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十五章 嘲讽
    随着时间的推移,艾轻兰手中积累的绳结渐渐的多了起来。

    “编织生命的诗篇”,某个萳族文艺青年就是这么理解艾轻兰的作品的。而根据某种神棍化的语言描述之后,艾轻兰的研究也确实充满了这种意味。

    生命的本质,实际上是血脉之中灵犀的传递。这种灵犀是用一种普通人无法想象的“语言”写出来的----这么说也没有问题。只是,这种“语言”一般情况下并不为人所理解。

    而博索这个萳族,却有一种惊人的直觉,能够根据艾轻兰给出的那些“模型”,洞察其中的一些规律,快速扭出艾轻兰想要的“长链”。

    现在,博索只需要几个时辰就能够完成一个仿制生灵源质的结。

    但是,艾轻兰这边同样陷入了困顿当中。

    “不知道是不是我理解的问题。”她在休息的时候,总是这么跟辰风说:“我现在已经开始怀疑了……或许博索的‘回环诗’不是我想要的谜底。”

    辰风则总是这么安慰她:“没事。这只是一次尝试。”

    “这种已经到了临门一脚,结果就差一点点的感觉……”艾轻兰懊恼的抓着头发:“总觉得我漏了什么……漏了什么呢?啊啊啊,总觉得像是有个家伙在跟我闹着玩。”

    “闹着玩?”辰风也浮现出一丝笑意。

    “嗯,小时候嘛,我就是骗你去拼一件碎瓷器来着,结果就因为我藏了一块不给你,你最后拼出来的形状和原来的形状完全不一样。”艾轻兰额头抵在树枝之上:“我总算理解你当时急得快哭的心情了。这方天地也绝对是一个混蛋啊啊啊啊!居然也跟我玩这一套。”

    辰风的脸色从错愕变成摇头苦笑。他记得自己当年,只是担心艾轻兰会被打,所以才着急……算了,这件事情的真相,其实无关紧要呢。

    “记忆”本就是一种靠不住的记录。在缺失了关键部分的情况下,“拼图”完全有可能拼出决然不同的结果。

    …………………………………………………………………………………………………………………………………………

    而在神州这边,一本即将名垂千古的教辅系列正在逐渐成型。

    当然,教辅。仙院的所有教材都是由各大门派共同写出的,只有进入门派之后,各个门派的各个讲师,才能够自行选择教材。

    教材的编订权,也就相当于“正统”二字了。

    想要主持教材的编订,没有半步逍遥就不用想了。而在万法门这一块,离宗连宗分歧无可弥和,下场的无一例外,全是巅顶逍遥。

    所以,王崎一开始打的就是“教辅”的名义上的。

    而陈由嘉则表示不满:“别人明明是请你帮忙,为什么最后做事的是我呢……”

    王崎现在状态异常慵懒,整个人歪在宽大靠椅上,拿着一本书,时不时翻两页,看一眼,还摇头晃脑做逍遥状。而陈由嘉则伏案疾书,一刻也不得闲的样子。

    听了陈由嘉的抱怨,王崎轻飘飘的回了一句:“辰风不是你朋友吗?”

    “说得好像他不是你朋友一样……”陈由嘉笔尖一颤,差点将这一页纸划花。

    “再说啦,这本书明显是我付出的心血更多,大纲都是我写的,其他人只不过是在我的框架上搭建内容,最后由你执笔。”王崎跳起来,拍拍陈由嘉的脑袋:“大家的,还有我的信赖啊,由嘉。”

    编写这本书的时候,王崎确实只写了大纲和主要方向,前后加起来不到两千字。赵清潭和魏沧这两人担负起了主要的工作,写了大部分的内容,一些小章节则分摊给了具体的人。

    这件事,也极大的磨练了众人的团队合作能力。

    “唔……”陈由嘉拍掉王崎的手,然后道:“这种事,如果是之前的你,一定会亲自来的吧。”

    “现在我确实对那些问题不感兴趣。”王崎道:“几个绳结?谁在乎这种小问题啊。如果他们搞出来的是一整套关于绳结的算学体系,我还会稍微来点兴趣。现在的我嘛,只关心那些更加普遍的问题。”

    “那你还写这书干什么……”陈由嘉将笔扔了,趴在桌子上:“我最不会写这种东西啦。”

    “嗯,除了我之外,你和别人说话都困难呢。”王崎顺手接下被陈由嘉以飞刀手法扔过来的笔:“正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辰风那小子问这个问题,现在看来多半是为了艾师姐,我就直接将这种书扔给他,以后他再来问问题,我就可以一句‘我教过你了’堵回去!”

