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百四十二章 我们的风格
    所有人都懵了。

    ----刚才不是已经谈完理想谈完理念现在不是应该进入你登高一呼我纳头便拜的场景吗?为什么会出现“试炼”这种事情?这剧本不对啊?

    ----不不不,在这之前,你连“想法”都给共享了,明明白白进入了“分肉吃”的节奏,为什么突然就要刷人?

    “你们不会真的以为,我一点考验也没有吧?”王崎微笑:“放心,不难的。”

    赵清潭道:“这……师弟,这有些不对劲。你这顺序不对啊,不应该在第一阶段就考试,然后等考完了之后再来跟我们讲你那些观念吗?”

    ----现在大家好不容易有了“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的集体观念,可你却要开始赶人……会不会看气氛啊混蛋!

    王崎笑了笑:“因为我喜欢。”

    “你们刚才也知晓了,我这儿呢,依旧是以‘公理化’为基础方法的。所以,对于集合论的水平有很高的要求。然后就是代数拓扑学。你们明白的,我现在就在研究这个领域。接下来就是泛函分析……”

    他咧嘴笑道:“范围可能有一点广,但是,大家记得尽力啊。”

    王崎手一抖,以标准的暗器手法将那些试卷投到每一个人面前。原本,一些人还是抱着“万一”的心理,觉得面前这个神经病或许真的会出一份简单的题目,做过就算过了。但是,很快,他们就开始骂娘了。

    这里面的每一题----是每一题!全部!都是!最前沿的问题!

    而且!范围很广!涵盖了绝大多数不同的领域!

    刚刚解开不久的,或者现在还在研究的问题。或者非常高深的定理。

    “大家只用写一些自己的看法就行了,我要求不高,真的,一个看法。”王崎似乎笑得很恶趣味。这让一些人有看到了希望。

    ----只要比其他人好就行了!

    带着这样的念头,这些人开始奋力的做题。

    修士的肉身已经非常强大,手速不是凡人能够想象的。基本上要写的内容只需要在脑子里过一遍,手上就可以很快的写完。因此题目的量对于他们来说并不能构成问题。

    关键是题目的范围和难度。

    就算是考试,一般老师也会划个重点。

    但是王崎不。他这些题目的范围,根本就是从无数个领域里面抽出来的。

    王崎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平静的闭目养神。

    “这些考题当中,比重最大的就是集合论,因为布尔巴基学派的‘结构主义’观点,和算主一脉相承,同样需要相当的集合论水平。而之后,就是牢牢按照布尔巴基学派的思路布置了。”

    王崎讲述布尔巴基学派思想的时候,并没有说全。有一些比较成熟、完善度很高的东西,他就没有讲。

    比如说,布尔巴基学派最核心的“三大母结构”,或者说“三大始源结构”。以“群、环、域”为核心的代数结构,以“偏序、全序”为核心的序结构,以及以“邻域、连续、极限、连通性、维数”为核心的拓扑结构。

    这三大始源结构,应当不是全部的始源结构,而这之上,还应该有更根本的结构。但是,布尔巴基学派的道路也就到这里的第一代、第二代乃至部分第三代的布尔巴基学派数学家死去或者退休,后面的继承者们就渐渐失去了前辈的雄心。

    虽然布尔巴基学派还存在着,布尔巴基数学讨论班也还在继续开,《数学原理》也在出后续,但是他们已经没有最初的能力了。

    也许是因为这些后继者也发现前辈的雄心壮志实在太过可怕、超过了他们的能力范围吧。

    另外,布尔巴基学派的观念也不能解释一切。有一些领域,无法纳入布尔巴基学派的体系。

    比如说,数论。

    这一点说起来未免有些滑稽。布尔巴基学派秉承了哥廷根学派的思路,用“概念”代替“计算”,按照神州的分法,就是标准的“离宗”。可是,离宗最具代表性的学科分支----“数论”,布尔巴基学派反而无从下口。

    在布尔巴基学派的观念里面,“整数”是“整数集合构成的交换环”,没法深入到具体的数的性质。明珠之算【哥德巴赫猜想】,对素之算【孪生素数猜想】,都别想从布尔巴基学派这儿取得一点有用的意见。

