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五章 侠之大者?
    听了天剑圣敖海墨的话,冯落衣轻轻摇了摇头:“这没什么好赌的不是?”他伸出手指,指了指王崎的脑子——准确的说是顶心,泥丸宫所在的地方。八★一中文网w wくwく.★8√1√zw.com“命之炎的变体在守护着他,就算失败,就算魂魄崩溃,他也可以重塑自己的魂魄,然后第二次、第三次的向着天剑问心法器冲击,用水磨工夫,磨也能够磨过去。除非……”

    “他心中与天剑宫之心是完全相反的。”天剑圣哼到。

    天剑宫也没有天真到要求每一个天剑使都是能够舍身护世的圣人。只要部分符合天剑宫的理念,就不妨碍一个人成为天剑使。

    向王崎这种掌握了命之炎的变态,真的可以靠着水磨工夫,磨掉天剑问心的力量,或者在这个过程当中掌握什么诀窍,调整自己的心灵,使之稍稍接近天剑宫的精神。

    天剑问心在一般人眼中不容易,也是因为他们没有命之炎,始终只有一次机会。

    除非,这个人骨子里就是一个喜好杀人、憎恶人族,或者行事癫狂的家伙。

    以“天剑”这国之重器的角度来说,这种程度的测试又何止是“宽松”?

    但天剑圣就是不大相信王崎。

    很显然,在这位强大修士眼中,王崎这三点至少占了两点——没准都占全了也说不定。

    “一个将心魔大咒和神瘟咒法运用的如指臂使的家伙,他的心又会是什么颜色呢?”天剑圣低声问道:“你真的相信他?”

    “工具只是工具罢了。难道天剑之上,就有治病救人的法度了吗?太宇宙光螺就可以用作生产了吗?不现实。但是我们依旧靠着这些杀戮之器保下了平安。”冯落衣道:“我始终是坚持问迹不问心的。”

    “可惜,这一关就叫‘天剑问心’,而不是‘天剑问迹’。”

    冯落衣笑了:“话说回来,我又没说不相信他的心……”

    能够说出“做好人即为投资”的家伙,又会邪恶到哪里去呢?

    他无疑是爱着红尘的。

    短短几句话的功夫,天剑突然失去了刚才的稳定。金色的光焰缠住了王崎。

    ………………………………………………………………………………………………………………………………………………………………………………………………………

    有那么一瞬间,王崎觉得冯落衣真是想整死他。但是很快,支离破碎的思维就开始重新运转。

    就好像一个齿轮之间卡入了无数碎片的机关一样,磕磕绊绊、出一些奇怪的声音,让人觉得随时会崩溃。

    但是,依旧是运转。

    我法如一,这就是我法如一的好处了。只要王崎没有死,他的思考就不会终止。哪怕思考能力已经减弱到了和以前相比不值一提的地步,也终究是在保持思考。

    一个念头,一个念头的思考。

    聪明如他,也很快就想明白了冯落衣之前那个关于“省”的话题是什么意思。

    ——运使命之炎,硬扛过去就行。

    何等明目张胆的开后门啊!

    这就是在暗示王崎,只要硬扛过去,天剑就只是天剑,只是一件法器。

    与此同时,他也看清了那些嵌入自己“思维齿轮”的外来障碍。

    总的来说,就只有三个而已。

    “守护”“克制”“爱”。

    ——呸!

    原来仙盟是什么少年漫画的组织吗?第二个还好说,第一个和第三个是什么鬼?

    吐槽归吐槽,但是王崎也清楚,仙盟选择这样的念头作为天剑问心之主体的原因。

    问心不问迹,问的总是主观的东西。那些主观的东西用客观的词汇一描述,就自然会显得天真而可笑了。

    但是,这份天真,却是用天剑那碾压一切的暴力推行的。

    在天剑的推动下,原本只是传讯的法术催的的道道念头,都如同飞剑一般刺入自己的魂魄。他仿佛跌入了虚幻的星空,无数天体划过了自己的躯壳。每一个星辰都在冲着自己呐喊。

    “守护!克制!爱!”

    “噗哈哈哈,如果正体不明的话,我倒是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了。但是……”

    王崎心中翻腾起种种别样的念头。

    “……上辈子的小时候,少年漫画我可真没少看!”

    他努力挖掘起自己本应该被遗忘的记忆。

    当然,天剑问心并不是这么容易就可以过的。依靠他者的经验、虚假的故事就可以通过仙盟关于护国法器的考验?未免太天真的了一些!

