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十九章 扭结
    在微观层面,影响生灵宏观的,其实不仅仅只有血脉灵犀。

    血脉表达在这件事上同样重要。

    为什么明明同样是源自受精卵、源自干细胞,可人全身的细胞当中还会有表皮细胞、肌肉细胞、神经元这些分化?为什么这些细胞明明有相同的遗传信息,但是却表现出差异如此大的性状?

    为什么生灵源质产自细胞核。与血脉灵犀息息相关,但是一个细胞核还是可以产生很多种不同的生灵源质?

    因为“表达”,所以有了同一生物体下不同形态的可能。

    而所谓的表达,就是“折叠”。血脉根【脱氧核糖核酸dna】将灵犀转录到信使根须【信使核糖核酸mrna】,然后信使根须【mrna】分子中碱基排列顺序转变为蛋白质或多肽链中的氨基酸排列顺序。这一过程,就要经过多重细胞器的多次折叠。

    是的,折叠。

    折叠,使得生灵源质具有不同的性质与功能。从充当细胞骨架的角质源质到消化酶源质,都是由于折叠的造型不同而产生的不同分化。

    也就是说,萳族修法,其实就是一扇打开另一篇天地的大门。

    龙族新修法之中最核心的“化形”,极有可能是萳族修法的延伸产物。如果说现代龙族历史始于萳族的话,这就是最好的解释。

    薛不凡和辰风面面相觑:“真的吗?”

    “十有**了。”艾轻兰舒了一口气:“之前倒是一直没有注意他们的修法,净是收集天萳标本去了。如果知道有这一回事的话……鬼才管那些物种啦!这才是最重要的法门!”

    “有些道理……”薛不凡沉思:“集茵谷的修士现在主要的项目就是绘制萳族血脉图谱……

    辰风挠头:“有些道理……可是这也太跳跃了一点吧?”

    “不,觉得萳族结绳法像是氨基酸长链折叠过程的,应该不止我一个。但是,我也是在看了萳族修法之后才弄明白的……”艾轻兰看着薛不凡:“薛师兄,刚才那个长老……还是什么的,讲了功法,是也不是?这个功法,你记录下来了没有?”

    薛不凡愣愣的点点头:“嗯嗯,有是有……”

    “给我。”艾轻兰身处一只手。

    薛不凡将一个复杂绳结递到艾轻兰手中。艾轻兰用灵识仔细感应了一下。龙族给予的萳族语言知识和结绳手法非常全面,她对结绳法实际上也是一清二楚。很快,她就睁开眼睛,道:“和我们人族的修法一样,萳族修法也是从观想开始,壮大魂魄,用魂魄配合肉身制造第一缕法力。不过不同的是,他们还会用魂魄引导第一缕法力,再用先天经脉的震荡将法力固化下来……”

    “这个过程,不就是生灵源质的产生吗?”

    辰风不明所以:“哪里像了?”

    艾轻兰不耐烦的揪住辰风的脸:“想一下!不要为具体的形式所束缚,思考一下经脉在这个过程当中扮演的角色!”

    薛不凡的反应更快:“细胞器?”

    “粗糙内质网,以及其他。”艾轻兰道:“在这个过程当中,人身可以看做是一个大细胞,魂魄就是带有血脉灵犀的细胞核,天生的经脉就是细胞器,天地灵气可以看做是一种多肽了。”

    “萳族修法在这个过程当中扮演的角色,就是信使根须【信使核糖核酸】,它将魂魄当中的本源、或者说‘个人特质’转录进法力当中,再由天生的经脉进行折叠。新的‘生灵源质’,就构成新的‘细胞器’,也就是‘后天索’。”

    “也就是说……”辰风也意识到了萳族修法的本质。

    “如果不是今天特地来听了他们的入门,我还真的不能确定这一点。但是现在,我懂了……”艾轻兰振奋道:“考虑到萳族功法一开始就是将魂魄当中的灵犀转录进法力,对于分神化念、我法如一的修持,恐怕也是大有裨益----不,我怀疑这根本就是捷径。”

    “我法如一……”辰风和薛不凡再一次发现了奇怪的地方。

    萳族修为最高的人也就只有结丹期。结丹期,正好还处于“低阶”的范畴。分神化念?我法如一?只怕现在的萳族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概念啊!

