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百三十五章 前辈的来访
    对于王崎的说辞,赵清潭很是疑惑。

    ----还不是时候?

    ----那什么时候才是时候?

    他几乎都觉得这是一份托词了。按照他的想法,王崎也不过是想找一些助理而已。现在他就是整个算门举足轻重的人物,想要做什么,还需要什么“准备”吗?

    但是王崎这么说了,他也无可奈何。

    随后,参与王崎“讨论”的人群也在逐渐缩小。

    当然,也不是只有离开的人。还有很多后来听说“王崎开始学习单形代数拓扑,需要与他人交流”而赶来的修士。这些修士多是低阶修士或者新晋元神,原本觉得王崎的水平很高,自己很难与他交流。不过“王崎是初学者”的传言一经传开,这些人也来试着碰碰运气,希望能够跟随传说中“大家”的脚步,学习这个陌生的领域。

    甚至有些刚刚入门不久的修士,就为了这个,硬是啃了几天代数拓扑的书,才敢过来与王崎他们交流。

    其中,也自然有许多水平真的惨不忍睹的。

    这些人在见识到所谓的“初学者”水准之后,大多就灰溜溜的回去了。

    他们在发现自己完全跟不上也听不懂讨论之后,才意识到那些元神期师叔师伯说的“初学者”,也完全是相对而言的。

    但是,这些在智商上被彻底碾压了的低阶修士当中,也有一些坚持留下来了的。

    听不懂就咬牙去听,想不明白就记下来,回家再想,或者另外找时间询问自己的师长们。

    渐渐的,王崎的家门口也就多了一群每天都会定时出现、不参与交流却奋笔疾书的人。

    王崎也不干涉,就任由他们在这里旁听。

    万一里面有那么一两个大器晚成或者勤能补拙的呢?那他王崎不是捡到宝了?

    当王崎的“交流会”大约进行了二十五天之后,那些进进出出的流动人员才固定了下来。

    “啧,还真是……万法门当中,能够被吸引来的人基本都被吸引来了吧……”王崎思量:“但是……还不够。”

    他将要面对的阻力,一定会比“历史”当中的更大。所以,他需要准备得充分一些,再充分一些……

    最好能够找到一个给力的外援。

    但是,其他人就不大理解他的顾虑了。

    赵清潭已经是第二次找上王崎了。

    王崎却不是第二次听到类似的提问了。这些日子,也有不少元神期的修士向他表达出“合作”“合写论文”的意向,但是他都以类似的理由一一回绝了。

    “师弟啊,你这个‘初学’到底是打算初学到什么时候?咱们是不是可以做一些深入一点的研究了?”

    “还早呢。”王崎依旧是高深莫测的摇摇头。

    等到赵清潭走后,苏君宇也不解的询问王崎:“师弟,赵师兄也是这几年新晋的元神,他愿意找你合作,咱们就正好吸收进来啊----再说,你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

    王崎斜着看了苏君宇一眼:“老哥,你难道没发现我这种交流的巨大好处吗?”

    “是有巨大好处……”一提到这个,苏君宇倒是发自内心的笑了起来。

    他最近也加入了那些“抄写党”,每天都来定时听王崎和其他人的交流,记录下一些问题。陈由嘉也偶尔会来。而每天交流会结束之后,他就会去直接问王崎一些不懂的地方。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苏君宇原本是已经拜入白泽神君门下的。但是白泽神君前年的时候被算君一篇憋了百年的论文伤到,大把的时间都在疗伤,也没什么指点后辈的功夫了。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苏君宇在过去的一年才只好尽心尽力帮王崎推广功法的事情。

    王崎也乐于回答。对于他来说,解答别人的问题也是一种很好的学习。

    在问答当中,苏君宇在这个领域的水平也是飞快的进步,估计再有一两个月就能够登堂入奥了。

    这种情况下,他也不至于说这种“交流”的模式不好。

    王崎道:“既然这种交流会对大家都有好处,那为什么不进行下去呢?”

