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十七章 交易
    【贺盟主的1/17.第七、第八、第九盟主的诞生啊……依旧是为新盟主的诞生点燃礼炮!当然……我真的没办法一次性更新那么多,诸位还请耐心…】

    “让我也参与这个仪式吧?”

    艾轻兰这话一说出口,整个屋子都安静了下来。

    辰风急忙传音入密到:“上面已经强调过了,要尊重人家的习俗,兰姐你这……万一人家的仪式是那种神圣不可亵渎的呢?”

    若是那种不可亵渎的重要仪式,一个外人贸然要求加入确实不大好。

    “我已经很尊重他们的习俗了”艾轻兰在传音入密当中不耐烦的呵斥道:“我们现在是‘天神的孩子’哦!什么能够尊贵过我们?”

    辰风摇了摇头。

    而博索的反应就尖锐很多。

    “不可以!”他尖叫道:“你会……”

    “孽障!”结笃呵斥道:“你以为你在质疑谁的决定?一个天神的决定!”

    他这才转向辰风和艾轻兰:“你们的要求,我不是不能考虑。但是我必须事先声明,那些药膏对于萳族来说,都是一种危险的东西。也只有闯过了药膏的考验,你才能获得那些古老的知识。”

    辰风立刻皱眉:“有危险?”

    他心里实在是不愿意艾轻兰去冒险。

    “每次都会有五个左右大药巫的弟子参加仪式,但是最终能够活下来的,只有一两个。”

    “七成的死亡率……”艾轻兰低声计算,然后问道:“那些大药巫的弟子,修为怎么样?”

    “大多是没有结天地的。”结笃回答道。

    没有“结天地”,就是指没有定枢纽、结金丹。艾轻兰思考了一下:“明白了,我并不介意这点危险。”

    辰风急忙拉住艾轻兰:“等一下啊兰姐,你疯了吗?”

    “最多是一种毒物。但是你觉得我会被毒倒吗?”艾轻兰反问。

    “萳族和人族的生存环境截然不同,有一些萳族具备的抗体,人族可能根本没有!”辰风道:“有可能一些只能毒死萳族筑基的毒物,放在人族这边就能够放翻元神!”

    “也有可能根本没毒性呢?”艾轻兰语气轻松:“或许他们的毒对我们根本没威胁。”

    “别骗自己了,我们能够消化天萳的肉食,就证明这两个星球上动物的生灵源质非常接近。”辰风道:“你……”

    “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死的。”艾轻兰微微一笑,握住了辰风的手心,然后道:“我会接受这一次仪式的----可以吧?”

    “可以,当然可以。”结笃眼睛转了两圈,露出一点“狡黠”的意味:“不过,我们的圣油膏也不多了……”

    “我们可以交换。”艾轻兰道:“我们有许多丹药……”

    “药?你是医者?”结笃愣了一下,肃然起敬:“天神当中的医者吗?失敬了。我们确实需要一些丹药……”

    “不过事先说明,我们也不是什么药物都有的。”艾轻兰道:“萳族和我们之间身体相差很大,萳族的病和我们也相差很大,所以,只有一些延寿的药物……”

    “延寿!”结笃眼中放出精光:“菈颏那种情况,也还有救吗?”

    “我们的药物,应该能够延长他数年的寿元。虽然对于结天地的修士来说,几年寿元微不足道……”

    “够了。几年的时间,足够那个老家伙……”他有些激动,但还是很快克制住自己。看得出来,博索冷静的素质就是遗传自他。

    他提出了另外一个要求。

    “虽然你们有药物,但是,圣油膏是我们传承的关键。而圣油膏有一类主材料非常难得,我们想要得到,就必须付出很大的代价。我希望天神能够靠武力帮我们得到这种材料。”

    “那就没问题了。”艾轻兰这次回答得更轻松了。

    这个萳族部落最强者就是一个结丹后期到结丹圆满的结笃,艾轻兰一个人就能杀他一个来回。而这样的萳族部落,只用付出一些代价就可以得到的东西,她应该也可以得到。实在不行,也可以请月落琉璃甚至公孙荡帮忙。

    一个化形期龙族,一个神通期龙族。就算全天萳所有萳族人加一块都未必能打过。

    在萳族眼中,可以靠武力解决的问题,在龙族眼中就根本不是个问题。

    “那就好,那就好。”结笃几乎是千恩万谢了:“我会通知菈颏,让他多准备一些圣油膏的……”

    “等一下。”艾轻兰突然到:“如果我们愿意帮你们取得材料的话,你们能不能多送我一些?”

