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十一章 绳结
    对于人族来说,萳族文明的发展过程可真是一段难以理解的历史。

    它们文明的发展,在“结绳记事”之后,就走上了一个与人族完全不同的方向。

    作为一个树栖的物种,萳族的先祖有着强大的立体空间思维,而他们在“抽象”的能力上也与人族、龙族这种智慧生灵无二。

    因此,他们很早的时候就发明了许多打结的技术。而树栖的环境也导致了绳结在很多方面的广泛的运用,比如说固定树木枝桠营造居住环境;将自身固定在半空中,抵御掠食者的侵害;固定树木之石头制造原始的武器,等等。

    在这一过程当中,他们逐渐将绳结复杂化。光是普通绳结就开发出了近百种打法。

    而人族推算出来的扭结表【也就是列出绳结拓扑结构的表格】当中,较为简单的扭结,全都在他们的“文字”当中。

    换句话说,凡是有可能被打出来的、节点数目不超过十二个的扭结,他们全部都明白怎么打。而这对于萳族来说,只是生存的基本技能。

    而每一个扭结,都有数种变体。

    这作为“文字”来说,其实够用了。以地球上的汉字而论,汉字总数已经超过九万,但是真正常用的只有三千五百多个,只需要掌握两千到三千汉字,就可以正常的读写。就算是“十三经”这种古代的巨著,也只涉及了六千五百四十四个字。

    近百种绳结,加上一些等价的变体,足以支撑起一套不那么原始的文字。

    但是,这还不是全部。当许多绳结组合在一起的时候,还能生出更多意义。

    这在算学当中叫做“链环”----也就是数个不相交的扭结组成的几何对象。一个链环在他们眼里,能够记录许多复杂的信息。

    他们用来传递信息的绳结,既不是文字也不是字母,而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存在。单独的绳结就存在意义,绳结与绳结的“组合”就具备单个绳结不具备的更高级意义。而链环的意义则更加复杂。

    而部分节点超过二十的绳结,居然还具有一些法术意义上的作用。

    这也是萳族修法的核心。

    就像人族、龙族都有涉及符篆、法篆的一样,萳族在修法当中也大量使用“绳结”。

    薛不凡介绍了这些之后,取出一根绳结,道:“你可以实际感受一下。”

    辰风看着这个结,脑子里出现了一些模模糊糊的感受。那是独立于所有记忆之外的记忆,不与任何记忆发生关联。他疑惑道:“这个……”

    “如果想靠只双眼看穿复杂绳结的打法,是不是有些太过自信了?”薛不凡将绳结推出去,强调道“用手摸,或者用灵识也行。”

    辰风的手指与绳子接触,然后顺着这纤细绳子的方向移动。

    绳结的形状,记录了了复杂的声音。这是一种高度抽象的“文字”。在抚摸绳结的时候,辰风甚至可以感受到绳结当中记录下“音节”----这些绳结除了表意之外,居然还具备表音的功能。

    复杂的信息就被缩在这小小的立体结构之中。

    然后,辰风才“明白”这句话翻译成人族语之后的意思。

    “朋友啊,你将未来托付于谁……”辰风睁开眼:“什么意思?”

    “貌似是一句谚语……还是名人名言,或者警句?”薛不凡摊手:“我们才来这儿几天,根本就不懂萳族的历史。不过,据说是友谊的象征。来的第一天大头领送给我的。”

    辰风不敢相信的看着手中的绳结:“这才……七个结啊。”

    “表面上是七个绳结,实际上是九个扭结,有两个绳结从数学上来讲,是两个扭结组成的简单链环----万法门的童道友说的,我是不大明白了。”薛不凡道:“这两个扭结里面,其中有一个扭结和扭结‘朋友’连接在一起,表示‘一个语气词’,另一个与扭结‘未来’连在一起,表示语态。”

    辰风看着自己手上的绳索:“我从来没有想过,绳结居然还有……这么复杂的变化。”

    “这就复杂啦?”薛不凡又取出一根绳结:“我用十块天然灵石换来的,读读看?”