    ----而且,我原本的目的之一,就是让那些修士逐渐习惯这种交流会。

    这种“交流学习会”,就是布尔巴基学派最著名的一种活动形式,数学讨论班。

    这种“数学讨论班”,是一种颇具传奇色彩的工作方式。它采用了一种非常严格化的模式----每年都围绕有限的选题展开谈论,每一个人都有发言的权利,所有讲稿都要经过系统的整理,最终讲稿都要正式集结出版。

    数学讨论班的主持者可以是成名已久的大佬,但是每一个人都要参与。这种模式不仅培养了布尔巴基学派自由而严格的学术氛围,更是带动了整个数学界的发展,使得二战后法国迅速反超哥廷根学派所在的德国,重新成为西方数学的中心。

    就连格罗滕迪克,也是从布尔巴基学派的数学讨论班当中走出去的。

    实际上,布尔巴基学派也是以“教育”而著称的----甚至到了其鼎盛的时候,整个法国的数学教育都为止把持,就连小学生都要学习集合论、拓扑学之类的高等数学【当然也遭受到诟病就是了。】

    这也是王崎小小的努力之一。他想要培养一批真正具有布尔巴基学派学术思维的人。

    苏君宇见他坚持,也没有多问,只是问道:“那么,你到底准备什么时候正式开始研究呢?”

    ----其实早就已经开始了……

    王崎想了想,最终还是将这句实话咽了回去。

    他在模仿一个步调与众不同的巨人,所以暂时不会被人理解。

    但是,当年那位巨人有资格要求整个数学界去适应他,而不是他去适应整个数学界。而他王崎就没有那种资本了。

    因为,“前辈”们都还活着。尤其是算君庞家莱。

    这就是这个世界,“长生”所造成的一点麻烦。

    最终,他道:“我正在写一篇论文。如果顺利的话,七八天以后就可以完成吧。等我这第一篇论文发出去之后呢,就可以正式开始了。”

    第二天的时候,王崎将同样的话讲与赵清潭还有其他人听了。赵清潭也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然后,又古井不波的过去了几日。

    王崎开始讲道的一整个月后的那个黄昏,一个意外的来客出现在了王崎家门口。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样子儒雅、清秀,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着一种“彬彬有礼”的气质,好像是一个琴棋书画皆通的老派鸿儒。

    但是,看到这位“书生”的第一眼,有几个元神期修士居然紧张得站了起来。

    赵清潭居然也露出几分不安的神色。

    “何太师伯……”

    此人,正是何外尔。

    歌庭派这一代的领袖人物,算主希柏澈的门生----或许不是“得意”,但确实是最优秀的门生。

    所有人心中都微微打鼓。

    ----他为什么会来这里……

    算主退隐之前,就将“歌庭斋”的钥匙传给了何外尔。尽管他是一个与歌庭派格格不入的连宗算家,但是此时,他却无疑代表这歌庭派的“意见”。

    如果他选择斥责王崎对前辈缺乏敬意,且不说王崎会不会为千夫所指,至少现在这些来交流的人,是不敢再来了。

    王崎也是见过这位大逍遥的。他站起身,中规中矩的行礼,道:“前辈。”

    何外尔很认真的还礼,微笑道:“多日不见了,王崎。听说你就在是在这里与同道交流算学的,我听闻之后也颇有些兴趣,也想来参加。”

    “前辈光临,实在是荣幸。”王崎道:“还请前辈……落座?”

    说这话的时候,他自己都忍不住笑了一声。不光是他,就连其他修士也都是席地而坐的,又哪里有“座”给对方。

    只是吓得那些前来讨论的万法门修士心中连连感叹:“这个家伙,道心到底是多么稳固啊,这种情况下,居然还笑得出来?”

    何外尔在发现自己坐下来之后周围气氛就有些僵硬。他挥了挥手,道:“诸位不必在意我,像往常那样讨论就是了。”

    王崎点点头,按照最初的步调,道:“我们今天还是聊代数拓扑,接着前几天的话题,从同调群开始说起……”

    在代数拓扑这个领域,引入同调的概念,也是布尔巴基学派最大的创举之一。

    而王崎现在说的,就是代数拓扑学领域最重要的应用之一,同调代数学的一点点雏形。

    当然,只是显示出一点点思想而已。王崎在地球就没有特别学习这一块----他只是应用以这一块数学为基础的“成果”。他也是想要与其他人一起分享、学习,借用他人的力量将这一部分数学还原出来,。

    只是,有何外尔这一位逍遥期修士在,一般的人也不怎么敢发言,这一日,讨论的气氛也远不如前几日。

    大约是看到周围诸人讨论的人情不高,何外尔反倒是站起来,向王崎询问道:“王崎,对于你前些天说的,将微分的形式引入,我还是很感兴趣的。这里我有几个问题。”

    王崎点了点头:“代数拓扑和微分拓扑无疑是拓扑学当中最有意义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