十天的时候,来的人又少了一些。

    而渐渐的,新的流言在万法门内内传开了。

    “看起来,那个叫王崎的天才人物,这一次是服软了啊。”

    “怎么?”

    “到了这个领域,终于知道夹起尾巴做人了啊。”

    “也是,拓扑这个领域,算君在一天,连宗就占据主导一天。”

    “还别说,会咬人的狗都是不叫的,谁知道会不会在他哪天憋一个颠覆性的东西出来?”

    “呵呵,说笑呢,算君可不像是算主,代数拓扑这个领域的根底坚实无比。他想要像上次那样,一篇论文颠覆整个根基,根本不可能啊。”

    “不过,若是他能够将算君的那个猜想解出来,说不定……”

    “也说明不了什么。算君感兴趣的领域多了,有这么一个暂时不想付出太多时间的问题,很奇怪吗?”

    而外界的那些猜想,并没有影响到王崎的步调。

    他依旧是每天雷打不动的和那些聚到他家门口的那些万法门修士讨论问题,用这些问题充实自身,用自己的思维将自己的新想法梳理一遍,然后再拿去与其他人交流。

    但是,这样子淡定,却让一些人有些看不过去了。

    大约在王崎开始交流活动的第十五天,有一个修士在交流完之后悄悄的问王崎:“王道友,你最近真的没有什么了不得的计划吗?”

    王崎哭笑不得:“了不得的计划?你说什么呢?”

    他认识这个修士。他名字叫做赵清潭,是一个新晋的元神修士,算是若澈仙子这一支的学生,只不过师承关系有点远。他最主要的研究领域就是同调群和基本群,对于环论也有一点涉及。

    对于王崎来说,这种人也是比较好的合作对象了。

    赵清潭压低声音:“就说吧,你在向哪个方向进发?最终的目标是不是三维的庞氏猜想?”

    “对于拓扑这个领域,我也只是初学者。”王崎再次强调:“再者,我现在还是对‘一般性’的知识更为感兴趣。”

    “一般性……是能够推广到更加……更加广泛的范围?”赵清潭道:“我不止一次听你强调一般性这个概念了。”

    “嗯,简单来说,我现在还不打算研究代数拓扑的某一个问题,而是研究代数拓扑本身,或者说它下面那更加广泛的结构。”

    “元算之算……果然是元算之算。”赵清潭深深的看着王崎:“我这两天倒是有在注意……你好像在一些概念上的问题上特别的在意,甚至有重新定义或者规范化的想法。你是不是想要研究元算之算?还‘更深层的结构’?”

    “没有问题吧?”王崎道:“一个想法而已。”

    “研究元算之算也就算了,还是代数拓扑方面的元算之算。”赵清潭后退两步。而刚刚打开门的苏君宇和陈由嘉看到这一幕,觉得有些非比寻常。

    “你一定是疯了。”赵清潭还在后退:“研究元算之算也就算了,还在拓扑这个领域研究……你比算主还要厉害?”

    “没有这种想法。”王崎摇摇头:“你们怎么总是给我脑补一些有的没的的想法呢?我就是觉得这个方向很有意义,很有趣,做下去。”

    “你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赵清潭转身离去。

    但是,苏君宇和陈由嘉的脸色却变了。

    元算之算,本就是算主的一种想法。他“完备性、相容性、可判定性”的理想也是基于这个思路得出的。

    王崎的“不完备”使得算主黯然身退,然后王崎自己又做起元算之算。不管他自己是怎么想的,其他人就会觉得,他自大成狂,觉得自己已经凌驾在逍遥期之上。

    而他选择的领域拓扑……更是连宗擅长的领域。

    当年算主的元算之算,也只是在“计算”之类的离宗的地盘上进行,却没有如同王崎一般,直接到连宗的底盘上来搞。

    在他人看来,依旧是一种挑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