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百三十六章 邀请
    “代数拓扑和微分拓扑无疑是拓扑学当中最有意义的?”何外尔咀嚼着这句话,不由得点点头:“有点意思----只不过,你居然敢对拓扑学整个进行评判?”

    “我是以一个算家的身份,在这个领域做出我自己的判断。”王崎不卑不亢。

    “我在代数拓扑,确实是有一些问题的。”何外尔道:“你的思路,似乎更够指向群论和环论……啊,不好意思,这个是我最先想到的。我和我的同门曾在这个领域进行了很久的研究,所以我最先想到的是这个。”

    王崎点点头,心中却是微微有些惊讶。

    在只有模糊思路的情况下,居然能够猜测这个理论的方向吗……

    上同调代数出自代数拓扑,但是应用上却又高于代数拓扑。它不仅本身是数学发展的里程碑,更能够渗透到许多数学领域,推动数学的整体前进。

    这种强而有力的学术思路,将会在群论、环论、代数论等许多个领域产生及其重要的作用。

    而由此而生的数学工具,最终又指向物理的领域。

    其中最显著的成就,就是揭示规范场论的对称结构。

    而众所周知,在算主与太一天尊相交莫逆、相形之道如日中天的时代,何外尔曾经在归一盟呆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他对着天歌行的体系也有着相当的了解,想要顺着太一天尊的思路,完成“统一场”的理论。

    但是,他失败了。他当时从天歌天元组的电场、磁场概念入手,企图将之换成电磁势与与相对应的高阶反对称张量,然后将之加到引力的动量--能量--灵力张量上,用纯粹算学的手段导出场方程。

    只是,这位万法门的高阶修士不仅忽略了自己算式的具体意义,忽略了自己算式根本没有构建的可能性,也不幸的选择了最难的方向。在天元式超过四阶之后,就连“灵能守恒”【灵力--能量守恒】都失去的效力----这显然与现阶段的所有理论都矛盾。最终,何外尔放弃了这个错误的理论。

    但是,这个思路是正确的。

    王崎知晓,只要上同调代数推动了群论的进一步发展之后,就可以将何外尔当年的算式当中的规范群推广到非规范群,引出一个有实际意义的算学模型----也就是后面强弱电统一的标准模型,地球上的杨-米尔斯理论的基础。

    很近的一步之遥。

    何外尔当年就是因为对于抽象代数的认识,所以才提出这样的理论。而他又因为这样的理论,与自己的同门艾若澈在这个方向上努力钻研过。

    准确来说,王崎今天走的路,也是在这位前辈的基础之上。

    王崎回答道:“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方向。不过,我觉得我暂时还不能思考这方面的具体问题。”

    何外尔道:“是对……形而上代数这一块不感兴趣?”

    王崎摇摇头:“这是‘酒水、酒杯、小矮桌’的问题。”

    何外尔一震,眼神当中露出异样的光芒:“哦?‘酒水’‘酒杯’‘小矮桌’?你这是要代替哪些概念?”

    坐在赵清潭身边的一个修士有些不解:“这是什么问题啊?何前辈还有王崎他们……这是要喝酒?开酒会?----赵师兄你怎么了?”

    赵清潭低声道:“这是一段算门公案啊……当初,算主初掌歌庭,主研数论,十年只谈数域。十年后,算主方论几何,读几何书,穷画天法。又三年,算主曰;点线面乃酒水酒杯小矮桌,几何命题,概莫如是……”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这个修士之平民出身,天赋也不算很高,也是最近拼死拼活踏破天关,对于这一段公案并不是很了解,。

    师承与歌庭派相关的赵清潭低声道:“算主曾研究过几何。那句话就是他对几何的理解。画天五法固然是几何的基础,但是,四万年前的几何神君并没有定义什么是‘点’、什么是‘线’,什么是‘面’。在古老数家的眼中,这些真理都是不言自明的。但是算主看来,并不是这样,点线面也是需要严格的算学意义的。在他看来,画天法还有几何书当中的‘点线面’,根本就没有定义,换成‘酒水酒杯小矮桌’也没有问题。”

    “为什么是酒水酒杯小矮桌?”

    “兴许希门主当时就是想要晚上喝两杯呢?”赵清潭盯着王崎和何外尔,口里不断的说道:“完了……完了……就算你真的想做这种事,也不需要当面说出来啊……”

    那个元神期修士依旧很好奇:“这话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去了……

    赵清潭几乎是挤出声音来的:“王崎这就等于再说,歌庭派对于环论这些概念,也没有明确的定义----这就是在说歌庭派从根子上就不行。”

    何外尔也没有料到王崎的口气居然这么大。他沉吟片刻,问道:“能说说你的想法吗?”

