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章 离别
    在这个忙成狗的阶段里面,王崎之所以离开万法门,就是因为真阐子的肉身的受精卵差不多已经设计完成了,就连代孕的志愿者也找好了。八一中√文网wくw w★.√8 1★z w√. c o m★

    王崎听说,意外损毁肉身的修士其实并不少。尤其是暗部这个常年直面危险不死兽的仙盟暗面。每年总有一些宗师需要这样的服务。

    在一些地方,这种代为孕育仙盟设计之胎儿的行为,都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一些有些武道修为、但是未能完成破通天的健康女子就是专门做这个的。

    由于只是代为孕育,与胎儿没有什么血缘上的关系,所以这些代孕者与重生者并不存在亲缘关系。而仙盟早就整顿过凡间的风气,也没有人认为这个的伦理有问题。只是,这种仪式的意义毕竟有些不同。因此一些修士往往会大方的出手,以求“不留因果”。

    而对于凡人来说,修士的一笔打赏往往就足够吃上十多年,因此愿意来做这件事的女子也并不罕见。另外,由于研究认为女子孕期情绪压抑不利于胎儿健康,事关修士,仙盟对这件事也经过大力的整治。每一个做这行的女子都要经过层层审核,确保不会有被强迫者。

    当然,代孕者虽然不是特别稀罕,可也不是特别多。现在想要重塑肉身也不是特别容易,真阐子这样的原古法修就更加困难了。光是为了证明这家伙重获肉身之后不会继续走古法道路就已经很困难了。光是为了跑手续,王崎就在这雷阳城呆了两天。

    这还是王崎本人在仙盟声望斐然,不少人都为他加快审核流程的缘故。但凡有一两人有意无意卡王崎一卡,王崎就得在雷阳城多呆三四天。

    现在,一切就都结束了。很快真阐子就能够获得新的肉身。

    不过这些日子,真阐子都在修炼天灵岭那边给的一份修补残魂的功法,逐渐陷入沉睡,现在已经没办法回应了。

    王崎见到能说话的真阐子的时候,是在中午。

    天刚亮,他就往雷阳城西的一个天灵岭阳神阁外门去。在那里,他预约了有三位大宗师,来保证真阐子这个大乘期残魂的顺利分离。

    有一个大宗师从王崎那里拿过戒指,走入密室。大约过了三个时辰,这件准仙器级数的算器才回到他的手中。

    戒指本身灵性未失,反而少了一个异常的“活跃点”,整个戒指变得更加稳定,性能至少增加半成。

    真阐子虽然借着戒指本身的材质和其接近仙器的本质,将自己的残魂寄居在这里面,保持残魂不崩溃。但是,他并没有参与戒指本身的功能。尤其是芝龙真人留下的分身重炼了戒指之后,他就根本看不懂这个东西了。

    简单来说,他就是“附身在电脑主机上的幽灵”。而王崎现在,就相当于做了个电脑清灰。

    那些大宗师甚至特别贴心的将“灰”请出来给王崎看,表示自己没有偷工减料,这个玩意有完整的思维能力。如果将来转劫之后出现二十一三体综合症之类的脑残现象,跟他们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真阐子被装在一块一丈高的巨大魂玉方里被送出来。魂玉方当中,显现出了一个黑袍老者的形象。这个形象比王崎幼年初见真阐子时要年轻许多——这就是仙盟的功法改变了他的一些心理了。

    真阐子恢复了对周围的感知能力之后,看了一圈,然后注意力定格在王崎身上,紧接着,他瞪大眼睛:“小子……现在是何年?”

    王崎转向三位宗师,指着真阐子道:“这不是傻了吗?”

    三位大宗师也在一瞬间露出了错愕的表情。其中一人不好意思的说道:“时间感错乱……通常不是什么严重的后遗症。”

    王崎敲了敲魂玉方:“喂喂,老头你行不行啊,你再怎么说也是前大乘期啊,难道还看不同我这个结丹期修士的修为?”

    “你是结丹期……你是结丹期没错。”真阐子这一句话重复了两次,却是在加重心中的肯定:“你是结丹期,但是你小子的气息和半年之前,简直有天壤之别!”

    三位大宗师听到了真阐子的话,忍不住也看了王崎一眼,眼神凝重。

    ——这家伙,不是半年前就已经半步元神了吗?

    ——半步元神已经是结丹期以下的最巅顶了你吧?气息还能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难道说,他这半年又有新的突破?结丹期以下,居然还有进境?

