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十章 争论
    “算学的美妙在何处呢?康门主就说得很好。√八一中文√网w√w w√.★8 1zw.com其中的精义就是无限的自有。算学的‘道’,不应该拘泥于形式,拘泥于流派,拘泥于观念。算学就是算学,离宗眼中的算学,连宗眼中的算学,其实都是一个算学。”

    “但是,一般人是看不到这些‘道’的,他们的目光止于‘技’,也就是具体的公式。可是,若是连‘技’当中羚羊挂角、白犀度水的部分都不让他们看,他们又如何去到乎技而近乎道的地步?”

    越来越多的宗师围在王崎身边,听他讲一些他自己观点。

    这些观点,全都是在讲“如何向他人传道”。

    而在仙院做讲师的高阶修士,多半都对这个话题有些兴趣。他们要么真的抱着为神州仙道做薪火传承的使命感,要么是某个学派的人物,肩负着学派的期望,希望能够传播学派的理念,为学派吸收新血。因此,他们也很关心这个问题。

    对于他们来说,王崎的理念是震撼的,王崎传道授业解惑的思路也颇为人深省。

    江林完全被挤到一边了。他完全没资格和那些至少是元神期的宗师挤来挤去。但是,他却依旧认真倾听王崎的话。

    由于来得晚,他没有听王崎最开始讲的话,也不知道王崎讲演的主题,只知道王崎讲了天歌天元组,讲了相波天元式、混沌式,所以才急着跳出来向王崎难。他现在才知道,王崎到底想要讲什么。

    而现在,他终于知道了。

    而知道之后,油然而生的居然是钦佩。

    这个家伙……为什么能够想到这一步……

    钦佩之后,则是深深的无力感。

    他看到了自己和王崎之间存在的巨大鸿沟。这个鸿沟,乃是境界的差距。

    “算学的美妙之处在哪里?它是高度抽象的,是一套看起来高深莫测的东西,但是。若是用得好,算学就能带我们深入大道之中,将大道的真意用非人的语言表述出来,完完全全的讲述给另一个人听。”王崎的语气当中,带着一丝激昂:“玄星观诸位知道不?玄星观的一个观星台,其上的阵法完全展开,就得覆压十里方圆。想要直观的勾勒我们所处的时空,就需要这样一个巨大的观星台,一套品阶不低的法器。但是,若是知晓算学奥妙,通晓相形之道,那么一张纸一杆笔亦可做得。”

    “当然,这只是一个例子,也不是说玄星观的观星台不重要,这只是一个例子。但是,这个例子说明了什么?道在算中,道在可见可闻之处。”

    他突然有些沉醉的感觉了。

    ——迄今为止,我又学了些什么呢……

    大约是说的有些乏了吧。王崎说话声音渐渐小了下去。而许多算学的讲师都已经决定,使用“基派”那一本实际上还没开始写的绝世好教辅教育学生了。

    圆满成功。

    王崎对自己的工作能力非常骄傲。看看,哥不过是来做个讲座,就把还没开始写的教辅卖出去了!

    临走的时候,他还不忘对着失魂落魄的江林道:“兄你,我看好你!现在像你这么热心于传道授业解惑的修士已经不多啦。以后有什么事,报我名字啊,我罩着你。另外……哦,等你元神之后,如果找不到地方做事,也来找我——像你这样热心传道授业解惑、又具备一定思想水平的修士啊,真的不多了。”

    他是真不记得几年前江林来神京挑衅的事儿了。虽说他记性异常的好,但是没放在心上的记忆,自然是没资格浮出他的意识表面的。

    当年离宗连宗乱战,他唯一注目的,只有算君一人。

    当然,这偶尔也会造成一些尴尬。王崎之前都是将这些琐事抛给真阐子,让老头儿帮他去记的。而他刚刚将这个前大乘期的“语音助手”给卸载了,所以根本就想不起这茬。

    不过,无知或许真的也有无知的幸福。起码王崎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而降临失魂落魄的站着。

    那个红衣裳的女孩子走进江林身边。江林突然反应过来,握住了女孩子的手:“师妹……我现在要回万法门做一件事,你能够……至少……那个……能够等我吗?”

    女孩子有些懵。她脸立刻就红了:“啊……这……你。”她最终恢复了理性,问道:“你要去做什么?”