    “我并不是说诸位前辈的理论有问题,而是说,诸位前辈的有些概念,在引入新的体系之后,边界就显得模糊了。”王崎先是纠正了一点,然后说道:“希前辈初掌歌庭的时候,主研数论,曾有一个类域论的成果,我也在思考如何将通上同调将类域论整个清晰的展示出来,并继续推广。现在……”

    王崎说的,也正是同调代数最著名的运用之一。

    何外尔的眼神颤动了一下。

    他感觉到了一种很模糊的东西。那种东西还未成型,但是……很美。

    王崎所在说的东西,正是他这个歌庭派弟子所熟悉的东西。

    王崎说得很快----实际上,他现在的学说也只是草创,如果与人讨论的话,三天三夜也讨论不完。但若只是说一说的话,很快就可以完成了。

    在王崎说完之后,何外尔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好小子……等一下,我还有几个问题。”

    看得出,何外尔对王崎现在的进展也是有一定的了解。他并不是随意的发问,而是每一问都切中要害。有很多东西都是王崎以后理论必须要涉及的。

    很快,那些曾经与王崎交流的人脸色纷纷改变了。

    “我们都觉得王崎也不过是这个领域的初学者……可是他现在的表现,真的是初学者吗?”

    “虽然刚才的问答之中,王崎又很多地方都用思路、猜想来说明……但是为什么,看他那镇定自若的模样,好像那些不只是猜想?”

    更有一些人的内心开始怦怦跳了起来。

    “王崎那些想法,都还没有证明,就这样光明正大的说出来……这都是研究的具体方向啊!如果我证明出来了的话……”

    王崎这一句话,就带出了许多问题。这些问题都不是什么特殊的、特别困难的问题。它们与现有的理论框架紧密结合在一起,按照王崎曾经做出的“问题的分类”【当年王崎获得道器之赏时发表的讲话,也就是布尔巴基学派做出的分类】,这些都是“产生一般理论的问题”。

    ----如果我现在就回去,将这些问题写下来,据为己有,是不是就可以……名留青史?

    不止一个修士冒出了类似的阴暗想法。

    但是,看到了何外尔与王崎讨论的神情之后,他们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剽窃他人的点子、研究方向,在今法仙道中是会遭到鄙弃的。

    瓜田李下,尚且要知避嫌。而现在,这些问题都是王崎在何外尔面前说出来的。除非他们哪一个现在就凑过去插一句“其实我也思考过类似问题,我认为应该……”不然的话,这位逍遥修士就难免觉得这是“剽窃”。

    被一个逍遥期修士厌恶……是在是划不来。

    尤其是,这位逍遥修士还是一个强大学派的领袖。歌庭派虽然因为王崎,已经不可避免的走向了衰败,但是依旧是排得上号的势力。

    如果他们真的因为剽窃了王崎的想法而被何外尔记住,在今后长达千年万年的岁月当中,他们将会平白受到许多阻力。

    而在打消了自己的想法之后,更多的人则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震惊。

    ----他真的是初学者吗?

    ----为什么同样是初学者……王崎就可以看到这么多?

    ----对于他,我们居然只能生出剽窃的想法……

    在交流当中,太阳渐渐坠落,

    王崎照例站起身,道:“今日的我能够交流的也就这么多了。诸位自便吧,如果还想交流,请明日再来。”

    就在王崎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何外尔叫道:“等一下,王崎。能单独谈一谈吗?”

    王崎点点头,何外尔周围的时空突然变得模糊起来。然后,他和王崎就凭空消失了。

    同一时间,在山顶上,何外尔看着王崎,摇头苦笑:“王崎,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王崎道:“研究算学。”

    “你在做一件很得罪人的事情。”何外尔摇了摇头:“你明白的吧?”

    “毕竟是我毁了希前辈的理想?”王崎也是无奈的叹道:“可这也不是我的本意。希前辈至今仍是我最敬重的人之一……只是算学是自有自在的,我只不过发现了它。”

    “我知道。”何外尔的语气严厉:“但是,你居然沿着师父当年的思路继续走下去。这在他人眼中,你就是在蔑视师父。”

    “这同样不是我的本意。”王崎道:“我太喜欢这个思路了,您总不能不许我用吧?再者,前辈你也应当看得出来。我希望得到的,不是符号的形式,而是隐藏在算式、定理之下的算学的结构……”

    “其他人不一定会这么看。”何外尔看着王崎道:“而且你还得罪了连宗。”

    “那群狭隘的家伙啊,这也不让用,那也不让用,我看不过啊。”王崎摇摇头,也觉得挺无奈的。

    “所以,王崎,加入歌庭派吧。”

    “对于歌庭派,我也是……等一下啊前辈,这个话题是不是太过跳跃了一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