    王崎神色有些自得。这半年,他支撑起了整个基派的学术环境与思维体系,有有意培养自己做格罗滕迪克,其在数学上的感悟,早就与半年前有了不同。

    如果说,之前的他,是一个不断征服名江大川、获取声名最资本的背包客,那现在的他,就是名副其实的“旅行家”。他在数学之路上的行走,不再是为了刻意去攻克什么问题,而是重构整个体系,自己乐在其中。

    而他开始用自己学自格罗滕迪克的思维方式重新构造前人的知识后,他就对自己走过的路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这份认识,也逐渐反应到了功法之上。

    在不计算心魔打住神瘟咒法等逆天咒术的情况之下,他甚至可以做到百招之内镇压半年前的自己。

    见王崎笑而不语,真阐子也笑了笑:“又是机密?”他叹了口气:“若是按照那些绘本故事里的东西,老夫这种老前辈在实力跟不上你的时候,也应该去复活了——半年之前,老夫大约就帮不上你太大的忙了。”

    圣帝尊远比真阐子全盛的时候要来得强大。但是,作为独行的不死兽,他不靠掠夺、进步不快,所以才会渐渐被仙盟反。

    王崎能够坑死圣帝尊,就有机会坑死他真阐子。

    “安心的去吧,老头。”王崎用力拍了魂玉一下:“总而言之,你帮我做的那些事我都记在心里呢。到时候要是混不下去了,来找我,给你一碗饭吃还是可以的。另外,好好记着我小时候的事情。以后要是缺钱了,就写一本《我为第一天才当器灵》的回忆录,我保你稳赚不赔——不过记得不要乱说机密。”

    “真的有人会买?”真阐子哭笑不得:“还有,老夫已经了三四十个心魔誓言了,仙盟早就通过种种条款,堵死了一切泄密的可能性。”

    “你跟在我身边,知道的秘密也不少了。”王崎道:“这些东西迟早是能够公布给天下的。我都帮你计划好了,到了那个时候,你就借着这个东风,开一本书,将我的那些传奇故事写进去……啧啧,这样你也算进了历史,名气就起来了不是?”

    真阐子起初吓了一跳。王崎的知晓的秘密,无论是心魔大咒、神瘟咒法、海神类、龙族、终极图景还是其他什么,都足够可怕。说出去,只怕就是一场血雨腥风。

    但是,王崎?可以肯定,这些内容终归是要公布出去的。随着虚实两相修法的推广,迟早会有人现神瘟咒法的秘密。而人道系统在神京特区验证之后,也会在整个神州推广。就这两样,仙盟就有理由解除对心魔大咒和神瘟咒法的封锁——最多隐瞒一些不人道的东西。

    真阐子品出了不对劲:“老夫怎么觉得,这主要是为了给你抬声望?”

    “我允许你用我的名字,正式授权,不管你要钱,宅心仁厚的典范不是?”

    “请人为自己作传是要花银两的!”

    二人如同往常那样,相互损了两句。这个时候,一个宗师走了出来,道:“现在真阐子老先生神魂虚弱,还是少说话为好,我们会在两个时辰之内将他与新的精血融合,然后送入母体。”

    真阐子露出了平和的笑容:“再见了,小鬼。你就可劲儿往死地里闯吧。老夫这把老骨头,就不陪你折腾了。”

    “老头儿,安安心心的养老去吧。”

    王崎挥了挥手,然后离开了这个研究机构。他倒是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先道雷阳城转了几圈,然后寻了个地方,喝了几杯果露。

    ——嗯,味道还不错,倒是可以考虑以后再带由嘉来。

    王崎坐了一会,道:“现在,那个老东西大概变成了受精卵了吧。”过了半晌,他有低头看了看戒指:“唔,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不满十岁的时候,他就戴上了这枚戒指,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这样一走,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尤其是在意识到,这个戒指再也不会像之前那样突然跳出来吐槽之后。

    “娱乐功能大减啊,感觉好像卸载了什么重要的游戏一样。”

    不过,在没有真阐子那个负担之后,王崎也确实感到了一阵轻松。

    随着他对这个世界的探索加深,他身上的秘密肯定会不断增加。这个时候带着真阐子,无疑会很不方便。

    就比如说,他半年之前就定下的雪原之行。

    又比如说,他马上就要拿到的新大杀器。

    “好了,老头儿也应该着床了,我也应该去取我的天剑了。”王崎一遍自言自语,一遍走向了雷阳仙坛(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