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十一章 困顿
    神州最高的山峰,昆仑巅顶,也只有二十里高。而除圣龙渊外,最深的天然海沟也只有二十里深。

    如果是地形影响了测量的话,误差就不会在百里以上才对。

    另外,由于神州后土自转的缘故,所以赤道半径略大于极半径,但是那也只有几百里的差距。

    但是现在,神州修士们测得的最大半径与最小半径,差距超过了两千里。

    也就是说,这个星球,很有可能是不规则的形状。

    但是,这又违反了天物流转之道的种种规律。

    这就让人很奇怪了。

    虽然对着自己的观测有绝对的信心,但是看到这个数据,几个玄星观的修士都动摇了。

    朱佳梅和叶莫离表示,自己会在下一个天萳日正午,也就是约四天之后进行下一次测量。

    而另一方面,艾轻兰那边的障碍还没有解开。

    对于博索来说,帮助艾轻兰打那些虚拟的结就好像是一个无聊的游戏。他无法用那些虚拟结打出传统的萳族绳结,也不明白此举的意义。

    艾轻兰有种快要疯了的感觉。她现在尝试的教博索一些生灵之道的知识。但是,人族的知识和萳族的哲学似乎天生犯冲。博索根本就不明白这些事情到底有什么意义。

    艾轻兰也没有专门训练自己说萳族语,所以在很多时候都词不达意。辰风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去帮艾轻兰做翻译。

    而这边陷入困顿的时候,玄星观那一边也传来了不好的消息。

    第二次的计算结果,和第一次的差距不超过千分之一。也就是说,玄星观的测量数据是对的。

    每一组。

    这让玄星观和山河城的修士都有一种崩溃的感觉。他们纷纷提出申请,要求离开萳族聚居地,对这个星球进行彻底的搜查。但是,诸多组长都回绝了这个要求。

    萳族本身很弱,但是谁都不能保证这个星球上没有危险。而来天萳的大宗师,多半是没有装备天剑的,一个高阶妖兽就能让他们死于非命。

    失败的挫折笼罩在了所有神州修士身上。

    “我真的很怀疑……”辰风开始对一起帮助艾轻兰分析数据的童旭道:“我很怀疑这样做的意义啊。”

    “我倒是越来越相信艾道友的判断了。”童旭道:“思考了这么久之后,我发现这个假说其实还是能够解决很多问题的。”

    辰风疑惑道:“比如说?”

    “就比如说,为什么越是高级生物修习龙族修法就越容易获得成就……”

    辰风好奇:“能从算学的角度证明?”

    童旭随手拿起两根绳子,一长一短:“这两根绳子,哪一根更容易打结?”

    这两根绳子都是诗人写诗用到的材料。

    “应该是……长的?”辰风根据常识回答。

    “确实,但是,为什么呢?”童旭反问:“这个你思考过吗?”

    辰风摇摇头。

    “这两根绳索都有两端,然后绳子本身又是一个不稳定的结构。我们可以粗略的认为,绳子的两端相互移动,涉及到一个六相变化----绳子的每一端都涉及三个方向的运动。两个三相向量是可以看做一个六相向量的。之后,我们研究这个六相向量的变化……”

    见辰风有点懵逼,童旭摇摇头:“总而言之,这个六相向量会往稳定的结构变化。而自然当中,比较稳定的结构,自然就是缠绕了----它可以将数个不同方向的向量折叠成一个。”

    “长绳子涉及的变化较多,所以更加容易成结,而短的就不行了。也就是说,越是高级的生物,体内血脉本貌就越多,血脉根就越长,在龙族修法上的天赋也就越强。”

    辰风摸了摸鼻子:“童道友,提醒你一下,生物越高级血脉本貌越多并不绝对,不然神州现在的主宰就是水稻了。”

    童旭一懵:“水稻?”

    “人族有二十二对血脉本貌,水稻有二十四对。拼血脉根长度的话,胜者也是水稻。”辰风悠然道:“莫不成人族其实是水稻的牲口,人族活下去的意义就是让水稻种植业能够不断发展?”

    “噗……哈哈哈哈哈……”童旭忍不住大笑:“你这人挺有意思的。不过,这确实值得思考……嗯,我们可以申请,让上面安排部分水稻成精,然后让他们修炼龙族修法。”

    “恐怕不行,天灵岭几百年改良育种,现在的水稻还有其他作物、家畜都自带难以成精的性状。”辰风耸肩:“这年头想找一株野生水稻,只怕得多个大宗师出动。”

    这二人的说笑引起了博索的注意。他有些好奇,问道:“你们两个在谈论什么?”