    “学习。”江林目光坚定。

    之前,我学算学都是白学了。我只不过沉浸在表面的虚荣与聪明里,却没有深入其中的大道。

    “我要推迟结丹的时间,重新学习算学,直到体悟到其中的道韵。”他目光坚定,隐含憧憬:“至少,我要成为一个有资格去传道的人。”

    …………………………………………………………………………………………………………………………………………………………………………………………………………

    王崎讲演这一段还有他之后推销自己那教辅的画面,在一个幻境当中反复播放。七八个脸上写着“万法门精英高阶修士”的老者,还有少数外派修士围成一个圈,反复观看这一段。

    “诸位,看了这一段,你们觉得怎么样?”为的一人笑道:“关于冯先生的那个意见,我想诸位应该没有意见了吧?”

    “正相反,意见很大。”立刻就有人站出来表示反对:“看他那一副嘴脸。冯先生当初给他设下的考验是‘讲演’,不是宣扬自家的思想。”

    王崎自己都不知道,这一场讲演,本质上就是一次考验。无论他是在场上讲述自己的布尔巴基学派思想,还是讲算学逻辑、递归论前置的那一套,都是不合格的。

    而现在这样,从高深之处高屋建瓴的说算学妙处,吸引人去学习,这才是正道。

    但是,依旧有人不喜欢他的做法。

    第二个人刚一出口,就有人反唇相讥:“讲学讲学,不讲自家的学说,那讲什么?老兄你倒是讲一个不带自家见解、理性客观又中立的说法?”

    被反驳的那一人只是冷哼一声。讲一个不带自家见解的东西真的非常困难,在万法门的算学领域这么讲就更加困难了。可以说,在这个高度抽象的领域里,所有的见解都是“个人见解”。

    可就是这个高度抽象的领域,依旧具备强大的客观性。无论是在离宗算家手里还是在连宗算家手里,一加一始终等于二。

    算学是自有自在的。

    这也是王崎说的“美妙之处”。

    那人乘胜追击:“我看这就讲得很好。他的目的完全达到了,展现算学的美。”

    “算学的美?”立刻就有人不满:“我看是离宗的美吧。”

    “哦,混沌算学难道不是离宗的?不是算君的东西吗?”

    “够了,我们现在要评定的,不是王崎这一次讲演如何。”另一个人站起身,正是陈景云。他道:“王崎那孩子的算学水平,实际上已经比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都高了吧?我并不觉得我们真的有资格去品评这么一位大师级人物的思想。”

    这一席话,正正诛心。许多人都沉默不语。

    “不完备”“不可判定”这两个成就实在是太厉害了,厉害到王崎做出这成就,其他人就认为他必定是未来的逍遥,厉害到提出他们的王崎必然要被载入史册。

    他们这些研究算学起码百年的家伙,甚至已经被同时代的人遗忘了。

    但是,陈景云说这话,却是没人指责。谁都知道,万法门的当代门主因算而成痴,为人处世上总是差了一些,从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的,而起做事最是死板。当初就算意识到王崎天资过人,还是按照谪仙的规矩将之流放到万法门之外。

    对于这样一个死板的家伙,也没人想与他争。输了且不论,就算是争赢了,想必双方也要掉一两块面皮。而对于这种醉心算学的人来说,面皮什么的,反而不重要了。

    “连宗离宗的争端,已经影响到了我们的判断了。”陈景云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没有接着说下去了。他的学派“解析数论派”同样属于离宗,而且他本人和王崎也不是毫无关系——无论是当初将之逐出宗门的愧疚,还是“传说”当中他女儿和王崎存在的特殊关系,都让他缺乏主导话语的立场。

    “就算刨除学术上的对立,我还是反对。”最先开口的人道:“王崎这个家伙,显然是一个祸害!他走到哪儿,哪儿的规矩就显得破绽百出,走到哪儿哪儿就斯文扫地,掀起一阵血雨腥风。”

    “道种之耻,这个名号,虽然只是天灵岭内部传的,但是也很能说明问题了吧?”另一人冷哼:“而且最近还多了一个——剑宫之耻!”

    “居然使用神瘟咒法过天剑问心关,简直无法无天!”

    “难以想象,就是为了这么个狂徒,天剑宫就要修改秉持了五百年,未曾变过的规矩。”

    另一拨人只是呵呵一笑:“他强啊。”(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