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五十八章 抉择
    【这是正常更新】

    “不要去。八<一中(文  w>w]w.81zw.com这也是萳族自己的选择。”

    对于月落琉璃的说法,辰风觉得莫名的荒谬:“这也是萳族自己的选择?”

    他看了看周围。除了艾轻兰有些意动之外,就连薛不凡都没有动身的意思。

    “这是……为什么?”

    “在你足够了解交战的双方之前,帮助其中任何一方都是一种主观的判断。”薛不凡道:“如果你降临到一方天地,看到一个和人族样貌相似的种族与一个恶形恶状的种族开战,你会毫不犹豫的帮助其中一边么?”

    辰风思考一下,老实说道:“若是我的话……多半是会帮偏的。”

    虽然觉得这样可能不大正当,但是,人总是有“同情”的感觉。对于长得像自己的种族,他们总会倾向一些。辰风是个实在人,不敢说自己绝对会公平处事。

    薛不凡摇摇头:“若是那类人的民族是侵略者、是血祭他人的恶徒,而恶形恶状的家伙民才是原生土著、才是受害者呢?”

    辰风沉默了。

    “这件事情,真的生过。”薛不凡道:“就记录在暗部内部的手册里面。”

    这一句话中,有多少血泪呢?

    公孙荡道:“每一个向上的民族,都是宇宙的珍宝,是宝贵的财富。”公孙荡道:“我们谁也不能肯定自己的道路有没有错。在没有确定这一点之前,我们甚至不应该将自己的道路传授给别人。”

    授人以技,而不授人以道。

    辰风再次看了看冲突的萳族。越来越多的地萳涌了过来。战战兢兢的天萳则结成了大阵。但是,在一个元婴期地萳的气势横扫之下,天萳溃不成军。

    “那也不能看着啊。”辰风摇摇头。

    “你有压服双方的武力吗?”薛不凡反问。

    辰风一时语塞。作为今法最为核心的弟子,他可以瞬间降服元婴期修士。但是,分神期修士,他也不敢保证能战而胜之——毕竟现在不是危急存亡的关头,他没有理由使用命之炎。可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你们有啊!”

    “我们选择观望。”公孙荡道:“决定一个文明去向的责任,我们还承担不起。”

    “你们……”辰风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小冲突,怎么就上升到了“文明”的层次。

    月落琉璃道:“等一会儿吧,很快我们龙族就会执行自己的职责了。”

    …………………………………………………………………………………………………………………………………………………………………………

    在被放到地面上的时候,地萳们是惊慌失措的。他们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那一场惊天动地的仙人大战又是什么结果。可是很快,他们就确认了,地萳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天兽”已经全部消失了。

    在确认了这一点之后,所有地萳,无论男女老幼,第一反应就是痛哭,嚎啕大哭。

    他们以头抵地,左上肢放在头顶上,用这种仪式纪念无数年来在与蚁族的搏杀之中死去的同族。

    他们在告慰英灵——我们的战争,我们的使命,结束了!

    地萳们一开始是没有冲突的念头的。可浮空大6的天萳们围过来指指点点之后,他们的情绪就被挑拨起来了。

    由于长期的地下生活,地萳们已经演化出了四肢着地行走的6行模式。这在浮空大6的萳族眼中,地萳就是怪模怪样的奇葩。

    大约就相当于人族眼中佝偻着身子行走的猿人吧。

    一开始的时候,浮空大6的萳族也没有挑起纷争的想法。说到底,这里就是他们的家园,他们只是来看一看自己的领土上多出的怪物。

    而那些萳族的指指点点,自然引起了地萳的愤怒。他们一直认为,自己在地下抗击天兽,而天萳在地面上享受绿色的大地,这是多么不公平。他们已经积怨颇深。这种情况下,怒火一下子就失控了。

    面对愤怒的地萳,普通的萳族表现出恐惧,想要将之驱逐出去。

    在听到天萳们的诉求之后,地萳们露出了冷笑。他们也需要新的聚居地生活。

    于是,冲突就这么开始了。

    地萳的元婴期高手们开始放出气势压迫敌人,一步步的摧残那些懦弱的同族。和已经与天兽搏杀了无数年头的地萳相比,浮空大6的萳族早就忘了如何战斗。他们的枪法和法术与地萳一比,就是笑话。

    或许正如那个不知名的地萳所说,萳族愚蠢而好战。在刚刚脱离生死危局的情况下,他们居然就战斗起来了。

    冲突一触即,就在这时,龙降临了。

    “朋友啊。”天萳三封这一次一同出现:“这一次,你们将未来托付于谁?”