    辰风大概将自己和童旭的对话翻译了一遍,然后道:“大概和你这几天在做的事情相关吧。”

    他明显是惊到了:“这就是天神的法门吗?你们是这样理解绳索的?”

    艾轻兰现在将自己关在一个房间里,似乎在准备什么重要的东西,所以博索现在是自由的。

    辰风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萳族语当中的“天神”指的多半是龙族,可是,按照王崎曾经跟他提到过的说法,龙族的空间感是非欧几何,不遵循人族直观感觉得来的画天法。所以他也不知道究竟能不能说“是”。

    童旭倒是很细心的解释了“相宇算”,不过那也是徒劳,因为萳族根本就没有“天位法”【坐标系】、解析几何的概念,所以很难解释。童旭也不指望他能够理解,只不过是尝试所有可能性而已。但是,博索眼中却闪出一丝光芒。

    “和古老典籍当中记载的思路很像……”他若有所思:“将几股绳子合为一个结的思路。”

    童旭大笑,显然是不大相信博索的说法。但是,博索却若有所思:“原来如此,我好像明白你们的思路了。”

    “这些日子里,我不断的思考你们在做什么……你们的结和我们的结并不一样。我们一般是不会在同一个结上反复打的,因为绳书要保证基本是直的,这样能够确保阅读的顺畅,而不会造成意义上的混乱。但是,你们的结不同……它是整个绳子盘成一个错综复杂的结,这样的结明显不是为了让人阅读而存在的。”

    “但是,在古老的年代,萳族的修士也是这样加密自己的修法的。他们就是用这种方法隐藏自己功法真正的属性,好避免被人破除。”

    辰风有些不明所以:“所以,你到底是……怎么联想到的?”

    “你们提到了上古修士的思路,所以我就想到了。”博索的话中透露着理所当然的语气。在萳族眼中,天神始终注视着凡人,他们什么都知道。

    可他面前的“天神”,偏偏就不是“什么都知道”。

    辰风有些疑惑,博索不过是一个筑基期萳族,又怎么会对高深修法这么了解?

    这个时候,艾轻兰再一次冲了出来。这一次,她怀里抱着许多合成材料制作的大分子模型。她强硬的将之塞到博索手里,道:“我想了想,你还是适合那些直观的思维,所以最好还是让你用最直观的方法了解一些……”

    “这些结……”博索发现那些结构不是“绳结”,有些纳闷。但是,他还是问道:“这是一种语言吗?”

    “对,你可以理解为一种陌生的语言。”艾轻兰语气当中透露着压抑的情绪。

    ----或许早就应该这么干了。

    艾轻兰换了一种讲述的方法。

    在辰风的描述当中,艾轻兰所做的事情,变得充满了神秘的色彩----或者说神棍的色彩。

    “每个活着的生命里都有许多扭曲的小段绳线。”辰风是这么开始的。他说,种子里有,萳族也有,人族和龙族也有。这些小线叫做“血脉根须”,它们决定了东西怎么长、长成什么样。更上一级的血脉根是由许多小团块穿在一起形成的,这些团块组成了一种可以阅读的语言。

    “像萳族人的结一样。”博索点点头。他理解了这句话。艾轻兰持续了许久的恶补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

    这些语言,就是生命的咒语。

    而对于“天神”----龙族来说,他们已经知道了这种语言的全部秘密。而对于他们这些“年幼的家伙”来说,这里面还有很多秘密。“我们。”辰风指了指自己,表示“人族”:“只掌握了浅层的法门。”

    每当有人发明新的血脉根须----也就是一道新的咒文,并把它们放进一粒种子里时,这粒种子就会拥有那个人想要的属性。这些词语让种子变得更加强大。这就像点睛之笔,能够让整个诗篇鲜活过来。

    但是,在“点睛”之前,还得先会“画龙”。

    也就是,解读这些生命的语言。

    “生命的语言分为两种,一种就是绳索上的结本身,一种就是绳结自身的折叠结构……”辰风斟酌着词句:“第一种结,和你们的语言很像,但并不是,而是一种……”

    “方言?”博索眨眨眼。天萳好像还没有“书同文”的样子,方言就意味着文字的变化,绳结法的变化。

    辰风汗颜的点点头,道:“你们或许可以解开第二种,因为你们的功法里面体现了这种思路。”

    博索思考了一下,肃然起敬:“你们原来是在编织生命的诗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