    他们的功法隐藏了通向高阶的捷径,但是本身却无法突破低阶……

    “看起来,辰师弟你之前跟我说的那句……他们祖上也阔过,是真的啊。”

    “不,那是你说的……”辰风揉揉眼角,觉得眼睛有点发涩。

    “当然,这个说法也只是我的猜测。他们祖上也有可能一文不值。”艾轻兰倒不是很关心这个问题。她将一只白嫩的手伸到自己面前,嘿嘿笑道:“现在,我感觉自己元神之路的最后一块拼图已经就位了……”

    她的手指微微发光,似乎想要展开元神法域。辰风急忙抓住了她的手,而薛不凡则压低身体,准备随时出手制住他。

    “兰姐,冷静点。没必要在自己的身上验证。”辰风严肃道:“而且,规矩上也不允许这么做。”

    “想什么呢,我就是回忆一下龙族化形法……”

    薛不凡松了口气:“不过,你这也太激动了一点吧?”

    辰风和薛不凡根本就没有艾轻兰那般感受。

    “你们知道个屁啊!”艾轻兰手在辰风脑袋上狠狠一敲:“你们知道这个法门的价值吗?”

    “化形?”薛不凡思考道:“可我们人族本身就拥有最强的灵慧天赋,斗战本领不足也可以依靠灵慧开发的法门弥补。另外,我们的肉身是按照‘方便使用工具’的方向演化的。所谓‘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像龙族那样……”

    “蠢!”艾轻兰勃然:“想要什么样的生灵源质,就有什么样的生灵源质,你知道这对人族有什么意义吗?”

    这次是辰风更快反应过来了。

    “想要什么试剂,就有什么试剂……想要什么材料,就有什么材料,想要什么药物,就有什么药物……”辰风咽了口唾沫:“虽然这不是根本大道,但是这个法门能够以更高的效率提供实证所需要的资源,或者以更加低廉的成本治愈更多的疾病----不,不对。”辰风猛然道:“还有一个问题,仙盟合成生灵源质的手段并不弱,弱的是设计。”

    设计一串氨基酸序列让它折叠成特定的生灵源质形状,如果用蛮力穷举法模拟全部作用在原子上的引斥力,然后搜遍整个自由能面图,那么就连一小段氨基酸也足以使最强大的算器败下阵来。而生灵源质通常是由好几百个、好几千个甚至上万个氨基酸组成的。

    这还只是一种设计。

    艾轻兰的眼神就好像是看笨蛋一样:“折叠法还需要特地去求吗?龙族不是已经展示出来了吗?”

    萳族修法和龙族化形法当中一脉相承的东西……

    辰风也说不出话来了。

    天灵岭的大发展。

    人族可以依靠工具补足自己的能力,因此他们并不如何渴求化形。但是,这却可以促进生灵之道的实证。

    就跟当年光华殿发明高倍入微镜【显微镜】一样。这不是根本大道,但是是观测手段,能够让高阶修士将许多东西抛给低阶修士研究。

    很少坐实验室的薛不凡也反应过来了,同样激动异常。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重要了。”他来回踱步:“我得报告……不,不对,艾师妹你写报告……不不不,不行,报告什么的都不用了,直接上报----对了艾师妹,你有把握……”说道这里,他猛然意识到了:“要什么把握啊。这个伟大的构想,只要存着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就值得上报……”

    “你们做主吧。”艾轻兰似乎急不可耐了。她直接向着自己的屋子冲去:“接下来的几天,我要设计几个实证,验证一下我的猜想。”

    只过了几秒,她就冲回来了。

    “你们,能不能帮我找一个熟悉打结的萳族?最好是懂得种种语言,善于描述抽象概念的。”

    辰风道:“其实我就可以……”

    “不,我对你用法力完成的过程没有任何兴趣。”艾轻兰一口回绝:“给我找一个真正的萳族,二十八根手指的那种。”

    辰风犯难:“最精通绳结的,无疑就是大头领和大药巫这两人了。但是,无论是结笃还是菈颏,都不像有空的样子……”

    “抽象概念……”薛不凡思考了一下:“其实大药巫的结绳法都是……嗯,都是那种比较具体的东西。若是要说的话……对了,博索!”

    辰风纳闷道:“那是谁?”

    他这些天一直和薛不凡一起行动,可并没有见过叫博索的年轻人。

    “还记得我第一天给你看的那一首萳族诗吗?”薛不凡道:“博索就是那个诗人!除了大药巫和大头领之外,他就是我见过的结绳法最好的人了。另外,既然是一个诗人,对抽象概念肯定……”

    艾轻兰急切道:“他很难请吗?”

    “不,恰恰相反,他很好请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