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十二章 困难
    薛不凡所说的“耻辱”,辰风没有听过。

    这是一则只在暗部当中流传的消息。

    古灵崖花了近六百年的时间,解读更新妖族的历史和文字。而最近龙族态度改变、人族和更新妖族接触之后,更新妖族自然也送来了自己语言的启蒙书。

    然后,尴尬的事情发生了。

    古灵崖的解读里,有七成是错误的。

    这其实不能怪古灵崖。因为,更新妖族留下的遗迹本来就不多,资料就更少了。

    另外,作为后天的社会性生灵,更新妖族和人族在某些方面的思维真的很像。

    ----也没有听说哪位仙人洞府会专门留下启蒙书和字典给后来的“有缘人”啊。

    更新妖族就是根据这个思路,在有序撤离神州的时候,留下了许多物资给后来的文明,但是偏偏忘了留一本启蒙书。这就导致了古灵崖在对更新妖族文字解读的时候,发生了巨大的偏差。

    仙盟没有人责怪古灵崖,因为解读陌生文字的难度本来就高得可怕。

    但是古灵崖的许多核心修士都觉得,这是门派之耻。

    想要解读一门“陌生”文字,最主要的办法还是找到一个从“具象”到“抽象”的路径。

    有一个熟练掌握某一门陌生语言的活人,指着某一个具象的东西,告诉研究者那个东西应该如何用文字表示,那么研究者就可以很简单的建立一个关于文字的数据库,然后将这些文字从一些文本当中检索出来,然后根据上下文推断剩下那些抽象文字的意义。

    而一些文字的启蒙课本也有这个作用。许多启蒙课本都是图文并茂,许多文字旁边还会配上图画,这就能够在“抽象”与“具象”当中建立联系。

    因此,无论是有语言遗留,还是有启蒙书遗留,都可以用作解析陌生语言的重要突破口。

    而若是两者都没有,那就很困难了。除非你能够找到一段已经知晓意思的文本。

    地球上著名的“罗塞塔石碑”,就是这一种特殊的“文本”。它以古埃及象形文、古埃及草书,以及古希腊文三种文本刻录了完全相同的内容。而古希腊文在地球并没有失传,所以,这个石碑就成为了破解古希腊文字的突破口。

    若是一点证据都没有,那想要破解一个陌生的文字,是基本不可能的。这甚至比“密码”还要难破译。

    因为,每一门文字背后,都经历了千年万年的迭代,最终从淳朴的指物与逻辑发展为繁复而庞杂的系统。“统计一下这个语言里面什么文字出现得最多,然后将之与人族语里面的常用字对应”这种荒诞的手法,不可能出现在现实当中。

    当初人族同海神类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实现交流,是因为人族使用“逻辑”直接构筑了一门新的、双方都能理解的中间语言。严格上来讲,海神类在那个时候根本没有学会人族语言,人族也没有学会海神类的交流方式。

    “虽然‘智慧’这东西是公平的,但是‘智慧’所含有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多了,多到超过你我的想象。”薛不凡是这么说的:“永远不要妄想自己能够在知晓不全的情况下,毫无偏差的理解一个陌生的智慧。”

    辰风又想起了他小时候没有拼好的古董瓷器。他没有说什么,自己也走过去,拿起一根绳结编了起来。

    想要理解萳族,就必须知晓更多。

    ………………………………………………………………………………………………………………………………………………

    由于远比地球长的长夜,天萳的植物体内普遍含有一种特殊的长链糖。这种长链糖和神州常见的葡萄糖、淀粉相比更加稳定,几乎不会因为呼吸作用以外的事情消耗掉,而且氧化很慢,可以让植物更好的度过漫长的黑夜。

    这也使得天萳的植物在人族口中尝起来粗糙又缺乏甜味----由于演化路线完全不相关,所以神州的生灵根本不具备分解这种糖分的酶。

    这种糖就像葡萄糖一样,是生命活动的基本。或许是这种糖的存在吧,天萳植物里其他的多糖分子也与神州有所不同。比如在天萳充当“纤维素”角色的某一种多糖,就比神州的纤维素更加坚韧强大,并且更加难以破坏。

    可以说,这颗星球的一切植物,都具备成为“绳索”材料的条件。

    也难怪这个星球结绳记事的手段这么发达了。

    新鲜的绳索,大多具有强大的韧性,所以并不好打结。将这一根绳子扭一扭,然后获得合适的扭力,让绳结更适合变形。这个时候,就需要灵巧的手指来引导这一股力,将之引到最合适的方向,让扭曲闭合,制造绳结。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辰风开始怀疑自己这么做的意义了。

