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九章 热心教育
    “敢问王先生,你为何要向那些孩子讲述天歌天元组呢?天歌天元组也就算了,相波天元式也有。八★一中文网w√w√w .81zw.com还有算君的混沌公式。您不觉得,你讲得太过艰深了吗?”

    江林对着王崎说这话的时候,是怀着一些不大好的心理的。他也知道,自己这样做非常没品,非常小气,很容易被人鄙视——尤其是被某个知道他心结的女孩子鄙视。但是,“王崎”这两个字俨然已经成了他的心魔,他实在无法忍受。

    江林的话吸引了许多讲师的注意力。那些讲师至少也是元神期的修为,灵识覆盖之下,就算是风吹草动也瞒不过他们,更何况他们又一直关注着王崎。这些高阶修士暗暗皱眉,觉得这个助教实在是没什么水平。

    而唯一知道江林与王崎恩怨的女孩子心悄悄提了起来。她是真的怕局面真的变得一不可收拾。

    那样子,江林或许再难有出头的机会。

    全场只有一个人还没有意识到生了什么——只有王崎还沉浸在自己的讲演当中。他真心觉得自己讲得实在是太好了。听了江林的话,他也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嗯,这里确实是一点小小的瑕疵。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嗯,有一点小小瑕疵,也掩盖不了其中光辉灿烂的思想啊!

    “我……”江林微微调息。这个时候,王崎才注意到自己对面的家伙神色有些不对。

    他按住了江林的肩膀:“喂,我说……”

    江林心脏漏了一拍。他生怕王崎想起他在神京和自己的恩怨,突然出手。

    ——半步元神……如果他现在对我出手的话,我应该……

    王崎拍了拍江林的肩膀:“我说这位师弟啊,大家都是万法门的弟子嘛,回门派之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在我面前没必要这么拘谨、这么紧张。”

    江林脑子一木,完全忘了自己的目的。

    “您在,说什么……呢,我……”

    这个时候,他江林应该说什么好呢?

    说“师弟?不,我明明比你大一届”好,还是说“我根本没有近照”,还是说“大家根本没机会低头不见抬头见”?

    念头闪过,江林又有一些苦涩。上次见面,王崎还是被逐出万法门、不得回归门派的谪仙,而现在呢?他在万法门内部,已经集结起自己的党朋。而他江林,此时却因为对方的一个身影而惶惶不可终日。

    王崎叹了口气:“我很理解你们对我的崇拜之情。我也理解,不完备和不可判定对于万法门修士来说,着实是了不得。但是,你不能因为这一点,就将我当成逍遥期的前辈对待,更不能将我当做权威。就像我刚才所说,‘算学的精义,就在于其中无限的自由’……”

    王崎说这话也是自真心。因为这种“崇拜者”,他真的在万法门种预见不少了。高阶修士与他相处还能心平气和,但是许多低阶修士却视他为偶像。他已经见得多了。

    就在王崎准备表示“我只是做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工作”时,江林打断了他眼中“自恋狂”的喋喋不休,道:“先生,还请先为我解惑。你为什么要选择这么困难的东西讲给那些低阶弟子?这不合适吧?”

    他只是想要证明“王崎他至少不适合对着低阶弟子讲演”,至少也想给王崎上一点眼药。

    王崎却觉得非常感动。如果手上有烟草的话,他说不定会毫不犹豫的分给面前的这个家伙一点,然后深深的吸一口——前提是他会吸烟的话。他两只手用力抓住江林的手,摇了摇:“师弟啊,现在像你这样热心教育的修士不多了,真的。人才啊……其实我一开始也有这方面的担心,这里就你一个人跟我提出来了——说实话,我最开始也想从简单的东西开始讲来着,但是……唉,算学这玩意啊,就我讲的主题来说,它真的只能这么讲。”

    江林不动声色的甩开了王崎的手:“怎么说?”

