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六章 讲演?
    王崎感觉自己手中握着太阳。八 一√中文网w w w√.★8√1√zくw .くcくom

    天剑的力量就是太阳的力量,在地球上被称作核聚变的过程。

    那赤金色的剑胚之上,隐有法度流转。不完整的天熵诀控制了热量作用的范围。毁灭性的热被束缚在了这个小小的剑胚之中。但是王崎一撤下束缚,恐怖的冲击波就会宛如海啸一般重整地形。

    而这份力量,也反馈给了炼化剑胚的王崎。

    “力量在我体内流动。”王崎再一次感慨。“真是可怕的力量”

    虽然天剑在王崎的感觉离很轻,但是他知道,那是空间法术将引力从其他维度宣泄出去、用法术吸收惯性的结果。实际上,这柄剑非常沉重。

    具体有多沉?秘密。

    而天剑的每一次斩击,都会使自身损失几克的质量。这些质量将会化为能量与灵力,变成最可怕的破坏力。这种损耗对于天剑自身那重量来说,简直不值一提。而天剑的温养,就是一个让它重新吸收质量的过程。

    就是这样纯粹的破坏力。

    没有什么锁定瞄准的功能,没有什么遮蔽气息的妙法,没有什么防御,没有什么疗伤。一切功能都被减去了,只留下最纯粹的力量。

    若是真阐子这等古老的术法大师听到这种法器的描述,恐怕第一反应反而是嗤之以鼻。因为这种玩意毫无美感,根本就是盲目的巨兽,空有伟力,却根本不堪大用。

    但是,真正握持天剑的人,反而会对这种声音嗤之以鼻。

    盲目的巨兽什么都不用做,就算是走动也能碾死蝼蚁无数。

    什么吗?你说你遁术天下无双,能够在剑势笼罩之下逃脱?你说用假死的替身骗掉这一剑?你说你能够用幻术骗过天剑使的眼睛?

    呵呵,无非是挥一剑和挥几剑的区别罢了。

    真正见识过天剑一斩的人根本不会怀抱这样的念头。天剑的“强”,已经不是通常的概念能够想象的了。

    那种剑气对于大乘期修士来说,只要碰到了就会受伤,只要命中了就要身亡。

    正是因为如此,天剑不能作为本命法宝,它太强了,握持着他的王崎甚至能够感受到那让他惊惧的伟大力量。

    这是能够让元神宗师获得一击抹杀大乘修士的力量。大乘期修士也只能用自己强大的反应度和其他手段躲闪。

    一剑打不中就多挥几剑。这种情况下,炼虚期宗师纵然拿不下大乘期修士,自保也绰绰有余。

    也只有登仙后的圣帝尊这种层次的怪物,才能够仅靠体内法力,就硬生生将天剑剑气挤出来吧。

    与此同时,王崎也明白了,为什么冯落衣会坚持让他在雪原之行前拿到天剑。

    这天剑补上了他实力的最后一块短板。他现在是半步元神,有元神法域这样的元神期手段。但是,这种手段却没有高阶的本质支撑,也没有强大的力量推动。

    那些原子尺度的兽机关,就弥补了他的本质。在“宗万法之宝纲”的遥控之法下,他可以遥遥控制兽机关。借助这些兽机关,他可以不利用自身本质,而是利用工具去撬动广域的天地灵气流转,构建元神法域。

    天剑补充的,就是“力量”。

    他之前消灭圣帝尊时使用的无定剑域,就是利用催逼未炼化天剑的手法硬生生逼出元神期之上的力量。而现在手上有了这一柄天剑,他就算不用那种会伤损剑体的手法,也能借到相当的力量。

    那可是硬生生肢解了圣帝尊的力量。

    看到王崎脸上的振奋之色,天剑圣敖海墨就觉得烦闷。

    他现在已经下定觉醒,利用自己在天剑宫的影响力推动“提高天剑问心难度”的建议了。

    王崎刚刚所做的一起,完全就打破了常理。他居然使用技术手段,硬生生的在这个“问心不问迹”的试炼当中取得了最好的成绩。那一枚天剑剑胚,在这短短片刻之内就被他烙印了自己的力量,相当于一般修士辛苦祭炼近百年的成果。

    这几乎是天剑使能够取得的最好成绩了。当年李子夜这种被认为“心怀天下”的义士,都没有到达这种程度。

    在一些较为死板的人眼中,这几乎就是践踏天剑宫的精神了。

    如果这种“心”的东西,都能够用技术手段绕过,那么他们的坚守呢?又有什么意义?

