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八章 萳族
    【关于第六章,诸位清除缓存然后再看就没问题了qaq】

    萳族这种生物,乍一看倒是有点像无尾猴。和人族一样,它们也是四肢,有脑袋有躯干,不过没有尾巴。它们的躯干上都覆盖着衣物,四肢裸露着,上面有相对于人族来说非常浓密的毛发,不过很短。

    只是,他们与神州生物最明前的差别就在于上肢和下肢没有任何区别。这是脊索动物门当中几乎不存在的现象。绝大多数天灵岭的修士都能只靠骨架分辨出一个动物的前肢或者后肢。但是他们的上肢和下肢没有任何区别,关节极为灵活,可以向着任何一个方向扭动。

    走进了,仔细看,这些萳族的小生物就越发让人觉得奇怪了。他们的大小略逊于人族,和一些大中型猿类差不多,脑袋看上去略大,没有脖子,整个脑袋好像是嵌入两个上肢中间的。他们两只眼睛都聚集在正面,没有鼻梁,四个鼻孔在脑袋上一字排开,两对耳朵里面,向后的那一组稍稍长些,而向前竖起的一对耳朵顶端则生着红色的绒毛。

    由于有矢状脊的存在,萳族面孔看起来始终是怒发冲冠的模样。但是,他们那有点像人却又与人族迥异的面容,却巧妙的回避了“恐怖谷”效应,只让人觉得……有点可爱?

    在薛不凡的带领下,几个人族修士走到了密林当中最大的一棵树下方。一个年迈的萳族正用下颌骨挂在那里----这个姿势放在人族身上就是自尽。这让好几位人族修士都有了一瞬间的动摇,以为自己看到了原始血腥野蛮的祭祀。若不是那个悬挂着的老者身上强大的结丹气息,其中有几人甚至都有动手救萳的冲动了。

    老者的脸上皱纹密布,毛发也比较浅----对于没有外骨骼的生物来说,这种老化的标志全宇宙通用。他身穿红色的衣服,衣服下摆比他整个人还要长,看起来就好像鸟类的羽尾。他的“后肢”拿着一个类似于权杖的东西,横置着,前肢则在胸前结成了复杂的印。萳族的每一个肢体末端都有七根手指,而且每一根手指都很长,比人族的更长。那样复杂的印,是人类结不出来的。在他身下的四个方向,分别有四堆香料在缓缓燃烧。

    青烟寥寥,缓缓上升,一直到老者的身周,然后又似被无形的风搅动,在老者身边结成复杂的结构。

    薛不凡对着这个年老的萳族喷出几个复杂的鼻音。在人族听来,这就好像是“哼哼嗯嗯”之类的。但是,这鼻音里面的变化却更复杂。

    但是,辰风他们却“理解”了这一句话。

    而且奇怪的,他们是先理解了这一句话的意思,然后才想起这一句话在人族语当中对应的解释。

    “尊敬的头领,这就是我的朋友。”

    ----这就是萳族语言?

    ----我们记忆当中萳族语言是被龙族前辈刻入的,与其他记忆没有任何关联,所以说我们能够理解萳族语,但是还不懂得如何将萳族语转化为人族语?

    这在正常的语言学习当中是不多见的。辰风对于记忆也有一定的研究,王崎删除记忆的神瘟咒法,原理也是来自于他。

    年老的萳族放声大笑:“欢迎,守护神的孩子们。”

    “守护神的孩子”----这就是龙族为他们安排的身份了。

    “他们是守护神的孩子,在人间游玩。在人间的时候,他们不能使用多么强大的力量。而你们有什么要求,可以随意与他们说,如果要求本身不过分,他们一定会帮助你们的。”

    这就是天萳三封以“托梦”的形式降下的旨意。

    “这就是我们全部的人了。”薛不凡道。

    “尊贵的客人们,希望你们可以在萳族的大地之上,找到让你们高兴的东西。”老者竖起手中的权杖,轻轻摇动,上肢保持着结印的形式:“‘天地的结’们啊,为守护神的孩子们献上欢乐吧!”