    “你看看现在的仙院讲师,天灵岭的,讲的一直都是最新的理论和最新的技术。焚金谷的,多是一百年前左右的东西;天物流转之道,主要是归一盟和缥缈宫,五百年前。唯有万法门讲的,是一千年前的就有的东西。和其他的那些道理相比,算学就是这样,格外的抽象,格外的困难。你说对吧。”

    “嗯……”江林有些感触。在万法门,那真是有多好的天赋都不算好。算主那种惊世骇俗的人物,都被说成是“勤能补拙”的典范,算君这种天赋高到不正常的人物,都会感叹人力或有穷时。算学的世界实在是太过广大了。但是,他依旧有些倔强的表示:“可您这话说的终究是有些差了。再伟大的算家,也是从一加一开始练起的。”

    天可怜见,这可不是他江林的观念。作为一个“灵性”、“直觉”之说的信奉者,他至今都是认为天分最重要的。但是为了给王崎添点堵,他是真的什么都顾不上了。

    王崎大喜过望:“你果然是懂的啊。不管是什么技艺,都得从基础开始练习。练习箭术,那就得练张弓搭箭的姿势。想要学书法,就得从一横一竖一撇一捺练起。学算学啊,就必须得做过成千上万道加减乘除。如此,你方能知晓‘算式’与‘数’的灵性。”

    他又沉沉一叹:“这么浅显的道理啊,就是有好多人都不明白——尤其是编写仙院教材的那一班——说废物有点过分了。但是他们终归是失职了”

    江林心中一喜。这话传出去,王崎一个“狂妄自大”“不懂装懂”的名号就铁板钉钉了。他脸一沉:“王先生,话不能这么说吧……”

    “就得这么说。”王崎脸上带着一丝不快:“你觉得为什么除了万法门的弟子之外,绝大多数修士都觉得算学枯燥无比。甚至有一些高阶修士乃至于逍遥修士——啊,最典型的就是缥缈宫的破理真人,都觉得算学这东西枯燥乏味,纯粹是折磨人。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对于他们来说,算题可能有些难吧。”江林猜测到。在正式进入万法门之前,他从未被算题难到。而在看到其他同窗因算学难题而头疼时,他就会觉得特别畅快——他是为此而爱上算学的。想到这里,他正色道:“世上确实是有人缺乏对算学的灵性,所以咱们万法门出身的弟子,就必须包容他们,帮助他们,而不是……”

    “是啊,帮助他们。”王崎深有同感的点点头:“他们需得认识到算学的美妙之处。”

    “诶……”江林有些懵:“什么意思……”

    “水墨画入门,需得中锋、侧锋、散锋、全锋、逆锋一一练起。但是,你若是一直让他练这涂墨点的技巧,而不让他去观摩名家作画的话,那些技法练得再好,也只是在纸上涂墨团的手法,而不是画竹子的技法。”王崎伸出一只手,比划到:“世上有几人能够在水墨画一道上达到‘胸有成竹’的境界呢?恐怕很少吧?但是不让这些学画的人在学会画竹子之前先看看名家手上的竹子,只怕他们连第一步都坚持不下去。”

    说到这里,王崎愤慨起来:“这就是那些编篡教材的庸才的错啊。他们写的东西,简直毫无美感。这就是在教那些新入弟子画画,却不给他们看国手丹青,却只叫他们在纸上涂墨块——荒谬。他们简直就是在将神州人族人为的割裂成两个族群——懂算学的万法门弟子和不懂算学的非万法门弟子。”一边说,他一边拍了拍江林的胸口:“什么‘万法也想有道侣’,完全就是那些写教材的家伙的错啊!”

    江林有些懵:“为什么指着我……”

    “哦,我有道侣,虽然还没有正式办喜事——虽然也是万法门的弟子。”

    ——我……我也快有了啊……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点想哭。

    王崎道:“想到这里,你不愤懑吗?就是那些尸位素餐的家伙造成的。如果是我来编教材……不,就算是让我编一本教辅,哪怕是一本课外读物,我都有信心扭转这个局面!”

    这个时候,一个万法门出身的讲师挤了过来:“王道友居然也是如此热心传道授业解惑的人。你刚才说你有心编写教辅?不知道是哪一个方面的?”

    “当然是算学啦。”王崎眼前一亮。他用力抨击那些编篡算学教材的,倒是有四成左右是为了推销自己的教辅。

    剩下六七成,纯粹是因为嘴贱。

    和教材的完全指定不同,仙盟对教辅的管理还是比较宽松的。除了学风最为严格的黎京、辛岳之外,其他仙院的讲师都是有权利自己指定教辅。

    当然,教辅的印刷,也是仙盟一手包办,里面油水非常少。很少有人会对这部分感兴趣。

    除非,那个人求的不是钱财,而是影响力。(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