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八章 美与需求
    红衣裳三股辫的焚金谷女孩,最终也没有让这个郁郁寡欢的万法门弟子振作起来。★八一中文网wくw w√.★8く1くz★w.com

    等回到自己房间收拾行李的时候,江林才反应过来。他惊觉:“哎呀,小马她是……这么个意思吗……”

    没由来的,他觉得心情轻快了许多。

    “不完备”引的大范围冲击主要是对离宗修士、高阶修士。像他这种对算学认识还不够深的连宗修士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

    但是,自尊心的打击还是很深刻的。

    幸好,在那个时候,他刚刚来雷阳仙院,所以“我和王崎比划过”的狂言还没有流传开。也只有刚刚那个女孩子听他这么说过而已。他心里一直是有些感激她的。如果不是她守口如瓶的话,他江林这几年的心境必然会走向另一个方向。

    想起所谓的“万法也想有道侣”的言论,他心中就不禁有几分萌动。

    好吧好吧,我承认,我在算学之道上算是完蛋啦,没前途啦。但是……但是……人生还是可以圆满的嘛!

    他是这么想的。

    要不……要不迟点走?反正灵舟的票是可以改签的……

    万法弟子不禁在心中勾勒起另一个未来。

    大约过了一夜,他才转换好心情,离开房间。他和那个女孩子都是雷阳仙院的助教,所以在早课的时候,他们两个是有机会见面的。江林觉得,自己似乎……也许……可以在这个时候表露一丝心迹?

    但是……说什么好呢……

    他到了教室,才现自己似乎不应该担心“说什么”的问题,或者说,他在有心“说什么”的问题之前,应该先思考一下“人在哪儿”的问题。

    “为什么……人都不见了……”

    他看着空无一人的早课学堂,有些懵逼:“那些小兔崽子,不会全部都逃课了吧……”

    ——不不,就算那些新入弟子集体罢课,那些助教也不可能陪着他们一起疯啊。

    正在这时,一个身影摇摇晃晃的落在地上。这是对基础身法还不熟悉的标志。他认出了那个弟子,喝道:“喂!北正,站住!”

    那个新入弟子和他好像很熟的样子。他这两年由于王崎的关系,一直夹着尾巴做人,不复最初倨傲。在新入弟子当中。他声望也还颇为不错。

    那个弟子很急的样子:“不行啊,很急啊……”他抓起自己课桌上的纸笔,转身就跑。江林法力化作一只元气大手,一把握住这个逃跑的新入弟子。那个新入弟子刚刚练气,哪里是江林的对手。很快,他就现自己被禁锢住,立刻就叫道:“江师兄,快放开我,我……”

    “急着拉屎?”江林问道:“怎么了?什么事啊,一个两个都跑不见了。”

    “您不知道……哦,您是要回家结丹去,所以没人告诉您吧?”那个新入弟子立刻叫道:“今天可是有个万法门的大师过来给我们讲一讲算学的奥妙啊!全仙院的人都去了。第一二节临时调成算学课,就当是上课了……我忘带笔记了,你快放我过去啊……”

    江林干脆带着这个新入弟子起飞。在高处,他果然看到了校场上黑压压的人群。他准备降落,先去寻那个女孩儿。

    这个时候,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进入了他的脑袋:“接下来我要讲的这一道公式,其意义无须赘述。若是说关于‘光明’的大道有具体的形态,那么我觉得它就应该被这样写出来……”

    那个少年惊呼一声:“啊!开始了!最重要的部分!天歌!”

    他语气之中有几分懊恼。他可是想要进归一盟的。而谁都知道,想成为归一盟的内门弟子,最好修炼天歌行。

    听这位大师讲天歌天元组,一定对自己的修行有好处!

    而江林感觉如坠冰窟。

    ——王崎!

    那个在众人面前侃侃而谈的家伙,赫然就是王崎!

    冲击性的事实让他有些喉咙干。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家伙会出现在这里,还在这里讲天歌天元组?

    一想到自己还在做助教,而那个曾经只是略强于自己的家伙已经可以当众讲学之后,江林的心脏就骤然一缩。

    他往周围看了看。不只是学生,这一次,就连仙院的一些讲师也到了。这些弱则元神期,强则炼虚期的家伙,甚至也窝在这个小小的校场上,听这个家伙讲这个最基础的定理!

