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十七章 药巫
    辰风盘膝坐在草地上,他面前悬浮着一根麻绳。此方天地之中种种特殊的多糖使得这种绳索的纤维有着强大的韧性且难以腐朽,正是结绳记事的好载体。

    而强大的韧性,也使得这根绳子更加难以驯服。

    但是,萳族无数年流传下来的技艺,却正好能够应对这一根绳索上能够出现的种种可能性。

    第一步,就是扭动。

    在已经被拧成一股的诸多纤维之上,施加一个旋转的力量。这样,绳子就会生出一股反向的力量。这股力量在指尖的感觉,就好像是还未驯服的驮兽,需要用手指驾驭这股力量,将之引到那些合适的方向,借力打力,用最微小的推拉来改变“驮兽”奔跑的方向。

    这也是一种计算的本领。

    每一个萳族人都懂得怎样去打结,而据传,修为最为精深的萳族修士,甚至能够在第一个结打下之前,就穷尽绳索所能表述的话。

    而人族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只有十根手指的人族是没有办法和天生拥有四只手二十八根手指外加四个副指的萳族人相比。

    但幸好,这些人都是修士,所以他们有自己的办法。

    直接使用法力操纵绳索,就是辰风和薛不凡拿出的种种解决方案之一。

    在法力的驾驭之下,绳索驯服的结成了最后的样子。

    “系天地、结万物,我气本二索。”

    在另一边,年老的萳族大头领轻轻鼓掌。

    “朋友呀,出色的技艺。”

    也就是在最近,辰风才意识到,龙族为他们灌输的“萳族语言文字”究竟有多么全面。实际上,萳族虽然个个会打结,可并不是所有萳族都能够打出复杂的结,更不是所有萳族都能够理解结与结之间的关系。

    辰风依照萳族的礼节,双手结成一个简化后的手印:“多谢了,结笃头人。”

    对于萳族来说,这个礼节的正确做法是用肚子或者下颌挂在树上,然后上肢和下肢分别结出同样的手印。但是,这两天里,萳族见识过人族那短小的脚趾之后,已经对人族的种种“不礼貌”抱有了一定的理解和深深的同情。

    ----只有两只手,这可怎么活啊!

    “不愧是天神的孩子啊。”大头领----或者说结笃头人道:“你已经理解了我族修法最精华的部分了。”

    这就是萳族修法最精华的地方了,正如人族古法修当中“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或者“修法自我,以性命为宗,超越生死,不住有无”一般,就是所有修法一定会涉及的地方,是仙道的开篇明义之言,千般神通万般法术的起始。

    萳族认为,自身的法力,不属于天,不属于地,而是一只“手”。天地,则是两股并行的绳索,天地之间的万物,都是“天之索”与“地之弦”相互扭结的产物。而法术,就是勾动绳索,结成特殊的绳结。

    而萳族语言,还有一个很有趣的地方。想要表述复杂的意思,就必须使用到复杂的结,而复杂的结当中,又会引出更加复杂的结构,携带更加充足的信息。对于萳族人来说,只要绳结复杂到了一定程度,就肯定能够涵盖表述语句的所有意思,消除“歧义”。

    换句话说,萳族的结绳记事,绝对不用担心误解。

    能够打出表述复杂长句的结,就说明一定理解了这句话。

    辰风听了结笃大头人的话,心中也是一喜:“我也希望能够学会萳族的修法。”

    薛不凡已经在十多个时辰之前就完成了这一步,已经开始了修法的探索,辰风不想落后于人太多。

    “很好。”结笃大头人对于“天神的孩子”的好学,很是欢喜,似乎觉得自己部落的手段能够被天神看上就是莫大的荣耀。他道:“药巫菈颏已经开始对年轻人的教学了,好朋友,若是你也感兴趣的话,可以一起去旁听。”

    药巫,就是在整个萳族当中负责医疗与教育的职位。意外的是,按照萳族的制度,头人其实并不要求拥有多强大的修为。千百年来,萳族对头人的要求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结绳”。头人必须是结绳手艺最好的修士。而药巫,才必须是强大的修士。

    据说,药巫菈颏也是这个部落仅次于头人结笃的萳族修士,是结丹后期的强者。

    结笃说自己还有其他事情,不能陪着辰风继续学习了。

    而等辰风一个人到了密林当中第四大的树屋面前时,他意外的发现艾轻兰也在。

    “采集灵植标本的。”艾轻兰冲着辰风挥了挥手。

    老药巫似乎看出了艾轻兰和辰风关系不一般。他嘟嘟囔囔的对着辰风说道:“你家里的这个雌性啊,真的是什么都不懂,一路上净问一些蠢问题。‘这个草是什么’‘那个花是什么’‘你们种什么植物吃’‘主食是什么’‘平时生不生病’‘一般用什么药物’……天律的结啊,你们这也算是天神的学识水平吗?”