    但是,王崎也不是想要依靠这种东西通过考验而已。

    他只是想要寻找所谓的“共鸣”。

    看到“善”的时候,心中生出的认同感。

    果然,魂魄当中压力的感觉渐渐减轻。

    ……………………………………………………………………………………………………………………………………………………………………………………………………

    感受到天剑剑胚的变化,天剑圣的眼中不见一丝笑意。

    “哼,取巧。”他说道。

    “这至少能够说明,他心中存了一丝善念。”冯落衣道:“我是相信这个小子的。他求道之时对‘道’本身的享受,就是一种证明。”

    “莫名其妙。”天剑圣敖海墨眯起眼睛,心中开始思考以后调整天剑问心难度的事情。

    可这个时候,天剑的气息再一次生了变化。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有那么一瞬间,天剑圣觉得,天剑的气息开始接近王崎本人了。

    不是炼祭的结果,而是主动靠近。

    冯落衣眼中错愕伴随着一丝欣慰:“不错啊。你看,这不是很顺利吗?”

    “不可能啊?”天剑圣敖海墨此时脸上满是见鬼的表情:“这……”

    就在这一瞬间,暴乱的灵力被驯服了,某种“规则”被订立。然后,灵气开始运转法度,并逐渐往着一个无数修士梦寐以求的方向演化。

    这赫然是元神法域的雏形。

    “开什么玩笑,这完全就是和天剑当中的天剑宫精神相共鸣、天剑主动贴近天剑使啊!”

    这是一般情况下,只有极少数心系天下苍生的侠之大者才能够展现的境界。难不成,这个将文明灭绝咒法玩的比谁都溜的人渣小鬼,骨子里还是一个心系天下苍生、能够为了万民福祉而舍生取义的义士?

    荒谬啊!

    …………………………………………………………………………………………………………………………………………………………………………………………

    精神当中的压力一点点的减轻。然后,王崎的思维也在一点点的被解放。

    哈,真是了不起的力量。

    在天剑的力量之下,就算是单纯的用来传讯的法术,也能够变成杀人洗脑的杀伐咒术。

    但是,这也只是单纯的力量而已。

    既然是力量……既然是力量……

    “那就可以引导和利用嘛!”

    王崎是这么想的

    手指上的“数学”,肩上的“肩甲”,还有微缩成挂坠挂在腰间的宝尺和法印……四件近乎仙器级数的算器在贾维斯的能力下,完全苏醒了。

    然后,在算器的辅助之下,王崎的法力逆着“传心咒”攀岩而上。

    是的。传心咒这东西,并不是单方面的咒术。它本就是双向的。在天剑使面临内里天剑宫精神考验的时候,内里的天剑宫精神也会在修士的意志下改变,坍塌,变成能够与修士法力共鸣、融合的强大灵性。

    这个过程,就相当于省下修士十年甚至百年的温养时间,让天剑直接带上了修士本身的特质。

    那么问题来了

    从信息论的角度来说,这传心咒又是什么东西呢?

    信道!

    信道是传递什么的呢?

    信息!

    那么王崎身上,什么是基于信息的呢?

    功法!

    在正常的修士眼中,“修法的灵犀”和修法本身是密不可分的。或者说他们没办法单纯用自己的法力,将自己的修法完完全全的展示给别人。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本来就不多,也多不了——如果一缕法力就能让人洞悉一个修士的法力的性质,那“秘籍”“传承”什么的,还有存在的必要的吗?

    但是,天剑问心的制度是在四百年前创立的。当时的天剑宫修士又哪里想象得到,四百年后的世界居然还存在虚实两相功法这种变态的玩意,能够用法力承载灵犀、用灵犀构建修法?

    王崎甚至不需要专门研究如何将自己的虚相功法烙印进天剑。传心咒就为他解决了一切难题。天剑几乎是在主动汲取他法力当中的灵犀并调整自身。

    庞大的力量渐渐改变着。

    由于思维被压迫,王崎失去了正常的时间感。或许是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又或许只是须臾,王崎就感觉到了极限。

    倒不是力有未逮,而是元神法当中,颠扑不破的经典设计就到这里了,剩下的都是需要调整、设计的。如果将这些未确定的设计烙印进天剑,将来或许还要再花费时间重炼。

    王崎的双脚重新落到地上。而他的双手,则好像握住了太阳。(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