    这一段绳索上面一共有二十个结,每一个结都比薛不凡取出的第一根绳索复杂得多。辰风接过绳索,手指划过。这一次,比起文字,他最先想起的是图象。

    漫长冬夜过去之后,柔柔挂在晴空上的太阳……格外甜的叶子……

    “这是一首诗。”薛不凡道:“我都没想到,自己还能遇到一个萳族诗人。只不过,这个种族现在还……或者说已经退回原始阶段,诗人找不到饭吃,所以那家伙还是比较穷的。我们队伍里面有几个喜欢他诗歌……或者说绳结的家伙,和他说了几句话,然后用灵石换了他一些绳索,他就视我们如知己了。”

    “这翻译成人族语言的话,是一首百字左右的长诗……”辰风道:“可这只有二十个绳结……”

    “不,准确的说,是二十个简单链环。”薛不凡道:“注意到了没有,这些‘绳结文字’,越是复杂,能够表述的意义和我们的文字比起来就越是庞大。”

    “真是厉害啊……”

    “更加厉害的在后头。”薛不凡指了指屋子:“你自己去看一下这个屋子的诸多绳索。”

    在辰风眼中,这屋子就是屋子,里面的绳索也是很普通的绳结,是单纯用来固定的。但是意识到在萳族眼中每一个绳结都具备意义之后,他就不这么认为了。

    果然……

    辰风手指一触摸到“地板”边缘的绳索,脑海当中就复现出了一个抽象的结构图。这个结构图里面有一个没有边界的平面----也就是辰风所在的地板。而它的上方,则有一个四四方方的立方……

    辰风抬起头,正好看到了上方的一个“房间”。

    这个绳结当中,还包含了其他一些绳结的位置信息。树栖的萳族不需要“护栏”,辰风一个翻身就到了下面,找到另一个绳结。

    同样的,具有意义。

    这个绳结是限定“第二层地板”的范围的。

    而这个绳结,也指向了其他四个绳结。

    辰风的手顺着绳子,一路滑动。这根绳索上的每一个绳结都具有意义。很快,他就摸到了顶部。在蚕茧的“穹顶”上,他摸到了一个复杂的绳结。

    这个绳结,他一开始还以为是装饰用了。可是实际上,这个巨大绳结包含了整个房屋的设计简图。

    “不可思议……”他松开手,任由引力将自己拉回刚才自己和薛不凡呆的“二楼”:“绳结本身就包含了设计……”

    “那些复杂扭结,都是死结,异常牢固,不会松脱。”薛不凡道:“恐怕这也是为了方便工匠吧?据说,一个对力学和拓扑理解够深的修士,甚至能够靠着最顶上吊着的那个大结和周围的一点点数据,推算出整个房屋的状况。”

    “太了不起了,真是登峰造极……”辰风由衷的说道:“我是想象不出,还能有比这更复杂更精密的绳结了。”

    “等你真正注意到他们用来调控城市的巨大绳结与具备法术意义的绳结后,你就会觉得,现在遇上的绳结简直就是一加一等于二这种蒙学题目了。”

    辰风惊讶道:“他们居然给你看了这么核心的东西?这不是一族的机密吗?”

    “应该是觉得,没必要防吧?”薛不凡指了指上方:“对于最高只有结丹期的他们来说,龙族的威能简直不可想象。我们和龙族搭上关系,在他们眼中,层次就不一样,我们是没必要图谋他们什么的。因此,他们也就不防我们了。”

    辰风好奇道:“结果呢?我是说功法。”

    “结果?呵呵,我们连他们的语言都没用弄熟,更别说他们的绳结了。想要接触他们的修法,还得再努把力。”薛不凡道:“理解他们的文化,然后解析他们的功法,这就是我们这一组的任务了。这也是重点方向,要努力啊师弟。”

    人族和萳族的生理结构都不相同,萳族的功法人族当然不能修炼,但是,其中的一些理念是能够借鉴的。若是萳族功法当中有一些超出仙盟现有理论体系的现象,那就是中大奖了。

    再者,龙族说,现代龙族的历史始于萳族,这里面最有可能的就是“功法”。

    在这个宇宙,仙道法门才是核心科技。

    薛不凡指了指一间房,道:“现在知道的情况就只有这么多了。剩下的就需要我们自己打听。现在对应神州时间也是‘夜晚’。按照纪律,我们要尽量按照一天十二个时辰的时间表行动,你可以先去休息休息,也可以自己修炼。”

    “那师兄你呢?”

    薛不凡指了指墙角堆着的一大堆麻绳:“练习结绳。龙族的前辈只是让我们‘记下’了如何读取绳结,但是,想要熟练掌握,却需要更加努力。”

    辰风有些惊讶,敬佩道:“师兄倒是努力。”

    “什么努力啊,只不过是一点‘敬畏之心’罢了。”薛不凡摇了摇头:“古灵崖在‘文字’上面栽了一个大跟斗,我可不像重蹈覆辙。”(。)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