    和看似衰老实则精满神完气足的结笃头人不同,菈颏大药巫是真的已经走入了生命的末年,体内的法力开始衰败,逐渐作为第二思考器官的魂魄也失去稳定性。这让他偶尔表现得有点糊涂。

    这一天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辰风第一次见到这个老家伙,动了几分恻隐之心,交谈的时候暗暗将一丝命之炎送入这个老者的身体之内,将他的寿元延长了几个月。对于寿数以百年甚至千年计算的结丹期修士来说,这一两个月无关紧要。但辰风总觉得,如果自己不做点什么的话,老家伙就可能在自己离开之前寿尽而亡。

    虽然收集萳族丧葬文化也很重要,但是辰风他就是不喜欢看到那样的场景。

    也许是察觉到了这个“天神的孩子”的好意,菈颏对神州来的“朋友们”观感一向不错。

    此时,薛不凡正用两根手指将自己挂在树上,和一些萳族幼童们交谈。见了辰风,他笑道:“艾师妹可是耽误了大药巫一两个时辰的功夫,结果进度就被你这么赶上了,可别告诉我,这是你俩串通好了的。”

    “什么什么?”艾轻兰浑然不觉,伸长了好看的脖子询问。

    当然,薛不凡这也是玩笑话。他算是这一块地区的小组长了,要处理的事情不少。刚刚等待的时候,他除了与萳族幼童交流,探听一些萳族情报之外,就一直在处理事情。

    现在已经是辰风到达天萳的第十个神州日。而天萳也已经自转了两周半。

    在这些日子里,几乎所有小组都还在最初的摸索当中。

    天灵岭弟子还在收集周围的动植物标本,分析还停留在细胞的层面之上;玄星观弟子则刚刚确定这个天地日出日落的规律,知晓黄道的位置,双月阴晴圆缺的规律都还在摸索,按照预估的进度,他们明天就可以使用古老的方法大致测量天萳行星的半径……

    唯一的好消息,大概就是归一盟的诸多弟子终于完成了大型幻境的架设。分散在天萳各地的修士终于可以相互联系了。

    但是,这依旧没什么卵用。随行的万法门弟子确实架设了“论坛”形式的交流幻境,但是由于大家都没有什么进度,所以现在那里的“帖子”,都还停留在“再也不能吃这里的水果了”“美景分享”和“本地节肢动物食用方法”这类主题上。

    对于辰风来说,这些帖子里面唯一有用的,就是“萳族语言、结绳手法学习心得”以及诸多主攻这个方向的修士相互出题了。

    至于和神州的通讯,众修士只听说能够申请,但是审核特别严格,至今谁都没有申请上。

    “今天入夜----我是指本地时间入夜的时候,我会请童旭道友加上一个‘萳族修法收集交流’的板块,好好学习,一定要总结出什么东西,然后晚上写成报告格式,明白吗?”薛不凡还在这里叮嘱辰风。

    “你们要学习萳族修法?有趣有趣!我也要学!”艾轻兰听得眼前一亮,直接坐到辰风身边。

    薛不凡只能摇摇头,继续将自己挂在树上。

    等众人终于安静下来之后,老药巫开始了自己今日的讲课。

    “修炼,起始于萳。萳族本是万物的结,是智慧的结。而我们萳族的修行,就是将自身的结与天之索、地之弦结成更加复杂的结,让自身烙印在天地当中!”

    艾轻兰对着辰风低语:“光从这个描述来看,真的看不出是窃天地还是借天地呢……”

    今法修的“借天地”模仿自妖族,但是又有所加强。妖族不过是“不伤天地”,而今法修则是“强天地”。

    而妖族的“借天地”修法核心,又是源自龙族。

    龙族说自己的历史来自于萳族,那么萳族修法有可能也是“借天地”的路子。

    如果确定萳族是这个路子,所谓“新龙族的历史起源”的说法,就有了一个明显方向了。

    辰风低声道:“别闹。听。”

    “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