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七章 过去
    雷阳城内,一个酒家,火锅咕噜咕噜响着。√八一中文√网w√w w√.★8 1zw.com锅子里面却不是红油汤料,而是清亮鸡汤与柔软白菊,芬芳扑鼻,别具一格。

    而扔进锅子里面煮的,也非是肉,而是鲜鱼——最鲜的海鱼。

    在与龙族关系改善之后,那些来自深海的海味就不再是什么等闲没法子吃到的稀罕事务了。尤其是仙盟大展神威荡平了古法修盘踞的灵凰岛,现在仙盟修士赶赴远海,再也没有遇上古法修的危险——至于“危险”的是哪一边,当然还是看具体情况的。

    那些被龙族干涉演化亿万年、最终完全是为被吃而生的海鱼,端是鲜美无比。即使不经过任何熟成,肉里的多肽类物质含量也远任何人族培育出的牲口,鲜美程度远人族想象。而那不是为了运动、而是为了口感而生出的肌肉纤维强度、粗细也恰到好处。每一口下去,都是味觉的释放。

    就连肉里残存的精元妖气,也成了美味的一部分。

    万法门弟子江林嚼了一口海鱼肉,微微有些失神:“娘的,龙族还真是会享受……”

    若是在朗德、在西疆,想要吃这样一桌子菜,只需要稍微破费一点就可以了,价格不会比“打打牙祭”更贵。但是在雷阳,这就有些困难了。由于肉中精元的力量本身就是味道的一部分,任何廉价的保鲜法术都会搅扰那寄存在肉当中的残存精元。而那些演化路线就是“变得好吃然后依附龙族”的海生生物生命又无比脆弱,就算是活着运过来都有些困难。所以,这一顿饭就算是筑基期巅峰的修士都会觉得略有些肉痛。

    只不过,这一餐也小气不得。这本身就是为了送他回万法门结丹的。

    修行十多年,他也终于到了这一步。

    三年练气、六年筑基只是度的上限。他只比这个上限晚了两年。实际上,对于今法修来说,晚几年都没关系。从练气到结丹,本身就是一片坦途。想在之前的境界多呆几年,多打几年的基础,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实际上,真正按照“三年、六年、九年”的“最低时间”走过练气筑基结丹的修士,比四条腿的男人还难找。

    就连缥缈宫座路小茜那种天才,也会因为“理论临近突破”而直接将元神的计划推迟数年。

    度,真的说明不了什么。

    ——没错,度真的说明不了什么……

    手中的象牙筷子伸进咕噜咕噜的黄铜锅子里,随便捞起一点什么东西放进口中。然后,江林继续安慰自己。

    ——快一点,真的说明不了什么……

    这个时候,一只秀气的胳膊肘在他肋骨上轻轻敲了敲。耳边响起了一个俏皮的声音:“怎么吃起花来了?”

    经由这个女孩子提醒,江林才觉,自己刚才居然毫无知觉的将一朵白菊捞进嘴里。他用力吐出了带着苦涩的白菊,道:“倒是看走眼了。”

    “我看你是欢喜过头了。”另外一个人不满了:“不就是回门派结丹吗?至于这么魂不守舍的?”

    另一人老成持重:“嗯,我原以为,江师弟你还会在这个境界多呆上一两年的。”

    “毕竟基础很重要……”

    “嗨。”另外一人喜滋滋的喝了一杯酒:“师弟我比几位师兄都晚上两三年,可要我说,你们在修炼上还是太落后了。现在有虚实两相功法啊,法基完全可以依靠算器完成。只要自己完成设计,剩下的都能够假于他手。这东西一出,呵,筑基期就真的只用呆六年啦!再多呆,也就只是打磨自己的心境啦!”

    积累法基,完全可以交给标准化的算器完成。戴上辅助算器、然后接驳万仙幻境,就等于是万仙幻境在帮你修炼,效率比起以前何止强了千百倍?

    一个面相比较老成的修士忧心忡忡:“这假于外物,我看不是正道。”

    “瞧你说的,不过是外物。”大约是因为喝了点酒吧,那个年轻的修士声有些大:“我说杨师兄啊,你这样将新玩意当做歪门邪道,可是不对的,古代的圣人也说过,君子善假于物。连外物都不会用,还算人吗?”

