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十九章 地下
    薛不凡现在才注意到自己所在的位置。

    这里是一个甬道,而且还是在很深的地方,空气异常浑浊,似乎弥漫着一种怪味,好像是许多人的吐息混在一块然后充分发酵的“浓厚”感。

    不用看也知道,这里的人通风意识一定非常差……

    不,他们说不定是有意不通风的。

    蚁族的语言是激素语言,这却是因为他们天生对“味道”的感知就异常敏锐。如果这里的人是为了防备蚁族的话,倒也说得过去。

    与此同时,他的灵识已经蔓延开去。甬道周围虽然是岩石质地,但是却又有很明显的人工开凿痕迹,绝非天然形成。

    “哦,刚好被人救了呗。”月落琉璃道:“另外一拨萳族。”

    “另外一拨萳族?”

    “萳族本身就是有两拨的,上面一拨,这边一拨。”月落琉璃道:“很早之前他们就分化成了两支。”

    薛不凡变了脸色:“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这一段故事甚至载入了龙族的必修课程当中。”月落琉璃抱着胳膊:“你说呢?”

    薛不凡突然血往上涌,出离的愤怒。他感觉自己太阳穴上有两只小耗子,一撞一撞的,就要出来。但是他按着自己太阳穴,强行压下愤怒:“你们蒙学的内容,居然也对我们保密?”

    月落琉璃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自然是保密了。这是‘规矩’。”

    薛不凡指着辰风和艾轻兰,道:“这就是你的‘规矩’造成的后果。规矩?规矩?去他娘的规矩!如果你早说一刻钟,我们就不会如此狼狈!”

    这一次,仙盟的诸多修士就是败在“情报不足”的情况下。

    如果知道“灭灵歌”的存在,艾轻兰就不会起手元神法域。如果艾轻兰的元神法域没有被反制,她也就不会被刺伤。

    而蚁族毒螯上的毒液,就是一种能够在刺中之后,通过痛觉给予绝大多数生灵精神压力、降低他们集中力的奇毒。

    在激烈对战之中,这反而比一些见血封喉的猛毒还要有效。能够对大多数物种都起效的绝毒合成不易,而且也很容易被法力高深的个体硬抗住。但是,这种毒素就不一样了。只要注入,它就能够针对绝大多数生灵源质产生效果。而结合在这种毒素当中的蚁族精元也保证了它不会轻易的被敌人运用法力分解。

    也正是因为这种毒素,所以艾轻兰才丧失了大部分战斗力。

    但是,这些都不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一开始没有因为元神法域的失控而陷入内外天地失衡的状态,那些普通的兵蚁根本近不了艾轻兰的身。另外,若是事先知道对方可以压制法术、法域,众人调整自己的战术,也不至于打得那么辛苦。

    辰风这件事更是如此。哪怕月落琉璃早说几秒钟,这个能够在小组当中稳进前四的好手,根本不会因为这么可笑的方式失去战斗力。艾轻兰也不用背上这么大的负担。

    “你们看到多少,我就告诉你们多少。这就是‘规矩’。”月落琉璃耸耸肩:“如果我在夜里就将蚁族的种种情报说了,你们说不定就可以直接推导出事情的真相。那样的话,‘试炼’还有什么意义呢?”

    薛不凡一时语塞。他想说点什么,但是又说不出话。

    沉默片刻之后,月落琉璃突然笑道:“我突然就觉得轻松不少啊。”

    薛不凡没好气:“轻松?现在这种情况?”

    “我前不久亲眼看见一个人族的低阶修士----比我弱很多,如果不计较法器的话,我一只手就能捏死的那种,通过预先的布局,还有些许法器,跨越许多级数,强杀了一个能够一只手将我捏死的大敌。那时我就觉得,我几百年修的都是屎啊!”月落琉璃笑道:“虽然是我们自我封印,但是你们能够做到我们做不到的事情,也让我们很不好受。现在我倒是知晓了,你们在已知的环境当中强大无比,但是在未知当中……”

    “你这龙实在是小心眼啊。”薛不凡恨到:“我现在倒是希望龙族越强越好,不然我还不一定能够活着回去。”

