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百四十一章 我们的方法
    群情激奋。

    王崎绷着笑脸不知所措,完全没有料到自己的胡掐效果这么好。另外一边的苏君宇有些困惑。只有陈由嘉一个人将头撞在桌子上。

    她在深深为自己同门的审美观与常识感到悲哀。

    ----那一段,很明显就是这个家伙的胡掐啊!这个家伙,能够正经取名吗?明显不能啊!

    ----为什么你们还真的信了啊!

    在众人的情绪渐渐安静下来之后,王崎才道:“很好,看起来诸位是都认同我这个理想了。那么,我就来说一说具体怎么做好了。”

    王崎一抹石板。在大象相波功的作用下,石板再次变平、变薄,渐渐的化作一块高两米、宽三米的巨大石板,就好像黑板一样。

    无数细密的剑气从王崎指间喷出,在石板上写下了许多小字。那些全部都是一些动物的名字。只不过,他的分类法有些奇怪,蜈蚣和蜘蛛和昆虫放在一起,乌龟蛤蟆被归为一类,鲨鱼鲸鱼等等也被算进鱼当中……

    这是非常古老的分类法。

    “最原始的分类法,不过是按照生灵的外形,将之分为一类。”王崎又抹掉了这些字样,然后剑气重新一划。这一次,黑板上出现了一个类似于树状图的分类,界门纲目科属种层次分明。

    “而这是现在采用的分类法,按照演化的亲缘关系分类。这两种分类法哪一种更好,大家想必心知肚明。”

    众人看着王崎,不明所以,不知道究竟应该怎么接话。

    他们可是万法门的弟子啊,研究什么生灵之道?

    王崎轻轻敲了敲石板:“你们不觉得,现在的算学,其实还是使用第一种分类法吗?”

    赵清潭属于脑子比较快的那一类。他很快就想到了什么:“王师弟,难道你是打算重新塑造算学的分类?”

    魏沧也微微皱眉,在心中思考----这有什么意义?

    “代数、分析、数论、几何----一般的家伙,只是将算学视为这样几个大的尸块,而不见全牛。”王崎强调道:“注意,在这里,‘不见全牛’不含任何褒义。实际上,你们更像是摸象的盲人,被这样的思维束缚住了。”

    “将代数曲线理论归入几何?群论归入几何?这样的想法太过僵化了。”

    “既然我们的理想是重立算学,那么,就要干脆一点,就要先破。将这陈腐的东西破它个一干二净,破而后立。”王崎反手一掌拍在身后的石板上,石板立刻崩碎。而碎片之中,却留下了这样两个大字。

    “结构”。

    “忘掉原来的代数、分析、数论、几何,忘掉那些尸块上打的标签,专心理解算学本身的结构。”

    另外一个唤作冯兴衝的结丹期大圆满修士站起来,茫然的发问:“这个……如果抛弃掉那些固有的概念,我们应该怎么思考?”

    他可是元神在即,就指望靠着王崎这边来个踏破天关了,可王崎现在直接来个“破而后立”,他就感觉有些压力了。

    如果对思想的冲击实在是太大,那么他是会推迟踏破天关的日子的。

    王崎道:“这不难解释。”他示意冯兴衝先坐下,然后背负双手,解释道:“在我看来,算学最基础的,就是它的结构。什么是‘结构’?”

    “我们尝试着使用‘公理化’的思想解构这个算学时,就会有这样的感觉----整个算学应该有一种统一的、整体的基础,算学就应该在这样整体的基础上展开。而这个基础……”

    王崎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打断了。

    赵清潭因为曾经与歌庭派有一些师承的关系,有些激动道:“你居然想要使用公理化的思路?”

    “公理化”,正是算主缔造算学根基时所采用的方法。

    但是,很不巧的是……如果想要用公理化阐释数学,那么这个过程当中采用的逻辑就应该是完备的、整个体系必须是没有自我矛盾的、任何命题都是可以证明或可以证伪的。

    更不巧的是,这个体系就是毁在王崎手中。歌庭派在元算之算上的努力,全都被王崎两篇论文摧毁了。

    “用,为什么不用。”王崎回答道:“实际上我本人还是非常喜欢这个思路的。只不过希前辈步子太大,超过了我们现有的能力罢了。我现在并不要求‘算学’,而是要求‘已知算学’的根基,并用这个已知去推未知----还有什么问题吗?师兄,下次请记得让我把话说完。”

