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十六章 密语
    艾轻兰的算学水平本身就不低。集茵谷研究的领域----血脉根,也是分子级别的,就是生命的最底层了。因此,她的算学水平完全可以与同样精善这个领域的焚金谷精英相比。而万法门修士用算学思想再现自然演化、生灵繁衍----例如图灵真人的后天意志、苍生国手的兽机关,她也有一定涉猎。

    在神京的时候,她也正是靠着这方面的积累,才帮助王崎几人在最后关头来临之前完成了反神瘟咒。

    一般的万法门结丹期修士,甚至都有可能不如她。

    当然,艾轻兰到了这一步,基本上就不会再更深入的学习算学了,这毕竟不是她的主要领域。

    而这种水平的艾轻兰,也花了好几天才看完王崎给的那一本《代数拓扑----从入门到放弃》。

    而她看完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指着书的封底问辰风:“小风,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辰风一怔。他也复制了一本那书,但是却只读到四分之一的位置,许多练习题也没做对。他看了看艾轻兰指出的那一行。只见上面写道“本书虽是应笔者要求,写给其妻子,但笔者还是要提醒某友人一句,这种夫妻之间的事情,请自己完成,不要把朋友拉进去增添趣味。全书完。”

    “这家伙……”辰风哭笑不得。他很快就想明白了:“大约是误会了。嗯……那些模仿生灵源质结构的绳结,他认为是出自你手,然后我向他求这本书就是为了讨好你吧。基本就是这样。”

    他现在很庆幸自己还没来得及将书稿复制一遍送给童旭。如果这句话在没有删掉的情况下被别人看到了……

    ----神经病啊!

    辰风摇摇头,记下了这件事,然后道:“现在怎么样了?理论?”

    艾轻兰叹了口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我好像确实是走错了路呢……”

    “怎么了?”辰风一惊。

    “我要寻找的是龙族化形之法的核心,也就是一种……任意折叠自己体内生灵源质长链的办法。这种‘任意’也就是所谓的‘囊括一切有用的可能性’。”艾轻兰道:“我现在有一种感觉----博索做不到这一点。”

    辰风看着远处正在用心玩虚拟投影,为艾轻兰的长链打结的博索。由于他们对话是用人族语说的,所以博索没听懂。但是辰风还是有几分心虚。他觉得这个聪明的异族说不定能感觉到什么。

    辰风低声问道:“又怎么了?”

    “博索所用的方法,也不是龙族的‘任意’。”艾轻兰道:“他们的修法,确实是龙族化形之法的基础。而那个‘折叠’与‘打结’的思想,深入微观层面之后,就是化形之法的根基。我是这么确信的……”

    “但是,博索所展现的东西,绝对没有这个效果。这只是一种在特定效果之下能够生效的……策略组还是什么的吧?”

    “龙族化形的秘密,还藏得更深……”辰风却露出了一种“果然如此”的表情。、

    如果龙族的秘密真的这么容易就被揭开,想必古龙皇也不必藏着掖着了。

    “不过,我现在终于知道那一块‘碎片’是什么样子了,找起来说不定就会轻松很多。”艾轻兰道。

    “嗯,我完全是一头雾水。”辰风摇了摇头。

    “化形的要义就是在不改变血脉灵犀本身的情况下,改变血脉的表达。用萳族的思维来理解,就是把‘绳子’解开,然后就用这一根‘绳子’打上另外一种结。”艾轻兰道:“我们现在找的,就是那一种‘语言’了----和萳族‘语言’不一样的、在血脉上表达的‘语言’。”

    这可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龙族在萳族人身上发掘了某一种法门,但是这种法门最核心的“语言库”其实被替换了。龙族从其他地方找到了“语言库”,并以那种语言构成了化形之法的种种。

    辰风一听艾轻兰的猜测,就觉得困难重重了。

    龙族现在自封了文明,但是人家却是真正星辰大海过,去过的天地远多于人族。若是那种“语言”来自于其他天地,人族未必有机会解开谜底。

    艾轻兰摇摇头,笑道:“也不必太过悲观,古龙皇既然让我们来,就说明我们有可能找到很多东西。”

    辰风道:“若是我们能够逆推出化形的秘密……”