    虽然样子原始,但是萳族也确实会一些千里传音的手段,知道如何用法力强化声音。老者这一声传遍了整个密林。

    于是,整个萳族都沸腾了,开始了盛大的欢庆,男女老幼开始忙碌,有萳开始布置场地,有萳搬出了只有节日才能得以享用的饮品,有萳则汇聚木柴,准备生火。

    看到最后一点的时候,那两个玄星观弟子才微微松了一口气。他们大约是对“原始文明”最没有概念的人了,刚才还在担心这个无尾猴一般的怪物是否会生火。

    这倒也不是无稽之谈,因为这个宇宙就是这么诡异,一个强者确实有可能在不懂生火的情况下,直接掌握了真阳之力----核聚变。不会生火、茹毛饮血的结丹期,也不是不能想象。

    而辰风,薛不凡等一些对“文明”“心灵”有所涉猎的人,却看到了更多。

    有些萳奉上了描绘着古代花纹的陶器罐子。萳族将这些罐子里面浓郁的香料投入火里,霎时间,浓烟滚滚。这个时候,老者手里……或者说下肢里握着的权杖勾住了树上的一个结。接着,他轻轻一勾,解开了一个活结。这个时候,奇妙的现象发生了。整个密林的绳索似乎都是连成一体的,以一个复杂的拓扑结构扭结在一块。随着他的一勾,人族众多修士所在的这片空地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周围的枝桠再绳索的牵扯下让开,而上方的枝桠则往中心汇聚,似乎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开放式拱顶结构。在风的引导之下,浓烈的烟汇聚在一处,而芬芳物质则随着分子的热运动不断扩散。

    其他前些日子来到的人族修士也被那些热情的萳族簇拥出来。

    这是一个盛大的欢迎宴会。

    辰风打量了那个老者一下,最后摇头:“并不是……”

    “没有神道气息,倒是有一点点未经炼化的人道力量……唔,原始的图腾崇拜都算不上。”

    这些家伙虽然有着原始的宗教,但是却没有诞生神道修法。

    难道神道和教派并不总是同时存在的?没有神道系统的教派如何赐予神力?如何保证信仰?

    这个时候,他才感叹。出来果然是对的。只有见识过更多的事物,才能想出更多的问题。

    一个领域,不能缺乏问题!对于今法仙道来说,“疑问”就是“活力”。

    这个时候,宴会已经开始了。为首的老者道:“守护神的孩子们啊,请你们按照自己的方式进食吧!”

    众人纷纷落座。而那些萳族似乎没有“坐”的概念。他们吃东西的时候,似乎是喜欢将后肢上伸,抓住横着的树杈。不过,由于迥异于神州生灵的身体结构,他们并不是像蝙蝠那样倒挂着,而是头朝上的挂在树上。

    有几个萳族冲入了香料的浓烟笼罩的区域,然后捧着硕大的绿色蜡质叶片冲了出来。那似乎是他们的食物。可是,神州有一半的人看了之后,只觉得一阵反胃。那被烟熏的玩意,都是虫子。与神州的昆虫纲生物不同,这些天萳的节肢动物多是八对足。有一些看起来像是幼虫或者蛹的生物看起来则比神州那边肥很多。那些萳族又送来了醇厚的酱料,洒在那些烟熏虫子上,然后奉到人族诸多修士面前。

    朱佳梅、叶莫离最先变了脸色。这里的修士大多都是天灵岭弟子,接触过的生灵很多,早就见怪不怪。但是他们出身玄星观。另一方面,他们也是最“专业”的。

    “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啊……师兄?”

    “按照纪律,必须入乡随俗……吃吧……”

    “那边还有水果……”

    “啊,那就……”

    “我劝你们还是不要碰这儿的水果比较好。”早来了两天的薛不凡摇头:“这儿的植物普遍富含一种特殊的长链糖,而我们人族并没有分解这一种长链糖的消化酶。除非你愿意动法破坏那些长链糖的分子结构,不然是尝不到甜味的。至于除了糖之外的其他成分……你们尝了也不会觉得好吃。相反,这儿动物体内的生灵源质倒是易于消化吸收。”

    “这……”众人面面相觑,最终只好艰难的拿起虫子。

    辰风往嘴里扔了一个看起来像是蛹的东西。他发现,这东西倒是意外的不错,肉质很软,汁很多。虽然天萳的植物香料让他觉得味道很怪,可是却又一种别样的美味在里面。

    公孙荡和月落琉璃倒是没什么顾忌,大口吃着每一种能够尝试的食物。

    消化酶,说白了也是一种生灵源质。而所有的生灵源质都是在细胞之内生成的。血脉根经过两次不同的转写之后,其中的灵犀就与外来的多肽相结合,再经过特殊细胞器的折叠,就形成了种种生灵源质。

    龙族的化形神通活用之后,同样能够产生任意一种酶。他们能够消化任何有机物质。

    就算是塑料都没问题----只要他们见过的话。

    欢快嘹亮的歌声与略显嘈杂但令人精神振奋的音乐声从密林的各个角落响起。

    他们在歌唱自己。

    “啊,鲁拉灵啊,天地的结啊

    你的技艺让天神欢愉

    你的智慧让大地欣喜

    你的双手系上万物的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