    辰风和薛不凡有些愣。

    熟悉的句子。

    这是大头人结笃给他们的第一个链环上记录的信息。

    “朋友啊,你们将未来托付于谁?”

    薛不凡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一种仪式,意思就是催促那些家伙,选出与龙族交谈的代言人,或者说出自己的期望。”不知何时就已经站在公孙荡身边的月落兰曦开口解释道:“这是古老的时代里,龙皇与萳族先祖定下契约时说的话。”

    她此时化作人形,一身紫色华贵衣裙,表情肃穆。

    亿万年前,那个古老的时代,龙皇和蚁族天后就是在篝火边这么询问那个接待了他们的萳族大头人的。

    “朋友啊,你将未来托付于谁?”

    当年的萳族大头人根本想不到,这句话背后是一个会被遵守到亿万年之后的约定。

    “你们若是想要安居,我们为你们重塑家园。”

    “你们若是想要登仙,我们还你们萳族功法。”

    “你们若是想要征战,我们送你们强大天地。”

    “你们若是想要学习,我们允你们追随天神。”

    这四句话被三大龙族用萳族语吟唱。抑扬顿挫的声音如同歌谣一般,在所有萳族耳边反复回荡。在萳族古语当中,这四句话有一种特殊的韵律,庄严而肃穆,神圣而宁静。

    每一次灭族之灾后,龙族就会为萳族提供选择。

    ——你们将未来托付于何方?

    “上一次,你们决定了不再依赖我们,自己走出道路,现在你们是否后悔了?”

    天萳三封当中,灵裂奥长吟。

    龙族的喉舌说萳族语言,总有一种奇特的口音。但是,这种奇特的口音却赋予了这仪式应有的庄严感。

    “你们究竟想要怎么样的道路?”

    “是否放弃?”

    天萳三封如此质问。

    萳族开始慌乱了。但是很快,其中的骚乱被平息。

    古老秘密的传承者们——肩负复兴文明之使命的大头人和大药巫开始安抚族人。他们将太古的秘闻当中,许多关于天神与萳族的圣约说出,并开始商讨自己的决定。

    但是,这终究是一种原始而低效的方式。萳族无法统括自己的建议。

    “可怜的小家伙们。”月落兰曦语气当中有一丝爱怜的意味。她走到渐渐失去生机的圣安树之前,眼睛放出紫色的光芒。然后,她的手轻轻拂在圣安树上。

    接着,有一个“灵魂”活了。

    亘古以来,牺牲在圣安树上的旧日精魂。蚁族的法门将之塑造成了一个不成熟的集群意志——原本,那个献祭之法就是蚁族“法体两分”修持的法之一。献祭掉自己的部分旧蚁群,保持一个恒定的规模,让那一部分个体身上的意志进入伟大的循环当中,让新的、更具有活力的个体代替原本的个体。而萳族的精魂就是依靠这个能力残存,凝聚成意志,却因为不得法而浑浑噩噩。但是,月落兰曦用胧魔道的手法,刺激了这个伟大的意志。这个属于萳族集体的意志苏醒。然后,它借着圣安树的身体,与所有的萳族连接上了。一个巨大的“眼”的图案在天上张开。

    所有萳族的心意组成了一个巨大的洪流。那些底层的萳族并没有特殊的感觉,只是觉得自己耳边多了一个轻柔的声音,为自己诉说其他人的心意。萳萳仿佛心意相同。意念的洪流泛起无数涟漪,但是很快就平息、整合。所有的心意都被考虑到,所有的希望都被包容。

    仙盟的修士目睹了这可怕的伟力。金色的光的丝线在天空当中组成长河,仿佛萳族的世界观当中“天之索”的具现。但是,没有一个人真正的为之折服。

    人族的观感,除了叹为观止,还有一阵阵心寒。

    “我不喜欢这个老婆婆的嘴脸。”艾轻兰对辰风耳语:“如果她哪一天对着咱们来了这一手……”

    “而且也未必真的公平。”辰风低语:“意志强大的,能够获得更多话语权,问心不问行,这根本不合理……”

    “只有拥有强大意志的个体才能开创未来。”月落琉璃有些不满。但是公孙荡拉住了她。

    这种分歧一时之间很难弥和。

    统合了一切希望的眼的图案缓缓上升,来到天萳三封面前。

    然后,那个集群意志开口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