    “但愿不要迷失在力量之中。”天剑圣低声警告道。

    他之所以铸造天剑,还是为了惩处恶魔,护卫人族安宁。这位掌握了天剑毁灭力量的人,反而是最为注重这种“坚持”的人。

    “不至于。”冯落衣道:“他是一个求道之人。他会因为力量而欣喜,因为对他来说,力量是完成目标的重要工具。”

    铁匠会因为得到一柄好锤子而欢欣鼓舞。但是,他会因为爱惜锤子而不去工作吗?

    怎么可能!如果这个铁匠不去工作的话,那么他得到锤子又有什么意义?他又为什么而欢欣鼓舞?

    工具就是工具,又有谁会因为工具的优美而迷失自我呢?

    “天剑问心的传承已经完成了。”天剑圣落到王崎面前,伸出了一只手:“天剑宫会为它铸造剩下的部分。在一个月之内,会有一个秘密的授剑仪式。”

    王崎递过自己的天剑。在敖海墨手中,这天剑又生了变化。它不再像是红炽状态的铁,而是流淌的金属。天剑宫保护剑胚的手法依旧在起作用。这些流体被束缚着。天剑圣随手一投,那一枚剑胚就飞向远方。之后,他重新坐下,一言不。

    冯落衣带着王崎,离开了天剑宫剑炉的所在。

    在那师徒两人走后许久,天剑圣才抬起头,摇摇头,道:“世道啊,到底是变了。”

    …………………………………………………………………………………………………………………………………………………………………………………………………………

    回到雷阳之后,冯落衣看着王崎,问道:“感觉怎样?”

    王崎道:“叹为观止。”

    天剑宫剑炉在他眼中,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与此同时,他多少也理解了现在路小茜面对的难题。

    现在,仙盟现的许多新的种类的强子,都是在像是天剑宫剑炉那样极端的灵气环境之下现的。灵力眼中影响了观察,所以,他们面对的并不是简单的、只需要对比对称性的数据,而是要考虑灵力干扰的复杂模型。

    王崎甚至一度怀疑,他们现的强子种类说不定比地球上的已知种类还要多,只是他们无法辨认。

    而那些庞大的数据,也成了王崎踏入仙道以来做的最为失败的事情了。

    根本没有头绪。

    盖尔曼从对称性入手、将强子结构拆分出来的思路?

    说得容易做得难。在分析那些强子的对称性之前,你至少得知道它们的对称性,或者说知道它们真正的对称性才行!

    和地球相比,困难了万倍的研究过程。

    只有实际体验过,他才明白灵气会“观察”的影响。

    “唔,你对天物流转之道也有兴趣吗?倒也不坏。至少……唔,算学能够落到实处,也是一件好事。”

    勉励一句之后,他换了个话题:“对了,雷阳仙院那边,希望你能够给学生们做个讲演……或者面向普通凡人的仙盟讲坛也行。他们想要你去谈一谈关于算学的想法,还有‘学习算学的心得’……我相信你会感兴趣的。”

    布尔巴基学派一直很强调教育、对后学的培养。因为那些数学家都明白,他们的事业必然是一个以百年为单位的过程,一代人是不可能完成的。王崎也向着自己的伙伴强调了这个理念。在与他一起研究算学的人当中,已经有几个在尝试将教资考下来了。

    这一切自然都被冯落衣看在眼里。

    “弟子自然是愿意的。”王崎笑了笑,随机又有些苦恼:“您觉得……我现在去讲什么内容比较合适呢?”

    他这半年,除了微观粒子模型的寻找之外,主要的精力就放在了两个方面上。一个就是布尔巴基学派的结构主义,另外一个就是他和冯落衣、图灵一起完善的数理逻辑和算器法门。

    从情感上看,他自然是偏向布尔巴基学派的,毕竟这个才是万世不移的根基。但是,这次是冯落衣推荐的,总得考虑冯老师的立场。可是,这也没法全讲,因为结构主义没法包容数学逻辑的应用部分。

    冯落衣笑了笑:“你自己定就好。”(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