    仙盟至境知道了来自于萳族的部分修法,若是将这一部分从龙族的化形神通当中剥离出来,倒是有彻底破解这一门修法的秘密。

    “唯独‘逆推’是不可能的。”艾轻兰摇头:“龙族传给其他妖族的手段,都不是他们自己的‘无限制化形’,而是一种有限的化形。而且,整个化形神通也已经浑然一体,我们没法轻易拆分。”

    龙族几万年来传授给妖族的化形神通,就是他们真正神通的删减版。这就是一种技术的“封装”了。就算了解了这种手段,也没办法反向破解。

    仙盟还没法绕过龙族设置的技术壁垒。想都别想。

    这个时候,一个“强大”的气息在外面一闪而过。与此同时,一个悠扬而爽朗的声音传来:“朋友们,你们好啊。”

    这是萳族大头人结笃的声音。

    只有筑基期修为的博索吓得跳了起来。他怕有些惊慌,不知所措的在房间里蹦跶。辰风摇摇头,暗中抵消了结笃的气息,然后道:“头人来了,我们怎么敢在屋子里呆着?”说完,就拉着艾轻兰出门。

    结笃的修为在仙盟众人眼中不值一提,但是在这个星球上确实是举世无双。他爱显摆,辰风也表示理解。

    结笃却钻了进来,道:“天神的孩子们,你们可比我这个老头子要尊贵啊!”

    见到结笃,博索更加不自在了。他手足无措的攀在一根绳子上,最后才想起用下巴勾住绳索,四只手结成印结:“父亲……”

    结笃狠狠瞪了他一眼:“孽障!在贵人们面前,要称呼我为大头人!”

    博索四肢一紧,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语气:“对不起,大头人,我……”

    “你放弃了学习之后。我就已经不再管你了。本来最近听说你在侍奉天神的孩子们,我还以为你浪子回头了。可是你呢?”结笃似乎对这个孩子很不满意。他目光扫过了博索面前那一堆仿照生灵源质结成的绳结,道:“你居然变本加厉了。这是什么?这是你打的结吗?这对于我族来说,这有什么用?”

    “这是我让他打的,大头领。”艾轻兰看不过去了:“这种绳结对我的修法有着很深的意义……”

    大头人这才脸色稍霁。他自信审视了这些绳结,然后才道:“我对你很失望……真不敢相信,菈颏之前还对你寄予厚望。”

    “古老的东西也需要传承,头人。”博索怯懦的说道。、

    结笃没有理他,转向辰风和艾轻兰,问道:“天神的孩子也对那些结法……哦,对了,你们是天神,应该保留了上古的东西吧。只不过,这种绳结已经不适合萳族了。我们不需要它们……你们大概失望了吧。”

    辰风和艾轻兰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惊奇之色。

    这就是龙族修法的秘密所在?萳族同样有古老技艺和现代技艺的区别?

    萳族古老技艺和像是生灵源质结构?

    “萳族为什么抛弃了那个法门?”辰风问道。

    “很重要吗……啊,毕竟是当年先人们敬献给天神的技艺。”结笃摇了摇头:“出于对天神的尊敬,我们保留了那些古老的绳结,但是已经不再读它们了。它们的意思,我们也不关心。”

    艾轻兰道:“现在还有人会这门手艺吗?”

    “大药巫或许会,但是会得不多。虽然在传承当中,他获得了一些这方面的知识,但是这并不重要。考虑到他正在快要死亡,或许已经记不清了。”

    当修士的记忆载体逐渐变为魂魄的时候,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将要寿尽而亡的他,会逐渐记不清一些东西。

    “他总有一些弟子什么的吧?”

    “菈颏是不会教弟子这些东西的。”大头人摇摇头,一脸遗憾:“这些东西,非常的……没用。至少对萳族是这样的。”

    见艾轻兰失望,结笃思考了片刻,道:“大药巫的传承仪式很快就会开始。若是天神的孩子们能够等待的话,下一代的大药巫或许能够记忆起一些事情。”

    艾轻兰先是思考了许久,然后问道:“大药巫的传承仪式,不是让前代药巫将技艺直接灌顶给后代药巫,对吧?”

    如果是记忆灌顶的话,那已经老朽、开始糊涂的大药巫是没办法将自己都记不清的东西传授给后人的。

    “当然不是。或许有些地方已经落后到那种程度了,但是,我们还有圣油膏,可以进行后续的传承……”

    艾轻兰想也不想,直接说道:“让我也参与这个仪式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