    结笃一愣,踟蹰片刻,然后道:“没问题。不过,菈颏那边,我需要商量一下。”

    在商议了一些细节之后,结笃离开了。

    在结笃离开之后,艾轻兰颇为玩味的看着博索:“原来你的身份这样高贵啊,大头人的儿子诶。”

    “我的父亲根本不喜欢我……”博索似乎并不喜欢讨论这个话题。

    “这样就能解释你为什么知道那么多‘上古功法’的事情了。”辰风思量:“头人一定是结绳手艺最好的萳族修士,家学渊源?”

    “我还是大药巫菈颏的学生。”博索道:“父亲和老师都希望我能成为有用的人,能够记住萳族人代代传承的绳结。但我不是干这个的料。我对那些绳结不感兴趣,仅仅是因为我喜欢麻绳打结完毕后的某种形状。我结下年轻男子给他们喜欢的女孩所唱的歌,结下黑暗的冬天过后新鲜春日阳光照在脸上的感觉,结下萳族人在节日时围绕篝火舞动的身姿所投下的闪烁阴影。”

    过了一会儿,他又补充:“另外,我也不想死掉……无论是头人还是药巫,都必须经过仪式,让圣油膏考验自己。我还没有打够绳结,我不想死掉……”

    辰风叹了口气,拍了拍他大概是肩膀的地方:“你是一个诗人啊,朋友。”

    这个家伙,确实有一个诗人的才情与素质。但是,这里的社会太原始了。

    他怯懦道:“你们不是喜欢那些勇敢的战士,鄙夷懦夫吗?”

    “你们萳族觉得天神应该那样吗?”辰风摊手:“可你觉得呢?我们会那么对你吗?朋友?”

    博索看上去有些高兴。可旋即,他目光坚定起来:“我的父亲在欺骗你们。他其实也懂得一些古老的绳结结法,但是他没有告诉你。它想要使用你们天神的武力猎杀天兽!”

    “天兽?那是什么?”

    “你们不知道吗?那不是从天神的国度里面掉下来的兽吗?”这次轮到博索惊讶了。

    “你也应该看出来了,我们和你们的天神,其实不是一拨的。”辰风笑道:“有些事情我们还真不知道。”

    “具体的事情我也知道得不是太多……但是。”他脸上闪过一丝决意:“千万不要去。那些红色的天兽,就连最强大的萳族强者都不敢与之为敌。最近一百年,我们都没有取得一点圣油膏的材料……”

    “呵呵,小子,你老爹有一句话说得没错。”艾轻兰摸了摸博索的头:“你以为你在质疑谁的决定?一个天神的决定!”

    “那些什么天兽,我分分钟就杀给你看!”

    等到博索离开之后,辰风才无语的看着艾轻兰。

    “好啦好啦,我知道这一次鲁莽了。不过呢,我真的有把握的。”艾轻兰做出了抱歉的手势:“讲真,就算那种毒对我来说真的很厉害,我也可以依靠命之炎快速回复的特性抵消过去。在这啦,他提到了天兽作为材料,那么这肯定是生灵的毒。所有生灵的毒,都是可以靠抗体的哦!”

    “你哪来的抗体……”辰风叹息。

    艾轻兰一笑,大声道:“小琉璃!”

    “在啦。”茧屋外面传来回应。

    “如果萳族的圣油膏对我是剧毒,你能够为我提供抗体吧?”艾轻兰笑眯眯的:“抗体也是一种生灵源质哦,但凡是生灵源质,龙族都办得到吧。”

    “没问题,没问题,放手去做吧,那玩意对你们人族基本无毒----就算有也很弱啦。”

    艾轻兰看着辰风:“喏,我就说有把握吧?”

    辰风叹息:“明白了……”

    龙族很熟悉天萳。第一天来的时候,月落琉璃和公孙荡就直接合成了正确的消化酶。月落琉璃总不至于骗艾轻兰去死。

    在心中担忧消除之后,辰风才意识到一些问题:“说起来,萳族诗歌里面,对于‘天神’的描述始终是复数的啊……”

    艾轻兰疑惑道:“你在说什么?”

    “‘你以为你在质疑谁的决定?一个天神的决定’这句话,强调了‘一个’。”辰风思考:“萳族诗歌当中,对天神都是默认为复数的,就算是说天神也是‘复数的团体’……说起来,我说‘不是一拨’的时候,博索那小子也没有惊讶……”

    “这些都没什么关系啦。”艾轻兰毫不在意,她现在脑子里就只有萳族的圣油膏。

    …………………………………………………………………………………………………………………………………………………………………………

    屋外,公孙荡看着月落琉璃:“我们应该告诉他们吗?”

    “很久之前我就给过人族提示了,不需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