    “也是。”那个老成的家伙也释然了——大约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他举起杯子,道:“敬虚实两相修法。”

    江林听到“敬虚实两相修法”这几个字的时候,脸色是狠狠的变了一下的。但是,大家都在兴头上,就没有人注意了。

    觥筹交错之间,杯子的影子正好投到这个万法门弟子的脸上。

    “唔……江师弟也要结丹了啊。”又有人喝高了,开始嚷嚷:“这可是我们这……六百零四届到六百零七届仙院弟子崭露头角的时候啦!”

    结丹,就意味着够资格给元神期修士们打下手了。这也是今法修求道之路的真正起点。

    “别的不说,六百零五届的师兄里面,可是已经有人给咱们这一批人长脸了的。”

    “咱们的时代……”

    恰同学少年,书生意气,说的就是这些家伙吧。

    可是江林微笑的嘴角再次抽搐了一下。

    终于,这一顿送别的酒快吃完了。那个老成的汉子最先站起来:“嗯,大约到了那些小子们向我问问题的时候了,可不能喝得太多。我先走了。”

    说完,他就化作一道遁光,飞向雷阳仙院。

    众人也6续告辞。过了一会儿,只剩下江林和那个偷偷捅他肋骨的三股辫女孩。江林突然就手足无措起来。他站起身,向柜台走去,手中拿出灵池准备付账。

    本身就是个筑基期修士,寻常酒精早就困不住他了。三步之后,江林酒意全消,飞快的算好了刚刚这一桌子吃的东西,然后划走账。

    那个女孩悄悄嘟囔了一两句“万想侣”什么的。江林自然是摸不着头脑又更加窘迫了。

    很快,两人信步走出酒楼,向着雷阳仙院走去。焚金谷的女孩子虽然是大红的衣裳,但是性子却是细腻而温婉的。她低声道:“其实你也不要有压力……”

    “压力?我能有什么压力?”江林装作浑不在意的态度:“我在万法门交好的那些同门里,结丹的也就一半都不到。”

    女孩晃晃脑袋,轻声道:“我知道,你也知道我在说什么呢。”

    江林一僵,然后道:“我就是不想浑浑噩噩的混日子罢了。”

    “结丹期之前的逍遥日子,很多人都想多过几年呢。”

    “我不是那些‘很多人’!”江林话一出口,才觉得语气重了点,顿时惊惶起来:“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我只是……”

    女孩子静静的看着他。

    江林丧气了:“我只是,难受……”

    “我其实也懂的,就是有些……心疼你。”女孩子低声道:“谁能没个年少轻狂的时候呢?”

    “这不是什么‘年少轻狂’,这是大道之争,这是信念……好吧,我也没资格跟人家争。”江林叹息了。

    他是许多年之前去神京挑衅王崎的连宗弟子之一,仙院第二百零四期的。王崎是二百零五期。当时,他就依靠早入门一年的优势,和王崎好好战了一场——虽然最后输了,而且是在一对多的情况下输了。

    但是,这也不妨碍他说一句:“王崎也没什么了不起不是,当年我也可以和他过两招呢。”

    这句话,他从万法门说到了红尘炼心,最后直到他来雷阳仙院当助教、做结丹之前最后的心灵洗练时,还在说。

    他是两年前来到这里的。

    也就是两年前,他的这一句自夸彻底成了笑话。

    和王崎过两招?呵,不过是趁着修炼时间比人家长一倍的时候去欺负人罢了。

    随着“虚实两相修法”的推广,这个笑话的可笑程度就越深了。而半年之前,王崎半步元神的消息传来之后,他彻底懵了。

    其他修士恪守的三年练气、六年筑基、九年结丹的时间在这位眼里屁都不是。他就在那里,代表天才无声的嘲笑曾经想要与他争锋的庸才。

    至少江林是这样想的。他原本就是自负的。他享受算学,也是享受“和先贤共一念”的成就感。而王崎的存在,完全摧毁了他的自负。

    半年前,他就险些被压力压垮,不顾一切的突破结丹。幸好,他当时按耐住了这个念头,又多花了半年的时间打磨自己的心灵。

    而现在,他再也等不了了。不是因为心急,而是因为,王崎的存在,就是他心中的阴影。那个“二百零五届的同仁”声名越盛,他的心魔就越重。如果不能在王崎成为万法门的领军人物之一前成就元神,他怕自己再也没有机会。

    “何必呢……”女孩子摇摇头:“你呀,原本也是万法门小有名气的天才吧。如果不总是想着这事,说不定已经做出成绩来了吧。”

    “什么成绩比得过‘不完备’和‘不可判定’呢。”江林郁郁寡欢。

    “你呀,你求道是为什么呢啊。”(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