    就算知晓了萳族编绳结的手法,人族也没办法完全还原萳族的技巧。毕竟,人族只有两只手,一只手只有五根手指,而萳族有四只手,每只手有七根手指。另外,据说萳族手掌根部还有一块肌肉异化成了腕足一样的东西,据说也能够辅助打结。

    有很多萳族可以打出来的结,人族根本没法再现。

    薛不凡倒是非常平静,一直在搓揉那些麻绳,然后再将之打成适当的绳结。

    “别放弃,万法门的童道友正在试着从……什么来着?好像是‘形’还是什么的视角改变萳族的结绳法,让它更加适合人族的手。”薛不凡道。

    辰风有些惊讶:“万法门居然还研究这个?”

    “好像还有一个专门的理论……听说缥缈宫草创的时候,史上还有很多不那么有说服力的原子结构,其中一种就表示,原子的形态由中心的涡圈轴线决定,轴线可以打结,不同的结代表不同的原子。当时就有归一盟的人去研究‘绳结’。后来这个模型被淘汰了,理论却留了下来。”

    ----王崎和由嘉懂不懂这个呢……

    辰风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王崎在他看来,算学水平高到没法说了,甚至有可能比艾轻兰在生灵之道上的成就更高。只是在辰风的印象里……王崎的研究领域和这个根本就不搭边?倒是陈由嘉……

    薛不凡问道:“怎么了?”

    “我倒是认识一个挺厉害的万法门弟子,我在想,若是他在的话,那咱们做起事可就方便多了。”

    薛不凡眼前一亮:“王崎啊?那个万法门的传奇?不能吧?他不是研究……逻辑什么的,是与否的问题吗?”

    “我也觉着不大可能。”辰风道:“不过他也应该有朋友,问问总是好了。”

    “我倒是觉得,他很难交到对这个问题有研究的朋友。”薛不凡道:“万法门有离宗连宗的分歧,王崎虽说消失了一年多,可他消失之前,是作为离宗的代表人物的,绳结这种问题……应该是连宗范畴吧?”

    辰风遗憾的道:“这样啊……确实有点……”

    “另外,跟你说一声,在暗部的万法门弟子面前,千万别说自己认识王崎。”薛不凡压低了声音:“虽然我是觉得,离宗连宗的观念之争很无聊,但是万法门自己很看重。之前算君在暗部呆了百多年,现在暗部里面的万法门,多是连宗。”

    辰风呲牙:“我也觉得万法门的那些家伙过分了些。”

    “且不说这个。就算你想要联系,现在也联系不上。跨过仙路传递灵犀的技术还很不成熟,而缥缈宫的实时通讯也还没有找到跨过若干光年通讯的方法。大概要等上一个多月,这边才能建好与神州相联通的手段吧。”

    又打了一会儿结,辰风捡起了薛不凡放在一旁的“诗歌”:“比起‘书法’,我还是先练习一下‘通译’吧----我先试着将之翻译成人族语。”

    薛不凡乐了:“这也算书法?咱们两个现在还在‘描红’的阶段呢。”

    过了大约四个时辰,辰风站起来,道:“若是神州的话,现在差不多就是早上了吧。”

    “可是在天萳,这连月上中天都没有……好吧,这里有两个月亮,应该没法上中天吧。”薛不凡笑了笑:“若是实在觉得乏了,你也可以出去走一走。不过注意,千万不要去拜访萳族。刚入夜的时候,萳族都在做一些家中才能完成的劳动,比如说编绳索,处理食材,或者修炼。这个时候他们还很忙。”

    辰风点点头,走出了茧屋,然后提起身法,站到树冠之上。

    天萳有两颗卫星,一颗偏红,一颗偏紫。看起来,应该是某种元素产生的色泽。由于有两枚月亮反射月光,所以天萳的夜晚比神州更亮,而星辰也就更加少见。

    “陌生的天空……”

    辰风习惯性的深呼吸,结果差点呛到自己。这个时候,艾轻兰的气息一闪而逝。他心中有些好奇,便展开身法,向那个方向飞去。

    他最先看到的,是两个玄星观弟子。正当他准备打个招呼时,那个女孩突然从空中跌了下去。

    辰风心中一紧,加速跑过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