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百三十八章 继承者
    “知道吗?如果刚才你肯加入歌庭的话,一百年过后,那个书斋就是你的了。”

    “那个书斋”就是指歌庭斋。

    这句话,在王崎耳朵边炸响。他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您是不是……说了什么?”

    这句话就等于说“歌庭派已经决定了,你就是我们学派的下一代领导人”----很有一种钦定的感觉。

    何外尔摇摇头:“你就是最好的选择啊……”

    王崎指了指何外尔:“您是……连宗,而我是离宗……”

    “你刚才不是还说离宗连宗只不过是两种路线两种思路吗?”何外尔摇头:“其实,对我来说,老师始终是老师,歌庭始终是歌庭。我虽因为理念而与同门有的分歧,但是在内心之中,我始终都是歌庭派的弟子。”

    与后来才加入歌庭派的冯落衣不同。冯落衣是单纯因为理念的接近而加入歌庭派,理念出现分歧的时候,就自然与歌庭派渐行渐远。但是,何外尔是算主的嫡传弟子,他一开始就是在歌庭派求道,在歌庭派成长。

    他不曾离开过歌庭派。就算他是连宗,算主也最终选择了他而不是艾若澈继承自己的位置。

    “你知道嘛?我年幼之时,好读书,好谈玄……这也没什么好觉得丢人的。因为当时,我就看完了凡间能够收集到的所有古老算经,然后一一解出来。当时我是以为,自己已经求尽了算学。”何外尔低声道:“直到我巧遇了游戏红尘的老师……当时柯兰荫前辈还在,他刚刚执掌歌庭不久,正在研究几何……他颠覆了我对几何的看法。”

    “因为一面之缘的关系,他就送我一本《数论精义》----那就是我第一次读今法的算经。其实老师当时也没有指望我读懂,因为那一般是结丹期修士才会涉及的领域,想读完,学识得有元神期的水准。而当年的我,只是一个凡间的秀才,又怎么读得懂?”

    “可是,我偏偏就读懂了。踏入仙路了,破通天了。当年,万法门的人对我惊为天人,簇拥着我来到当时还是门主的老师面前。就是因为那一面之缘,我成为了老师的弟子。”

    “再然后……”

    说道“再然后”的时候,他深深叹息。

    “老师是一个很特别的人。歌庭派之前也有威压当世的绝世天才,算王高嗣和曲面天魔黎曼就是。但是,这两位前辈缺乏为人师表的能力,没有真正将歌庭派壮大。但是,老师他不一样。他天性热诚,渴求与其他算家的交流,渴求少年的成长。坐而论道就是他最喜欢的事情。”

    “因为他太过强大,所以人的思想都在向他靠拢,老师也不知不觉当中排除了许多与自身不同的观念。但是,这在当时没有什么不好。”

    何外尔沉沉一叹:“活了几百年,也就那几十年是称得上‘最快活’。对我来说,歌庭就是那样的地方。”

    “但是现在……”他指着西方的天际。大地的曲率已经大于可见光的折射角,一丝晚霞都看不见了:“歌庭派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快要两年了。两年,我无时无刻不想着歌庭派能够恢复昔日的荣光。或许我做不到老师那种占据万法门半壁江山的辉煌程度,但是……我可以试着维持它不继续跌落。”

    “但是……算君在啊。”

    ----算君在啊。

    多么沉重的一句话。

    王崎点点头。这种压力,他感同身受。

    算君庞家莱,就是这样能够碾压天才的天才。

    “我已经不是当年精进勇猛的我了。知见障应该已经渐渐出现了吧。可是对于存有知见障的本人来说,知见障偏偏是不可知的。”何外尔摇头:“我是比不过算君的。”

    “前辈倒不必如此悲观。不是同等级天才,一般是赢不了算君的。”王崎道。

    “不必说这些安慰的话----而且你这也算补偿安慰。”何外尔哭笑不得,道:“有些事情我知道得很清楚。虽然老师是与冯先生平辈论交,而我是老师的学生,可是……王崎,你看得出来吗?我比你的老师大上一百多岁,入门也更早……或许我已经过了拥有才情的年纪了。”

    王崎默然无语。

    他知晓这一段历史在地球上的演绎。

    赫尔曼·外尔是哥廷根学派最后的掌门人。在希特勒开始排斥犹太人之后,他依旧留在德国的哥廷根,接任哥廷根数学研究所所长的位置,每天上班,打报告,甚至还发动收集签名,恳请当局容忍一些有犹太血统的学者。他希望守住哥廷根的荣光。