    赵清潭忙不迭的坐下,而王崎则开始继续自己的讲演。

    “而这个‘基础’,就是结构。在我现在的观感当中,算学世界最中心的,就是最为一般化的‘始源结构’。这个结构的特点,就是‘公理数目少’。因为,公理数目少,就代表这个结构受到的限制少,而限制少了,这个结构所指向的范围就越广阔。”

    “同一种结构当中,公理数目越少的,自然也就越是一般化。”

    “说个具体的例子好了,群论的结构有四条公理,假设群‘乾天’是一个非空集合,符号‘玄’是它的一个二元运算,则在四条公理----封闭性、结合律成立、单位元存在、逆元存在,则称‘乾天’对‘玄’构成一个群。此时,若是加上一条辅助公理,比如‘乾天’要素无限或者有限,这个结构就变成了更加特殊的有限群或者无限群。若是加上‘二元运算满足交换律’这个公理,则这个结构又变成了‘交换群’。”

    ……

    怦怦……怦怦……

    王崎侃侃而谈的时候,其他人的心脏却开始疯狂跳动起来。

    ----这个想法……相当了不起啊!

    这一瞬间,算学在他们眼中就不一样了。往日具体的公式、方法、图形,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这也就接近了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境界了。

    “原来算学还可以这样……”冯兴衝握紧了手指。他第一次觉得,算学原来还可以这样,居然还可以这样!

    完全的颠覆!

    ----就为了这个了不起的想法,推迟三十年元神也值了!

    而另一边,赵清潭几乎要哭出来了。他踏破天关之前,正是完备律被证明,算主如日中天、眼看就能堪破最后一问。他原本就是想要踏破天关之后,向着“加入歌庭派”这个方向努力。而他踏破天关之后,却突闻算主道心失守、修为十不存一、自己向往的歌庭派也陷入风雨飘摇的境地。这让他很是迷惘了一段时间。

    而现在,算主的思想,就在这个取代算主的少年身上再现了!

    “或许……这真的是离宗的一次换代?”

    其他人也是各种反应,不一而足。

    陈由嘉在后面怔怔的看着王崎,心中也是诸般滋味翻滚。

    不过其中最为明显的,却是“自豪”。

    ----这家伙,又变厉害了……

    在王崎的讲述当中,一个新的思维方式,也终于渐渐树立起来。

    “许多年之前,我在取得道器之赏的时候,就讲过,算学领域的问题其实可以分为好几类。无法解决的问题、孤悬在体系之外的问题、产生方法的问题、产生一般理论的问题,还有缺乏解决意义的问题。我想,我们接下来研究的方向,就主要放在第四类上,顺带第三类。第二类第五类少招惹,第一类就不要碰……”王崎道:“记住,我们的追求就是‘一般性’----不要在意理论本身,它们之下有着更加广阔的结构,那才是我们的目标。”

    众人之中,有几人再次倒吸一口凉气,另有几人口中啧啧有声。其他一些人回忆一番之后,也做恍然大悟状。还有一些视线悄悄移向藏在人群后面的陈由嘉。

    王崎被盯着有些奇怪:“怎么了?一个二个都是这个眼神……”

    魏沧苦笑道:“我们只是自愧不如罢了……原来你六七年前就开始思考这么深的问题……”

    ----伟大的思想,都是这般十年磨一剑的吧……

    赵清潭则有些羞愧了:“当年我们还以为你是在故意呛陈掌门,毕竟你们两个,确实有些嫌隙……”

    这些家伙当中,机灵的一部分早早就复习过王崎曾经发表过的论文、讲话,能够理解的都理解下来,不能理解的都硬记下来,所以他们才能够想起那几年之前道器之赏的小小演讲。

    而陈景云主研的方向,明珠之算,可以算作“孤立的问题”,了不得也只是“产生方法的问题”。当时很多人也觉得,王崎就是在刻意贬低陈景云了。

    王崎咳了两声:“关于我和陈掌门私底下的一些事情,这里就不要讨论了。我们接下来进行下一个环节好了。”

    众人露出微笑;

    不知道“下一个环节”,王崎又会爆出什么了不得的言论?

    不料,王崎拿出一叠试卷:“诸位,在天黑之前把这些写完吧。”

    有几个人小心翼翼的问道:“这是……”

    “试炼啊,想要知道你们的水平,实际测试一下就好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