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四章 天剑问心
    “大宗师多紧张啊。八★一中√文网w wくw★.く8 1√z√w★.くc o m”冯落衣道:“这种有限资源能省就得省。”

    “有限的可再生资源”王崎强调道:“别这种省法啊,我要是出了事,仙盟就得蒙受巨大的损失呀!规避风险本身就是一种利益啊!”

    “若是命之炎的持有者都闯不过,那这种试炼就完全没有必要了,那就是单纯的害人姓性命。”冯落衣道:“你之前也有受试者。”

    这个时候,那个巨大的光球生了剧烈的震动。金光汇聚成的海洋在流动。由禁法构成的界面剧烈的波动。更加强大的力量泄露了出来。原子那由荷力【地球人称之为库仑力的电荷之间相互作用力】构成的壳被碾碎。一瞬间,大气变成了等离子态。电浆如同音的波浪一般迎面扑来。只要一点点,这些等离子态的电浆就可以融毁金属。这玩意之于低阶修士,就好像铁水之于凡人。王崎急忙张开护身罡气,天歌行与天熵诀应机而,借助电磁力扭转这些等离子态物质的流向,同天熵诀化解多余的热量。

    但是在他之前,就有一个强大的力量阻挡了一切。冯落衣很自然的挥挥手,电浆就如同臣民回避皇帝一般,乖乖绕道而行。

    紧接着,更加剧烈的喷出现了。海量灵力喷洒而出,这是负熵的初始,是真阳的象征,是活跃的力量。王崎隐约有一种“要突破”的错觉。他的身体在这种极端环境之下,为了平衡身体内外的力量,很自然的吸收了大量灵气,,炼化作为法力。他远胜一般修士的法基都感受到了一丝压力。他暂时断开了与外界气脉长河的接驳,减弱自己身上的压力。

    天剑就是舍弃了一切神异、专注于力量的“邪道”法器。但很少有人知晓,并不是仙盟不愿意附加上其他神异,而是因为,天剑毕竟是量产的制式法器,多附加一点神异,成本就成倍增长。仙盟还没有奢侈到向打造“太宇宙光螺”那种毁天灭地的战略法器那样打造这种制式法器。

    但这并不影响什么。

    法器的神异不够,修士自身来补足就可以了。

    如同分开浪潮的强者一样,天剑缓缓从剑炉当中浮现。赤金色的剑胚,好像是刚从铁匠的锻造炉里取出来的。但是,王崎清楚,这一枚剑胚的温度,能够将神州所有铁匠的路子融成渣渣——它甚至在脱离了束缚热的禁法时、一与空气接触就引了巨大的爆炸。

    然后,一切才渐渐平静下来。

    “握住。”天剑圣的声音当中,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意味。

    王崎看着那个赤金色泽的剑胚,心里憷。他怀疑,哪怕有法术抑制,这玩意外泄的力量也可以将他的肉身蒸掉。但是,思考许久之后,他还是咬咬牙:“回去之后,我就讲命之炎和圣光废掉。”

    冯落衣的回答轻描淡写:“哦。”

    ——吗哒,命之炎的持有者真是没人权……

    王崎怀着悲愤,向着那个剑胚伸出手。

    在触及剑胚之外流转灵力的一瞬间……

    “轰”。

    仿佛又什么爆炸了。

    王崎只感觉眼前白。有什么强大的力量侵占了他的身体,正在摧残他的魂魄。

    “这是……简单的传心咒……”

    传心咒,灵识传音的升级版,优点是略微隐蔽一点。而且,你说话的对象也很难屏蔽它。

    但是现在,这东西已经完全是另一个层面的存在了。

    在天剑的庞大灵力作用下,就算是再简单的咒法,也能生质的变化。

    这一道传心咒附着在每一个等待给天剑使的天剑剑胚之上。它就是用来沟通预备役天剑使和天剑本身,将天剑使的心念、特质烙印在天剑当中,使天剑一瞬间就成为天剑使的个人所有物。这一过程的结果,抵得过十年辛苦炼化。

    而另一方面,天剑也附着着天剑宫前辈的“护生”心念。在天剑可怕灵力的推动下,这个心念会渗透进受试者的每一个思维当中。如果受试者心中完全没有与天剑宫前辈心念共鸣的成分,那这一道传心咒就会化为攻击。

    考虑到天剑的本质,低阶修士往往会被击溃魂魄,高阶修士也难免受伤。

    这也就是那个天灵岭宗师存在的意义了。有命之炎在,哪怕是最坏的结果也不会送掉性命。

    毕竟,能够在元神期之前就成为天剑使的,哪一个不是仙盟的精英呢?