    月落琉璃默然。是啊,人族在未知环境当中的作战能力比在已知环境当中的能力要弱很多。但是,就算是面对未知,人族和同时期的更新妖族、始新妖族相比,依旧是强大无比的。

    应该说,他们在已知条件的环境之下的能力,实在是太“不合理”了。

    这个时候,薛不凡突然像是被蛰了一样弹起来。他赶忙寻找自己的随身算器,尝试连接。虽然这里的灵犀信号非常差,但幸好不是没有。很快,他就与地面上的其他修士取得了联系。

    现在在那一边回应的,是童旭。在接到薛不凡的灵讯之后,他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根据他的说法,上面的情况确实和月落琉璃说的差不多,真正坠入“强者大裂谷”的,就只有月落琉璃、薛不凡、辰风艾轻兰、菈颏博索师徒这六个,其他所有人都被救了回来。

    “菈颏和博索呢?”薛不凡疑惑的问道。

    月落琉璃指了指不远处:“正在告别。暂时将时间留给他们萳族吧。”

    薛不凡对于这个说法同样抱有疑惑。这时,童旭又发来灵讯,问他这边的情况,他暂时放下了疑惑,回到:“暂时安全,艾师妹和辰师弟两个……还在昏迷当中,其中,辰师弟情况不容乐观。”这个时候,跌落下来时看到的符文托举大陆的景象又浮现在薛不凡眼前。他补充道:“这里的大陆,整个都是被强者留下的法度托举起来的,我们一直就不在天萳真正的地面上。那里只是一个庇护所。蚁族疑似已经占领了天萳的地面。”

    没过几分钟,又一份灵讯传来:“公孙荡阻止了我们求援,说还未到绝境,为了人族,我们最好再坚持一下。你怎么看?”

    薛不凡抬头问月落琉璃:“你和公孙荡通话过?”

    “我们只是习惯通过法术传音,又不是没有通讯法器。”月落琉璃道。

    薛不凡指了指辰风:“这叫做‘没到绝境?’”

    “他只是陷入了蚁族的心象世界当中,又不是丢了魂。”月落琉璃道:“现在的情况,你们普通的高阶修士都未必知道怎么救,求援也没什么意义,还不如等我休息好了再去救他。”

    “你倒不如直接将法子告诉我,让我来判断!”

    “不行。”月落琉璃再一次摇头:“我说了,‘你们看到多少,我就告诉你们多少’。”

    薛不凡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紧接着,他用密语写下灵讯,回到:“龙族不可靠,要有自己的判断。现在暂时还不急,但是随时做好求援的准备。”

    当着月落琉璃的面使用密语,就等若正大光明的表示“你不被信任”。月落琉璃缩到一旁,觉得自己怪委屈的。

    在随后的交流当中,薛不凡逐渐意识到了问题。

    实际上,一百年前那一次毁村之祸当中,有超过二十个部族到那里取得了制作恶魔药的原材料。但是,被那些退化成野兽的蚁族毁掉的村子,留下的灵犀素肯定不只有吸引兵蚁的标记灵犀素,还有标记食物的、标记“已经完成掠食”的,等等。

    真正运气不好,抽到了这种“受到诅咒的恶魔药”的,其实只有最近的几个部落。

    由于离得近,所以他们当初采集原材料的区域也很接近,正好是萳族杀死第一批工蚁的地方。

    那些并不如何缺乏圣油膏的部族,没有那么急切的需要猎杀天兽,所以仙盟真正精锐都被耽搁了。而周围几个部落当中的小组,听说这件事之后,也放弃了捕猎。

    另外,其他小组的元神期修士以及天剑使,已经向这边赶来,准备组织救援。

    薛不凡苦笑:“真是……被冲昏了头脑啊。”

    当时他们心中想着的,就只有“第一个解开天萳奥秘的人”,觉得只要快人一步,就可以直接以一个荣耀的形式载入史册。

    但是,他们却忘了,这个小组当中最强的战斗力,也只是艾轻兰这个没有天剑的半步元神。

    他突然抽出一把短刀,在自己手腕上狠狠绞了一下。疼痛比想象当中要弱很多----或者说,蚁族残余的毒素足以掩盖这种疼痛。在他刻意控制的愈合下,一个丑陋的伤疤印在了他的手腕上。

    “就用这个伤口,记下今天的教训吧。”

    “我是天灵岭,古灵崖的弟子,注定会在宇宙的各方天地当中,考察万界生灵,探求演化之道。这种情况,我还会遇到很多次。下一次,绝对不能如此急躁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另一个萳族走了过来----四肢着地的走。他低声道:“天神的孩子们啊,我们的那个兄弟,有一件事想要求你们,你们可以听一听他的要求吗?”

    薛不凡站起来,道:“带我过去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