    按照赫尔曼·外尔的性格,或许这位大数学家也会踏入海森堡的道路。但是,他与海森堡有一点不同----他的妻子有二分之一的犹太血统。最后,在一次去瑞典度假的旅途当中,赫尔曼·外尔选择了前往美国。

    在美国,他与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库尔特·哥德尔、冯·诺依曼。等人一同在普林斯顿大学任职。赫尔曼·外尔也在普林斯顿度过了自己的晚年。但是,他在往后的日子里一直在怀念哥廷根的日子,怀念希尔伯特、怀念逝去的同门。

    在这一段历史上,何外尔渴求什么,也不难猜测。

    片刻之后,何外尔站起身:“见笑了。不过王崎,我刚才的邀约依旧有效。只要你愿意,你随时可以成为歌庭派的一份子。歌庭斋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想了想,他又拍了拍王崎的肩膀:“你的思路,我真的很喜欢。”

    ----这个家伙,确实是算主的弟子啊……

    王崎心中想到。

    何外尔依旧遵循着歌庭派“结构”代替“运算”的思维方式。虽然他已经是连宗的修士了,但是这一点还是改不了的。

    所以,他对同样以这一思维为主线的王崎观感很不错。

    王崎想了想,灵机一动:“前辈可有兴趣经常来我们这一边……交流?”

    何外尔轻轻摇头:“其实我现在最有兴趣的领域还是代数数论和不变式……既然你证明了老师的某些想法有错误,那么我得将老师当年的一些理论梳理一遍----而且这个领域确实非常有趣,我也打算做下去。”

    或许他会因为面对算君在感到恐慌与压力,会感到“失意”。但是……他毕竟是一个今法修,一个万法门的正统修士。

    求道的脚步是绝对不会停下的。

    何外尔这就是回绝了王崎“合作”的想法。

    布尔巴基学派是哥廷根学派的继承者。所以,歌庭派的修士也是能够适应布尔巴基学派的思路的。王崎在推广布尔巴基学派思想的早期,若是能够得到歌庭派的支持,会顺利很多。

    所以,何外尔回绝的时候,他确实是有些失望的。

    看到王崎有些失望的表情,何外尔话锋一转:“不过,我可以代你传达一些东西----你也应该不会介意一些年轻人来学习吧?”

    王崎摇摇头:“不介意不介意,一点也不介意。”

    这就是推广自己思想的机会啊!

    “另外,你是想要设计一个新的算学之器,去解决什么问题吗?在你的思考里,我读出了这类迹象。”

    王崎惊到:“您看出来了?”

    “你果然也有这一类想法,说一说吧……”

    “大约就是去刻画拓扑空间的一类映射……”王崎粗略的将自己整理出的、关于层论的概念说了一说。他脑子里并没有被某个大能硬塞进许多论文,连个大学课本都没有,很多东西都得靠自己从零开始重构,因此这个概念说得很模糊。

    但是,何外尔依旧觉得心惊。

    简单交流一番之后,何外尔道:“若是有论文的话,不妨让我也看一下。我想,艾若澈也会感兴趣的。另外,冯先生那边,你倒是可以多多联系一下……”

    王崎摇头苦笑:“冯老师?现在仙盟正是多事之秋,我哪里好意思找他?”

    ----尤其是还不能证明这个学术体系有前途的时候。

    “你也不容易。”何外尔摇头苦笑:“冯先生……他确实不适合教弟子。”

    随后,这两人又粗略的商量了一些事情,又交换了联系方式。月光在东方隐现的时候,何外尔这才带着三分欣喜与三分惆怅离开了这座无名山峰。

    喜,是因为老师的的思想被继承了下去,而且那个继承者的思想,他这个连宗修士也可以接受。歌庭派终究是找到了继续前行的方向。

    而忧则复杂了很多倍。

    有对王崎个人命运的担忧,也有对未来的迷惘。

    何外尔走后,王崎也一个闪身,回到了自己的宅邸。不只是苏君宇和陈由嘉,还有包括赵清潭在内的十多位修士在等待。

    看见王崎出现,众人围了上来,问道:“何外尔前辈到底跟你说了些什么?”

    “呃,就是邀请我加入歌庭,然后还说一百年之后把歌庭斋的钥匙给我什么的……”

    陈由嘉气得踢了王崎一脚,笑道:“胡说八道。”

    不过,她熟悉王崎,知道王崎只要还在开玩笑,就说明事情还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王崎撇撇嘴。说真话真难。他压下众人的声音,然后宣布道:“诸位,明天的交流暂停一下,我需要去写一篇论文了。”

    “然后,论文写完之后,我就要实打实的开始干事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