    “你无药可救了……”陈由嘉勉强抬起头:“之前信你说要推动教育的家伙,全都瞎了眼。”

    “不不不,我迟早会让我们的想法得到整个万法门的认同,写入教材当中,这只不过是我为了朋友两肋插刀,稍微将我那宏大的百年大计提前一点点。”王崎捂住胸口:“一想到我的百年大计推行难度会因这件事增加不少,我的心就好痛好痛呢!”

    “不要用这种天真无邪的语气说话,我瘆得慌……”

    ……………………………………………………………………………………………………………………………………………………………………

    而当辰风拿到他那一本名为《代数拓扑----从入门到放弃》的书之后,已经是下个月的事情了。

    辰风最开始拿到这书的时候,是拒绝的,因为这本书的封皮上就充满了作者对他人智商的嘲弄。

    封皮上的书名就充满了恶意,更别说王崎亲手写下的一行寄语。

    “勇敢的少年哟,想要学习代数拓扑吗?我将所有的一切入门知识都写在这里面了,想要的话就来读吧!”

    “入门”这两个字,还被那个混蛋来回描了好几遍。

    “确实是那个王崎那个混蛋的风格……”辰风叹了口气:“不过看在他这么快就整理了这么厚一本书的份上……不能和脑子有恙的人计较啊。”

    不得不说,王崎这家伙虽然做人神经病了一点,但是当朋友还是没得说。他很详尽的整理了代数拓扑的一些思维,从最基础的群论出发,将有流形的三角剖分、单纯复合形、重心重分、对偶复合形、复合形的关联系数矩阵等概念以及许多计算方法整理成了一个体系,并且强调了同伦与同调在里面的作用。

    尽管他觉得这本书阅读得非常艰难,但是只要读下去的话,他在这方面的水准也一定会有所提升。

    而且,王崎时不时夹杂在里面的那些嘲弄语气、低级趣味段子也让人觉得轻松了不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童旭有些匆忙的走了进来,问道:“听说王崎又给你新的分析了?”

    这也是他的日常工作之一了。

    现在,在天萳的所有万法门修士,全都已经加入了扭结理论的研究当中。而王崎发来的资料,他们也会用心研读,从另一个方向思考自己的解读。

    “童道友还是这么用心啊。”辰风苦笑着将手上的这一本书递出去。翻了几页之后,童旭就露出了奇怪的神色:“这样啊……离宗的思想呢。从群论出发……”

    辰风有些疑惑:“有什么问题吗?”

    “不,我只是没想到……这会是这种书。”童旭摇头苦笑,将书塞回辰风手中:“看起来,这个王崎确实不简单啊,光是看目录就看得出他思维的脉络。只可惜,这是离宗的……”

    见辰风还是不大懂,童旭解释了一句:“在连宗看来,所谓代数拓扑,它还是拓扑,是任意相宇下几何学图形的组合理论。但是,离宗却将之视作概念的堆砌,如同谈玄一般。”

    辰风表示不解:“为什么离宗的就有问题?我不大懂你们万法门的离宗连宗之分歧。”

    “‘横看成岭侧成峰’……”童旭道:“离宗和连宗,乃是看待算学的两种不同角度,不同思维方式。我们都觉得,自己的思维方式能够看到更多东西,看得更远。”

    不管怎么样,书是没有问题就是了。

    辰风拿着那本书去找艾轻兰,这个时候,童旭才改了主意,大声道:“辰道友,那本书回头也与我一本吧?”

    “没问题。”辰风一口答应。

    童旭不知道,他开口要到的这一本《算学入门第一卷第一册·初刊限定版》在后世炒到了什么价格。因为今天过后,“筑基学派”的其他人就都联手向王崎施压,删去了王崎那些轻佻的语句,使之看起来更加像一个课本。

    这个写着《代数拓扑----从入门到放弃》的纸质版本,最终就只有辰风在天萳上复制的四本。而其他流传出去的虚拟版本们,则被苏君宇亲手删除,掩盖在历史的暗面当中。

    而这件事,也折射出了筑基学派诸多修士的心声----我们学派的领袖,不可能那么神经病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