    另一个尴尬之处则来自于王崎自身。

    他功法的另一个领域,同样是数理逻辑延伸的算器、虚实两相功法、还有里面体现的控制论思想,同样和布尔巴基学派的理念格格不入。递归论都没办法纳入这个体系。

    如果王崎一直做下去的话,他或许会不得不面对一个尴尬的局面。他自己搞了一个学派,和自己的老师、图灵真人搞了另一个学派,然后两条线上的理论根本没法统合到一起。

    “不过,这样也挺好啊。”王崎思绪飘远:“正好检验自己驾驭多种不同思维方式的能力……”

    他又看了一眼正在奋笔疾书的那些修士。

    已经有人动摇了。好几个金丹冷汗涔涔,然后一言不发的离开这里。

    王崎也没有阻拦。

    布尔巴基学派研究主题内容庞杂,数量繁多,但是,他们的特点在于“统一性”。这里面,没有一个理论的思想是不在其他领域反映出来。

    这种思想,也是他们时常在讨论班上反映出来的。

    入夜时分,王崎宣布交卷。

    “好了诸位,试炼结束,大家把东西交上来吧。”

    所有修士都哭丧着脸,咬着牙,将自己手中的试卷交上去。

    王崎飞速翻阅这厚厚的答案。这些答案的内容加起来,或许都有一本书那么多了,但是他片刻功夫就翻完了。

    这让那些认真作答的修士很不满。任谁看到自己辛苦写成的东西被这样轻贱,心中都会不满的。另外,他们心中也生出了这样的念头。

    ----你再天才,难不成还能在这么多领域当中全面超越我们每一个人?

    而冯兴衝这类结丹修士的反应则简单很多。

    ----一定……一定要过……

    王崎道:“首先,我要先恭喜一下大家,你们全部合格了。”

    “诶?”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这是……”

    “这只是测试一下你们的基本水平而已。对于集合论有正确的认识,对算学有着相当广泛的思考,然后还有……基本就这么多。有这么多就够了。”王崎道:“所以呢,只要能写出大半,然后没有根本性或者逻辑性的错误,就算过了。”

    冯兴衝差点坐倒在地下。他道:“这……这也太考验心性了一些……”

    ----全写满就可以过?这是哪来的送分考试啊!

    ----合着刚才走掉的人,全部都因为……因为心性不过关?

    “然后,第二点,你们还有一点让我很不满。”王崎双手捧起自己出的那些试题。突然,一团火焰“嘭”的出现,所有试卷转瞬之间就被烧尽。

    “你们居然没有一个人表示‘理论可能存在问题’或者‘现有理论或许无法解答’。”王崎摇摇头:“你们让我很失望啊。”

    众人再一次石化。

    “一般来说,敢写这种答案的,都是做好被骂的觉悟了吧……”苏君宇不满道。

    “咳咳,那是一般情况。可我们要做的不一样啊,我们要求的是什么?是重铸算学的基础!是破而后立!”王崎严肃道:“你们应当有这样的觉悟----现有理论当中,有一个问题想不通的话,就用我们的思路自己过一遍,强推过去。”

    这也是格罗滕迪克的方法。

    格罗滕迪克无论是高中还是大学,环境都不怎么好,找得到的数学老师水平都不如他。在高中的时候,他就强烈的认定“数学课本不够深入”并坚定不移的相信“是课本有问题而不是我有问题”。然后,刚刚进入大学的时候,他就独立将数学课本当中的许多概念重新定义了一遍。

    实际上,那不是数学课本的问题,而是一般的高中生根本不会涉及那么深入的概念。他们只需要知道长宽高、知道如何求体积面积质量密度就好,不需要从数学的角度知道什么叫“长度”什么叫“面积”什么叫“体积”----对于一般人来说,这就是不言自明的。

    他实际上是用了战后的三年,重新发现并定义了测度论与勒贝格积分的概念----靠自学。

    布尔巴基学派也有一些类似的作风,只不过表现出来没有格罗滕迪克那么极端。

    格罗滕迪克对于其他数学家的成果并不感兴趣。只要是他认为有趣的、关键性的问题,格罗滕迪克宁可自己重新发现、证明一遍那些成果----对于他来说,这在大多数时候都不费什么功夫。

    只不过,这样就没办法带来什么名利罢了。当然,人家格罗滕迪克也不在乎。

    而布尔巴基学派,就是在不断的粉碎还有重新定义他人的成果,将之纳入自己的“结构化”体系。

    王崎现在就是这么要求他的新伙伴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