    他脑子都木了,觉得这个世界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更加诡异的是,不只是学生,就连老师和助教,也是一脸欢喜的样子。

    他茫然的寻找那个自己在找的女孩。焚金谷的红衣很显眼,他很快就找到了。

    就连那个女孩脸上也是艳慕的表情。

    仿佛王崎讲的东西,不是入门课本就有的天歌天元组,而是什么新的天地。

    “为什么……为什么……”

    怀着一种奇异的愤懑,他也盯着王崎,仔细听了起来。

    ………………………………………………………………………………………………………………………………………………………………………………………………………

    王崎清了清嗓子,继续自己的课程。

    “我刚才说,判断一个公式是否有意义,有几种不成文的方法——当然,回去之后千万别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是我教的,也别当真,将之用在自己的求道之路上,不然的话,明天来找我的,就是仙盟刑律司了——你个家伙,居然将如此多的新入弟子引上邪路!”

    王崎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正气凛然,在那些新入弟子看来,这模仿执律使惟妙惟肖。欢腾的笑声从四面八方涌来。

    “先,这个公式一定得是让人觉得‘特么的我怎么没想到’的。”王崎竖起一根手指:“然后……”

    欢乐的新入弟子们齐声回答:“‘不蔓不枝’——至少得是简洁的。”

    “第三……”

    “有用的!”

    “第四……”

    “放之四海而皆准!”

    “喏,这就是一个完美符合这四个条件的公式。”王崎指了指自己身后幻化出来的八行算符:“它有两种形式——微分和积分。任何一个看得懂的人,都须得对它保持敬畏,惊呼——此乃天成之诗邪?”

    “当初能让一代人如此感叹,绝对符合第一条。紧接着……”

    他这次没有例行拿出那哄人用的“一加一等于二这个结论就越了人类认知”的谈玄,也没有大谈特谈布尔巴基学派关于结构主义的观点。当然,即将诞生的递归论,他也没有一点儿提前揭露的意思。

    无他,这些东西其实都不适合仙院的学生。

    在来之前,他倒是真的专心做了一个讲演的内容。但是,来到校场上,看到那些捧着笔记本过来的弟子之后,他悄悄的将那玩意删了。

    “《数学的建筑》之类的讲话,只适合在万法门内部讲啊。”他如此低语。

    回忆自己在仙院结识的那些朋友。毛梓淼,武诗琴,吴凡……这些家伙全部都没有走上万法门的道路。他们不需要这些最深的东西。

    数理逻辑也是。非万法门的修士,几乎是用不上的。

    虽然内里的思维,也可以被学习,但是,有多少人是可以领悟这里面的东西呢?

    王崎对此也不抱指望。

    所以,他最终决定,不讲这些东西。

    他要讲的,是算学的“美”。

    算学的美,在于它的抽象。可这种抽象,偏偏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理解的。

    所以,这也是绝大多数人抱怨数学“枯燥乏味”的原因。

    所以,他现在要转过来,略过一些最基本的东西,高屋建瓴的描绘那些普通人一生都不会触及的伟大领域。

    由于没有准备,所以最终,一切内容都得王崎自己来。

    或许是因为本身就有为人师的天赋,又或者在无数次对敌人喷烂话的过程当中磨练了自己的嘴皮子。这一次的反响居然还不错。

    大家都听得如痴如醉。

    “算学具有两重性。先,它是自有自在的道;其次,它是前辈大能转述自身对大道认知的一种言语。如果我们仅仅把方程视为传递‘法’的一种工具,那我们将看不到算学解除我们头脑束缚的方式;如果我们仅仅把方程视为智慧的结晶,那我们将看不到大道对‘公式’的微妙塑造。”

    王崎低声道:“万法门前代的康门主曾经说过,算学的精义,就在于其中无限的自由。”

    以这句话作为结尾,王崎结束了自己的讲演。

    “果然,对于这群外行来说,还是这种内容最合适嘛。”王崎散去了自己身周的法力:“希望有一些人能够因为我的一番话而对万法门产生兴趣吧。”

    如果有的话,那就赚大了。

    那些助教们开始收拢学生,准备回去上课。几个万法门的讲师则有些忸怩。他们想要和王崎讨论一些问题,但又抹不开面子。毕竟,王崎只是结丹期,而他们至少也是元神期。

    就在大家放不开的时候,一个不怀好意的人凑到王崎身边。他故意用不小的声音问道:“敢问王先生,你为何要向那些孩子讲述天歌天元组呢?天歌天元组也就算了,相波天元式也有。还有算君的混沌公式。您不觉得,你讲得太过艰深了吗?”(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