    王崎一瞬间就理解了这一切。但是,他没法用针对性的法术避过这一次冲击了。在冯落衣之前的提示之下,他用圣光护住了自己的魂魄,可也力尽于此。

    ——只能忍受了……

    强大的意志化作无数飞剑,将王崎的思维切割得支离破碎,钉住王崎的每一个念头,对这个少年郎进行全面的审视。

    这就是“天剑问心”。

    以天剑,问人心。

    “守护之念,如能持否?”

    “开拓之念,如能持否?”

    严厉的质问在王崎的思维当中响彻十方。

    ……………………………………………………………………………………………………………………………………………………………………………………………………

    看着王崎周围那纯粹的白光,天剑圣敖海墨淡淡的看了苍生国手冯落衣一眼,方正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满。

    明目张胆的作弊啊,老朋友。

    “这是他许多年前就练成的神通,而非是为了对付天剑问心突击修炼的成果。”冯落衣面色自如:“提醒他注意安全而已。”

    天剑圣哼了一声,然后看着王崎的圣光:“命之炎变体,而且还是偏重精神的……”

    “知者不博,博者不知。”冯落衣眼中多了一丝笑意:“我想你也明白。有时候,多懂一些法术,没坏处。”

    “我只是感叹一下罢了。”天剑圣道:“在这儿,有命之炎的低阶修士可不多见。”

    何止是不多见?天剑圣数百年前、仙盟建立之初就在这里看护天剑剑炉。而几乎就是在同一个时代,波动天君的《生灵何本篇》这离经叛道的书才被视作是天灵岭的核心之一,命之炎也才被开出来。那个时代,命之炎还没有简化到能够被低阶修士掌握的程度。

    而天灵岭修士,又甚少取得天剑的。毕竟,天灵岭弟子从来不以精巧法术取胜,而是以力压人。在这一点上,天剑与他们自身的风格重合。可偏偏他们自身的神通,又鲜有可以加持在天剑之上的。考虑到分天剑的成本与风险,远不如让万法门和归一盟、缥缈宫掌握来的划算。

    冯落衣道:“他是个懂得生命的。”

    “真的吗?”天剑圣毫不掩饰自己对王崎的不信任感:“我始终认为,最强大的侠士是应当互相帮助并帮助一切人。这种人懂得生命的美好。他们若是能够保持这种美好的感情,还有创造美好感情的能力,那么,他们就能够拥有不可思议的精神。就算是在遥远的、不可理解的彼方,面对宇宙的黑暗现实,他们也能够坚韧如铁。”

    “他懂的,老友。”冯落衣道:“他自然是懂的。他从不是独行之人。你是没有看到,最近他干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因为学术聚到一起的人,和因为其他美好情感聚到一起的人,完全是两类团体——至少对于我们这些修士来说是这样的。”天剑圣道:“在学术上,我钦佩这样的天才,并毫不怀疑,他可以走到远方。但是,为人上,我不能相信这样一个视人为玩物的狂人。”

    大约是顾及了冯落衣的想法,他没有用“疯子”这个词。

    “这小家伙,绝对是爱着人族的。”冯落衣道:“你应当看看他的理论,关于做好人和长期利益的那个,根据我的弈天算的得出的结论。蛮有意思的。”

    “动机不纯。”天剑圣道。

    他直接指出了一点。王崎之所以做好人,是因为在仙盟这个井然的秩序之下,做好人获得的利益比较大。若是将他放到其他环境当中,他还是不是好人就很难说了。

    灵凰岛一战,就有些说明问题了。

    冯落衣道:“若是心中存着‘公正’,那就应该问迹不问心才是。问心不问迹,非是君子所为。”

    就连圣人,也提倡大家行善之后手下他人的馈赠。就是因为,这样会让更多的人行善。

    “那么,打个赌吧。”天剑圣道:“就赌这个少年能不能闯过天剑问心好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